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每晚正在央视热播的《中国诗词大会》受到了很多年轻观众的追捧,中国古诗词深刻隽永的魅力让众多网友纷纷感叹:把我从其他没有营养的综艺节目中拉了回来。可是,央视不愧为央视,要是说做一档宣传古诗词的节目,大可借着优秀传统文化这缕清风再增强一下中华民族的凝聚力,然而《诗词大会》显然并没有止步于此,如果您也和小新一样守在电视机前观看多日,就知道古诗词以外的煽情、励志环节也同样是这档节目的一大特色。

2月4日晚的节目中,参赛者王越彤的经历无疑是被拿出来重点讲述的一个。王越彤来自于甘肃省白银市,没错,就是一个出了名的穷地方。

《中国诗词大会》离现实有多远?-激流网

《中国诗词大会》离现实有多远?-激流网       接下来,由主持人董卿引出了王越彤身上的故事:

《中国诗词大会》离现实有多远?-激流网       我相信各位同学从家到学校往返途中不选择飞机而选择火车的人数应该不在少数。原因无非就是省钱。如果这时有一个人跑过来告诉你,你可以订一张飞机票啊。你的第一反应恐怕是:你给报啊?

所以下面王越彤的解释就说明了这一点:

《中国诗词大会》离现实有多远?-激流网       董卿称选择坐火车而不是飞机是一种节俭的好习惯:

《中国诗词大会》离现实有多远?-激流网       EXM?如果不是因为穷谁要这种好习惯?好习惯应该大家一起养成啊,凭什么你去坐飞机让我们这些农村的娃养好习惯???

然后这名教授也这样评论道:

《中国诗词大会》离现实有多远?-激流网

《中国诗词大会》离现实有多远?-激流网 

《中国诗词大会》离现实有多远?-激流网       听惯了鸡汤的我默默流下滚烫的热泪。原来我坐过的硬座都不是白坐的,原来都是为了日后的成功打下铺垫啊!我低下头想了想常熟的童工,又想了想思聪老公,不禁陷入了沉思……

《中国诗词大会》离现实有多远?-激流网       2月6日另一个答题者白茹云也是以这样的形象出现的,《人民*报》和小新一样看到了节目组如此安排背后的深意,发出了这样一篇文章:

《中国诗词大会》离现实有多远?-激流网       白大姐生病以后,舍不得花从家到医院的54块钱的直达车费,硬是花5个小时转四班车,省24块钱。这难道不应该是老百姓对农村穷、看病难、看病贵的控诉吗?这难道还不能回答知乎上“中国今天是否还有那么多穷人”的问题吗?

《中国诗词大会》离现实有多远?-激流网       可是,节目组显然没有这样做。在物质生产已经严重相对过剩的社会,这样一个令人心痛的现象被塑造成了一场歌颂受害者的感人至深的鸡汤故事。

《中国诗词大会》离现实有多远?-激流网

《中国诗词大会》离现实有多远?-激流网

《中国诗词大会》离现实有多远?-激流网       不论是王越彤还是白茹云,她们作为占中国人口大部分的农民家庭出身的代表,在舞台上却是以被同情的形象出现的。在这个以华丽的灯光为基调的舞台上,穿着朴实、经历坎坷的穷人代表显然不是晚会的主人,因为诗词文化盛宴对于今天面朝黄土背朝天、艰苦谋生的农民、农民工来说早就是高高在上的阳春白雪了。一个出色的白茹云并不能改变整体上这种惨淡的现实。在这个精英者的舞台上,比起听一段感人的苦难,欣赏那些家教良好、姿态优雅的才子才女显然是更加令人感到舒适自在的。

《中国诗词大会》离现实有多远?-激流网 

《中国诗词大会》离现实有多远?-激流网       在这里,农民的贫穷和苦难不是被看作社会发展不平等的恶果,反而被大笔一挥美化成了一种“财富”,一种对受难者的规训,也是对其他同样在忍受贫穷、不公的年轻人的鸦片式的麻醉。所以,白大姐出现在舞台上的意义,几乎就全在《人民*报》的这篇文章里了:

《中国诗词大会》离现实有多远?-激流网       迫于生活无奈而远离书桌就是农民子弟正常的命运!你努力,就有学习诗词的机会,然而如果你没文化,那也是自己不乐观、放弃梦想的结果,而与这个社会无关。这是一堂多么形象生动的教育课啊!

央视离真实有多远?

下面我们来看看一位生活在辽宁省朝阳市的同学的家乡农村是怎样的,但愿小新的这篇返乡调研能带给您一个东北农村的大概情况。

我们村子Y沟并不是行政单位的村子,只是一个山沟,四十多户人家,划归到隔着三里路的另外一个大村子,S村。河沟的东、西均住着人家,河沟两边种树,堆放柴火。

一、经济状况:

我们村近十年发展,最明显的大概是交通和网络设施了。十年前大家大多赶驴车上集,或者搭村中其他家的驴车,也有走路去的,机动车很少。现在出门,上集都是骑电动车。

我们村人均耕面积不多。一般都出去打工,在家一般赚不到多少钱。村中只剩老人,孩子。年轻人读书成绩好的很少,能够上完大学的,基本上都是专科。不读书的就出去打工了。男孩打工还可以,女孩一般去饭店之类地方打工,吃青春饭,不读书也就嫁人了。村民多是在建筑工地,做瓦匠,力工,电工,比在工厂赚钱多一些。瓦匠活儿很累,经常踩很高的架子,但赚钱多。

主要农作物是玉米,卖苞米是其主要收入。另一个比较重要的经济作物是大枣,辽西十年九旱,大枣耐旱,但靠大枣的收入也有风险。如果大枣快成熟的时候突然下一场雨,大枣就会开,价钱就会下降,农民就不可避免的会损失一大笔。大概十年前,那时收购一种俗称“山皮”的蕨类植物,基本上山上有植被覆盖的地方都有一层“山皮”,所有人都采集这个去卖钱,第二年这个就很少了,人们也就不弄了。

我一位大爷为了方便管理家里的地,在离二三十里的村子H沟打工。那里几乎没有居民了,成为了工业区,到处是工厂。那里的水已经污染的非常严重,不能饮用,更甭提如以前一样好喝了!因为环境被污染所致,死于癌症的人越来越多。近年来为这个字数一直在上升,让人触目惊心

二、信仰和婚姻

刚回家就听说多年来的一对模范小夫妻,居然离婚,孩子都10岁了。这一对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夫妻一人一屋,各过各的,饭也是各做各的,各自吃各自的,不知道是何原因?人都咋的了?

