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华裔超级英雄诞生:上气辱华了吗?

北美时间7月20日晚,漫威影业在圣地亚哥国际动漫展上公布了漫威下一阶段的影视计划,其中,首部以华裔超级英雄为主角的电影《上气与十戒传说》(或译《上气》《尚气》)将于2021年上映的消息公布让中国漫威粉丝欢呼雀跃。然而在短暂的兴奋过后,《上气》很快在网络上受到铺天盖地的质疑与攻击,许多网友认为无论从片中大反派“满大人”的角色设定上,还是演员选角上,都有丑化与攻击中国的嫌疑,呼吁大家抵制这部电影。

上气是漫威漫画宇宙中的原创华裔英雄,早在1973年就作为独立的漫画角色推出。为了顺应在美国风靡一时的功夫热潮,当时的上气以李小龙为原型,被塑造为精通功夫的超级英雄。推出之后,上气一直是漫威漫画宇宙中的人气英雄,并始终作为正面角色与许多耳熟能详的超级英雄如钢铁侠、美国队长并肩作战。漫威影业在《无限传奇》系列终结后,将上气这个漫画中的人气IP搬上银幕,打造首部华裔超级英雄电影,无疑是希望在下一个阶段的超级英雄队伍中加入中国元素,向中国观众示好,进一步开拓中国市场。毕竟,从票房收入来看,中国市场已经是漫威宇宙电影最大的海外票仓;而在漫画与衍生品方面,漫威也开始在中国布局,与网易达成合作关系,希望借助电影的热潮推动漫威品牌的全面爆发。

漫威《上气》辱华了吗?“死小孩”哪吒又在反抗什么?-激流网上气一直是漫威漫画宇宙中的人气英雄

为此,漫威希望借《上气与十戒传说》的公布,展现自己对中国观众的诚意:不仅电影的剧本特意找来曾执笔《神奇女侠1984》的华裔剧作家Dave Callaham负责撰写,电影的男女主角皆由华裔演员扮演;同时还邀请中国香港巨星梁朝伟扮演剧中大反派“满大人”,此外,该片已定档2021年2月12日在北美上映,当天也是中国农历正月初一。漫威似乎为首个华裔超级英雄的登场做足了准备——高人气的漫画IP、吸粉无数的中国演员,那么为什么反而在中国舆论中激起了空前的反对声音呢?

发表在公众号“娱乐硬糖”的文章中,作者谢明宏指出,主角上气的父亲,也就是剧中大反派“满大人”的原型正是“黄祸”的化身“傅满洲”,它是一个带有深刻种族主义与辱华色彩的虚构形象,这正是引起大众不满的原因。傅满洲诞生于一个从来没到过中国、自称“对中国人一无所知”的英国小说家萨克斯·罗默(Sax Rohmer)笔下,是欧美人对中国人刻板印象的集合体:天才与邪恶两种气质相辅相成。一方面聪慧过人,精通西方的科学技术,是个伟大的天才;另一方面又采用“东方”的邪恶手段作恶,如暗杀与下毒,擅长各种阴谋诡计,同时又野心勃勃,妄图征服世界——尤其是征服白人。此外,傅满洲的形象也耐人寻味:他既有着老朽的外表,身着清朝官服,是象征传统与过去的中国皇室成员;但又精力充沛思维敏捷,无法被消灭,有着极强的生命力。谢明宏认为,这恰恰是欧美人心目中“黄祸”的典型形象:天才与邪恶、聪慧与反动、衰老而富有攻击力,与之对应的,西方人成了惊恐不安的弱者。

漫威《上气》辱华了吗?“死小孩”哪吒又在反抗什么?-激流网萨克斯·罗默笔下的傅满洲

按照漫画原著,上气会与父亲反目成仇,大义灭亲干掉满大人。根据这个剧情走向,上气本身是一个打败邪恶的正面形象,为什么这次会遭致大众如此反感呢?作者认为在情节中,上气是被美国队长与钢铁侠感化,因此才反戈一击杀死自己的父亲。而对于中国观众来说,无论如何都很难接受上气的设定:这就是一个被美国精神感化,投靠白人的“弑父”华裔英雄。

