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一个小公务员的内心挣扎(七)-激流网(七)

十九岁,读了一篇文章,是个女飞行员的婚姻故事。她的老公对她很好,他也是她遇到的第一个异性,没有挑剔什么就那样成了家,而且很幸福。当时我想这就是命啊,我们这里有句俗语,叫做“挑来挑去,挑了一个疤痢眼”。比喻一些人在对象这个问题上挑到最后却往往不及以前的那个。我喜欢有学问的人,希望自己将来的老公可以和自己有共同语言,但也觉得自己这样的条件和工作环境恐怕也不会遇到吧。那年我姐和我老公的姐在同所大学读书,说我们两家联姻吧。就这样我和老公相识了。他是一个工厂的维修钳工。第一印象:此人少语,将来不可能做官,也就是工人吧。看来还很老实。我们开始了四年的婚前接触。其实,我自己对婚姻的期望是:我希望能有一个有学问的老公,他可以做我的老师,教我一些知识的,我们应该有相同的理想,有共同的话题,我们的世界观应该相近。他应该具有男子汉的那种果敢,他出主意,我做随从,浪迹天涯我也愿意。至于他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是俊是丑,都无关紧要,看着顺眼就行。幻想能有一份“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感情,可以“一见钟情”.可我也知道,这样的感情是双方的,是有条件的,是可遇不可求的,我没有美貌,没有学识,所在的环境都是现实的,不存在“遇”的客观因素,所以,我不可能拥有那么一份感情的,只是想想而已。我对现实婚姻的要求是,不希望对方能做官,平平常常就好,相貌看起来不讨厌就可,高矮无所谓,但我高度近视,那么近视眼不行,两地生活的不行。我想自己的要求很低了,我老公这两个条件都达标了,我们大约一月见一面,没有什么甜言蜜语,四年的时间我只花了他一角钱,吃了一只冰棒,看了八场电影(其中四场因为种种原因泡汤了),再就是我曾买了一件衣服,他给了我三十元。婚前你说任何事情他都不发表反对意见。

