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竞技体育的市场化就是不断强化“市场”做蛋糕、分蛋糕的能力。官僚一边尝试着自我掌控,却要时刻面对市场培养出一个个利益集团的冲击。中国竞技体育既遭受市场化发达的危害,也承受着市场化不发达的困难。支持男胖团队,不是为了支持他们自我利益集团的争斗,而是他们的抗争,蕴含着超越这一矛盾的潜能。

Background Information

自从昨天男胖退赛和发声事件一出,今天又是一片发帖、删帖的腥风血雨。吃瓜群众难免一脸懵逼:男胖团队(本文“男胖”专指liuguoliang为代表的这一批男乒教练员运动员团队)可谓这两年最为炙手可热的集体,素来以“天下第一”、“温馨和谐”而著称,怎么突然一夜之间,成了是非之地?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CCTV)

为了让吃瓜群众吃好瓜、吃放心瓜,我们稍微梳理一下这几个月发生了虾米:

首先是五月底,香港高级法院爆出孔令辉在新加坡赌场欠债的消息,随后乒协暂停了孔令辉女胖主教练的工作: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胖协官网)

6月20日,体育总局发表声明,对胖协进行改革,扁平化国家队,免去刘国梁男胖主教练的职务,“升为”胖协副主席(第19位,闲职):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体育总局官网)

然后就是昨天,包含主力在内的男胖队员及教练集体在微博发声,支持刘国梁,并有退赛行为出现: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网友截图)

    当天晚上,体育总局发表声明,严厉谴责了这一行为: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体育总局官网)

以上就是基本情况。

具体的是非曲直和阴谋论,我们不了解也懒得谈。所以盲人摸象,我们就以偏概全,从一个十分狭隘、十分歪曲的角度,谈谈自己主观而又浅薄幼稚的看法吧。

官僚“主动地”开启市场化,却不断“被动地”承受冲击。

在市场化之前,中国一直以来的竞技体育机制叫“举国体制”,饱受批评和争议。我们可以类比成老国企,举国体制就是一个统购统销的竞技体育,运动员的发掘和培养通过基层的体校、体协,随后一步步选拔,从县队、市队、省队乃至到国家队。财政吃的都是公家饭,运动员受到严格的监管与管理,目标很简单:为国争光。(至于啥叫为国争光,这就是官僚的规定了。)

这一体系的优点,按我们政治书上的说法是“社会主义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哪怕群众基础弱的一笔,中国在许多竞技体育领域确实有着统治地位。缺点呢,非常类似于对老国企的评价,什么不灵活、僵化、人浮于事,落伍,扼杀创新。这么泛泛而谈恐怕过去抽象,结合国胖,我们就观察两点吧,一是:谁主导了整个体系,二是:教练员和运动员(劳动力)扮演什么角色。

第一点毫无疑问,是官僚,是这个“体制”主导了整个体系,既有地方的体协、体委,从县队到省队,也有中央的体育总局和国家队。他们控制并规定了整个竞技体育体系的生产、消费和交换进程,也决定了利益的归属。

第二点也一目了然,广大的教练员和运动员乖乖站好听官僚和体制的话,领导让你做啥你做啥。哪怕最优秀的教练员和运动员很多时候也毫无发言权和反抗的实力。比如,因让球而负气出走的小山智丽(何智丽)(当然咯,在之前她也曾靠让球赢过队友):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网络)

比如,因出国问题被篮协封杀n年的王治郅: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网络)

被官僚坑了两次的刘翔: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网络)

此外,还有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的女子游泳队、马家军等等等等。他们还算成功的运动员,有一定话语权,可是面对官僚的意志,他们无法做出任何反抗。曾有人讥讽:身体是你们的,为什么不反抗?站着说话不腰疼是也。整个生产、交换、分配和消费的过程都是由官僚主导,你有什么成本进行反抗?你拿什么反抗?你有接受惩罚的退路吗?老板对你不好,你为啥不草老板的妈咪,炒老板的鱿鱼呢?因为你要吃饭,你要活下去,同理,无论多么光鲜,这一体制下的运动员也要吃饭、也要活下去。

因此,市场化之前的举国体制,官僚的意志加上运动员的无条件服从,恐怕是它最主要的特点,此乃市场化不发达的缺陷也。

那么我们市场化不就好了么?

这么想的人,无疑会认为缺陷重重的老国企,一旦贱卖私有化就可以破土重生。没办法,产权明晰了嘛!

