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3年前,我可能会各种和团队开会,出外应酬,看看还能不能搞出来一首《伤不起》,可到了现在,尤其是《我是歌手》在市场上彻底失败之后,反而觉得无所谓了,我们这类带着强烈时代特征标签的歌手,也随着免费网络音乐的终止渐渐退出舞台,就像当年的晚会歌手、粤语歌手和现在的选秀歌手一样,不再适应这个时代了。

我算不算明星,一定不是,我算不算歌手,我不知道。

年轻时是带着歌手梦进入到这一行的,可被大家熟知的身份并不是歌手,而是网络歌手(尽管也曾按照传统歌手路数发展过)。只是多了两个字,地位却差出了好几个天地。没人会把我们这群人当成真正的歌手,商演有了我们就会被定义为low演出,大的电台拒绝播放我们的歌曲,电视台除非做什么网络歌手特辑,正常的节目也不会邀请我们,而对于歌迷和音乐圈的人,根本也不会把我们当歌手,通常的描述都是那帮唱网络歌曲的。我们是免费听歌时代的产物,是百度MP3、中国移动彩铃等互联网产品下的产物,直接面向大众,要多通俗有多通俗,会被部分人厌恶甚至攻击,尤其是音乐人和媒体人,因为我们没经过他们的把关直接面向大众了。但我们却深受基层群众喜爱,因为我的理解大部分中国人对于音乐的品味就在这儿,别说我们把层次拉低,只是把老百姓想要听的歌曲唱出来而已。就这样阴差阳错的成就了一批歌,还带动了原本根本不会听流行歌的人下载Mp3和彩铃,虽不是什么功绩但确实是网络歌手的业绩。

在这个时代背景下,我们活得比那些所谓的传统歌手还要滋润,演出价格低,歌曲又家喻户晓,而且我们又对场地和设备没什么要求,管什么地位不地位,只要有收入其他都无所谓。于是我们这群人就有了发展定律,演出,演出减少再发新歌,新歌不断挑战老百姓底线,再来新的演出,如此循混到了让老百姓听了麻木,新作品无人问津的窘境,再加上电影成了娱乐消费的主体,粉丝经济与付费音乐来势汹汹,我们只能尴尬的唱着,尴尬的工作。我们这批人里面也有一些成功上岸,比如凤凰传奇,但大部分人跟我差不多,想突破却破不了。就如很多人发给我看的文章里讲的,老百姓的审美在提升,对于神曲的好恶已经不是几个网络热词就能糊弄得了的,不过哪怕带点“神”味的音乐越来越高级,但现象级作品却还没有出现,自己也没有必要太悲观,机会也还是有的。

《伤不起》演唱者王麟:我是歌手,还是个小丑!?-激流网     《我是歌手》的词是故意设计的糟点,用了几乎直白到烂俗的方式依然没有引起任何讨论,说白了就是想被骂都没有骂起来,对于我和团队来讲其实是非常丢人的。天理和三木很受挫,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我呢却意外收获了大把时光,旅游、看书、听歌、朋友聚会,不忙碌却也充实。当然我也有一些挫败感,因为也曾经对于这首歌能让自己再火一把保有信心,就如同整个社会的主流行为——投机。可能前几年还在一首一首的累积,但16年公司就孤注一掷地砸在这一首自认为最荒诞的歌曲身上,结果没有其他作品跟上,直接大崩盘。当下的中国社会哪怕经历了去年股债的悲怆,人们在赚钱这件事情上依然是投机再投机。逃离北上广、地铁丢书、甚至女儿得白血病都成了营销手段;没人踏实干实业,炒房产炒外汇成了中产们最热衷的工作;校园贷裸条横行,长得好看的大学生都开直播......从老到少,从中产到无产,仿佛不正经才是正经事。虽然有点扯远了,但在这样的环境下,就算不出《我是歌手》那样的作品,也要出其它功利性极强的作品,因为这才是社会所需吧?

三木偶尔还会在知乎上提问让我回答,也是希望知乎网友别忘了我,他说歌手没成,小丑也没成,别最后知乎的牌子也丢了。三木的要求我都会配合,因为我知道再想撇清利益关系,搞得自己多么白莲花,也没有办法把知乎变成纯粹的问答场所。不管这里的人有没有把我当成歌手,至少不会觉得我是个小丑,这就够了,你们说呢?

(作者:王麟。激流网选自王麟知乎专栏。)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