那么,顺理成章的,二十三岁那年,我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没成家前,婆婆的一个同事曾对我说:“闺女,你做这家人的媳妇可真是有福气啊,这家人的道德那是没得挑的”.可是,成家后我发现不但老公变得和以前判若两人,而且婆婆家的生活习惯也和我想的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结婚后的老公像个小女人,不知为什么他就不和我说话了。有次,我随便记了一下,他有32天没和我说话,这好象还不是最长的一次。我很苦恼。我希望的婚姻是快快乐乐的,我不求大富大贵,但求相亲相爱,可我却得不到。我结婚后和公婆住在一起。我娘家奉行的是男女平等,可我婆婆家是男尊女卑。我公公有病,我呢,有事也不愿反驳,怕他气病了,我负不起这个责任。但我又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甜言蜜语,所以我采取的态度是保持沉默。在我的婚姻中,我真的明白了为什么古人说婚姻要“门当户对”,这个“门当户对”不应该是人们看在眼里的表象,像金钱地位什么的,而应该是思想观念,教育理念。我家的教育和我婆家截然不同。我没法适应,我无法成为一个他们眼中的好媳妇。我结婚的第一天,公公就递给我俩一个帐本要我们记好自己的收支,第二天就查帐,这摆明了是要看看我做姑娘时的财产,我很难接受。我老公去买东西,我公公给钱,回来一角一分都要交清,我认为这就像外人,没有家庭的那种亲情。我那时非常苦恼,想离婚吧,人家一定会说这个女人不好,多好的一家人家,她还要离婚。想想,每个人都有缺点,只要不属于坏人的行列,就继续过下去吧。我婚后的第二年夏天,做教师的婆婆分了10瓶汽水拿回了家。三角钱一瓶,喝完瓶子学校回收,一个二角钱,也就是说喝掉一瓶汽水的价值是一角钱。当时,我们每人喝了一瓶,剩下的婆婆放到冰箱里,说:谁喝自己拿啊。有天,我加班到晚上7点多钟,真是又累又渴,回到家里,我老公在烧火蒸馒头,公婆在自己的卧室,那时,天已经黑了,他们没有开灯。我对老公说:我是又累又渴。老公说:“冰箱里有汽水,你去喝瓶去”。我喝了一瓶,见公婆那屋没开灯,也就没有打招呼。结果,晚饭的时候被公公狠狠批了一通,具体怎样说我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的两句话:“你记着!这是1988年6月4号汽水事件,严重一点--汽水风波”!当时的我呀,是涕泪滂沱。不就是没有请示么?要是自己的父母还用请示?肯定都将汽水递到我的手上了,怎么可能出来这个“汽水事件”呢?我找大姑姐诉说我老公的小气,结果她说:俺觉得俺小弟够好了,一点坏毛病也没有。我找母亲倒委屈,结果母亲说:孝敬老的是小的的义务,怎么能和老的争什么对错?我的委屈没处说,只能压在心底。我和公婆在一起住了两年半,然后搬了出去,然后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按理,经过怀胎的辛苦和分娩的痛苦,该把女儿视为掌上明珠吧?可偏偏找不到那种感觉。对女儿,也牵挂,也心疼,可体会不到女儿就是我的生命我的一切的那种感觉。因为女儿小时我也说了不算,我老公一切都听父母的,有天我们一起回家,我在给孩子喂奶,想起我的自行车轮胎该打气了,就对老公说:“一会儿我们一起走,你帮我打下车气”。结果我公公发话了:“自己不能打气么”?我说:“我穿着裙子不方便”.公公又说:“人家大街上穿裙子的女人都把女婿别在裤腰带上么”?听了公公这番话,我老公赶紧溜了,我呀,肚子气的鼓鼓的,却不能发作。我甚至回娘家有时也不能带孩子回去。因为公公管的太多,我对他的积怨很深。女儿三岁的时候,有天回家来,我们吃饭,我顺手拖过一个小板凳,竖着坐在上面。这时女儿发话了:“不对,妈妈,你不能这样坐,我爷爷说了,得横着”。说完,动手将板凳正过来,我说:“其实,怎么做都可以,自己觉得舒服就行”。“不行!我爷爷说要这样坐的,我爷爷是天老爷,他的话谁都得听”!听了这话我火冒三丈:“我偏要这样坐,你个毛崽子也来管我”!那一刻,我对公公的积怨爆发在女儿那里,我将她一顿好打。可过后,我很自责,认识到自己拿孩子撒气,这心理多半出问题了,大概这就是书中说的“心理障碍”吧?以后,我没再打过女儿,可对女儿始终亲热不起来。她和我也不亲。因为平常孩子上幼儿园,星期天时公婆便把她接去,回来我得忙家务,没有多少时间和孩子在一起。

我老公这个人虽然不喝不赌也不嫖,但我觉得生活上他对自己对我都太苛刻了。女人爱漂亮吧?可我一件乔其纱短袖衫穿了五年,孩子小的时候,我每月都会买上十斤猪肉,那时的猪肉不像现在这样,你想要什么样的就卖给你什么样的,那时是一刀切的,肥的烤油吃,大约可剩六斤左右的瘦肉,这丁点肉也都在孩子的肚里。别的副食一律不买的,因为我爱人就吃点猪肉,别的他不吃,所以我也就跟着忌口了,可就因为这每月的肉,他竟说我是馋老婆,说我就知道一天到晚割肉吃。当时,我都气蒙了。自己什么都没吃,却赚了个馋老婆的称谓。

