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机告急!家属区住户们正在被大企业挨户告上法庭,同时还要面临着暴力强拆(强拆指标为每天五栋),他们即将迎来流离失所的窘境!请大家尽自已一份力量为他们声援!

主角介绍:

断水断电偷拆强拆 长机棚改拆迁进行时……-激流网 长沙机床厂

长沙机床厂:于1912年创建,经公私合营、改革开放、国企改制等重大事件一路走来,有自己的福利房、集资房。经过房改,集资房产权已确认,福利房产权仍未明晰。后被友阿进行承债式兼并

“友阿”:全称“湖南友谊阿波罗商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6月,由原长沙友谊(集团)有限公司和长沙阿波罗商业集团两家国有企业全资改制,联合其他发起人共同组建的股份公司,以商业零售业为主。胡子敬(曾任中国共产党的十五、十六、十七大党代表)任董事长。断水断电偷拆强拆 长机棚改拆迁进行时……-激流网

序幕

“缘起”

2006年前后,长沙市委书记梅克保钦点”“友阿对长沙机床厂进行承债式兼并,规定经营性土地归友阿,而包括住宅区在内的非经营性土地则移交国资委。至此长机棚改拉开序幕。

断水断电偷拆强拆 长机棚改拆迁进行时……-激流网

“七一六”流血事件

“友阿”兼并长机后,把老厂区卖给“万科”,而生产线则迁至麓谷的一个小厂,大批国企职工下岗。得知真相的长机工人进行维权。2011716日夜友阿雇来黑社会人员协助强拆老厂,和长机工人发生冲突,多名老工人被砖头砸伤。几天后友阿控股的春天百货同样出现黑社会打人事件。

开端

2015年,天心区政府下达文件,要对长机家属区进行棚户区改造。本来是利国利民的事,但政府却并未与住户们进行协商,而是直接和友阿签订棚改协议,这是一种怎样的操作呢?

首先,长沙市天心区城市房屋征收和补偿管理办公室向区政府提交的报告中,写着征收范围内有“直管公房786,但是在给长机人的文件中,却成了自管产房直管自管,产权归属就从国家所有,成了友阿集团的企业所有。

断水断电偷拆强拆 长机棚改拆迁进行时……-激流网

就是借用这么瞒天过海的一着,让“友阿”得以在棚改一事中为所欲为,一面先和政府谈好价钱,一面用自己莫须有的房屋产权逼走住户,一口咬定是长机人在租住“友阿”的房子,并且收取租金,甚至还以此为由,挨户把长机家属区住户告上法庭。

其次,前文提到过,兼并后十一宗经营性用地归“友阿”,非经营性资产移交市企业国有资产经营公司。也就是说住宅用地已归国家,但是在兼并长机后的一年内,“长机”却以招()()()的形式把居民区土地卖给了友阿

断水断电偷拆强拆 长机棚改拆迁进行时……-激流网

妙哉,让人惊为天人的操作!居然自己把国家的资产卖给了自己!

如果说“友阿”空手套白狼地得到这根本不属于自己的土地使用权只是饭前的开胃小菜,那它所铺垫的正餐就是接下来沾满血腥与铜臭的拆迁了。

新长沙,旧社会

要说拆迁,老百姓们是肯定支持拥护的,一来改善大家的居住环境,二来可以维护市容市貌,间接地展示出长沙乃至湖南、中国的发展成果。

只不过友阿给出的条件实在叫人大失所望:最初的补偿居然是1600/㎡,经过长时间的斗争,这才慢慢到了长沙房价的一半的水平。

除此之外,“友阿”还有一项神通便是在房屋面积上做手脚。在计算征收的房屋面积时,“友阿”仅仅计算了套内面积,也就是房屋内、除去墙体所占面积的部分,说的再明白些,就是我们屋里可以使用的面积,外墙面积和公摊面积都不肯算进去。

要知道,买房的时候这些面积房地产商一个都不给你落下。据计算,这么一来每户至少被克扣了二十多平米,被克扣的有七百多户,一算下来这么一大笔钱就白白入了“友阿”的钱兜里。

除此之外,“友阿”也没有请第三方的测量机构来测量实际面积,而是直接自己一口咬定一个面积,他们说是多少,便是多少。

断水断电偷拆强拆 长机棚改拆迁进行时……-激流网

“友阿”在肆意盘剥拆迁补偿款同时,还周到地为住户们准备了安置房“新新家园”。这套安置房要说是为长机职工们专门“精心打造”实在不为过。

首先它未经规划局审批,属于违章建筑,日后随时可强拆。

其次“友阿”大约是知道自己拿的补偿款太过寒酸,出于为住户们考虑,只允许住户买建筑面积为六十多平米(除去公摊面积只有四十多个平米)的房子。当然这还是后话,“友阿”既然如此仁慈,那住户们事先表达个诚意也不为过,先交个十万的“诚意金”。