有一家,生得是一对双胞胎男孩。父母这些年一直努力挣钱,给两个孩子盖房子娶媳妇,经济的重担全压在父亲身上。现在结婚大多都是要在县城里买楼房,再不济降低标准也得在镇上买一套楼房。除此之外,结婚还要彩礼,三金等什么的,反正男孩结婚需要花很多钱。不读书的一般结婚都比较早。对于女孩,如果相亲对象,只要不是太对不起观众,以致于到了让人无法接受的地步,只要能掏得起彩礼,买得起楼房和有汽车、三金之类的其他“要件”,也就嫁了。这种现象已经见怪不怪了,婚姻在这里俨然已经成为了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商品”,是双方家庭经济势力对比权衡,选择交易。

我们村几乎都信天主教。本来有几户不信的。前几年由于热心的信徒想传教,又先从本村入手,村中原本不信的几家,受不了这些传教的每天去他们家里“宣讲”,无奈也就领洗入教了,但除了偶尔去教堂之外与不信者差不多。其他的很多人对于其信仰也并不是很热衷。宗教的训令也挡不住信徒们要离婚,在加上那些被迫信教的,于是就有了又婚配又离婚,既信天主教又烧香拜佛去许愿的奇异现象。

我们村子基本未有失窃的情况,但是在其他村子,失窃是“新常态”。而出轨,捉奸之类的桃色事件,在其他村子也已屡见不鲜了。附近有的村子,在傍晚,有很多已婚的小年轻人骑摩托车,电动车乱逛,互相勾勾搭搭。

三、男女比例和计划生育

村中十多岁的孩子几乎清一色都是小子,男女比例明显失调。邻村我知道的有两家生了好几个姑娘,有的送人了,只为了要一个男孩。镇上一个自己开诊所并且口碑很好的牙医也是,他妻子都快成了生孩子的机器了,这么说可能有点过分,但是她确实生了好多孩子。计划生育是如果第一胎是男孩,就不能再生了。若第一胎是女孩,还可以再生二胎。但是一般很少第一胎是男孩还想生一个女孩的。若第一胎是女孩,第二胎是男孩,则是儿女双全,自家高兴,别人羡慕,这也是如今农村家庭的标配。一般两个女孩的,多数还会选择再生一个男孩,这样一家三个孩子,经济压力可想而知。

四、政治生活

前几年一次选村主任,我们家的一位亲戚当选了,还必需到镇上宴请所有投他的票的人。之前的一个村支书,临卸任时把公家的东西弄成了他家的私有财产,造成不小的民愤。可是,她不用在乎村民的不满;因为,她的姐姐、姐夫都是政府官员,有人脉,随时可升任,不久就调走了。我们村前几年,是有钱人吃低保,后来才取消的。现在低保的申请表面上看去十分严格,但实际上只要有人有钱,就算你家是搞房地产的大款,也是可搞到的。

五、日常生活状态:

人们都觉得自己家不富裕,但是没人觉得自己穷。

老人晚上看电视剧,平时家长里短的聊天。年轻人手机电脑,孩子也每天与电子产品相伴。我们村子简朴,老一辈人舍不得在吃上多花钱,吃饭糊弄将就,除非孩子或年轻人在家,会吃好一点。

村中间的有条河沟,大家平时的垃圾都往这里倒,所以比较脏比较乱。村民基本没有什么环保意识,有人居然说"应该下大雨发水冲一下,冲到河套去(小凌河)就好了。"

六、变迁

土地变迁大概永远都是农村中绕不过去的话题,经常听说有村子征地修路,建工厂。去年国家放开粮食最低收购价,一家一户单干的农民根本没有能力和国外低价进口的粮食拼价钱,玉米的价钱就开始暴跌,农民辛苦一年,收入很可怜。以往大家冬天或者初春就买下一年的种子和化肥,今年没人买,所以这些现象让人总觉得放开粮价是国家为土地流转兼并做的准备。种地收益本来就不高,玉米价格又不断降,而各风险又大,所以赚钱很难,这样一来农民就更不愿种地了,只好进城打工。然而打工能挣到几个钱呢?在“经济新常态”、“去产能”的大背景下,近年来找工越来越难。我不只是从一个亲友的口中得知工作难找,没活干!然而对于农民工来说,即使在不被拖欠工资的情况下,一年到头也挣不到几个钱,更甭提攒下钱了!

对于年轻人来说,本来就是在打工,有没有地了也差不多。现在国家要实现房地产去库存,让农民进城买房,要是征地的补贴能够支付得起房价,对于农民来说自然是好。可这样做以后,种地的老农民就没有经济来源了。没有地方愿意招收老年人的,老年人打工无处可去,他们只能靠着子女们赡养。可是这无异又增加了子女们的负担,对于打工者来说又又几人能够承受的起了!他们未来生活的希望和出走又在哪里呢?

(作者:新新青年写作组。来源:北语新新青年)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