竞技体育走中国特色的举国体制也就是这十来年的事,我们惊奇地发现,这一体制不仅引入了市场的作用,官僚和体制也并没有随之退出,因而产生的乱象和问题,并不只是市场化本身便可以解释的。我们可以说,既存在市场化不发达的弊病(官僚逻辑、运动员被官僚压迫),也存在市场化发达的弊病(市场逻辑,运动员被市场压迫)。官僚和市场并非一对死敌,他们慢慢地放松,慢慢地放弃,同样仍是并不在意……

那么我们还是用这两个点来分析一下市场化后的举国体制,就可以看到国胖刘团队的崛起和被打压背后蕴含的逻辑。

上面说,市场化之前的举国体制是由官僚来进行主导的。那么市场化改革之后,自然主导逻辑要让位于市场,啥意思呢?就是体系的目标不再是官僚规定的“为国争光”,而是赚钱盈利的“为国争光”。而对于官僚而言,原来他的利益是和举国体制捆绑在一起的,体制目标完成的好,服从它的意志,它就能攫取更大的利益。而现在的体系在引入市场之后,官僚要想维护自己的利益,一方面要继续控制体系,另一方面自己也要能够在市场赚钱盈利。于是乎,面对市场化,官僚体现得特别矛盾,它要深化市场化,但同时要加强自己对市场的控制,可是市场化本身的逻辑在反抗着官僚。

市场化的逻辑如何反抗官僚呢?从教练员和运动员角度出发,其中一个表现就是再生出一个个能够不听官僚话的教练员和运动员利益集团。因为市场化的举国体制不再完全遵循官僚的逻辑,任何利益集团只要有钱,或者能够占领市场盈利,就足以在体制内和官僚抗衡。而官僚要想打压这些利益集团,也需要利用对市场的干预与占领了。

所以这十几年来,能够反抗官僚(或者不依赖官僚)并成功的人,都是这些利益集团。说利益集团,不是贬义词,而是一个社会现实

比如,丁俊晖和张玉宁,他们的父亲,都是肯花钱的主。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腾讯大家)

(丁俊晖父亲不一定特别有钱,但是特别肯花钱,一般穷人家,能出得起?)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腾讯大家)

(张玉宁父亲同理……)

李娜和姚明,后期都以反抗体制而出名(李娜单飞,大姚搞自己的中职篮),可是我们仔细研究一下,就可以看出来,他们能够反抗体制,是因为他娘的能出得起钱。。。: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知乎)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2016年《胡润百富榜80后富豪榜公布》,现年36岁的姚明榜上有名。榜单显示,大姚的资产达到22亿,排名第19位)

正因为在市场化的举国体制下,这些利益集团掌握了资本与财富,可以在不跟官僚混的前提下在市场遨游,因而他们才能以“独立”、“反体制”和“叛逆”的形象出现。没钱没资本?那你还是乖乖站好,听领导的话,别让她受伤……

于是乎,听我们这么一分析,你也会蓦然醒悟,为啥中国体育队(比如宁泽涛在游泳队的事件)那么限制队员接广告了: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腾讯体育)

一方面,队员接广告相当于“自谋生路”,自我创业。国外运动员很多收入来自于广告费用。要是这么一搞,国将不国,队员不依靠官僚的好处,那官僚管谁去?另一方面,官僚也绝非反感广告啊、赞助商,因为他们也要赚钱谋利,所以上面一幅图有句话特别刺眼“擅自签约与国家队赞助商品牌有直接冲突的商家”。什么意思?官僚要的是跟自己玩的赞助商,给自己带来好处的广告,而不是不给自己输送利益的别家赞助商!每个人都是理性经济人,官僚也不傻,这其实很市场化哦。

于是乎,你也会幡然感叹,为啥游泳队只有孙杨那么狂,短道速滑队只有王濛那么横,敢不听官僚话了。不是因为只有他们才有种,才有脾气,我赌五毛钱,比孙杨王濛横的人多得是。而是因为他们太屌太强了,有足够资本跟官僚周旋。(官僚有的时候也得忍一忍他们,因为自己赚钱也得靠他们)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体坛周报》)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腾讯体育)

(2010年的王濛收入就破千万)

至于其他没有孙杨和王濛那么吊的人,你猜他们能怎么办?