十五万无房补贴被领导卷走、职工被拖欠两千万工资、警察纵容“友阿”雇黑社会捣乱、甚至由官方开挖掘机破坏公路设施、派两百多警校学生现场维稳那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官商勾结、暴力打压维权群众,这一幕幕电视中常看到的旧社会的情景,就这么出现在了我们长沙人民共同建设出的新长沙中。

断水断电偷拆强拆 长机棚改拆迁进行时……-激流网

一寸家园一寸血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面对“友阿”的近似于“割地”的条约,大部分长机人是果断选择拒绝。

他们曾进京上访,甚至有人在北京租了房子,上了很长时间的访,却始终被信访办踢皮球。

他们也曾寄希望于“维护公平正义”的法律,省高院以“无诉讼主体资格”为由判他们败诉。想告到最高院,省高院则让他们等着,等着,迟迟不肯拿出他们之前的材料。

有人让住户们等着,却没有人让拆迁队等着。他们停住户的水,断住户的电,泄露煤气,从楼上滴水让残疾员工无处可睡,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却没有法律制裁这惨无人道的恶劣行径!

没想到,长机的反抗,引发了“友阿”更无耻露骨的压迫。

今年五月,一家当地的麻将馆就惨遭强拆。他们先强行把屋内的人弄出来,屋内的用品拿车拖走,之后便是挖掘机推土机表演的时候。

六月,他们又在户主不在场且没有被通知、没有签字的情况下偷拆了一户,就连家具也不剩下。

断水断电偷拆强拆 长机棚改拆迁进行时……-激流网

之前还有过强拆队砸坏一户老人家的房子,人为制造“危房”,然后对上面以“拆除危房”“保护住户”的理由进行拆迁。

有过之无不及的是,他们现在把一栋房子两边都给拆了,只剩中间一户,并且准备掀顶。在此之前还把房屋天花板弄出大洞,让房子和里边的居民接受了六七月长沙那场大暴雨的洗礼。

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

今年八月,我们一行人又来到长机家属区,刚好赶上了这次的强拆。

二十多名穿着警服的人守在路上,不让人进入拆迁范围。看到一个身着红衣服的大叔似乎是想冲进去,无奈被几个穿警服的男子架住,事后得知那就是当天的强拆受害者,那些穿着警服的人,有的是协警,有的是拆迁队的人,之前也有派出所的人来过。

他离去时骑车拖着两条小木椅子,那就是他现在的全部家当,椅子是从房子里抢救出来的唯一一点家具。他临走时脸上边骂边笑,骂的是世道的黑暗,笑的是社会的荒唐。

断水断电偷拆强拆 长机棚改拆迁进行时……-激流网带着全部身家性命离去的大叔

后来又听一位已经被强拆的奶奶说起她那边的情况。一天她出去买菜,正好家里没人,回来就发现房子已经被拆了,她家的家具倒是没有和房子一起陪葬,只不过被拆迁办的人拖走,再也不知去向。

听了这故事,总觉得有些耳熟:能拿的拿走,不能拿的毁了。大概是从历史课本上看到过类似的事情。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沿途上看到了各式各样有关拆迁的横幅,大意是谢谢群众支持,平安和谐拆迁云云,倒为悲凉的环境加上一点荒诞的幽默。

断水断电偷拆强拆 长机棚改拆迁进行时……-激流网断水断电偷拆强拆 长机棚改拆迁进行时……-激流网断水断电偷拆强拆 长机棚改拆迁进行时……-激流网

心声

作为一个与此次拆迁毫无利益关系的我们,对此已是愤怒到了极点,我们多么想拆了挖掘机,赶走拆迁队,再撕了那些可笑的横幅。然而那些住户们的辛酸与绝望,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当地的居民多次向我们表示,大家都是愿意拆迁的,但是现在的拆迁条件,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

仔细想想,在平时的宣传中,总是把“钉子户”们宣传成贪婪、自私的代表性人物,说他们敲诈政府和企业,但是现在居民没连个能住的地方都没有,怎么又可能去接受这样的拆迁呢?

大家现在抵抗强拆决心未变,也仍然希望能从法律或者行政手段获得一些帮助,但是由于之前法院和信访部门的所作所为,他们对此抱有的希望也实在有限。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流血的觉悟大家是都有的。

顺便附上几个相关部门电话,欢迎求证或投诉:

长沙市天心区政府电话:0731-85898114

长沙市政府:88665077

长沙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投诉电话:0731-85480972

办公电话:0731-85480972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断水断电偷拆强拆 长机棚改拆迁进行时……-激流网(作者:赵嘉仁。来源: 微工荟。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