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逻辑——童工,何乐而不用之?-激流网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儿童、青年象征着未来。儿童节本就是在经历了二战法西斯之后为了保障世界各国儿童的权利、改善儿童的生 活,反对虐杀儿童和毒害儿童而设立的节日。但是确立六十余年过后,社会上对儿童不公正乃至残酷的事情却同样一直在发生。我们中的更多人,都被繁华虚幻的外 表所蒙蔽,忘记了这层表面底下隐藏的真正大多数人的生活。对于大部分的儿童来说,在我们畅谈调侃儿童节的时候,他们却经历着我们难以想象的磨难与痛苦。今天,为大家带来“儿童节特辑”,希望大家不要为浮华飘渺的社会繁荣所蒙蔽,真正了解到这个社会真正的一面。而后找到问题的根源与治本之策,改造这个社会!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资本逻辑:童工,何乐而不用之?

——以工业革命后的英国为例

儿童劳动并非工业革命时期才有,但是现代意义上的童工劳动却是始自工业革命时期。在工业革命中“机器扩大了对儿童劳动的需求”,使童工劳动的范围和性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并使之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儿童破天荒第一次成为经济结构的重要因素。

1

英国工业革命1760~1830的重要含义之一就是人类从事生产的物质技术方式发生了全面的变革。1733年,英国兰开夏郡的技术工人约翰·凯伊发明了飞梭,打破了纺织工业中纺和织的平衡。以此为契机,英国展开了一场全面的技术革新活动,到19世纪三四十年代,珍妮纺纱机、水力纺纱机、水力织布机等先后被发明出来并投入使用。1784年,瓦特改进的蒸汽机应用于工业生产,解决了大工业发展所需的动力问题。蒸汽机在各行业中的应用使童工劳动成为可能。

英国工业革命中使用童工劳动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现代工业一兴起,工厂就雇用小孩子;最初由于机器小以后变大了,在机器上工作的几乎完全是小孩,而且他们主要是从孤儿院里领来的,厂主把他们当做‘学徒’成群地长期雇用。”特别是在早期的一些工业部门中,几乎全是童工劳动。如纺织业,“兰开夏的最初一批工厂满是儿童。罗伯特·皮尔爵士的工厂里同时有1000名以上的童。”1789年,阿克莱特开办的3个纺纱厂中有工人1150名,其中的2/3是童工。据统计,1788年时,英国有纱厂142家,童工25000人,而男工却只有26000人。1835年时,英国棉纺织业中13岁以下的童工有28771人,占到该行业中工人总数的13%左右,如果把13岁到18岁之间的少年工人也算在内的话,其比例将达到22%。纺纱厂、织布厂的建立,使成年工人的工作越来越显得多余,因为在这类工厂中,“主要就是接断头,而其余的一切都由机器去做了;做这种工作并不需要什么力气,但手指却必须高度地灵活。”正因为如此,随着工业革命的深入展开,童工劳动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有增加的趋势。1839年,在大不列颠的41.956万个工厂工人中有19.2887万人是在18岁以下的。1850年至1862年间,英国纺织业中14岁以下的童工,1850年是9956人,1856年是11228人,1862年是13178人。“可见,同1856年比较起来,1862年虽然织机数有很大的增加,但是雇用的工人总数减少了,而被剥削的童工总数却增加了。”

资本逻辑——童工,何乐而不用之?-激流网

矿业是英国工业革命中使用童工较多的另一个部门。该行业“出现了招收年仅4岁的儿童到煤矿做工的情况,而最普遍的招工年龄是8至9岁。”“在矿里做工的很大一部分工人年龄在13岁以下。”煤矿业中的童工,年龄较小的充当“看门工”,年龄大一点的则是从矿坑里往外拉煤。关于煤矿业中童工的数量,1840年,英国政府成立了矿山和工厂童工状况委员会。根据该委员会1841年进行的调查,该年度除爱尔兰以外的英国矿业中,20岁以下的青工与童工达到51485人,占矿工总数的1/4左右。除纺织业与矿业部门外,其他行业中也大量使用童工,如火柴厂、制造厂、化学工业、印花等行业。由此可见,在英国工业革命时期,使用童工劳动已非常普遍。

资本逻辑——童工,何乐而不用之?-激流网

2

英国工业革命时期大量使用童工,其原因可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理解:

第一,机器的发明和应用,简化了劳动工序,节省了人的体力,使儿童劳动成为可能。在工场手工业时期,劳动主要靠体力和熟练的技术来完成。应用机器后,对劳动者的体力和熟练技术要求不再那么严格,特别是在纺织业部门中,无论是纺或者是织,主要是接断头。做这种工作并不需要什么力气,但却要求手指灵活。因此,女人与小孩子做这种工作较之成年男子更合适。正如有人所说,“要把成年人训练成熟练有用的工人,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在使用水力纺纱机的纺纱工厂中工作的只有女人和女孩子,在用螺机的纺纱工厂里只有一个成年男纺工在使用自动纺机时,他就是多余的了和几个接断头的助手,后者多半是女人或小孩子。”由此可见,“就机器使肌肉成为多余的东西来说,机器成了一种没有肌肉力或体力发育不成熟而四肢比较灵活的工人的手段。因此,资本主义使用机器的第一个口号是妇女劳动和儿童劳动。”

资本逻辑——童工,何乐而不用之?-激流网

第二,童工价廉且易于管理。一般说来,童工到工厂做工多数都是以学徒身份去的。工厂主只给童工吃住就可以了。至于那些不住在工厂里的童工,就给他们很少的工资。1803年,在花布印染厂里,一个成年工人每星期赚得25先令,而一个童工才拿到3先令6便士至7先令,仅仅是成年工人工资的1/3左右。在利兹地区的丝织业工厂里,一般工人每天工资约为1先令,童工的最低工资每天仅有1便士。而当时面包的价格每磅要1.5便士,房租每天要1.5便士,所以,童工的工资连维持最低限度的生活水平也是不可能的。由于童工的工资低,雇用“3个每周工资为6至8先令的13岁女孩,排挤了一个每周工资为18至48先令的成年男子。”而3个童工所创造的剩余价值却远远超过了一个成年男工创造的剩余价值,因而,工厂主愿意雇用童工。同时,由于儿童体力纤弱,性格温驯,宜于工厂主发号施令,并且可以毫无困难地使童工处在一种为成年人所不愿轻易屈从的、被动服从的状态。

资本逻辑——童工,何乐而不用之?-激流网

第三,英国工业革命中广泛使用童工与劳动力缺乏有关。工业革命时期,许多工厂都是建立在人烟稀少且有河流的地区,以便利用水力推动机器。这些远离城市的地方,突然需要数以千计的人,很难一下子找到,这在人口稀少、土地贫瘠的地方表现得尤为突出。另外,对于那些已经习惯于家庭劳动或小作坊工作的工人来说,工厂的纪律是难以忍受的。在他们看来,进入工厂好比进入兵营或监狱。如,1784年,戴维·戴尔先生在苏格兰拉纳克郡克莱德河的瀑布附近建立了一座棉纺厂,但当时长期务农的农民却不愿意每天从早到晚在棉纺厂中工作。因此,第一代工厂主时常感到劳动力缺乏。在纺织业中,工厂主找到解决的办法,那就是大批地雇用妇女和儿童。如,1771年建成的水力棉纺厂,在雇用的600名工人中几乎全是儿童。

一般认为,工厂主雇用的大批童工主要来自教区和贫苦的工人家庭负责教育贫穷儿童的教区,为了减轻负担,就把儿童当作商品卖给工厂主。许多教区在处理儿童以前,已散布了许多精心编造过的谎言,使教区中贫穷儿童的头脑里充满了各种荒唐可笑的错觉。贫民习艺所郑重其事地向孩子们宣布说:在他们到棉纺厂后会被改造成绅士淑女,吃的是烤牛肉和葡萄干布丁……1799年8月,圣潘克拉斯教区把80多名男女儿童转手卖给洛德哈姆棉纺厂主、诺丁汉圣玛丽教区伯特公司的棉纺商、袜商及花边商。有的教区为了把交易做得更好,就规定买主每购买20个健全的儿童,必须购买一个痴!1814年到1815年间,巴克巴罗工厂中的童工全是伦敦来的教区徒工,年龄在7岁至11岁之间,个别的来自利物浦,同时期内,曼彻斯特教会执事在报纸上刊登了这样的广告:“拟出让200名左右的男女童工给高贵的厂主、纺织师傅及其他人士当学徒。”

资本逻辑——童工,何乐而不用之?-激流网

童工的另一个来源是贫穷的工人的孩子。当时,一般的工人是不愿把孩子送进工厂做工的,然而,工人们为生活所迫,不得不把自己的子女送进工厂做工。如,当有人劝约克郡的勒特·夏普把儿子从工厂领回时,他说,“我是个穷人,家里人多,6个子女全靠我一人养活……他非去不可”。在工业区,时常看到父母不分冬夏在清晨6点就把自己七八岁的孩子送进工厂做工。儿童们一星期所挣的几个先令,再加上父母挣的15到20先令,也会凑成一笔可观的收入,虽过不上好日子,总还可以维持生活。直到19世纪中期,英国至少还有2000多名儿童因被自己的父母出卖而做工。马克思在谈到父母强迫子女外出做工时指出,“不是父母权力的滥用造成了资本对未成熟劳动力的直接或间接的剥削,相反,正是资本主义的剥削方式通过消灭与父母权力相适应的经济基础,造成了父母权力的滥用。”