在对死后可以成佛的憧憬中,时光又溜走了十年,我四十三岁了,家里的电脑也上了互联网。在网上玩扑克,遇到了一个异性同龄人。他和我一起打牌,为了让我赢分,经常出臭牌,被别人骂做垃圾,我不想他这样,他说:没关系,我愿意。那份兄长般的关怀让我留恋,我和他说我的事情,常常是热泪盈眶。我有点动情了,但这份情不是要做什么样的情人,只是有点暧昧。但他没有心的,我感觉得出来,后来因为一句话,我老公吃醋了,大为光火,在网上追着他骂,让别人加他QQ,然后骂他一通。闹得他不能打牌了,QQ也换了。我们也就不再联系。再后来去论坛,遇到一个调皮的大男孩,偏偏我也孩子气,就经常找他聊天问问题。他也总是耐心解答。有天他给我发些有趣的动物表情图片,手忙脚乱的接受,被图片逗得大笑的同时,脑海里却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6、7岁的小女孩在叫着哥哥。我仿佛就是那小女孩,那个大男孩就好像是我东邻12、3岁的小哥哥。奇怪于这个画面,想起就好笑,因和那个大男孩年龄差了近二十岁,说话便少了许多顾忌,告诉他我的感觉,他倒没笑我,只是说:“你就不怕我是坏人?”想想,确实。从和他谈天的开始,便从没有过防范心理,有一种信任在其中。和那男孩谈天的感觉在我这里有点像恋爱的感觉,虽然都是些家长里短的话,可是,几天不见还挺挂念,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开始反省自己:和女儿不冷不热的关系,对女儿的挂念程度反不及对一个陌生的男孩,我检视着自己,以前以缘做借口,觉得我们之间不是善缘,从没有努力改善过。可现在我不这样认为了,“缘”代表的是过去,只要自己真心对女儿好,她会感觉到的。从此,在生活上我悉心照料,语言上不再生硬,尽量不干涉她的行为,暗暗观察她的举动,以表扬她为主,不再指责埋怨。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好了很多,女儿有些心里话也愿意和我唠叨下,但我和老公的关系还是不“铁”.关键是我做不到无怨无悔的爱。记得因为我那个牌友,他表现得很无赖,我很失望,可他自己呢?却在网上和一些女子言语暧昧。我想,他也必对我不满意,开始,我还有些醋意,现在想开了,给他自由,他喜欢怎样就怎样吧。当然,该说的时候我还会说的,如果他真的遇到他所喜欢的女子,和他有共同想法的女子,我虽然会心痛,但我不会阻拦的。以前我觉得自己像枝花,很好,认为他家找到我这样一个媳妇那是烧高香了,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虽然我老公自私的程度比我大,但,如果人家遇到和自己一样的女人,一样比和我在一起幸福,就像香港的那个绑票大王张子强,人家夫妻感情多好!男人实施绑票,女人出谋划策,虽然他们的行为为社会所不容,但在他们自己的小天地里,你能说他们不幸福么?我觉得自己从学FLG开始到放弃的这十年中,最大的好处是发现自己也是自私的,也是缺点一大堆的。虽然自己的知识水平停留在十年前,跟不上时代的脚步了,但心胸变得开阔了,我常想,如果没有这十年的时光,我的思想仍然停留在十年前,那么在那么大的精神压力下,我会疯掉吧?我也希望有人疼爱,有人照顾,可惜,我的角色却是永远要照顾别人,不平衡啊。记得曾看过一篇记实文学,说的是一个妇女在做屠夫的丈夫的肉体和精神的双重虐待下,终于用丈夫的那把屠刀肢解了那个给他带来无限痛苦的男人。她在去刑场的路上,被人扔东西砸,被人骂做狠毒的女人,她不辩解,就那样平静的面对死亡。我想,自己很理解她。她之所以对她的丈夫一忍再忍,是她没有力量与之抗衡,她也没有宽广的胸怀,那么,产生过激的行为很正常。还因为她没有自己的人生目标。根本就不存在希望,哪里还能有生的欲望呢?所以,才可以平静的面对死亡。