对于这个情节,《中国市场不需要<上气>》进行了更加猛烈的攻击。作者申鹏认为虽然漫威电影中的少数族裔与外国角色越来越多,看似多元包容,但美国中心主义的思想内核依然没有变化。他以《黑豹》中的瓦坎达以及《复仇者联盟》中的黑寡妇为例,无论他们能力多么高超,最后还是要接受美国人与复仇者联盟的帮助,接受他们的价值观,才能真正成为“伟光正”的英雄。黑寡妇还需要背叛“邪恶”的苏联,才能成为代表正义拯救世界的英雄。作者认为,与黑寡妇一样,上气也是同样的角色,要除掉自己的父亲、背叛自己的祖国,才能成为美国的超级英雄。

作者还讥讽影片的选角眼光,认为漫威电影里“华人明星几乎只能演反派和配角,找韩国人、日本人来演中国人,他们无一例外单眼皮、小眼睛、宽下巴,化着鬼画符的妆容”,并由此认为漫威根本不重视中国市场。需要指出的是,之前就有消息透露漫威要求上气的演员必须有中国血统,而此次公布的男女主角也都是华裔演员,男主角刘思慕更是在哈尔滨出生。尽管如此,申鹏这番言论还是得到了许多网友的赞同。

另一方面,也有漫威漫画的爱好者通过对文本的细读,指出上气“投靠白人的叛徒形象”是网友的误读。在《真正的上气科普》中,作者指出上气的人气并非依靠满大人的辱华形象,而是来源于李小龙与他所代表的中国功夫。在他反抗父亲的过程中,也没有白人英雄的指导与协助,而是通过独自探索与求证,凭借自己的正义感打倒了父亲。在旅途中,上气不仅驱散了歧视黄种人的英国特工的偏见,同时也保持着对英美资本主义的不屑一顾,成为了华裔超级英雄的代表人物。作者同时指出,漫威早就弃用傅满洲与满大人的设定。总体而言,作者认为上气自始至终都是一个独立、具有思辨性又可以代表中国的角色,绝非屈服于白人英雄的叛徒。言下之意就是认为,对傅满洲或满大人的不满,不应该带到上气这个角色上。

也有人提出,满大人再次出现在银幕上,不一定意味着对中国人的妖魔化的延续。新京报刊发的《梁朝伟饰演“满大人”:傅满洲形象变迁史》细致地梳理了傅满洲形象的变迁,作者李永博指出傅满洲既可以成为偏见的化身,也可能成为消解偏见的契机,这视乎具体的历史背景。例如自二战结束以来,英美开启了文化反思的浪潮,在英国的广播节目中,傅满洲的邪恶外表在某些时候转变成滑稽搞笑的形象,用来反讽英国人的自满排外心态。又比如在今天,“政治正确”大行其道,中国市场又变得愈发重要,好莱坞自然会颠覆许多传统的形象,消解其中包含的历史寓意,避开可能引起中国观众不适的元素,而傅满洲也逐渐成为娱乐化的文化符号。

早在2013年,漫威电影《钢铁侠3》中就出现了满大人的角色,但在影片最后他被揭露出并非是神通广大的魔头,而只是一个懦弱无能的演员,这样的反转非常有效,满大人所代表的“黄祸”的妖魔化形象与百年的历史阴霾在观众的哄笑声中烟消云散。

漫威《上气》辱华了吗?“死小孩”哪吒又在反抗什么?-激流网漫威电影《钢铁侠3》中就出现了满大人的角色

其实漫威影业在这次发布会上公布的信息非常有限,除了公布电影的选角与上映时间,既没有透露剧情走向,也没有谈论太多有关角色的信息。网友的激愤,主要针对的是满大人的形象,这个形象在历史上一直承载着对华人荒诞不经又充满恶意的想象,也象征着华人上百年的屈辱历史。因此,一些网友认为将满大人搬上银幕,意味着欧美大众对中国乃至亚裔偏见的卷土重来。换句话说,网友关注的焦点在于,漫威要如何处理充满历史冲突的文化符号。

漫威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近日的访谈中,面对记者询问最希望在电影中加入什么元素时,上气这一漫画形象的创造者吉姆·史塔林强调:“可以告诉你,我最不希望加入的元素,就是和傅满洲有关的一切。我很确定他们会将傅满洲移除出整部电影。”这看似矛盾的回答正意味着,漫威可能会在电影中在尽力保留漫画设定的同时,彻底抛弃傅满洲所代表的带有种族歧视与羞辱华人的叙事,将满大人塑造成一个单纯的反派,而不带任何的种族主义色彩。

