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流按:百年前,一群风华正茂的有志青年聚集在一起共同成立了新民学会。他们胸怀天下,携百侣曾游,视“万户侯”只为“粪土”;他们豪情万丈,以激扬之文字“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他们不惧磨难,砥砺前行,“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百年之后,吾辈青年忆往昔之峥嵘岁月,不免感慨万千。今特整理选摘了1920年冬新民学会刊发的会务报告,以求从中学习前辈们的精神,与诸君共勉。

百年前新民学会是怎样“搞事情”的-激流网新民学会旧址

(一)

新民学会会务报告,乃新民学会的一种生活史。新民学会是一个生活体,新民学会的会员乃这个生活体的各细胞。新民学会有性命已三年了,会员由十几人加到五十几人,会员的足迹由一地及于国内国外各地,所做的事也由一件加到若干件。会员虽然现在大都在修学储能时代,但这个时代已很可贵。这三个年中的经历,在会是一种新环境,在会员是一种新生活,我们几十个人,在这种新环境里共同或单独营一种比前不同的新生活,是我们最有意义的事。第一期会务报告的职务,是将这三年中会及会员的生活择要叙述出来,做我们会及会员生活全史的头一段。

(二)

新民学会的发起,在民国六年之冬。发起的地点在长沙,发起人都是在长沙学校毕业或肄业的学生。这时候这些人大概有一种共同的感想:就是「个人及全人类的生活向上」。「如何使个人及全人类的生活向上」?乃成为一个迫待讨论的问题。这时候尤其感到的是 「个人生活向上」的问题。尤其感到的是「自己生活向上」的问题。相与讨论这类问题的人,大概有十五人内外。有遇必讨论,有讨论必及这类问题。讨论的情形至款密,讨论的次数大概在百次以上。至溯其源,这类问题的讨论,远在民国四五两年,至民国六年之冬,乃得到一种结论,就是「集合同志,创造新环境,为共同的活动」。于是乃有组织学会的提议,一提议就得到大家的赞同了。这时候发起诸人的意思至简单,只觉得自己品性要改造,学问要进步,因此求友互助之心热切到十分。——这实在是学会发起的第一个根本原因。又这时候国内的新思想和新文学已经发起了,旧思想、旧伦理和旧文学,在诸人眼中,已一扫而空,顿觉静的生活与孤独的生活之非,一个翻转而为动的生活与团体的生活之追求——这也是学会发起的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则诸人大都系杨怀中先生的学生。与闻杨怀中先生的绪论,作成一种奋斗的和向上的人生观,新民学会乃从此产生了。

(三)

现在述新民学会的第一次会——就是新民学会的成立会。民国七年四月十七日新民学会成立,在湖南省城对河岳麓山刘家台子蔡和森家开会。到会的人如下:蔡和森、萧子升、萧子暲、陈赞周、罗章龙毛润之、邹鼎丞、张芝圃、周晓三、陈启民、叶兆祯、罗云熙。通过会章。会章系鼎丞、润之起草,条文颇详;子升不赞成将现在不见诸行事的条文加入,颇加删削;讨论结果,多数赞成子升。于是表决会章的条文如次:

第一条、本会定名为新民学会。

第二条、本会以革新学术,砥砺品行,改良人心风俗为宗旨。

第三条、凡经本会会员五人以上之介绍及过半数之承认者,得为本会会员。

第四条、本会会员须守左(以下)之各规律:一、不虚伪;二、不懒惰;三、不浪费;四、不赌博;五、不狎妓。

第五条、会员对于本会每年负一次以上通函之义务,报告己身及所在地状况与研究心得,以资互益。

第六条、本会设总干事一人,综理会务;干事若干人,协助总干事分理会务;任期三年;由会员投票选充之。

第七条、本会每年于秋季开常年会一次;遇必要时,并得召集临时会。

第八条、会员每人于入会时纳入会费银一元,每年纳常年费银一元;遇有特别支出,并得由公决征集临时费。

第九条、本会设于长沙。

第十条、会员有不正行为,及故违本简 章者,经多数会员之决议,令其出会。

第十一条、本简章有不适用时,经多数会员决议,得修改之。

会章表决,推举子升任总干事。是日聚餐。餐毕,讨论会友出省出国诸进行问题,至下午散会。天气晴明,微风掀拂江间的绿波和江岸的碧草,送给到会诸人的脑里一种经久不磨的印象。

百年前新民学会是怎样“搞事情”的-激流网

(四)

……此时湖南政局乱极,汤芗铭、刘人熙、谭延闿、傅良佐、谭浩明、张敬尧,互相更叠,教育摧残殆尽。几至无学可求。……除章龙在北大文科,润之在北大图书馆外,余均在留法预备班(芝圃、和笙、星煌在保定班;和森在布里村班;子升、子暲、赞周、焜甫、鼎丞、云熙在北京班)。此事在发起并未料到后来的种种困难,大家都望着前头的乐国,本着冲动与环境的压迫,勇往前进。此事的结果,无论如何,总有一些好的影响。但在中间,会友所受意外的攻击和困难实在不少,但到底没有一个人灰心的。

