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吏列传】祁同伟最后的《自白书》-激流网祁同伟同命运最后的反抗

当我红着眼眶嘶声裂肺喊出那句“去你妈的老天爷” 。一首儿歌,唤醒灵魂,埋葬孤鹰岭的血性与荣耀。

是时候告诉你们关于我的一切了。

这份自白

关于我正直的死和邪恶的生。

关于我不伦的爱情和不幸的婚姻。

关于一个曾经的痴情男子和现在的出轨者。

关于一个曾经的热血青年和现在的世故老油条。

关于一个曾经的英雄主义者现在的功利主义者。

关于一个孤注一掷的赌徒。

自白书会回答五个问题:

我为什么不杀侯亮平?

我什么时候死的?真的是自杀的那一刻么?

我为什么看不起同是凤凰男的李达康?

我是被所谓正义的力量打败的吗?

我是如何变成你们眼中的恶人的?


1、我为什么不杀侯亮平?

侯亮平,狙击枪瞄准镜里,你的头很大。

【贪吏列传】祁同伟最后的《自白书》-激流网你知道我不会杀你。

因为师兄弟情分?不是。

我会杀同是师弟的陈海,那个老检察长的儿子。

但我不杀你。因为你就是那个年轻时候的我:

拼命、爱赢、不要命也不信命。

你是白莲花版的我,我是黑心棉版的你。

那个心怀大志、刚正不阿的翩翩少年,

与那个心思阴暗、工于算计的腹黑男人,

原本就是一个人的两个侧面。

我原本可以做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人。

如果我不是出身山村、吃不饱饭的孩子;

如果我没遇到梁璐;

如果梁璐的父亲没有把我调到山里、打击折磨我。

我很想问你:如果你和我一样的出身和境遇,

你可以做的比我好么?

同样的起步、同样的汉东三大才子,

只是因为我们的出身不同、境遇不同,

走向了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

心猿意马,侯亮平和祁同伟,

是西游记里面六耳猕猴与孙悟空。

选择自杀,杀掉的是我邪恶的一面。

没伤害侯亮平,是希望那个心怀初心的自己永远活了下来。

侯亮平,我不想你死。


2、热血青年之死

我在大学时代是学生会主席,高育良书记的得意弟子,汉大法学系硕士,原本前程似锦,并且与陈海的姐姐陈阳有着美好的爱情。

毕业是我的人生转折点。

那一年,陈阳去了北京。梁老书记的女儿梁璐喜欢我,她动用父亲的能量把我调去了一个小山村的司法所。

看着山村司法所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所长,

想到30年后的自己,和已经死去的爱情。

汉大操场上千万人围观下惊天一跪,

是热血青年祁同伟死去的时刻。

而向梁璐求婚,就是死去爱情的追悼会。

那一跪之后,

那个意气风发的英雄,

那个充满理想主义光辉的少年,

他们都死了。

剩下的只是充满功利与欲望的肉体。

还记得我对梁璐怒吼的那句话吗:

“我就是要这个世界向我低头。”

我要让梁璐、梁老书记

还有那些因为我的出身而凌虐我的人,向我低头。


3、扳倒我的不是人民,

人民只是名义。

把名义副国级赵立春搞下台的,

是沙瑞金背后没有出席的实权派副国级官员。

站错队,代价很大。

侯亮平,你以为你是为民请愿的斗士,其实你只是被当枪使的酷吏。你这个官场规则的搅局者,你的靠山真了不起,连赵立春都说,你死了赵瑞龙就必须死。

陆毅、沙书记还有中央来的纪检工作组,

哪个不是上头下来的。

如果没有这两位下凡的神仙,

陈老检察长只能在家养养花,

易学习只能在县长位置上退休,

李达康也进不了沙李配核心圈。

赵家父子治下的汉东省,加上高育良、丁义珍、陈清泉、肖钢玉、刘新建组成的庞大官场生态系统中,能够容下一个干净的公安厅长?

我也曾为了人民中三颗子弹,但若论红色血统,距离陈海差远了,没有人要正眼看我。

你们动辄说“以人民的名义”:人民真的只剩名义了。唯一一次人民的出场:就是大风厂革命和烧伤的十三名工人。

你们的成功,不靠上帝,靠着上意。

我知道我要死了,但还有千千万万个我会长起来。毕竟,“青天大老爷”的廉政模式下,腐败是腐败系统的通行证。


4、变成贪官是进入圈子的投名状。

你真的看懂《人民的名义》了吗?

银行副行长的老公是省常委、省会的书记。反贪局处长的妈是高院退休处长、姨夫是省政法委书记,反贪局长的爹是原常务副检察长,反贪局长的主要领导以前被反贪局长的爹领导,反贪局长的爹从小看着省委书记长大。

只有一个“农民的儿子”开局不到两小时(家里全是票子不敢花的那只)就被拿下了。

【贪吏列传】祁同伟最后的《自白书》-激流网我们的故事不该叫《人民的名义》!

应该叫《家族的荣耀》。

哪一个城市,没有“山水山庄”。

不入山水山庄,不沾血,你就像陆毅、李达康,永远无法被“汉大帮”认可。

【贪吏列传】祁同伟最后的《自白书》-激流网官员也是一个鲜活的个体生命,

也需要被集体认可和赞同。

没有纵容贪官、培养贪官的土壤体系,

就开不出贪污之花。

一个以圈子、以血统论为基础的权力系统,

我不成为“他们”,就无法生存下来。


5、成人的世界里没有对错,

只有输赢。

我祁同伟说过:“英雄只是权力的工具,

穷人精英只是贵族的玩物而已”。

哲学家罗素说过:一个社会中的道德,

如果在另外一个社会中,

很可能是天方夜谭甚至世俗禁忌。

道德甚至法律,

不过是精英发明出来用以维系自身利益的工具。

人们惩罚一个人犯罪、谴责一个人没有道德。

但从来极少拷问

“罪犯和失德者

是如何被这个社会环境培养出来的?”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贪吏列传】祁同伟最后的《自白书》-激流网

(作者:八哥。来源:公众号“八卦学博士”。责编:畢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