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中国时报》4日发表社论说,2016年过去了。留给世人的是过去数十年从未出现过,对民主制度的深层次质疑与迷惘。小事不说,英国公投脱欧、菲律宾总统选出了杜特尔特、美国选出了特朗普当总统,都让专家跌破眼镜,也都更像是民粹的产物,民主政治走到今天,为世人所推崇的理性智慧似乎已不足恃。这些现象会是民主作为普世理想,开始走向幻灭的前兆吗?

台湾的民主发展,同样也出现了令人忧虑的不进反退现象。去年年初的台当局领导人选举不但形成第三次政党轮替,而且“立法”与行政两权的执政党仍然归趋一致,原可看作是政党政治走上轨道正面的发展。但是从林全行政团队上任首日即批准对太阳花运动违法者撤回告诉,执行公务的公权力机关却继续成为被告而不得脱身,何其荒谬!接着就是在华航罢工事件上,为了蔡英文出访顺利,竟不问工会诉求是否合理而照单全收,林全行政团队走上了一连串价值扭曲的民主倒退之路。

台独民粹吞噬法治 台湾民主必然幻灭-激流网      台湾新当局接下来的民主政绩更是令人错愕。打着转型正义的旗号,“立法院”的权力新贵们紧锣密鼓通过的首要法案是“不当党产处理条例”,针对最大的在野党国民党开刀,“立法院”以“立法”取代“司法”审判,采取有罪推定,一口咬定国民党如果不能提出反证,其党产都将视为不当取得而予以充公。面对“立法院”多数强势“立法”,虽然内容完全不合实质正义与正当程序,在野的国民党一时之间,竟然沦落到束手无策,也无力抵抗的地步,堪称民主政治的悲哀。

“立法”通过之后,民进党即在“行政院”设置党产委员会,集调查、处分、禁制、强制执行之“行政”与“司法”功能于一身。号称超出党派,却由蔡英文钦点政党色彩浓重的打手型政治人物构成班底,自成立之日起就横眉竖目、颐指气使,不经法院裁判就擅行冻结金融账户,下令染指民间机构产权。当法院裁判应该停止执行之后,竟又再为类似的处分,完全不将法院的裁决放在眼里。公权力在握,权倾当朝,目空一切的程度,识者为之咋舌。

事实上,民进党上台,立即动用全部到手的公权力,对付一个过去10余年间,已经两次依照民主选举程序,和平移转政权的合法在野党,不经法院审判,就要戴上像是纳粹党之类的反动帽子,企图没收财产,斗臭斗垮,不该是民主社会寻常得见的风景。不正义的手段,也绝对当不起“转型正义”的旗帜。反而可以察觉出某种民粹法西斯的味道,所产生的民主颠覆的威胁,令人惴栗不安。

又像是处理假日与“一例一休”的问题、企图开放日本核灾食品进口的政策反覆、处理年金改革的进退失据,同性婚姻立法的首鼠两端,无一没有“发夹弯”、昨非今是,在价值立场上完全无法自圆其说的尴尬,剩下的只有父子骑驴、企图两面讨好也两不得罪的乡愿,也就是惯向民粹退让的媚俗作风,让人看破手脚。这也是蔡当局与林全行政团队在就职半年之后,双双民调直直落,一去不能回头的道理所在。

民粹政治与民主政治最大的差别,就是诉诸情绪直观,还是以法治理性为尚。台湾现在“司法”的社会公信力普遍不足,尚没有普遍树立起足以在政治上拨乱反正的正义形象;“立法院”多数除了运用数人头加上动拳头的优势外,并无审议民主以理服人的理性讨论文化,实质正当性严重不足的法律,徒凭程序通过的形式,“立法院”也不能成为法治理性的凭借。行政机关的公权力,譬如原该是法治屏障的警察,却成了台当局面对社会运动时可以动辄牺牲的弃子,反而成为进入司法被告席位的常客。台湾当局部门运作不再依循法治理性原则,试问台湾的民主,除了民粹激情,还剩下什么?

执政者如果继续依靠民粹风向行事,不屑于尊重司法、把“立法权”工具化、全凭行政机关的权力来贯彻政治策略,拒绝幡然悔改以真正的谦卑与双向的转型正义,来重建公权力的公信力,2017年,就像世局的走向令人悲观一样,恐怕注定还会是民主政治继续走向黯淡低迷的一年。

(来源:中国台湾网)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