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课族与淘宝店主:大学里副业这么多该选哪一个-激流网

老师真的以为我是那个人,有时候连我都相信我是那个人了

“上午有空,男,谁需代课”

七点五十分,二教303,窗户上雾气凝结成的水滴正在缓缓流下,一眼望去,早晨本就灰蒙蒙的天空看起来又粘稠浑浊了些。走在路上空气里的小水滴随意得飘到脸上,冷冰冰的,分不清是雾还是雨。要不是这堂课次次点名,任何事都不足以成为爬出被窝的动力。

七点五十五分,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在门口望了望,走进教室。他抖了抖帽衫的水,找了个靠后的位置坐了下来后,拿出手机拍了张教室的照片就开始蜷缩着身子,低下头捣鼓起来。

八点零五分,老师匆匆来到教室,从文件夹里拿出了一张有些皱的A4纸,用尽量快的语速读着上面登记的名字。“王腾飞”,“到”,周围的同学抬头诧异得看了看这位高高瘦瘦的男孩,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又低头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了。这是钱翰这个月第二十六次帮人“代课”。

代课族与淘宝店主:大学里副业这么多该选哪一个-激流网        图片来源:法制晚报

八点二十分,在拍下上课照片发给“雇主”的第三十分钟,钱翰在微信上收到了50元“代课费”,并回了个微笑的表情。不一会儿同校代课微信群里又有人发布了代课需求,“12月5日上午第一、二节,男生,高价求代课,有意者私聊”,马上加了这个同学的微信,开始接下一单。打开手机日历,里面用不同的颜色密密麻麻标满了日程,姓名、时间地点都记得清清楚楚,“这样记下来,清楚一些,到时间手机就会有提示”。

“我一进学校就有听很多人说起,代课的事情,想去的话直接加群就好了”,钱翰成为“代课族”已经两年了。2014年的暑假,钱翰自己外出旅游了一个月,花光了接下来一个学期的生活费,又不好意思问家里拿,突然想起了这条轻松又来钱快的路子。

“当时就是在网上搜,发现了好几个代课群,我就加进去了”,其中最大的群里有近1000人。如果群里有人需要代节课的话,就发布时间地点,其他人看见了就去私聊他,谈好价格和注意事项。比如,交作业,记课堂作业。有的时候一天代两、三节课,最长的一单钱翰代了13周,活儿多的时候,月进千元。

代课族与淘宝店主:大学里副业这么多该选哪一个-激流网       图片来源:云南日报

代课族与淘宝店主:大学里副业这么多该选哪一个-激流网       图片来源:中国慈溪网

钱翰现在加了五六个“代课群”,每个群内的人数在500到1000人左右,“这还算是人少的,我以前加过一个2000人的全国代课QQ群”。因为学校人多,钱翰每天都能在群里接单。如果碰到要交作业的就帮忙带过去。签完到之后,在那些与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课上,钱翰就可以自由得玩手机、看书。

“代课族”的生意越来越红火之后,有人开始利用电商做起了全国代课中介。他们在网上发帖招募“代课员”和招揽顾客,每节课收3-5元不等的佣金。“现在有那种做全国业务的,学校多的地方基本各个学校都有成员,全部都在网店里操作”。

代课被发现,严格的话双方都会被记过或者开除。不过这可完全难道不倒不愿上课的学生,“公共课的人比较多,老师根本认不全,不过我也代过一次那种二十人小课,从第一节课开始我就去上了,老师真的以为我是那个人,有时候连我都相信我是那个人了”。

上厕所要跑步的,不然就爆屏了

凌晨一点半,“最近天冷了,注意加衣服”,在旺旺给前来咨询的客户发了一句话和表情后,王鸥接待了最后一个客户,可以收工了。虽然请了一个客服,还有姐姐帮忙,一到旺季还是忙不过来。

“我开店两年多一直做的是服务”,目前正读大四的王鸥,是一家双冠淘宝店的店主,专营真空包装机。开店前,王鸥考虑过利用课余时间复习考各种证书,为毕业找工作做准备。但考虑到自己平时花销很大,又想实现经济独立,在家人的支持下,他加入了淘宝创业大军。由于家人在A公司上班对产品非常了解,再加上利润可观,王鸥决定在淘宝上代销A公司生产的“真空包装袋”和“真空机”。 

“我当时上课就上网查资料做笔记,把整个行业比较好的店都看了一遍,统计了一下所有他们没做好的点”,因为真空机的客户主要是卖熟食特产的,王鸥想到了一个网上推广的发子。他试着在QQ上搜“特产”、“牛肉干”这些关键字,一下子加了十多个QQ群,“我就加进去和他们聊,跟他们搞好关系,赚到了第一桶金”。在淘宝评论还没有匿名买家昵称之前,王鸥加同行的客户,给他们一定优惠挖过来。

