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市场的博弈十分复杂,有经济的、货币的、政策的、另外参与人的影响也非常大。这些因素的细小差异,都会带来方向性的变化,需要用一些模型才能大致讲清楚。我们可以通过《金瓶梅》里的四个人物:潘金莲、武松、西门庆和武大郎来解释眼下的货币政策和资本市场。

看资本市场,如读金瓶梅!-激流网

1.1、潘金莲:裤带外紧内松

潘金莲昨天阐述过了,代表的是央行对货币政策态度。过往放水过度,带来资产泡沫和僵尸企业债务黑洞,越玩越难以为继。13年尝试过收紧货币,降低债务杠杆,但最后股市大跌,压力巨大,没能撑下去,很快就不了了之了。

后来就只能装着看不见,继续放水,搞房地产。现在债务和泡沫越滚越大,全国工业企业一年利息7万亿,净利润也才六七万亿,三四年后利润就赶不上利息了。同时汇率也成了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汇率和债务不同,受制于美国印制的外储,自己还决定不了。保汇率就需要收紧货币,收紧货币实体和房地产就要承受巨大压力,就业也会受到影响,两难了。

最后货币政策只能是类似潘金莲的裤带,明紧实松,至少保证经济能苟活,能暂时稳住,在等待中寻找转机。按专家的话说是“经济稳定基础持续得到夯实”。汇率这东西能守住就守住,守不住就算了,贞操又不能当饭吃,当然姿态还是要有的。

这里的结论就清楚了:央行在货币收紧上很难壮士断腕,利率最终会追着物价和汇率走。意思是说,物价不明显波动,就继续维持这个状态,如果物价有波动,利率就跟着追。至于汇率,重要性排在物价和利率之后,实在不行就适当贬贬。

看资本市场,如读金瓶梅!-激流网

1.2、武松和西门庆:逼上梁山,顺便调戏妇女

这两个人物在一个载体上体现,这就是险资。部分老百姓有钱了,买了大量保险,保险企业也就有钱了。一些资金确实能出海,但现在出去越来越难,也要讲政治了。最后被逼只能在A股买控股权,靠股息过日子。这就是武松的角色,无路可走,逼上梁山。

但是险资不仅当了武松,也在扮演西门轻的角色,那就是会制造一些热点,和举牌概念,炒作收割韭菜。这样既通过股息赚了钱,还吃了不少韭菜填充肚子。

这一点恒大梅雁吉祥玩的最好,撑着大家追高时候出干净了,最后声称是因为害怕下跌,才高抛低吸的,编的太勉强了,证监会都看不下去了。

险资这种玩法,就类似趁着武大郎卖烧饼的机会,和武大郎老婆厮混。不仅险资厮混了,一些游资,大股东也在扮演西门庆的角色,乘机收割韭菜。比如天龙集团的高转送策略,就吃了个盆满钵满,炒高减持后跌的惨不忍睹,大股东一边偷笑一边骂,真他妈的傻啊。

看资本市场,如读金瓶梅!-激流网

1.3、武大郎:老婆出轨传言是唱空夫妻关系

武大郎卖烧饼,算是什么人都认识,也不是没有潘金莲和西门庆的风言风语传过来,但武大郎坚信这些都是谣言,是嫉妒他有个美丽妻子,是恶意唱空他们夫妻关系。

对应到资本市场上,那就是什么利率上升估值下降,什么汇率贬值资金出局压力,和A股没啥关系,都是吓唬人的,是唱空股市。只要股价上涨,就可以买入赚钱。专家除了恐吓小散拿带血筹码,什么时候对过?还是股评王婆说的话好听。

于是武大郎提供残存的少数购买力,响应西门庆的号召,一起玩被操控的击鼓传花的游戏,并偶尔还能赚点钱。 对于理性的小资金来说,就只能在旁边,趁着他们都睡熟时,偷摸两下揩个油算了,恋战可能要挨打的。

看资本市场,如读金瓶梅!-激流网

1.4、小结

潘金莲代表货币政策,就是扭扭捏捏,并不能彻底从良;武松和西门庆代表险资和大股东,逼上梁山,顺便调戏武大郎的老婆。武大郎就是缺乏理性的乌合之众,不管外部风吹浪打,依然会陪着继续玩。

这四个人人物一出场,大家就说清楚眼下的局势了。利率确实会抬高,但不会彻底收紧。会对楼市影响较大,对股市也有影响,整体会亏多赚少。但因为武松和西门庆的存在,也会带着武大郎继续玩少数白马。同时还有证金稳住指数,估计大跌也难。

大宗商品的趋势不可逆转,过往放水欠债太多了。要想摁住大宗商品,就需要壮士断腕的决心,潘金莲显然做不到。所以最后只能是明紧实松,大宗该涨还是继续涨,尤其是煤炭之外的要补涨。只是可能长得稍微慢一点,走两步回一步。类似外汇市场,时不时会把多头(空头)打爆一次。

(来源:传递门)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