四十四岁的时候,网上结缘了太极文明(那时叫太极道学),那个高兴劲啊,觉得原来人生的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达到大智慧,我们应该是建设共产主义的道学领头人。还是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在以后的学习中,却慢慢明白了一个道理:以前的宗教也好,那个FLG也好,还有这个太极道学,都不是让你在人间有通天的本事,可以随心所欲的改造人类这个社会,人类社会必须按照人类的方式去改造。在这一年里,我和姐夫大吵了一架(我在他自己开办的小工厂里工作),起因便是他喝酒后用东西摔我,以前我受的种种委屈在这瞬间爆发。其实,事发后仔细想想,我们的矛盾起源,在于缺乏真诚的沟通。有天,他又喝多了,说我:“我告诉你,我压根--从来--就没有瞧得起你!你说你有什么本事?那就是我给了你一碗饭吃。你说,你会什么?除了你以前练功的那点东西,你还会什么?!”那天,我没有生气,真的反思了一下自己,是啊,我有什么本事呢?想当初,在服装厂12年里换了13个工种,可以说,工厂的运转过程我了如指掌,但具体的工序我却是样样通样样松。后来,姐夫办厂,我辞职后到了姐夫这里。不久就接触了FLG,接着就是十年的应付差事。真的是什么真本事也没有。在家里,和老公也干了一架,老公说我吃他的穿他的,嫌我挣钱少(他月收入在2500左右,我1000,女儿学美术,所以经济不宽裕)。和老公结婚后,我们每次吵架的导火索都是“钱”,以前我曾想我要是有钱了,就把他“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可我不曾能挣来钱。那天和老公吵架,我说:“家里的活都是我干了,你的那点本事那是单位培养的,你有什么好骄傲的?男人就应该是挣钱养家的!”他说:“我不是男人,你有本事,你挣个样我看看!”我当时语塞。以前吵架,我气闷过后,日子还是原样的过。这次吵架我忽然明白了一些,你觉得有口饭吃就行,把希望寄托于天象变化,寄托于大道自然,消极等待;对社会其他人嗤之以鼻,认为他们不懂生命的来龙去脉,白活了一场,自己在自命清高呢!我们生活在利益社会中,别人是以你的能力衡量着你,所谓的“人走茶凉 ”,所谓的“人微言轻”,可不是利益的反映么?我们要改变这个社会的生存现状,光靠嘴皮子是不行的,你做不出成绩,别人不会肯定你,你也没有能力回报这个社会的。我们想让这个社会变成人人平等的社会,那么我们得努力才行。不要寄托于什么神佛世界,神佛就是存在,也和我们人类没有关系。在人类世界的这个环境中,只有我们人类自己才能推动社会的进步。社会要进步,像我这样混吃等死是不行的。我现在有了一个笼统的目标: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具体的行动就是我现在在学一些简单的电脑知识,练习打字,我现在记忆力已经很差了,学点东西好慢。但我在努力学习了。因为经济不独立,我现在也有了自己的想法,我借了小妹一万元,进军股市。我想我做不了大事,先练习一下,背着老公挣点小钱也好啊。那么,我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因为没有钱,就不能参加技能学习,没有技能,就只有出卖体力,在社会经济迅速发展的今天,其结果是越干越穷。如果,我能在股市游刃有余,岂不证明我也有能力么?对我老公这种人,事实胜于雄辩。只有我自己强大了,我才能帮助别人,才能做点对社会有用的事情。我不知道自己现在的选择是否正确,但我觉得自己一定要不断学习,不断增强自己的才干才行。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做一个对社会的繁荣有贡献的人。

我将努力奋斗!

附言:第一次听到“长歌”这个网名时,想起的是“长歌当哭”,觉得此人应该很落寞。当水孩儿带着兴奋说“长歌”时,竟不知为何对水孩儿生出一丝厌烦。说实话,从炼FLG的那天起,水孩儿的执着表现为狂热,就像人们说的“神经病”,有点过(呵呵,我从没这样说过水孩儿,但,是有想法的,特别是姐夫酒后抱怨,拿我的自尊用脚踩时,我常想起这个词)。我吧,性子懦弱、沉静,但我很理解水孩儿,因为没有她的那种狂热,也做不到当时的那种效果(这是我所缺乏的)。任何时候走在时代前面的人,总是要被人非议的,所以,在行动上我很支持她,以至于我姐夫说我:你姐就是放个屁,你也只会说好好好是是是。呵呵,不说了。最后,有个小小的请求,可以知道“长歌”的思想,“长歌”的目标吗?(我也许没有开路先锋的那种魄力,但也许具备侍从的那种忠诚的秉性)。

水灵儿

2008.01.05

【原创小说】一个小公务员的内心挣扎(七)-激流网

我的复信

水灵儿姐姐:

  您好!

  自述读后,深受震动!