厂家代销虽然不需要囤货,但是前期刷单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皇冠是一万单,在淘宝严格打击刷单之前,这是提升店铺排名的关键。当时三星号一单8块钱,钻号一单要十多块,只要花钱就能提高等级,但淘宝严查之后,现在很难刷单了,王鸥身边好多朋友被查到刷单而封店。

开店后,王鸥买了个平板电脑,可以在上课的时候兼顾生意。从早上7点,到晚上2点就没停过,询问机器的、不会操作的、机器有问题的,一天下来手指关节痛是常有的事,“已经从痛到叫苦变成痛到没啥感觉了”。在这个卖包装设备的店铺里,客人通常需要很详细地询问不同型号机器的特性和适合的包装袋,一个客人从咨询到下单,动不动就能聊半个小时。再加上售后咨询的顾客,忙起来的时候,王鸥一个人要同时跟6-7个人同时聊天,“连上厕所要跑步的,不然就爆屏了”。

王鸥的微信里面加了很多淘宝的买家,逢年过节都得问候。“客户不会用机器就打电话教他们,除此之外,还要经常聊家常,比如有父母买机器给孩子打包东西寄过去的,会跟他说挺好的,孩子很幸福,自己也很想吃家里的东西,天气冷了告诉客人多穿点衣服之类。”

代课族与淘宝店主:大学里副业这么多该选哪一个-激流网        淘宝客服  图片来源:网易

即便后来请了一个专门的客服,王鸥一天还是离不开电脑,“从早上九点到半夜,要么就是在更新后台,要么就是在研究数据,倒水都要麻烦室友”。七天上下架、橱窗推荐、关键词、主图,这些和原本法律专业八竿子打不着的知识,都需要每天不断得学习和领悟。“我还得不时翻翻客服的聊天记录,看看有没有说错话得罪客人”,小到一个宝贝改信息,大到整个店铺的规划,王鸥都是自己动手。

“其实都是小意思了,我都能和职业差评师谈笑风生了,这些根本不算什么”,职业差评师专门靠给网店差评勒索钱财为生。遇到职业差评师,王鸥选择赔20-50元了事,“我不想店铺因为在一场不确定赢输的战争中有污点,就像打官司一样,所以我选择了妥协,原价退,遇到的太多了”。

王鸥承认,自己其实赶上了开淘宝店的黄金尾班车。因为10个淘宝9个刷单,特别是新手,不刷就是等死。但如今淘宝严打店铺刷单之后,刷了也等死,既然都是死,很多人还是愿意冒险去刷,往往最后还是被封店。

“不是所有人都受得了淘宝店的生活”,王鸥笑了笑,“面对电脑,面对形形色色的客人,没有周末,我自己觉得没什么”。说着,王鸥的手机响起了熟悉的提示音,“不好意思,我接个客户哈”。过了十分钟,王鸥又向我叹了叹气,“天天在电脑前,虽然赚到了钱,我一直问自己赚了钱又有什么意义,天天如此,没了生活。”

解决当前自己和家人的生活算是我自己的欲望吧

九点三十六分,打印店旁的二手书店,刚下晚课的张宏宇正在清点货物。旁边的父亲手里夹着一只烟,盯着手机,等待着刚买了两本课本的同学把钱转过来。“您已收到付款三十元”,手机传来清脆的电子女声,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这是爷俩在这座南方校园里听到最接近家乡的声音。“人走了,终于能抽根烟了”,父亲把烟点着,用力地吸了一口,整个人也慢慢松了下来,“有学生在的时候吸烟不好,怕影响生意”。

张宏宇接手这家二手书店已经两年了。当时一直在工地打工的父亲发生了事故,没法再从事重体力劳动了,大二的张宏宇决定在校园里创业,解决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在学校里,张宏宇一直人缘不错,再加上不少同学经济条件很好,就从三十多个同学那里筹到了几万块本金,盘下了这家二手书店。

代课族与淘宝店主:大学里副业这么多该选哪一个-激流网       图片来源:凤凰

“大部分是自己同学、朋友间的借款,口头约定两年内还清,刚开始都是我一个人,后来我爸也没工作就把他接过来帮我看店了”,开店初期,由于没钱租仓库和请车,张宏宇一个人包揽了进货和摆货,自己一袋袋把几千本书扛回宿舍存放,再扛到店里。开学前几天是一年到头最忙的时候,进货补货异常紧张,就算请到了同学兼职,自己也得从早上七八点到晚上十一点。

两年后,张宏宇还清了所有借款。图书之外,他的店里卖过鱼龟、搞过毕业鲜花,花了很多精力,最终还是二手书做的最好。“确实挺辛苦的,每天精神压力很大,没有毅力很难做下去”,张宏宇认为在校园创业这条路上,比如要有非常坚定的动力。

“解决当前自己和家人的生活算是我自己的欲望吧,我挺感激自己有这样一段经历的,相比同学自己先一步步入了社会,多吃苦才更懂得珍惜身边的人和事”。


(作者:小蕾。来源:公众号:“土逗公社”)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