漫威的老冤家DC在漫画《新超人》第16卷中,则给出了另一种处理傅满洲的文化符号的方式。来自中国的超人孔克南被傅满洲带回到1937年的美国唐人街,一群贼眉鼠眼、留着鼠尾辫的“黄色怪物”将孔克南团团围住,这时一个白人侦探及时赶到,将他们通通打倒。正当孔克南兴奋不已时,傅满洲让他使用超能力看破表面的幻像,孔克南发现那些“黄色怪物”都只是普通的华人,白人侦探痛殴的是无辜的路人。傅满洲在旁平静地说:“他们不是怪物……这些幻象被创造出来,是为了证明中国人曾承受了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欺凌的事实。”虽然傅满洲随后被揭示出是另一个充满民族主义情感的反派角色伪装的,但这段剧情的处理,可以看出同样曾经使用傅满洲形象的DC,在今天开始以同情与歉意面对那段歧视华人的血泪史——恶毒奸诈的傅满洲不是华人的化身,而恰恰是白人的恶意的化身。

漫威会如何消除《上气与十戒传说》带来的争议,这只有等到电影正式上映才能知晓。值得我们继续思考的是,社会应该如何处理承载历史苦痛与冲突的文化符号?这也触碰到一个更深层的问题: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充满了撕裂与激愤的历史记忆?是持续地将恨意灌入公众讨论中,将其当成爱国主义的再生产装置?还是将其弃置一边,不再提起,希冀于时间能够抚平一切苦痛?

哪吒的重生:“死小孩”都在反抗些什么?

7月26日上映的国漫《哪吒之魔童降世》在两日内票房就突破4亿大关,不仅创下动画电影单日票房新纪录,也成为中国影史上首部单日票房破2亿的动画电影。票房屡创新高的同时,本片也获得了不错的观众口碑,豆瓣评分高达8.7分,微博与朋友圈里无数“自来水”一边前赴后继地向朋友力荐,一边去电影院三刷、四刷。这种盛况无疑会让人想起2015年上映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同样是票房口碑双丰收,同样是改编自中国人耳熟能详的神话故事,也同样是刻画了一个桀骜不驯、反抗束缚的英雄。

如果说,大圣还是那个大圣,从来都是无君无父、不畏天庭与如来的齐天大圣。《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哪吒却有着颠覆性的角色设定,无论是外形性格、家庭背景,还是故事的主旨,导演饺子都进行了大幅度的改编。当然这也并不意外,哪吒的形象与故事本来就在历史上经历了多次颠覆。

漫威《上气》辱华了吗?“死小孩”哪吒又在反抗什么?-激流网《哪吒之魔童降世》剧照

在《魔童哪吒降世:他的形象发生过哪些变化?》一文中,作者梳理了哪吒在不同时代的形象以及其神话的流变。作者指出,神话故事以及人物的变化往往是应和着社会背景与大众心态的变迁。早期的故事中,哪吒随意欺压龙宫守卫,踏倒水晶宫,甚至将龙王三太子抽筋扒皮,俨然一副飞扬跋扈、仗势欺人的“官二代”形象。但作者认为,《封神演义》对哪吒“犯了一千七百杀戒”的设定恰恰暗示了,与《水浒传》的李逵一样,哪吒的使命就是大规模地杀人。在中国古代王朝末期,各种社会问题堆叠,加上人口爆炸,落入马尔萨斯陷阱,除非经历某种灾难导致人口锐减,否则很多社会问题无法纾解。古人对此有某种模糊的认识,因此经常塑造一些疯狂杀戮的人物而不加批评,某种程度上,他们被视为上天派来解决问题的工具。

另一方面,哪吒剔骨还父,割肉还母,尔后被如来佛祖复活,在作者看来,认佛作父情节的流行,同样是源于中国社会内部底层民众希望通过佛教反抗传统孝道的隐秘心理,佛教传入中国后,成为他们反抗的理论依据,而将自己肉身用最痛苦的方式归还给父母,也是对孝道最刚烈决绝的反抗。

