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是笔者在大二时刚读完《资本论》之后,与当时比较活跃的一个右派小青年的论战整理稿,近两年多个公众号重新刊载了本文。“思行学社”公众号(sxxs2011)对原文作了修正和补充,以《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为题刊出,对于剥削、剩余价值等问题的阐述更加丰满和清晰,对此表示感谢。下文为”思行学社“公众号的修改版本。

A同学:

关于剥削的问题,我就一直想不明白,如果工人不被雇佣,就不被剥削了,但也无法生存了。能说这种剥削是坏的吗?资本家给了工人一个将劳动力转化为金钱的机会,是不是有理由得到报酬,就像今天的服务业一样?

工人一定要在资本主义的雇佣关系下从事劳动吗?我们可以先不谈这个问题,先看看资本家是怎么获得雇佣者的地位的。

我们看到的仅仅是资本家为工人提供就业岗位这样一个表象,但事实上,资本家提供这样的岗位的资本是哪来的呢?其实也是由剥削工人而来的。

《资本论》第二十二章《剩余价值转化为资本》中说:“200磅追加资本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它的生产过程我们是一清二楚的。这是资本化了的剩余价值,它一开始就没有一个价值原子不是由别人的无酬劳动产生的。合并追加劳动力的生产资料,以及维持这种劳动力的生活资料,都不外是剩余产品的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即资本家每年从工人阶级那里夺取的贡品的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用从被征服者那里掠夺来的货币去购买被征服者的商品。”

简单说来就是,资本家付给工人的金钱,即购买工人劳动力的货币,本身就是从工人阶级那里通过剥削的手段掠夺的,本身就是属于工人阶级的财富,将工人阶级创造的财富抢掠过去,然后用本属于工人阶级的财富去购买工人阶级被迫出卖的劳动力,同时又将劳动力创造的剩余价值占为己有,在这个过程中,抢掠者经过精彩的魔术表演,一转身就成了伟大的慈善家。

A同学:

也有很多人都是白手起家啊。先是当工人,有点积蓄之后就开始办企业了。也有些人是自己做一些小生意或者别的职业什么的,有了积蓄就开始雇佣别人。不能说这些开创性的资本也是靠剥削工人得来的吧。

嗯,是的,如果是开创性的资本,当然与剥削无关。但是在这之后呢?

比方说有一个人完全依靠自己白手起家攒了100万(虽然这在现实中几乎不可能),开了个公司,一年后挣得了200万。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多出来的这100万是怎么来的呢?是原先的100万自己变出来的吗?不,是工人创造的。但是仅仅由于最初的这100万是属于老板的,工人创造的这100万就无偿地落入了他的腰包。这就是剥削——我们要注意一点,“剥削”在经济学中却不带有道德判断,它只是对剩余价值生产过程的一种客观描述,我们之所以批判它,是由于它内在的矛盾性和它带来的现实后果——它导致两极分化和危机。

而往后,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无论公司的利润涨到几千万甚至几亿,真正属于老板的资本其实还是那100万(因为钱自己不会生钱),其余的所有财富,都是工人创造的,却也都成了老板的。这样一来,开创性的资本,在一般资本家的总资本中所占的比例,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

况且,真正白手起家的大资本家,又有几个呢?你可以联系历史和现实,想想一些资本家的第一笔钱都是从哪里来的。

A同学:

问题是工人自己没有钱办工厂,如果没有他们的雇佣,就会失业甚至没法生存。而雇佣给了工人一个将劳动力转化为生活资料的机会,资本家因此得到报酬不也是合理的吗?就像现在的服务业一样,那些职介所、婚介所也都是给人一个机会,他们就拿到了报酬,也没人说这个不合理啊。

你的问题中包含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为什么工人非得通过雇佣才能将自己的劳动力转化为生活资料呢?其实你自己也已经给出了答案:因为“工人没有钱办工厂”。也就是说,工人没有生产资料。我们知道,劳动力只有与一定的生产资料相结合,才能创造价值。生产资料与劳动力的疏离是劳动力成为商品即雇佣关系可能发生的一个必要条件。

让我们再来做进一步的思考。为什么劳动力会和生产资料相疏离呢?