会友在京,曾请蔡孑民、陶孟和、胡适之三先生各谈话一次,均在北大文科大楼。谈话形式,为会友提出问题请其答复。所谈多学术及人生观各问题。

会友在京,初系散居。后来集居一处,地点在后门内三眼井胡同七号。……八个人聚居三间很小的房子里,隆然高炕,大被同眠。子暲与望成(刘望成于此后一年入会)则住于胡同之第八号。到八年一月,子升赴法。二月润之回湘,萧子暲赴沪。赞周诸人因法文班课堂由马神庙北大理科迁入西城翼教寺法文馆,居所事势上不得不变易,章龙亦改寓他处,三眼井胡同的同居生活,遂散。赞周等既至西城上课,乃改寓北长街九十九号福佑寺后院,又是一个新的同居生活。此时子暲已由沪归,比在三眼井,便只缺了润之、章龙与子升,同居还有八个人。同时在保定的芝圃、和笙、星煌三人与其余预备留法诸君四十余人,则同居于育德中学。预备期满,京、保诸会友,便陆续赴法去了。

(五)

这里要述两件极不幸的事:即民国七年七月会友叶瑞龄之去世,及民国八年四月会友邹鼎丞之去世。叶君名兆祯,益阳人,湖南省立第一师范毕业,为人和平中正,有志向学。于毕业归家的途次遇热,抵家即故。

邹君名彝鼎,湘阴人,与叶君同学同班。好学有远志,持身谨严而意志坚毅。七年十月赴北京留法预备班。因历年积劳得病,至此进发。八年一月回湘,四月竟死。所做日记及论文数十本,朋友们想替他刊出其警要,但现在还没有刊。凡与他接近过的人,大概没有不觉得他是一个可敬可爱的人。他有一个极爱念的未婚妻,临死寄给他一封信,可惜没有第三人看见不能将他的遗墨存留。他是发起学会的一个重要人。他于学会之发起,既认为必要,便毫不游移。他于学会抱有极大的希望。他丝毫不料他自己之不幸短命。他之从善如流,他之改过不吝,他之胸怀坦白、毫无城府,他之爱人如己,他之爽快,他之勇敢,他之真诚,他之好学,他之对于道义之热情——这些都是曾经和他见过面,或曾经和他相处较久的人所知道的。

(六)

民国八年一个年头里学会及会友在长沙方面的事,大要如下:上半年无甚要事,只惇元在修业教课,叔衡在楚怡教课,润之在学生联合会办「湘江评论」周刊,颇有一点成绩。下半年乃有下列诸人入会:……。在周南女校开过一次会。其始长沙会友对于会章条文,觉太简略,于是提议修改,设「评议」「执行」二部,执行部下又设「学校」、「编辑」、「女子」、「留学」各部。

至是,长沙会友,适用新会章,选举叔衡、钦文、为正副执行委员长;斯咏、惇元、润之、敦祥、韫厂、启民、文甫、集虚为评议员。然自开会后,即进行驱张,会友多数出外,会务停顿至一年之久,会章虽更,职员虽举,等于虚设。巴黎会友,对于长沙举动,颇有违言。这时润之、耻迂、赞周、百龄等在北京组织一平民通信社,专为驱张之用。这年夏天,蔡和森于去国之先,在长沙发起「湘绣美术公司」,但一时不易成立,迄今还没有具体的进行。刘望成(明俨),欧阳玉生(泽),杨润余三人,于此时入会。

(七)

九年的春夏,……遂于五月八日,在上海半淞园开一送别会,在沪会员均到。讨论很长,大要如下:

1. 学会态度:

潜在切实,不务虚荣,不出风头。润之主张学会的本身不多做事,但以会友各个向各方面去创造各样的事。

2. 学术研究:

都觉会友少深切的研究,主张此后凡遇会友三人以上,即组织学术谈话会,交换知识,养成好学的风气。

3. 发刊会报:

赞周、子暲都谓会友相互间应有一种联络通气的东西,则会报甚为要紧,主张急切出版,但为非卖品,除相知师友外,不送与会外之人,大众无不赞成。拟就在上海发刊,推赞周担任征集在法会友的文稿,润之担任在上海付印。后因湘事解决,会友归湘,遂缓发刊。

4. 新会友入会:

都觉介绍新会员入会,此后务宜谨慎,否则不特于同人无益,即于新会友亦无益。议决介绍新会友宜有四条件:(一)纯洁,(二)诚恳,(三)奋斗,(四)服从真理(后来长沙会友决议将奋斗与服从真理合为「向上」)。入会手续如下:(一)旧会友五人介绍;(二)评议部审查认可;(三)公函通告全体会员,以昭审慎。