到了1979年的《哪吒闹海》中,以四海龙王为首的龙宫成为欺压百姓的残暴的反动统治阶级,而李靖则是胆怯软弱又爱摆封建家长权威的父权代表,哪吒则成为见义勇为,不畏强权,一心保护人民的少年英雄。作者认为,中国近现代时期中,正是许多背叛了自身阶级与家庭的青年,成为推动社会革命的重要动力,前述改编正是对这种现象的映射。哪吒大闹龙宫的“反叛”是为了反抗欺压人民的统治阶级;而他剔骨还父、割肉还母的“不孝”是为了反抗封建的父权,这象征的正是全面彻底的社会革命,哪吒从此成为充满革命色彩的叛逆英雄,并奠定了之后的影视作品形象。

在这次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哪吒形象被再次颠覆了。公众号“第十放映室”刊文指出,在这部电影里,哪吒不再是光明磊落的少年英雄,而是天生具有魔性,未来注定要成为混世大魔王。他在形象上也成为了画着烟熏妆,冷酷、阴沉的“死小孩”;李靖与殷夫人也被理想化为舐犊情深的严父慈母,自然,哪吒也不需要自刎,将骨肉还给父母。通过这一富有争议性的改动,导演希望为哪吒的形象赋予全新的内涵:通过个人内心的抗争,消除俗众的偏见,不接受被加诸的宿命,而是主动选择命运——这是建立在李靖与殷夫人毫无保留的爱上的,只有爱与牺牲才能让哪吒拥有信任与探索未来的勇气,才能让哪吒战胜偏见与邪恶。

漫威《上气》辱华了吗?“死小孩”哪吒又在反抗什么?-激流网李靖与殷夫人被理想化为舐犊情深的严父慈母

作者意识到这种叙事放弃了《哪吒闹海》中哪吒对父权的反抗,回归到主流价值取向,即强调爱的力量与父母为孩子作出的牺牲。但他认为这并非倒退,如果说前一种叙事谴责的是外在环境因素对少年的压迫与损害,那么《哪吒之魔童降世》则更关注少年成长的内在驱动力,观众能从这部电影中,看到一个背负宿命的少年,如何面对自我怀疑与人生选择,最后由自己决定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然而,在《<哪吒>:徒有虚表的抗争》一文中,作者马儿质疑了《哪吒之魔童降世》的颠覆是否反而使哪吒形象丧失原有的魅力。她指出《哪吒闹海》中的核心情节“哪吒自刎”之所以能够有持久的震撼力,就在于它既能唤醒观众的私人经验——被父权压制的儿女在挣脱亲情包裹的的过程中、逐渐脱离家庭桎梏时,那种需要撕裂血肉的惨烈痛楚;同时又呼应了中国近现代的历史背景——只有清偿这份沉重的恩情,人们才能冲破桎梏迎来新生,向权威统治发起更全面的进攻,赢得更大的自由。在中国,人们总是处于“亲情和威权浑然一体的统治之下,自戕式的反抗总是这样连皮带肉撕心裂肺”,正因为如此,“哪吒自刎”才能引起中国儿女独特的生命经验共鸣。

漫威《上气》辱华了吗?“死小孩”哪吒又在反抗什么?-激流网“哪吒自刎”能引起中国儿女独特的生命经验共鸣

作者认为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天庭在电影里,似乎代表着更让人向往的特权生活”,龙王代表的有形压迫者消失了,父权的压制也不复存在,故事存在的主要冲突,似乎是背负宿命的哪吒与敖丙面临着自我接纳与被人接纳的问题,换句话说,就是天赋异禀的主角与愚昧又充满偏见的群众的冲突与和解。而这些主题,一方面似乎与美国动画蕴藏的主题与理念没什么区别,只是以中国神话的角色出演,独特的角色最终却为了一个普适的故事服务;另一方面,“反抗命运”或许是新时代的诉求,但具体反抗什么呢?“逆天改命”的“天”指的又是什么呢?在以往动画中的压迫者都消失时,哪吒这一形象承载的反抗叙事就变得空洞且虚妄。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漫威《上气》辱华了吗?“死小孩”哪吒又在反抗什么?-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漫威《上气》辱华了吗?“死小孩”哪吒又在反抗什么?-激流网(作者:罗广彦。来源:界面文化,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