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农村的生产关系在恶化-激流网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但腐贪现象极其严重,特别一些农村还形成黑势力,为什么会这样?我们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引证现今的社会现实来解释这些现象就会感到不是偶然的。

马克思主义认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说明改革不合理的人际关系促使社会发展的动力是生产力。但这一时代生产力有其时代的特殊性。

解放初期,政治上翻身后成为国家主人的农民,响应毛主席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的号召,在那没有工业基础的时代,用人工体力治理大江大河中,改造出水浇地五亿亩,建成水库八万座,其生产力主要调动的是劳动者成为主人翁的积极性。工业化发展进入了人工智能的信息化时代,社会因科技快速发展的新形势,形成知识代沟使劳动者出现分层,信息化使公共资源的内涵在扩展,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结构发生了变化。

一台挖掘机作为生产工具,挖墙基、路基比锄头铁锹的劳动效率不知提高了多少倍。劳动的工作效率由劳动者能掌握使用什么工具,有没有更新工具的能力来决定。一台挖掘机价格几十万元,机手操作熟练还要有一段较长的培训和操练过程,这种工具一般劳动者买不起。锄头闲放它几个月没问题,但挖掘机闲放着不参加作业,这损失就大了,所以必须找有大量基建任务的施工平台为依靠,像建筑公司之类。这例子说明,劳动者在分层,高端劳动者必须依附一定的生产关系或权力关系,他要有为自己发挥作用的平台;公务管理层为了政绩工程的进度,重用这些劳动者,与低层劳动者有不同的劳动地位,也就有不同的生产关系。这说明以工具变革促使生产力发展中,低层劳动者生存环境因此在恶化。

挖掘机作为科技产品,劳动者操作它产生更高的劳动价值,快速发展了生产力。但它也可以服务生产关系强拆劳动者的房屋毁灭劳动成果。挖掘机作为生产资料,其所有人可以出租收取租金,发挥资本功能。我们说劳动工具是指其配合劳动者劳动的自然属性,不考虑其发挥的资本功能,不考虑为不合理生产关系服务的破坏功能。这就说明科技产品只有和劳动者的劳动相结合创造价值才是生产力。另一方面劳动者不是固定不变的概念,只在劳动中创造使用价值的时候才是劳动者,你去强拆公民住房的时候,只是不合理生产关系的执行人。

生产关系要适应生产力的发展,但也能反作用制约生产力。在劳动者和劳动对象劳动资料相结合创造价值中,劳动对象劳动资料都是没有生命的,过多强调劳动资料的作用,强调科技创造财富,作为资本的物化力量让先进工具占有更多利益分配份额,但痛恨腐贪向往公正分配的只是劳动者。但资本控制科技资源能弱化或打压低层劳动者权益,使劳动者在失去话语权中福利待遇被扣压、工资被拖欠、劳动环境不改善、工伤事故被躲避责任等等,恶化经济关系、利益分配的天平失衡,低层劳动者失去话语权也就失去了监督的权利。公务人员腐贪事件多,还因为他们有在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中跨界活动的优势。在计划经济中领着财政里的工资,为公共事业规划安排经济建没项目;在体制改革中、落实市场经济计划中,又有机会在改革落实中分得一杯羹;被落实者只有在市场经济中的经济权,要优先进入计划经济中分享公共资源,只能用市场中通用的如钱财女色等资源与权力作交易。

因为权力也有马太效应,一人掌权为官,就会千方百计找机会把兄弟姐妹儿女姻亲等往权力部门安插。在不同经济基础的混合中,私有经济的隐私性有不愿在阳光下行事存在着缺乏制约的空间,为了能够优先占有公共资源,插手政绩工程项目,用钱色投资某一权力,或能接上一串人脉链。权力内部有些人不只想获取规范利益,趁权力在手也想经市场抛卖公共资源获得额外利益,就使权钱色的交易流行,扭曲了为人民服务的生产关系。

如果工农劳动者能发挥出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主人翁精神,将是最广泛又最省成本的监督力量,当弱势劳动者被剥夺“话语权”后,基层腐贪势力被揭发的概率会很少而成本会很大的。因为权力从上往下运行中只有发生不畅通的卡点,才知道那里有问题。因腐贪被举报的官员要打击弱势的上访者是轻而易举的,对他们的上访、举报只要不断敷衍着。因为公务员工资照发,用的一切成本都取之公共资源;劳动层上访举报的成本是私人资源,你不劳动断了生活来源,再加上公权力利用各方面资源向你卡压,不断恶化你的生存环境,随时能把你溺沉在市场经济的海洋里。敷衍着拖延时间不办理就是针对访民的息访策略,虽然也是儲积民怨的堰塞湖。因此,只有改革政绩观,把地方民情如何考虑在政绩之内,因违宪违法引起民愤的事件发生,一定要依法治权,责任领导不能升迁或调岗,一定要让他自己去解决善后工作,平息民愤事件。