3

资本逻辑——童工,何乐而不用之?-激流网

纺织业、煤矿业等是英国早期工业化的一些主要部门。因此,童工劳动一方面直接为这些行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另一方面也为社会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从这个意义上讲,“产业革命得以完成,实有赖于儿童的劳动……”。关于童工对社会的贡献,就连资产阶级的一些开明人士也不得不承认,“和兰开夏的30万女童工的劳动的1/8相比,每天只要扣去她们两个小时的劳动时间,那些财富、那些资本、那些资源、英国的权力以至英国的荣誉就会全部化为乌有!”要知道这才仅仅是童工的一部分。即使英国议会在纺织业、矿业等行业中调查到的那些事实也并非这些行业童工的全部。由此我们认为,童工劳动加速了英国的工业化进程,对英国的工业化起了重要的作用。

然而,童工为英国做出的巨大贡献却是以自身遭受着灾难性的折磨为代价的。劳动时间长、工资收入低是较为突出的问题。纺织业中,十二三岁以下的童工每天劳动十三四个小时以上,而工资却很低。如,1833年时,沃斯利煤矿把成年人的工资分成8份,8岁的童工拿1/8,11岁的童工拿2/8,13岁的童工拿3/8,15岁的童工也才拿到4/8,20岁以上的人才拿到成年人的工资。童工还要受到体罚的威胁。如,1833年时,工厂主罗伯特·布柯林在回忆自己当童工时受处罚的情形说:监工们把我们三四个童工的手绑起来,脱掉衬衫,赤着脚,呆在机器一旁,有时,监工用皮带或棍子来抽打我们,叫我们站在箕斗中以防躲避皮鞭。童工的工作环境也是相当差的。许多地方常年见不到阳光,空气也不畅通,致使许多童工留下了后遗症。此外,工厂、矿山中的童工还时常受到工伤事故的威胁。如,1843年时,海明斯利铁钉铁环制造厂发生事故时,“一个小男童因一堆铁环掉到头上当场死亡,另一个男童工断了两条大腿和一只手臂。另外3个男童工也受了伤”,“在童工和青工当中,事故频繁发生,9岁以上18岁以下的工人中,发生事故的多达60至70人。”

资本逻辑——童工,何乐而不用之?-激流网

在工业化之初,童工进入工厂工作,没有现成的法律可循。随着工业化的深入,特别是童工所受的各种苦难为世人所了解时,童工问题便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并呼吁社会通过立法来禁止童工劳动,保护儿童。1796年,珀西瓦尔博士在调查工厂卫生状况时起草了一篇宣言,在该宣言中,他指出在工厂中工作的童工最易受热病的传染,这种病“破坏了新生一代的持久活力”,对儿童未来加入社会是不利的,而且“儿童参加劳动一般都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机会,得不到道德及宗教的教诲”。因此,珀西瓦尔博士指出,“应请求议会帮助制订一套全面的法律来管理工厂”。其后,空想社会主义者欧文从人道主义立场出发,为保护童工而呐喊。欧文指出,使用童工长时间的劳动是一种极不人道的做法。“儿童几乎是从孩提时代被允许在我们的工厂中受雇,而一切工厂的环境又是或多或少地有害健康的。”他们长年累月地被禁锢在厂房中,“他们的智力和体力都被束缚和麻痹了,得不到正常和自然的发展,同时,周围的一切又使他们的道德品质堕落并危害他人。儿童如果没有健康的体格和良好的习惯,就不能成为国家真正有用的臣民”。因此,“雇用童工劳动这种有害的制度如果不用一种较好的制度来代替,流毒就会蔓延,并且一代一代地愈来愈严重”

资本逻辑——童工,何乐而不用之?-激流网

在同时代人中,对童工劳动关注最密切、并对其进行深刻批判的是恩格斯与马克思。恩格斯在其《英国工人阶级状况》、马克思在其《资本论》等著作中,都对资本主义制度下使用童工带来的危害进行了揭露,并强调儿童和少年的权利应得到保护,而要做到这一点只有把社会意识变为社会力量才行。

随着童工危害逐渐为世人所了解,英国出现了一个旨在保护儿童的立法运动。从1802年到1878年间,英国议会先后颁布了20多个工厂法,在这些法令中对童工的最低雇用年龄、每天的劳动时间、工作的环境以及接受一定的教育等都作了明文规定。这些法令虽然没有从根本上禁绝童工劳动,但在保护儿童方面却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资本逻辑——童工,何乐而不用之?-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资本逻辑——童工,何乐而不用之?-激流网(作者:尹明明 刘长飞。来源:马列之声。责编:毕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