搓澡工?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见水印)

卖奖牌?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网易体育)

啃老……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见水印)

很多人把退役运动员的悲惨遭遇归结于市场化之前举国体制的残余,这显然是睁眼说瞎话。我们认为,市场化恰恰进一步推动了退役运动员的痛苦。在原有的举国体制下,运动员退役之后是会有补助和供养的(虽然前提是表现良好和听官僚的话,邓亚萍听话所以还能去读大学)。这就相当于使“国家背上沉重负担”的老国企员工的福利。而市场化之后,官僚就可以砍社保、砍福利,改制,下岗,一心一意地赚钱……对不起,讲错了。官僚就可以砍掉供养退役运动员的费用,逼迫他们自谋生路,从而一心一意地赚钱……

那么男胖犯了什么错?

那么男胖犯了什么错,逼着官僚要采取如此大的动作进行打压呢?

结合上文的介绍,从我们一个狭隘的角度出发,大家应该能够猜个八九不离十,我们认为其中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官僚再不打压,一个独立于官僚体系的利益集团就愈发膨胀了。大部分市场和财富也许会脱离官僚的意志而无限地涌流,随着市场的逻辑,落到别的资本家手里。

这么说有证据吗?

废话,没证据,要有证据,本文早就被封了。但是前面说了,既然是猜想和胡扯,那么我们就随便谈一谈,以刘胖为代表的男胖教练组团队和运动员,他们究竟做了哪些,让官僚觉得恐慌,觉得这个利益集团威胁到了自己。

1.存在感

虽然男胖一直以来是舆论热门,但最近几年热得有点诡异。

自从去年里约奥运会以来,我身边的张继科球迷突然膨胀式增长,更诡异的是,他们(更准确地说,她们)迷恋张继科并不是因为喜欢乒乓球,而是因为喜欢张继科的帅气。结合二次元、三次元的各种炒作,乃至媒体宣传,我们可以意识到,男胖团队,越来越像个娱乐团队,在宣传上更加突出自我,更加“与时俱进”,与官僚、体制相切割。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官僚会喜欢男模队这种宣传么?)

(来源:百度图片)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见水印)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见水印)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腾讯体育)

(这种段子、图片或表情包这两年在网上层出不穷)

舆论打造个人形象,突出自我,代表什么呢?

靠自己赚钱!靠自己形象抢占市场!

官僚、体制,对不起,我们赚钱不需要你们咯!

2.男胖赚钱钱

那么官僚赚钱一方面要靠男胖,一方面男胖团队也可以自己赚钱,因此官僚的两个动机都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利用市场化牟利的同时,掌控市场: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来源:腾讯体育)

(官僚掌控的市场化没钱赚……)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腾讯体育)

(结果只能靠粉丝效应,男胖团队更得利,官僚好气啊)

这还只是官僚自己掌控的乒超,男胖团队更过分的是,他们很多赚钱钱是绕开官僚(或者说官僚不那么掌控)的: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腾讯体育)

(今年的国乒直通选拔赛)

看出重点了吗?刘胖主导的商业化运营模式!

官僚:…………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腾讯体育)

看出重点了吗?男胖团队只听刘胖的!

官僚:…………

刘胖心中的市场化: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腾讯体育)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方面是,今天大家都在骂某局长,说他搞哪毁哪,无耻卑鄙,好像这是某局长一个人的锅: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虎扑)

可是我们搜下新闻,就会发现,16年年底,局长还夸奖过刘胖: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腾讯体育)

所以,当网上铺天盖地骂这位局长的时候,我觉得很无聊。也许某个官僚确实是很sb,但是一切不是一个人的意志就可以决定的。我们需要看到的是,官僚是一个集体,这个集体在意识到某个利益集团有尾大不掉、脱离自己的危险之时,发起了进攻。而某个sb仅仅代表这个集体,用一种很sb的方式打击刘胖为代表的团队罢了。

因此,以我们肤浅的分析,这次罢赛和体育总局的严厉批评,在我们看来,更多是官僚和男胖利益团体一次集中的互相对抗,最终结果如何,我们无从得知。不过我们也可以从这一点出发,去思考一些其他的事情。

So?

