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北四环”|现代诗二首-激流网北京北四环夜景

北四环

作者/吴惘

1

他试图在这里左转

一辆电动车将他和带路的人分隔

随后,是变换的信号灯

以及无止息的车流

他见过真的猛士

从每一处不可能存在的罅隙中穿过

如同摩西分开海水

但他只能惶然张望:

身旁没有第二个人

他是上一个浪头的弃儿

也同样被下一朵浪花无视

仿佛整个北京从他身边路过

而陪伴他的,只有身下

那瘦羸的巨人——在短暂的时日里

变得过于年迈,以至于

就连嘶吼都变得无力

还有什么可以等待的呢

除了他的车轮,一切都在循环

他想到在家里等待的妻子

需要取回订阅的杂志,需要买好

用于晚饭的蔬菜

需要明天的早起

需要去往马路的对面

信号灯再次变换

身后的铃铛、汽笛与叫喊裹挟着

他漏着风的大衣

终于他放弃左了转,直行向前

2

“你知道吗,这些变换的灯盏

都由人控制。”再三确认这一事实之后,

他开始寻找那把缠着蛇的手杖,

但没有看见,好在还能看见

那些圆形的光斑,他心想,

总好过什么也看不见的人:

只能听凭身下的坐骑一路驰骋,

根本握不住手中纤弱的缰绳。

多么遗憾,哪怕是钱塘的潮水,

也不能留住他们的脚步

更何况,这里本就没什么浪,

不过一段冬日里冻僵的水管

结结巴巴地吐出混着冰碴的词语。

他倒是有几分欣赏的兴致,

可惜的在于,另一条水管顺畅如常,

就像头顶巍然的天桥,以凌驾

的高度,蔑视着这群卡壳的蝼蚁。

食物不就在眼前么,还在

等待些什么呢。是啊,

小旗子已经挥起来了,这边的,那边的。

还在,等待些什么呢。

该走了,他狠狠吸了一口霾。

3

这一次,轮到他自己去打碎石板。

逆风中他找回了一半的决然,

另一半则止于骤变的光线,以及

蓄力已久的追赶者——他们轻易地

超越。于是他停步,

停留的位置和上一次中心对称

但在孤独的轴线上远了几分:

身后的事物如今在前方出现,

而可见的总会更加冰冷。

他看那些面无表情的人

从他们脸上看到了自己的脸。

他第一次意识到,这是一种神奇的

物理现象:光操纵着水流

运动或静止,速度和方向。

在这短暂的一分三十三秒里,

他独自拥有一排栏杆,漠视

他们的觊觎,或者漠视。

尽管这份产权即将被双重褫夺,

尽管即将被迫从河岸绕行,

至少此刻,

一个小资产阶级的身份让他感到幸福。

有关”北四环”|现代诗二首-激流网海淀黄庄

斯通纳

作者/寒十

四点钟在我们脸上肿胀

喝完最后一杯威士忌可乐

我们走出学生酒吧

孤注一掷地向南

唯一的遭遇是北四环

迎头撞见:锐利的菱形眼眸

新中关拿着注射剂

把液体蛋黄状的月亮

打入每颗超载的心脏

一路上

唯有你的位移与时间无关

与海淀黄庄站的选择

或无从选择无关

你刷卡通过闸机

挥手画出一道必然性的霓虹

仿佛这也是

计划的一部分

去年你在慕尼黑

为远方的亲人寄去一张作息时间表

这么多年了

还是不改日落而息的铁律

你的自由或许亲和于:

“全景式敞视监狱”

我早该料到

你在不断越过自己并返回自己的生涯

而逆行远比想象得困难

同学,我们将死于何地?经何人之手?

当警车如鱼群驶入巨人的毛细血管

中国:我多想切开它雪白的胸膛

看看它黑暗的内部

反而是你忍住了一个阶级的焦虑

扇动肥大的翅膀

飞行于博物馆与档案室之间

仿佛别处都是

海水海水、海水

你用一种生涯回绝代价高昂的战斗

同学,当你一贫如洗地站在我面前

你身上有爱欲兼权欲的味道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有关”北四环”|现代诗二首-激流网

(来源:五四文学社。来源:毕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