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造反音乐节”在警方压迫下胜利举行-激流网

趁热打铁,加强斗争,反对政府右倾化

(写于国家机器对德国马列主义党和造反音乐节的失败攻击之后)

亲爱的朋友们和同志们:

现在,我们第三次向你们传递关于国家机器对造反音乐节(Rebellious Music Festival)进行镇压的信息,这是有点不寻常的。我们继续这样做的原因,一方面是这件事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和国际上的关注,另一方面是它为人们了解德国的情况和我们的工作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视角。我们正在分发这份传单,总共有10万份,这些传单将引起大范围的讨论。与此同时,警方的主要执行者德克·洛瑟(Dirk Löther)已被停职;目前尚不清楚他是否受到晋升或惩罚。

希望你享受这部犯罪惊悚片。

德国马列主义党国际主义事务负责人

您的莫妮卡·加特纳-恩格尔

(Monika Gärtner-Engel)

德国“造反音乐节”在警方压迫下胜利举行-激流网

圣灵降临节(Whitsun)期间,1500名参与者共同在图林根州南部特朗肯塔尔(Truckenthal,South Thuringia)成功举办了第三届造反音乐节。这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自发组织的青年节日,一个没有毒品和性别歧视的节日,它有的只是反抗的文化、对国际团结的鲜活实践和令人激动的乐队演出。它促进了参与者之间的凝聚力和他们的信心,让他们有更大的勇气去反对资本主义的束缚并争取一个美好未来。2018年,造反音乐节特别围绕争取世界和平的斗争展开。大约有50个乐队参与演出,其中大多数都没有收取演出费;一切都是在志愿工作的基础上组织的。

德国马列主义党(MLPD)与其青年组织“造反者”(Rebell)密切合作,为音乐节提供了明确的定位并整合了各方力量。在上一次联邦选举期间,真正社会主义的、反对现代反共主义的策略性进攻,使得我们党在越来越多的人们中间树立了政治形象并获得了认可。成千上万的人看到了我们的海报,读到了我们的纲领。明确的反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替代,在鼓舞人心的竞选活动中随处可见。在我们力量集中的图林根州,在反对法西斯主义的斗争中,在反对艾瑞纳赫欧宝(Opel in Eisenach)裁员的斗争中,在国际主义青年工作以及其他领域的斗争中,党与“造反者”一起为自己赢得了名声。这一点在圣灵降临节期间尤为明显,而那些当权者不喜欢这样。

德国“造反音乐节”在警方压迫下胜利举行-激流网

发生了什么?

图林根州安全局(Thuringia State Security Office)企图阻挠音乐节,原计划在音乐节出现的格鲁普·约伦(Grup Yorum)乐队被他们封禁。这是一个赤裸裸的谎言。2018年5月15日,斯蒂芬·恩格尔(Stefan Engel,《论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一书的作者)收到一封警察“给危险人物的信”。信中称,如果该音乐节按计划举行,警察将对他实行逮捕和拘留以及其他压迫措施。斯蒂芬·恩格尔既不是音乐节的组织者,也不是为音乐节申请许可的人。37年以来,他一直是德国马列主义党的主席,最近也是国际主义名单/德国马列主义党(Internationalist List/MLPD)在图林根州的第一候选人。他只是该音乐节的众多赞助者之一。显然,他被警察视为“幕后操纵者”。警察攻击的目标实际上是德国马列主义党。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又有四名活动家收到了“给危险人物的信”。为了阻止他们行使民主权利,信件故意提出他们“有恐怖主义嫌疑”。在音乐节期间,以斯塔西(Stasi,东德国家安全局)的方式,图林根州的国内情报机构宪法保卫局(Verfassungsschutz)已经要求节日组织者将乐队成员的名单和节目单报送给它。为了反对这些阻挠,造反音乐节的支持者于5月17日在萨尔费尔德(Saalfeld)镇举行抗议集会。他们被大约30名装备精良的警察“护送”。散发传单的民主权利被禁止,传单被没收,因为当权者不喜欢这些东西。此外,当局还对他们提起了刑事诉讼,并正式警告示威者离开这一地区。

德国“造反音乐节”在警方压迫下胜利举行-激流网

5月18日,音乐节场地被200名警察完全包围。他们开始在人群中进行身份检查,并在周围的村庄设置路障,并要求制定应急预案。如果警察占了上风,他们就会对音乐节进行野蛮攻击!

有证据表明,这一行动是在“最高层”的指使下进行的。霍斯特•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主席)领导的联邦内政部策划了这一行动。新政府的这一强硬派必须下台的原因是:他不仅是政府右倾化的典型代表,而且是抗议活动的主要对象。在巴伐利亚,成千上万的人们抗议法西斯式的新警察职责法(Police Duties Act);越来越多的人拒绝接受他反动的难民政策;在德国,没有其他哪个州想要给难民建立他这种“集中营”。

双重标准

让我们来比较一下:根据“反右翼极端主义咨询办公室”(Advisory Office Against Rightwing Extremism)的统计,2017年图林根州举行了整整59场法西斯音乐活动。2017年夏天汤米·弗伦克(TommyFrenck)在特马尔组织的大型活动是这些活动的高潮。在警察的眼皮底下,来自欧洲各地的6000名左右法西斯分子咆哮着纳粹乐队的音乐,被允许向希特勒致敬数百次,而音乐会却未被警察制止!显然,图林根州政府和联邦内政部的负责人采用了双重标准!