为什么我们在标题里要说男胖队既是不幸的,又是幸运的呢?说他们不幸是因为他们被官僚当头一棒,先是孔指导,然后是刘指导,曾经天下无敌的男胖这一刻竟如此脆弱,只能采用罢赛和发微博的激烈(也是无力的)手段来进行反抗。说他们是幸运的是因为,比起其他运动员教练员团队,他们已经够叼了,已经拥有足够多的资本、财富,拥有足够多的人气与社会声望,能够进行抵抗,甚至有“按闹分配”转败为胜的可能性。而其他运动里的其他运动员教练员,连闹的资本和渠道都没有,只能默默忍受官僚和市场双重压迫。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最爱切尔西)

(宁泽涛这一新闻标题最为巧妙凝缩:因为钱被开除,是由于宁泽涛在市场的压迫下冲击了官僚的压迫,因为钱想重返是因市场的压迫而不得不回来忍受官僚的压迫,人长得那么帅,身材那么好,却在面对双重压迫时,无计可施)

那么我们似乎得到了一个悲观的结论了:市场化之前的举国体制受官僚的统治,不好,市场化之后,又要受双重压迫,敢问路在何方?

不必幻想遥远的过去,救赎正在当下。我认为,未来的道路恰恰体现在这一男胖团队的反抗之上,虽然他们是以一个利益集团的身份来反抗官僚,但是随着调动人们的热情与思考,超越的逻辑正在浮现。

有人会问,超越的逻辑?哪儿呢?

也许在这里,企业职工的挥洒汗水: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百度图片)

也许在这里,少男少女们的天真的愉悦: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百度图片)

我们前面说过,无论在市场化前,还是市场化后,举国体制下运动员都必然面临双重压迫。压迫,换句话来说就是:人家管着你吃饭的饭碗。市场化前,服从官僚并且能够“为国争光”,你才能有饭吃,不听话或者打不好,你就吃不好。市场化后,你的成绩能为官僚或者为自己在市场上获得利益,你就吃香喝辣,做不好或者退了役,那就勉强过日子吧……

一旦一个人的生活资料只能靠某项活动才能取得,这项活动必然是异化的。有网友调侃,竞技体育就是一群极度缺乏运动的人看一群严重过度运动的人运动。为什么竞技体育下的运动员如此严重过度运动却无力反抗?因为那关系到他们的饭碗,是他们的命啊!为什么观众们极度缺乏运动?因为你需要做的是加班或灵活用工,积极接受资本的吸血,除非有利于消费社会,你真正地参与运动并不能为资本牟利,为官僚“争光”!

既然生活资料来源于社会化大生产,那么一个人的生活资料就来自于社会化大生产的参与,而不是通过竞技体育的参与才能谋生,这时的官僚和资本,又如何压迫?甚至说,又如何存在?刘胖团队能够通过市场自谋生路,从官僚手中夺回了一部分饭碗,但这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继续突破,超越市场的限制,不再使竞技体育成为异化压迫人的对象。

有人会说,怎么可能?竞技体育就是一群极度缺乏运动的人看一群严重过度运动的人运动!不靠这吃饭,竞技体育还是竞技体育吗?

同学,你们高中有篮球赛吗?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百度图片)

你们班队队员是靠打篮球维持生计吗?

他们打球没有热情吗?没有刻苦训练吗?场下的同学的欢呼和痛骂是装出来的吗?他们会不会在课间,跃跃欲试也在球场投几个篮?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来源:百度图片)

竞技体育自从成了官僚的玩物和市场盈利的机器,它就不再属于人民。而我们则应该以人民的名义,让竞技体育回归人民,每个人都是运动员,而运动员,也不该脱离人民,承受双重剥削。

同学,你听说过南钢吗?不是现在CBA职业化的南钢,是当年属于老国企南京钢铁厂的篮球队: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南钢的体育馆,当年老国企时代南钢的比赛都在这里进行)

一位虎扑网友这么描述(原贴地址:https://bbs.hupu.com/2752657.html):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竞技体育从不神秘,它就是人们在生产生活中自然而然的发明,它的出现,就与集体、与团队,密不可分: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每一个运动员也是集体的一分子,不必如倡优一般: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而讽刺的是,南钢篮球队的沉沦,并不仅仅是篮球队本身的问题,而是这一国企,这一集体的毁灭: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祝福刘胖,祝福男胖团队,只有让体育回归人民,这个不懂球的胖子,才能尽情挥洒他对胖球的热爱,而不必面对官僚低头,面对市场讨生存: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愿再一次,小球转动大球!-激流网(作者:梨佳薇。来源: 聊协MIT。责编:畢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