【激流网编者按】最近,张维迎和林毅夫之间爆发的一场争论引起了社会的关注,争论的焦点是政府是否应该实行产业政策。张维迎认为中国的产业政策已经从无知走向了无耻,创新不可预测,而且制定政策的部门不如企业家懂市场,懂行业发展趋势,创新本身又是不可预测的,所以应该取消一切产业政策。而林毅夫反对张维迎等一味诋毁产业政策的说辞,认为产业政策是经济发展必须要的。

作为当前主流经济学的两个头面人物,张维迎和林毅夫之间的争论,反映了新自由主义阵营内部对于政府和市场关系的不同看法。以林毅夫为代表的一批相对理性、现实的新自由主义者,清醒地看到了政府的干预是市场经济得以正常运行的必要条件。而作为市场原教旨主义代表人物的张维迎,则要彻底否定一切政府的作用和干预,追求一种永远不可能实现的市场乌托邦。张维迎所代表的这种极端狂热的原教旨主义理论,早就不是一种科学,而是一种宗教或者说邪教。它不能对现实的经济运行起到任何意义上的指导作用,只是一种麻醉穷人、慰藉富人的心灵鸡汤,是将资本主义社会的不平等予以合理化的一种虚假的意识形态。这些人在批量制造毒害人类的学术垃圾的同时还能坚强地活着并且到处招摇撞骗,全在于他们有一颗已经无耻到无畏境界的坚强的魂灵。

与张维迎这些狂热的经济学恐怖主义者相比,林毅夫这些新自由主义内部的温和派或世俗派,还存在着一丝的合理性和对现实的指导意义。林毅夫最为有代表性的理论观点,就是所谓的“比较优势理论”,张维迎认为林毅夫犯错误的根源,就在于他的经济学说始终强调经济发展要利用比较优势,而充分发挥政府的作用来是利用比较优势的重要条件。本公众号特选取了余斌老师所撰写的《信奉比较优势理论只会损害中国利益》一文,来对这种“比较优势”理论做出剖析。

西方经济学中的所谓比较优势理论在国内受到了不少人的追捧,甚至成为中国经济发展尤其是对外经济发展的指导思想。然而这个理论在西方经济学所鼓吹的市场经济下是不成立的,以它为指导的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的经济发展战略,也只是为美国利益而不是为中国利益服务的。

所谓比较优势理论,简单地说,就是具有生产葡萄酒 天赋的某甲和具有种植谷物天赋的某乙分别去生产葡萄酒和种植谷物,然后交换他们的产品,与两人不进行交换而各自都不得不为自己生产葡萄酒和谷物相比,某甲能得到更多的谷物,某乙能得到更多的葡萄酒。因而根据比较优势理论,某甲应当专门去生产葡萄酒,而某乙应当专门去种植谷物。

美国西方经济学家曼昆在他的教科书中也曾指出,日本在生产汽车上有比较优势,美国在生产食物上有比较优势。因此,日本应该生产多于自己使用需要的汽车,并把一些汽车出口到美国;美国应该生产多于自己消费需要的食物,并把一些食物出口到日本。但是,如果比较优势理论真的成立的话,为什么美国没有变成一个农业国呢?曼昆对此的解释是,每个国家都有许多具有不同利益的公民。当美国出口食物而进口汽车时,对美国农民和对美国汽车工人的影响是不同的。然而,他没有解释,是什么妨碍美国的汽车工人去按照比较优势理论成为农民。

实际上,远在曼昆之前,也早在马克思之前,就有人指出,“一个有许多葡萄酒而没有谷物的人,同一个有许多谷物而没有葡萄酒的人进行交易,在他们之间,价值50的小麦和价值50的葡萄酒相交换了。这种交换不论对哪一方来说都不是交换价值的增多,因为每一方通过这次行为得到的价值,是和他在交换以前握有的价值相等的。”马克思就此指出,就使用价值来看,交换双方都能得到利益,但在交换价值上,双方都不能得到利益。其原理其实与丰产不丰收相同。

实际上,比较优势理论把使用价值当作是商品生产的进而也是市场经济的目的。但是,在商品生产中,使用价值,例如铁水,决不是本身受人喜爱的东西。在市场经济中,之所以要生产某种使用价值,是因为而且只是因为只有生产某种使用价值,才能使劳动凝结在相应的商品上。因而,资本家才会去生产他本人不想要的铁水,以便获得铁水中与其他商品中同样蕴含的价值量。

马克思指出,“有人对我们说,自由贸易会引起国际分工,这种分工将规定与每个国家优越的自然条件相适宜的生产。先生们,你们也许认为生产咖啡和砂糖是西印度的自然秉赋吧。二百年以前,跟贸易毫无关系的自然界在那里连一棵咖啡树、一株甘蔗也没有生长出来。也许不出五十年,那里连一点咖啡、一点砂糖也找不到了,因为东印度正以其更廉价的生产得心应手地跟西印度虚假的自然秉赋竞争。而这个自然秉赋异常富庶的西印度,对英国人说来,正如有史以来就有手工织布天赋的达卡地区的织工一样,已是同样沉重的负担。”

如果说,在简单商品生产中,比较优势理论尚且是不能成立的;那么,在变了形的商品生产,即当前的市场经济中,比较优势理论就对发展中国家有害了,这一点我们将在后面予以说明。而在谈到当年的爱尔兰地主和英国资本家关于“爱尔兰的气候已经注定了它只能为英国人提供肉类和油脂,而不能为爱尔兰人生产粮食;因此,爱尔兰人命中注定了要迁居海外,以便在爱尔兰空出地方来饲养牛羊”的自私自利的叫嚷时,恩格斯也曾指出,“和英国相比,爱尔兰总的来说更适宜于畜牧业;不过要把英国和法国相比,那英国也同样更适宜于畜牧业。但是,难道因此就可以说全英国都应该变成牧场,就可以说,为了要腾出地方来饲养牲畜以便日后把牲畜运到法国去换取丝织品和酒类,英国的所有农业人口,除了少数牧民以外,都得迁到工业城市或美国去?”

实际上,比较优势理论就是让发展中国家为了发达国家的利益而牺牲自己。马克思嘲笑自由贸易的信徒从每一个工业部门找出几个特殊品种的生产,把它们跟工业最发达的国家中一般消费品的最廉价的生产等量齐观。显然,发展中国家具有比较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环境污染型产业和自然资源消耗型产业是不能与发达国家具有比较优势的高附加值的制造业等量齐观的。马克思指出,正如一切都已成为垄断的,在现时,也有一些工业部门支配所有其他部门,并且保证那些主要从事于这些行业的民族统治世界市场。同上。 而今天的发达国家仍然是用他们的具有比较优势的工业部门来统治世界市场的。发展中国家要想摆脱这种被统治的地位,就必须进入发达国家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领域,从而就必须把比较优势理论置于脑后。日本生产的汽车原本不如美国,按照比较优势的理论,日本最好成为一个农业国。但日本坚持自主生产汽车,后来居上,反而使得美国要按比较优势的理论去变成一个农业国。

如果说,当年自由贸易的信徒弄不懂一国如何牺牲别国而致富,正如他们弄不懂或不想弄懂,在每一个国家内,一个阶级是如何牺牲另一个阶级而致富的一样,是一种无知的表现。那么,现如今在比较优势理论的鼓吹者中则有一部分人不是出于无知,而是出于故意。因为他们的背后站着对此有着上百年经验的发达国家资产阶级。因此,中国至少要按发达国家所做的去做,而不要按那里的或从那里回国来的西方经济学家所说的去做。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