这篇文字中表达出来的内容完全不是“才女”二字能够概括得了的;其思想的深度和广度均达到了惊人的程度。要想全面吸取其中的有益成份,远非我这篇读后感所能做到。现仅就其中我认为最迫切需要解决的地方略陈一二。

通观全篇,情节发展到最高潮的部分实际上就是您干过的两次“仗”--思想交锋。一切斗争归根结底都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正义胜,则人类存,反之,则人类亡。如果考古学家所说的人类五次大毁灭属实,那就是邪恶战胜正义的结果。

您反驳丈夫的话前半句(后半句是习惯用语,虽不正确,但是实话)一点也没有错:“家里的活都是我干了,你的那点本事那是单位培养的,你有什么好骄傲的?”这句话里包含的内涵极其丰富:一,因为“家务活”被您包揽了,您的丈夫才能腾出时间去学习技能;二,光腾出时间还不够,还得提供相关物质条件,而这些,由单位提供。您丈夫自个无力自我供应。这就说明了,您丈夫的那点本事或地位,是踩在别人的肩膀上获取的。这里没有任何可以值得他个人骄傲的地方。所以爱因斯坦发自内心地认为他欠了劳动人民太多,他所做的一切,都无法报答别人的劳动。这就暴露了两类截然不同的灵魂。一种是正直的,伟大的灵魂,另一种是邪恶的、自私的、卑劣的灵魂。您丈夫不但无知,还非常无赖,无耻。他说他不是男人,意思有两层,即:他也认为自己赚钱还不够,在别人面前还不够威风气派;另一层,他认为他比您强,在您面前就有威风有气派。这就是典型的庸奴心态。一方面,在比他强的人面前摇尾乞怜,另一方面,在比他弱的人面前作威作福。他从来也不会去考虑和妻子一道克服困难,共同努力提高,力争上游,摆脱困境。当然,在这个人吃人的世界,单个人的努力和挣扎,都是徒劳无功的,覆巢之下是没有完卵的;个人幸福寓于全体幸福之中。这就是我们奋斗的着眼点。

之前与您姐夫的虚拟交锋则更是一场短兵相接、白刃战。虽然您没有作任何招架,任凭他的刀子在你身上出入。鲜血汩汩地在您心口上流淌。在这里,重演着那个古老的谁养活谁的丑剧。您一天到晚替他干活,得到一点微薄的生存之资以便能被重复使用和剥削。他则又喝多了,他的本事就是脸皮厚,能喝,能摇尾巴,心黑,能把人不当人。这就是他引以为荣的全部本事。他有什么能耐?他凭什么能办厂?他靠什么起的家?白手吗?白手真能起家吗?千千万万的白手为什么不能起家,就他这双白手能。千千万万的白手真的都不如他这双手吗?您以前在服装厂工作,样样通样样松是因为您当时无须样样精,工作本身没有要求你样样精,你自己也对这个提不起兴趣(兴趣取决于现实的需要)。何况就算您样样精了您又能怎样?您就能办厂当老板当富婆吗?这个社会样样精的师傅多了去了,可他们都当上了老板么?他们都在干啥呢?在拾荒、在拾剩菜叶、在跳楼……您可能埋怨自己为什么就不是发明家,可您知道多少专利在专利局发霉吗?您或许更痛苦于自己为什么没有成为科学家,可您不知道伽俐略是怎样惨死在统治者的屠刀下?爱因斯坦差点成为千百万犹太遇难者的冤魂之一。而且,千百万的科学家们在干什么?在研制杀人的武器!

当今社会最缺的是什么?是精神,是告诉人们活着的意义,是指引人类社会向着正确轨道前行的路标!在普及科学理论的同时,我们当然要学习掌握劳动技能,这样才不会成为空头理论家,我们不但是理论家还应当是实干家。我们旨在创办的俱乐部正是为了达到这一目标。在这里,我们共同学习理论和按实际情况培养技能。我们培养技能的目的不是为了能够更好地被剥削者剥削利用,而是为了自力更生。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教育千千万万的劳动人民,唤醒和激发他们因长期被侮辱和被损害导致的麻木的心灵和萎靡的斗志。向着邪恶开火,并最终战胜邪恶,建设美丽的新生活!

最后,相信您必是我们队伍中的一员勇将,您的思想深刻、文锋犀利、性格沉毅刚强、不骄不躁,非常有利于我们事业的开展。我认为,您完全不必在炒股这种垃圾上浪费精力。要把宝贵的时间用在刀刃上。学习、探讨科学理论,关注时事等等。不断用脑用笔,思考写作(您的写作能力很强,是我们事业中的一支笔杆子,应该向这方面发展,其它技能都不是您的所长)。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一定能以最快的速度进步。让我们多多交流、探讨!这封信就先写到这里,有不当处,请您指正。

   此致

敬礼!

(完)

(作者:流云。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