目前的政绩观重点是发展经济,最大的亮点是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获利最大的是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收入和在建设项目投资后获得丰厚利润的私人资本。弱势劳动者在这之中往往是权益被剥夺者。违法拆房屋占土地、拖欠民工工资、被逃避工伤事故责任等等。就是说政绩只接“财气”,不接“地气”。以政绩工程项目为平台,有权力在计划经济上和资本在市场经济上通过权钱色方面的交易各取所需,让生产关系形成风波发源地。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审判长耿宝建开庭审理了一起政府强制拆迁婺城区许水云房屋引发的行政申诉案件,这起案件当庭宣判,判决政府行政强拆违法,改判了各级地方法庭的判决,赔偿了申请人合理损失。说明违法拆民房事件在城区时有发生,那为什么生产关系的恶化还特指农村呢?

县区乡镇的公务人员是可以升迁调动的,村级干部是固定在一方土地上生根的,处境不同对治权操作也有不同领悟。

中国封建皇朝时代有他们的维稳战略思维:不赞赏或抑制商业手工业就业者。特别是手工业者穿街走巷的流动性,能了解各地信息能传播各种消息;他们有師徒结拜传统,有组织纪律性;他们有工艺习教的传统,习武创作器具都有根基,在各地流动作业中为保护自己,往往加入某拳派或教派,到各地能用暗语联系获本派势力保护。社会动乱时封建皇朝认为这些人容易成为动乱力量。极力提倡的是农民的宗族集居,支持为本姓氏修祠堂编族谱,在族长的带领下各姓分散的绑架在自己的土地上,符合封建皇帝的维稳战略。各姓家族族长利用族产扩展自己权益,用宗法权威打击迫害不服族规有损自己威望的族人,维持本宗族人的秩序,也就为封建皇朝维护了底层社会统治的秩序。

宗法思想的残余习惯势力至今为一些地方势力所接受,地方法或村规因此也就与中央法律时有冲突,特别像妇女的土地承包权、房屋财产权被剥夺、受欺凌侮辱不能保护,剥夺了宪法给予的权利。以法治村如果不符合某些村领导的利益往往吃力不讨好,乡镇政府一些成员会迁就或默认农村势力作为,接受利益输送。在乡镇政府为招商引资为“钱”途往城市跑,疏远村民关系期间,农村霸权领导得以瞒上欺下,垄断支农惠农项目经营,不公开财务收支,暗箱操作侵吞惠农资金,编结关系网培植为霸权服务的势力。有的村以血统宗族关系为纽带,输送政府惠农项目经济利益为手段,复活宗法习惯势力为村霸服务。扣压村民利益账外有账经济混乱中,为公正执言站出来的正直村民受迫害打击,公平正义无法申张,农村有知识的人材往城市跑了,有正义感知法执法的力量弱了。乡镇政府一些成员在糖衣炮弹中长期依法行政失范,即使有新任领导上来替换,在劣币驱逐良币的环境里,已无力改变腐败成窩黑势力猖獗的现实,所以才说农村的生产关系在恶化。

