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世界大战无疑是世界近现代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之一,它爆发时俄国第一次革命已过去近十年,斯托雷平改革已经衰微,俄国国内的社会矛盾再次激化,社会运动重新活跃起来。俄国参加大战打断了国内阶级斗争的发展态势,给俄国的政治生活增加了新的内容;但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因此原先的阶级矛盾必然会影响战时各派的态度和策略,旧的阶级斗争将在一定形式下延续。那么世界大战的爆发对于列宁关于俄国革命的看法有什么影响呢?

就具体的政治任务而言,世界大战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带来了新的具有国际意义的迫切任务,如揭露帝国主义战争的掠夺本质,批判第二国际修正主义及其俄国变种的欺骗性,同俄国的革命沙文主义进行坚决的斗争等。但是这些新任务并没有改变列宁对于俄国革命性质的看法。他指出,俄国农民虽然政治上不觉悟,受沙文主义蛊惑,但是他们同地主的矛盾仍然是主要矛盾。在战争期间进行的多次宣传和演讲中,列宁都指出俄国社会民主党人的政治目标仍然是要实现工农民主专政和“三条鲸鱼”,如在1914年9-10月的《战争与俄国社会民主党》中,列宁提出俄国社会民主党的任务仍然是三条鲸鱼;[1]在1915年9月《俄国的战败和战争的危机》中他指出,“三条鲸鱼”仍是当前的任务:“不是要召开立宪会议,而是要推翻君主制,建立共和国,没收地主土地,实行八小时工作制——这些仍将是社会民主主义的无产阶级的口号,仍将是我们党的口号”[2];在这年十月初的《几个要点》中提到战争转化为国内革命时,他指出“俄国当前革命的社会内容只能是无产阶级和农民的革命民主专政。”[3]

列宁革命思想研究:帝国主义大战与俄国革命-激流网

不过,帝国主义战争改变了列宁对俄国革命和世界革命关系的看法。在他看来,帝国主义战争加深了俄国民主革命与欧洲社会主义革命的联系。他写道:“帝国主义战争把俄国的革命危机,即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基础上发生的危机,同西欧日益增长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危机联系起来了。这种联系非常紧密,以致这个或那个国家的革命任务根本不可能单独解决。这也就是说,俄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现在已不单是西欧社会主义革命的序幕,而且是它的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了。”[4]由此列宁提出,俄国无产阶级的任务是“把俄国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进行到底,以便点燃欧洲的社会主义革命”;不过相比以前,这时他更加强调第二个任务的重要性“这第二个任务现在已非常接近第一个任务”。[5]显然,在这种情况下,帝国主义大战使得列宁开始更关注俄国工农民主专政的非资本主义前途,这为列宁在1917年的思想转变提供了重要的时代背景。

然而帝国主义战争给列宁的革命思想带来的变化远不止这些,其中有些影响虽然没有直接反映在列宁关于俄国革命的具体观点中,但是它为列宁革命思想的未来转变准备着思想理论条件。这里尤其值得指出的是列宁在战争期间发展起来的帝国主义理论对其革命理论的影响。[6]

“帝国主义论”是列宁在帝国主义大战期间形成的最重要的正式理论成果。大战爆发后,参加战争的各社会党用各种捍卫民族自由的美丽词藻为自己实质上违背第二国际有关战争与和平问题的各个决议(尤其是《巴塞尔宣言》)辩护,他们纷纷加入各自的国防政府,鼓动本国工人参战“保卫祖国”,实际上使工人为帝国主义资产阶级的利益相互屠杀而和充当炮灰。为此列宁深深感到需要对战争的性质和经济根源加以科学的解释,以揭露各沙文主义社会党(尤其是其中的考茨基“中派”)为自己的背叛行为所作的种种辩护,《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就是为这一目的而作[7]。在这本书中,列宁根据最新统计资料指出,西欧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即帝国主义阶段。这个阶段的经济基础同自由资本主义时代相比发生了一个重要的转变,那就是由于生产集中的发展形成了广泛的垄断现象,“生产和资本的集中发展到这样高的程度,以致造成了在经济生活中起决定作用的垄断组织”,“帝国主义最深厚的经济基础就是垄断”[8]。因此列宁把这个阶段也称为垄断资本主义。他具体地分析了帝国主义在垄断基础上的五个经济特征,包括垄断的出现、金融资本的发展、资本输出、资本家国际垄断同盟的形成和帝国主义大国对世界的瓜分等。列宁在深入分析后指出,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是垂死的、腐朽的阶段,是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阶段。[9]