5. 会友态度:

大概谓会友间宜有真意;宜恳切,宜互相规过;勿漠视会友之过失与苦痛而不顾;宜虚心容纳别人的劝戒,宜努力求学。

6. 不设分会:

学会前有在会友较多的地方设立分会之议,是日讨论,觉无设立的必要,设分会反有分散会友团结力之嫌。如巴黎等会友较多之处,可组织学术谈话会,定期会集。这日的送别会,完全变成一个讨论会了。天晚,继之以灯。但各人还觉得有许多话没有说完。中午在雨中拍照。近览淞江半水,绿草碧波,望之不尽。

百年前新民学会是怎样“搞事情”的-激流网

(八)

……这时张敬尧尚据湖南,会友于是有两种团体之发起,一为驱张后谋所以改造湖南者:为「湖南改造促成会」;一为与同志共同修学者:为「自修学社」;均在上海民厚里。六月,张敬尧给湘军赶去。会友之奔走京、沪及衡、永者,陆续回湘,一直到是年冬尽,长沙各会友的情形,略如下列:陈启民在周南任课,陶斯咏在周南任事,钟楚生在周南任课,何叔衡在通俗书报编辑所任事,周惇元在通俗报馆任编辑,熊瑾玎在通俗书报编辑所任事,毛润之在第一师范附小任事,张泉山在第一师范附小任课,刘继庄在第一师范附小任课,蒋集虚在第一师范修学,易阅灰同上,夏蔓伯同上,姜竹林同上,谢维新同上,李承德在湘雅医学专门修学,唐文甫在明德中学修学,邹泮耕在修业任课,彭荫柏在文化书社自修,易礼容在文化书社任事,任培道在文化书社任事。此时长沙会友所做的事,其具体可见的:蒋集虚、易粵徽、夏蔓伯等,尽力于第一师范之革新;何叔衡、周惇元、熊瑾玎等,尽力于通俗教育,办一种内容完好的通俗报;陈启民、陶斯咏、钟楚生等,尽力于周南女校之革新。此时在长沙之会友尚有一一种努力:一为创办文化书社,一为发起自治运动,均很得各方面同志的同情。此时蔡咸熙(畅)、熊作莹(季光)、熊作璘(叔彬)、任振予(培道)、吴德庄(家瑛)五人入会。

(九)(十)……

(十一)

学会自七年创立至九年底,三个年内「具体」的情形,大略说完了。还有些「抽象」情形,也述于此。

我们学会很有些优点,然也有些缺点。优点是哪些呢?我们学会无形中有几种信条:象「不标榜」、「不张扬」、「不求急效」和「不依赖旧势力」皆是。

这些信条,都在无形中,只存在彼此的观摩和讨论中,没有明白的标举过。因「不标榜」,多数会友彼此间从少面誉,「言必及义」,自歉和勉励的话,总较多于高兴和得意的话。因「不张扬」,学会虽则成立了三年了,社会上除最少数相知的人朋友以外,至今还不知有我们学会的名字。因「不求急效」,会友无论求学做事,只觉现在是「打基础」,结果都在将来;要将来结果好和结果大,就应该将基础打得好,打得大。因「不依赖旧势力」,会友便都觉得我们的学会是创造的,不是因袭的;属于这个学会的各员,现在或将来向种种方面所做出来的种种的事,也是创造的,不是因袭的。因此:我们学会从来没有和旧势力发生过关系,也没有邀过旧势力的人入会。——此外,我们学会会友还有几种好处:第一是头脑清新,多数会友没有陈腐气,能容纳新的思想。第二是富奋斗精神。多数会友大概都有一点奋斗力,积极方面,联合好人,做成好事;消极方面,排斥恶人,消减恶事。于改革生活,进修学问,向外进取各点,均能看出会友的奋斗精神。第三是互助及牺牲的精神。会友间大概是能够互助,并且有一种牺牲精神的。

学会虽有以上各种优点,但也有好多缺点:第一,学术根浅柢薄。会友大概多是中等学校毕业或肄业的学生,升学或毕业在专门以上学校的,还只有最少数,其学术的根柢自然是十分浅薄。第二,思想及行为幼稚。会友的思想,大概均不免幼稚。有一部分会友,于事不免率尔发起,率尔赞成,其行为陷于幼稚。第三,一部分会友做事多于求学会友在现时本不是全力做事时代,因计划上及事势上之必要,不能不在此时做出相当的基础事。然如现在情形,则有一部分会友大概已在专门做事,牺牲未免太大了。第四,一部分会友间,尚无亲切之联络与了解。此点颇失学会精神,以后宜设法由不相认识和不甚了解的会友,互相认识而且了解起来才好。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百年前新民学会是怎样“搞事情”的-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百年前新民学会是怎样“搞事情”的-激流网(来源:本文为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培天壤)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