警察行动的负责人是萨尔费尔德警察局局长德克·洛瑟(Dirk Löther)。他绝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事!此前,在担任图林根州刑事调查局局长时,他曾被传唤到“地下国社”(National-Socialist Underground,德国极右恐怖组织)谋杀案调查委员会面前。当时他像是突然失了忆一样。可以确信的是,图林根州的宪法保卫局在该州建立法西斯组织方面发挥了作用。2015年5月1日,当法西斯分子袭击左翼青年时,洛瑟领导的警察却袖手旁观。对于进一步右倾的联邦政府来说,德克·洛瑟显然是用来反对音乐节和德国马列主义党的一条忠犬。

这些事件提出了下列问题:

•政府有没有在认真调查“地下国社”谋杀案?

(译者注:从2000年至2009年,德国极右翼恐怖组织“地下国社”涉嫌杀害至少八名土耳其裔移民、一名希腊裔移民和一名德国女警。“地下国社”实际上拟定了一份88人的刺杀名单,其中包括多名土耳其裔和政治家。令公众和舆论难以接受的是,这些新纳粹恐怖分子可以十几年逍遥法外,而未被警方和安全部门发现。2018年7月11日,“地下国社”头目贝亚特·切佩因涉嫌10起谋杀案被判处终身监禁。)

•国家机关中的反动势力与法西斯分子之间的所有联系是否真的被切断了?

•国家安全局、宪法保卫局以及联邦内政部在图林根州和全国范围内的作用是什么?

这些事件引起了广大群众的共鸣。从图林根州、全德国乃至全世界各地,我们收到了声援德国马列主义党和造反音乐节的数不清的消息。图林根州发生的事件在澳大利亚、美国、叙利亚、挪威、荷兰、斯里兰卡等国引起了讨论。除此之外,媒体还广泛报道了正在发生的事情。在最后一刻,法院允许了格鲁普·约伦乐队进行表演,随后也批准了举办音乐节的申请。但即便是法院判决,似乎也对警方没有什么约束力。只有对警察部门做出抵抗并与之协商后,他们才撤回了已经部署的200多名警察。

德国“造反音乐节”在警方压迫下胜利举行-激流网

把它扼杀在萌芽之中:与政府和资产阶级政党的右倾化作斗争!

奇怪的是,左翼党(DieLinke)并没有对这些事件拿出正式立场;图林根州州长拉梅劳(Bodo Ramelow,左翼党成员)也没有公开支持这个音乐节,尽管他是这些警察的上司。在这种情况下,团结起来反对国家机器的法西斯化必须成为最优先的事项;我们不能依照任何心胸狭隘的竞争思想来行事。一个值得称赞的例外是左翼党州议会议员约翰娜·谢林格-赖特(Johanna Scheringer-Wright),她表达了对音乐节的支持,并在问候信中说:“他们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整个事件不仅是政府失职那么简单。巴伐利亚州实行的《警察职责法》,成了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下萨克森州和全国范围内的样板。通过这一类国家措施,国家机器就能够采取紧急和预防措施(如预防性拘留)来限制民主权利,警察与情报机关就能够合作。在巴伐利亚,已有数万人站出来反对这项法案,数十万人表示抗议。人们越来越注意到国家机器的这种法西斯化是针对自己的。巴伐利亚州愈演愈烈的抵抗运动,埃尔旺根(Ellwangen)难民的抗议活动,以及反对攻击德国马列主义党的活动,都表明了人民日益增加的进步情绪。德国马列主义党要求图林根州议会调查关于音乐节的事件,严惩责任人并赔偿损失。警察局长洛瑟和对此负有责任的内政部长泽霍费尔必须辞职!

德国“造反音乐节”在警方压迫下胜利举行-激流网

加强德国马列主义党和国际主义联盟

2019年秋天,德国马列主义党将和“国际主义者联盟”(Internationalist Alliance)中的许多合作伙伴一起参加图林根州议会选举。我们将建立一支强大的力量,反对联邦政府以及图林根州政府的右倾化发展。我们呼吁所有国际主义者、青年、工人、反法西斯主义者、环保斗士、战斗女性和革命者:加入这一前途光明的联盟!

长按二维码官族国际红色通讯

德国“造反音乐节”在警方压迫下胜利举行-激流网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德国“造反音乐节”在警方压迫下胜利举行-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德国“造反音乐节”在警方压迫下胜利举行-激流网(来源:国际红色通讯。责任编辑:黄大壮)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