西方的童话家们说这是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两种人,一种是勤劳的,聪明的,而且首先是节俭的中坚人物,另一种是懒惰的,耗尽了自己的一切,甚至耗费过了头的无赖汉。前一种人积累了大量财富,而后一种人一无所有。因此,好心的中坚人物便大发慈悲地给后一种人提供工作岗位以便他们能养活自己。

但是事实是什么呢?马克思说:“只有在他们被剥夺了一切生产资料和旧封建制度给予他们的一切生存保障之后,才能成为他们自身的出卖者。而对他们的这种剥夺的历史是用血和火的文字载入人类编年史的……在真正的历史上,征服、奴役、劫掠、杀戮,总之,暴力起着巨大的作用。”

举个例子,英国最初的无产阶级是怎么形成的呢?是通过剥夺农民的土地形成的。我们知道,15世纪末,毛纺织业已成为英国发展最快的生产部门,拥有广阔的国内外市场。毛纺织业的发展迅速扩大了对羊毛的需求,羊毛的价格上涨,养羊业成了极为有利可图的生产部门。大地主和农场经营主除了把自己已有的耕地变成牧场外,还用暴力掠夺公有地和份地。他们拆毁和焚烧农舍和村庄,用栅栏和篱笆把大片土地圈起来变为牧场。这就是“圈地运动”。不仅如此,英国王朝又颁布种种血腥法律,用鞭打、烙印、监禁、割耳朵,以至判处死刑等方法,禁止农民流浪,强迫他们成为雇佣劳动者,强制地使他们接受雇佣劳动制度。

因此,雇佣劳动制度绝不是一个“给工人将劳动力转化为生活资料的机会”的慈善制度,它从最开始就是罪恶的。

A同学:

我们先不讨论那部分非正义来源的原始资本,我们现在讨论有着正当来源的原始资本的资本家好吗?他们用自己的资本,为别人创造了将劳动力转换为生活资料的机会,是不是理应为提供了这种服务而得到报酬呢?他后来的资本积累是不是应该看成是他把这些报酬继续当作了资本,并继续给更多的人将劳动力转换为生活资料的机会,他也得到了更多的报酬。这是不是合理的呢?

按你刚才的例子,婚介所职介所给人介绍劳动机会,他得到的报酬是和他的劳动相称的,但不管原始资本合法或非法,资本家获得的报酬远大于他自己劳动或他支付给工人的生活资料,工人和资本家在签订雇佣合同表面上看似你情我愿,但本质上还是一种不等价交换。

我们对一些基础的概念做一下简单的澄清吧,这样你会更清楚什么是剥削。

首先,商品的价值是什么?它是凝结在商品中的抽象劳动,而价值的大小是用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也就是在现有社会正常的生产条件下制造某种使用价值所需要的劳动时间——来衡量的。一般来说,我们当然是用价值相当的商品进行交换。那么,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劳动(或者说劳动力)也是一种商品,它的价值怎样定义?你应该很容易想到,劳动力价值等同于创造它的那些劳动,也就是维持劳动者自身生存和发展所必须的生活资料的价值。

那这样说来,资本家支付给工人用来养活他们、维持他们继续劳动的那么多报酬,不就已经足够了吗?这不是等价交换吗?

显然不是的。因为劳动不同于其他商品,它十分特殊——由于人的主观能动力,它是一种能够创造价值的商品。而资本家购买它,就是为了获得它这项神奇的使用价值。

如果不存在资本雇佣,那么劳动者理所应当享有自己所创造的全部价值。而在资本主义环境下,资本家通过劳动契约,将劳动者创造的大部分价值无偿拿去了。

总是有经济学家构建各种理论来否定资本家和劳动者这种交换的不平等性。这些论断首先就抛开了劳动创造价值这个基本理论,并且常常把使用价值和价值混淆起来。关于价值如何定义的理论千差万别,哪个更具有合理性,是你要去分辨的。

A同学:

可是,这些“剩余价值”为什么不能理解成是工人支付给资本家的报酬呢?资本家也在为工人提供服务啊,即提供机会给工人将劳动力转换为生活资料的服务。服务是必须有报酬的。假设我想买一台出厂价是2000块钱的手机,但如果想2000块钱买,必须去距离我家很远的电视机厂里面买。这样我就会选择花2100块在自家附近的商店里买,商家赚的100块钱不能看作是剥削吧,这是他提供服务应得的。同样,如果把“剩余价值”看作是工人给资本家服务的报酬,那也只是报酬高低的问题,工人通过谈判,通过罢工等手段就能达到提高工资的目的。就像是上面我让商家赚100块钱的问题还是200块钱的问题,我可以跟商家谈判甚至以不买威胁。

资本家所提供的这种“服务”的价值,和劳动者提供给他的“回报”相比,能占多大的比重呢?