举个例:2014年在土地确权赋权宣传声中,汪家村书记抓住了“旧村改造”项目,但不肯设计规划图供村民讨论,不肯与村民签订拆迁合同就强拆都有合法土地证的住宅老屋,原本绝大多数村民支持的项目变得在警觉中起来反对,书记为自己亲戚建新宅无偿占有了一户村民被强拆房屋后的宅基,把一段断头水泥路也修到这里,拆了20几戶房屋后项目被抛弃一边不管了,“旧村改造”项目被验收,政府下拨资金不知去向。村民多次找镇政府要求解决,结果镇书记调走了。村书记暗中以村集体名义申请了省政府支农惠农的“造地改田”项目,2013年这一项目公开舆论是外村人承包了村集体土地在施工,实际欺骗村民中完成“造地改田” 项目。因面积不够把周边各承包户150亩斜坡地改成梯式山地, “承包人”不计村民的机械施工费,村民也无法要求赔偿种植物被挖的损失费。到2015年有村民得知这是政府的支农项目,除有300多万工程款下拨外,被改造的土地每亩有5000~7000元的青苗费补偿,到当时已经下拨了青苗费101万元。村民到镇里不断上访,镇领导解释镇里已把青苗“承包”给本汪家一村民了,到该村民处领取每亩3000元吧。另一领导还拿出该村民的存折来证明,指出其中三笔共102万多元是镇财政打给他的青苗费款。如果每亩按3000元计只有40多万元,面对自相矛盾的说法,村民要求公开每户计费清单,多次上访中清单拿不到,这位领导调走了。村书记不通过招投标,个人作主把一座有莹石矿洞的山以经营山林为内容“承包”给自己的亲戚,结果是违反合约盗挖莹石,多年后终于被上山的村民发现,把洞里开采的机械运回村里,向上举报后相关人员辩解,那是人民公社时代留下来的设备。没有找到开采人。村里的机器设备被运走了,但村民举报中证明:其中一台机器上贴有2014年出产的铭牌。向镇里与区国土局不断上访,结果这相关人员退休了,遗下的是上访不止盗矿不息。国家电力部门500KV输电线路工程经过汪家村,建了八九座铁塔基础的土地被征用外,因施工范围的土地要复原、莊稼损失要补偿等有下拨补偿款,但下拨款不入村财务无账可查,拨入款多少不公开,一镇领导对村书记说,只要把村民摆平,补偿款也可留给村书记当奖金。当村民不断追查这笔款项时,这位镇领导调走了。

上访事项在信访条例中规定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某些领导干部眼看主管后负责不了,就 “调”走了。“村领导”单靠上层关系还有不足,所以还要在村里发展保护力量,这就地组织起来的优势是:政策法律没法谈,无赖手法难招架。根据信访“就信访人反映突出的问题到信访人居住地与信访人面谈沟通”的规定,一次镇里分管领导为上访人解决具体问题入村,村书记默待一边,二三十位村民围攻上来与信访人进行“沟通”,强拆民房强占宅基截留青苗费等都不谈与法律是否相关,转移议题避开这些主题进行纠缠,村镇领导没有批驳只是默认。2004年是承包土地调整的最后关键年,一戶七口之家只四人有承包土地,不仅不解决,趁目前建公路土地被征用时又想方设法去侵占其余土地,霸权势力下正直人士生存环境恶化。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建立健全村务监督委员会的指导意见》一文,这一接地气的中央文件规定,由村民民主推选监督委员会成员,“村民委员会成员及其近亲属、村会计(村报账员)、村文书、村集体经济组织负责人不得担任村务监督委员会成员,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指定、委派村务监督委员会成员。” 监督委员会成员监督“ 村工程项目建设情况”“惠农政策措施落实情况。主要是支农和扶贫资金使用、各项农业补贴资金发放、农村社会救助资金申请和发放等情况。” “对发现的涉嫌贪腐谋私、侵害群众利益等违纪违法问题,及时向村党组织、乡镇党委和政府及纪检监察机关报告。”村民看到这一文件犹如久旱后下降的甘霖,上访中要求镇区领导帮助组建村监委,但对这一意见的上访不但没有答复,反而反常的急忙表态:村书记不会有重大处理,大不了检讨一下。

现实中依法行事只是村民的义务,常常和权力无关,信访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将信访工作绩效纳入公务员考核体系。”但谁来考核这“公务员考核体系”呢?

现在的现实是,要末弱势劳动者最终被驱向极端行为,让社会发生不断的惊扰;要末对《关于建立健全村务监督委员会的指导意见》这种接“地气”文件不贯砌执行的、违宪违法的地方领导人员,在政绩中要严肃问责,纪检监察部门接群众举报后要有书面回复认真对待,依法治权严明法紀!

上层建筑中的法制能反作用经济基础,经济基础中的生产关系为了保护自己不合理的利益,可让法律不出中南海,可不把法律贯彻到劳动者当中被掌握。要让法律不被废弃而有效率,必须为生产力中活跃的劳动者所掌握、纪检监察部门要化大力做到接地气,才能在反贪经济中让一些地方权力的互相支撑保护失去平衡,才有力量改造不合理的生产关系。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为什么农村的生产关系在恶化-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为什么农村的生产关系在恶化-激流网作者:马渝生。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