列宁的帝国主义理论从理论上论证了欧洲社会主义革命客观条件的成熟,进一步巩固了他的世界革命理论,是他关于世界进入无产阶级革命时代这一论断的重要理论依据。列宁认为,帝国主义战争已经提出“资本主义社会的存亡问题”[10],消灭资本主义已经提上了日程。他写道,“这场战争是帝国主义战争,即资本主义最发达的时代的战争,资本主义灭亡的时代的战争。”[11]不仅如此,列宁的帝国主义理论还为未来的社会主义革命提供了行动线索。由于垄断企业尤其是银行业在国家经济生活中的重要地位,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后首先要没收的就是这些垄断企业,即银行和各种托拉斯,这是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的首要内容。这为列宁日后经济纲领的发展提供了理论准备。[12]

总之,世界大战的爆发虽然没有直接导致列宁修改自己关于俄国民主革命的理论,但是坚定了他关于世界革命条件已经成熟的思想,促使他更加强调俄国民主革命与世界革命的联系,且列宁在考虑工农民主专政的前途时更加倾向于借助世界革命走向社会主义。此外,帝国主义理论更为其提供了行动线索。俄国虽然面临的是民主革命的任务,但是列宁的帝国主义理论在一定条件下完全有可能转化为俄国无产阶级相应的政治实践,因为在列宁看来,俄国民主革命要向社会主义革命转变,同时俄国也是一个帝国主义国家,是军事封建帝国主义[13]。果然,二月革命后不久列宁走上了这条影响深远的道路。

注释:

[1]《列宁全集》二十五卷,316页

[2]《列宁全集》第二十七卷,34页。

[3]《列宁全集》第二十七卷,54页。

[4]《列宁全集》第二十七卷,31-32页。

[5]《列宁全集》第二十七卷,54页。

[6]关于列宁的帝国主义理论对列宁革命理论的影响,另可参考Neil Harding,Lenin’s Political Thought,Vol.2, Macmilian Press, 1983, pp 71-83.

[7]《列宁全集》第二十七卷,328、330页。

[8]《列宁全集》第二十七卷,401、411页。

[9]《列宁全集》第二十七卷,436、437页。

[10]《列宁全集》第二十七卷,297页。

[11]《列宁全集》第二十六卷,43页。

[12]由于把没收银行看作是社会主义革命的重要措施,列宁认为在民主革命时期是不能采取这种行动的。在《论正在产生的“帝国主义经济主义”倾向》一文中,列宁批评荷兰的一个纲领把剥夺银行同废除商业税、取消第一院等等要求混在一起,因为在他看来,剥夺银行是社会主义性质的,而废除商业税和实行一院制则是民主主义的,不能把他们混淆起来。他写道,社会主义革命已经开始的时候要“刻不容缓地剥夺银行”,如果社会主义革命没有开始,“那时就要等一等再谈这些好事情”。(《列宁全集》第二十八卷,100页)列宁这里的论断有助于我们理解为什么他的民主革命纲领中不包含(土地之外的)国有化内容。除了垄断资本主义之外,列宁根据各国战时国家垄断的发展敏锐地指出,战争进一步促使垄断资本主义向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发展。列宁关于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思想进一步补充了其帝国主义论,补充了社会主义革命的有关环节,对此我们将在下一章加以介绍。

[13]《列宁全集》第二十六卷,329页。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列宁革命思想研究:帝国主义大战与俄国革命-激流网(作者:曹浩瀚。来源:《列宁革命思想研究》,本文为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