总有一部分劳动是资本家从工人手中无偿占有的,凭资本家的一己之力,当然没有办法获得那么多的价值增殖。假如工人用一部分劳动时间生产自己的劳动力价值,即自己的生活资料,在另一部分时间生产出资本家的劳动力价值,甚至生产出资本家的这部分劳动所创造出来的所有价值——像你说的,作为给资本家的劳动支付的报酬——将这两部分都生产出来之后,劳动者在剩余劳动时间里生产的那部分价值,显然还是无偿地归了资本家所有。

这一点,你只要考虑有多少劳动者在同时为一个资本家工作,算一算一个普通工人和资本家收入的差距,就可以体会到了。

A同学:

问题是资本家的劳动创造出来的价值应该怎么计算呢?资本家也要进行组织、分析、决策工作,这些工作创造多少价值?应得的报酬是多少?这种属于无形的价值应该怎么计算呢?这是很实际的问题,比如国有企业老总(他也是在提供服务)的应得报酬是多少?艺术家劳动创造的价值应该怎么计算?这种计算肯定很复杂。

你可以想一想现在公司的组织架构和运作形式是怎样的。对于“组织、分析、决策工作”这些事情,更多的是资本家雇佣的高级打工仔、职业经理人及高级白领做的事情,用马克思的话说:“难道他自己没有劳动吗?难道他没有从事件事和监督纺纱工人的劳动吗?他的这种劳动不也形成价值吗?但是,他的监工和经理耸肩膀了。”

尤其是在资本主义进入垄断阶段后,恩格斯说:“如果说危机暴露出资产阶级无能继续驾驭现代生产力,那么,大的生产机构和交通机构向股份公司、托拉斯和国家财产的转变就表明资产阶级在这方面是多余的。资本家的全部社会职能现在由领工薪的职员来执行了。资本家除了拿红利、持有剪息票、在各种资本家互相争夺彼此的资本的交易所中进行投机以外,再也没有任何其它的社会活动了。”

既然资本家可以不参加劳动,仅仅凭借企业所有权、生产资料所有权、资本所有权就可以剥削工人,那么那些参加了一部分劳动的资本家,其所得必然远远高于他的劳动创造——因为企业所有权这种最大的最根本性的权力必然会对分配产生重大影响。

你把进行具体组织工作及分析决策的职业经理人和依靠资本所有权进行不劳而获的资本家混淆了,职业经理人依靠自身脑力劳动所获得的高额工资与资本家依靠资本获得的巨额利润相较,是微不足道的。

由于资本家依靠生产资料所有权就可以剥夺工人大部分劳动成果,那么为了维持这种剥削,维护这种统治,资本家必须要将剥削所得分一部分给高级职业经理人,形成一个中间阶级。如果职业经理人像工人一样被资本家残酷剥削,那么职业经理人即中产阶级必然会联合工人推翻资本家的统治。所以职业经理即中产阶级也参与瓜分了底层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在毛时代,社会主义工厂里的厂领导的工资和高级工人差不多但比一般工人要高。毛时代工厂领导(相当于现在的职业经理人)和工人的工资差距如果是一两倍,那么今天资本家及高级经理与工人的差距已经扩大到十倍甚至千百倍。这个扩大的部分,难道不是剥削么?

那么,如何衡量资本家和上层的职业经理人通过自身劳动创造的那部分价值呢?

企业管理者的劳动属于复杂劳动,复杂劳动创造的价值是简单劳动创造的价值的倍数,但在社会主义条件下,两者的报酬不会相差太多,因为社会主义主要依据劳动时间计量工资。要知道,之所以能够从事复杂劳动,是因为他接受了较高等的教育,也就是有较高的人力资本投资。而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实行的是全社会公益性教育,也就是说,这种人力资本的投资者是社会,所以复杂劳动相较于简单劳动多得的报酬应归社会所有,一部分作为生产积累资金,另一部分分配给全社会的劳动者。

《资本论》第五章中提到:“比社会平均劳动较高级的较复杂的劳动,是这样一种劳动力的表现,这种劳动力比普通劳动力需较高的教育费用,它的生产要花费较多的劳动时间,因此它具有较高的价值。既然这种劳动力的价值较高,它也就表现为较高级的劳动,也就在同样长的时间内物化为较多的价值。”

但这并不意味着分配会很复杂,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说:“现在怎样解决关于对复杂劳动支付较高工资的全部重要问题呢?在私人生产者的社会里,训练有学识的劳动者的费用是由私人或其家庭承担的,所以有学识的劳动力的较高工资的价格也首先归私人所有;熟练的奴隶卖的贵些,熟练的雇佣工人得到较高的工资。在按社会主义原则组织起来的社会里,这种费用是由社会来承担的,所以复杂劳动所创造的成果,即比较大的价值也归社会所有。”

关于这个归社会所有的有关产品的分配,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章也早有回答:“这个联合体的总产品是社会的产品。这些产品的一部分重新用作生产资料。这一部分依旧是社会的,而另一部分则作为生活资料由联合体成员消费,因此,这一部分要在他们之间进行消费。”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