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目前的中国在某种程度上,陷入了一个魔幻现实主义的怪圈。比如最近网上热议的一个论点:从清华大学毕业,却买不起清华旁边的学区房,那么读清华还有什么意义?

从一个小城市来到一线城市奋斗十年,很多都是为了让下一代能轻松一些,后来却发现自己的孩子还是需要回到原籍高考—等于回到原点。那么自己来到大城市日夜颠倒的加班奋斗又有什么意义?唯一能让我们满足的就是,我们任然怀揣着所谓的梦想,同时拼命给自己画一张大饼。

在《这是一个雾霾都比房价公平的时代》的文章里说到:“户口的作用不是让你有多大的幸福感,只是防止你跌入不幸的深渊。可惜恰恰大多数对北京抱有幻想的人,都是不上不下的夹心层——认为自己有实力去争取跻身既得利益者的行列,却总能轻而易举地被政策一脚踹回现实。”

所谓“幸福”,说到底,不过是要找回一些生活的尊严——在满足物质的基础上,拥有自由选择生活的权利,和底气。

城市里一栋栋水泥钢筋的房子,说白了,这不单单是住的地方,而是自己脱离原来的苦逼境遇的凭证。想起一个梗,如果月薪3000,想买房买车。不如先定个小目标,先活个200年,再向苍天借个500年。

从北清毕业到买得起学区房的距离和幸福——在哪里?-激流网   如果一个人出身微寒,他是否还有上升的可能与希望?如果一个人出身显赫,他是否能一生富足,“天地安危两不知”?如果一个人是中产,他的内心又是否感到安全?

如果一个人出身贫寒,在最初的家庭教育上,他的父母就没有多少时间来教育引导他,有的父母,甚至为生活操劳奔波的时间都不够。况且父母们对家庭教育的认知还偏向于封建主义,孩子犯了错误,更多的是被父母简单而又粗暴地斥责、讽刺、挖苦、嘲笑以及拿别人家的孩子做对比,暴力形式的家庭教育不过更是常有的事。很少能得到父母的鼓励,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下,很难能培养出孩子的责任感,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世界观、认知观,在他长大之后很难与别人交流,造成内心压抑的表象,这样怎么能感到幸福呢。

在之后学校的教育上,资本阶级却把持最优质的教育资源,中产阶级在抢夺剩下的教育资源,底层的父母们拿什么去竞争?这些寒门子弟大多只能享受着最基本的九年义务教育,当然这种义务教育多半是上着本地区最差的学校,甚至有些更加贫困的还未上完小学,就被迫外出打工,成为浩浩荡荡的童工大军的一员(前段时间曝光出的常熟童工,还有更多的没报道出),就算是有机会得到教育,在教育上的花费也是极高的,有很多家庭因为教育导致负债累累的也不少见。在当今的应试的教育体制下,考试成绩决定了一个人在老师心目中的地位,学习成绩越差的学生,所遭受的冷漠、鄙视、嘲讽、辱骂也就越多,甚至粗暴的殴打。在这种环境下,怎么能感受到幸福呢。

从北清毕业到买得起学区房的距离和幸福——在哪里?-激流网常熟童工

接下来就要面临那及其严峻的就业问题了,在结束了这市场化的教育之后,就开始直面这个剥削的社会了,由于父母的社会关系社会人脉有限,多半要靠自己的打拼,如果遇到经济危机,我们还要面对失业的风险,承担不起失败,一次小小的失败就会毁去其大半生的努力,无产阶级的兄弟姐妹根本不敢生病,在现在的医疗体制下,一场大病就摧毁了一个家庭,忙活一辈子,也买不起一套学区房,就算侥幸实现了阶级跨越,成为中产阶级的一份子,也是踩着无数本阶级兄弟姐妹的尸体上来的,竞争十分残酷,忙于这种社会压力下,我们无产阶级大军,根本不会幸福。

从北清毕业到买得起学区房的距离和幸福——在哪里?-激流网讨薪的民工

除了无产者以外,还有一群自命不凡的中产阶级,他们每天拼命朝着资本家的生活看齐,资本家健身,他们也去,只不过办的是三四千的健身卡;资本家旅游,他们也去,只不过去的是便宜的东南亚;知道资本家买学区房了,他们傻眼了,学期房的价格让他们发现——原来自己不是有产者,自己TMD也是无产者。

从北清毕业到买得起学区房的距离和幸福——在哪里?-激流网    出现中产阶级主要是在资本主义完成了最原始肮脏的资本积累之后,部分国家地区实现了工业化,有了更高的生产效率,相对于未实现工业化的国家来说,工业国就有了赚取“剪刀差”的机会,在获得丰厚利润之后,于是就会多分一些钱给那些有用的人,使他们过的体面一点,让他们体验到资本主义的“优越性”.但这些中产阶级也是很清楚他们绝对不是统治阶级的一员,他们能在这个位置上呆着,除了努力,更多的是再往下的工人阶级的人得不到更多的机会,他们处于一个很不稳定的位置,向上爬很难,往下跌很容易。

对于中产阶级来说,他们痛苦的是不能真正的、稳定的占有生产资料。在医疗、房地产、贷款融资等现实的问题中,一点小小的波动就能让他们血本无归,重新回归工人阶级,特别是随着资本化的加剧,中产阶级无产化会愈发的加剧。当经济危机到来时,中小资本面临破产,高收入岗位减少,资本家也没什么闲钱来养活他们,反而打着他们仅有的一点财富。所以说他们内心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群体,担心自己的阶级滑落,难以感到幸福。

从北清毕业到买得起学区房的距离和幸福——在哪里?-激流网麻木的中产阶级

很多人没有看不到自己的悲惨境遇,他们的生活依然很舒服,比如大量的在校大学生。也有人压根看不到自己的惨状,他们像阿Q一样用精神胜利法麻醉自己,告诉自己痛苦是暂时的,未来一定有好日子过呢。

看到这样的人,资本家笑了,赵家人笑了,他们弹冠相庆,他们的目的达到了。不枉舆论媒体的全面管制,不枉投入文化领域那么多钱来愚弄百姓,不枉每天都告诉大家星辰大海中国梦,不枉…

从北清毕业到买得起学区房的距离和幸福——在哪里?-激流网   对此,我以共产党宣言里的一句话献给那些即将无产化和已经无产化的无产阶级们,“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起来”。

(作者:Xiang。来源:一支铁笔)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