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闲来无事,逛了逛陕西省子洲县人民政府的官方网站。逛着逛着,看到两个熟悉的名字,一个是县委书记方虎城,一个是县长叶庆隆。

觉得熟悉,于是开始回忆在何处见过这两个名字。最近几年,除了受邀到西安外国语大学去给新闻学院的学生们讲过课,几乎没怎么去过陕西,更没去过子洲县,怎么会对这两个人有印象呢?

想了会,突然想起来了:在陕西省榆林市原市委书记胡志强受贿案里,这两个人的名字出现过。

陕西子洲花钱买官的县委书记和县长都还在-激流网

2010年到2016年,胡志强为方虎城职务晋升提供帮助,先后七次收受方虎城送的20万人民币和6万美金。

陕西子洲花钱买官的县委书记和县长都还在-激流网

2008年,方虎城从米脂县副县长调任吴堡县县长,2013年从吴堡县县长一职调任子洲县县委书记。从时间看,胡志强为方虎城当县委书记出了力。

2016年5月,胡志强为叶庆隆晋升提供帮助,先后2次收受叶庆隆人民币20万元。

陕西子洲花钱买官的县委书记和县长都还在-激流网

叶庆隆2014年就已经是子洲县县长,2016年送钱给胡志强谋求职务晋升,那就是想当书记了。不过,不知道是送的钱太少还是别的原因,叶庆隆至今还在子洲当县长,并未得到提拔重用。

县委书记涉嫌行贿的金额超过50万人民币,县长涉嫌行贿20万人民币,这些都不是小数目,是否要承担刑事责任?这些钱从哪里来的,他们有没有受贿索贿?尤其是方虎城,行贿金额高达50万元,该对社会有个交代。

2013年,我在题为《行贿官员今何在》的文章中指出,过去很多年,我们都重视抓受贿官员而不怎么处置行贿官员。

例如,在原安徽省萧县县委书记毋保良受贿案中,行贿的官员共有65人,其中包括多名在县里担任重要岗位的官员。2013年的9月,我当时的实习生查询萧县人民政府官网中的“领导动态”发现,行贿的65人中,有3人因受贿被判刑入狱,有2人调任他职,52人继续担任原职未变,还有8人任职信息不明。官方公开的信息中,没有看到一个人因行贿被问责。

再比如,2012年7月,原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委书记胡健勇因受贿等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判决书中认定曾向胡行贿的于都县人保局局长邹文奎,2013年仍任原职。向胡行贿的县教育局局长马文萃,在胡判刑后被免去教育局长职务,2013年仍任县人保局主任科员。

不追究行贿者的责任,是过去常见的官场潜规则,大概有三个原因:

一、过去大环境不好,有些官员是被迫行贿,值得同情。

二、法不责众。河南一位原县委书记曾向我透露,该县曾出现震惊全国的卖官案,牵扯到的官员有80多个,最后只有18人受到处分,“涉及的干部太多了,如果全部撤免,县里就瘫痪了,没人干活。”

三、贿赂案件办案难。受贿案件中,行贿人和受贿人的口供必须一致才能成为完整有效的证据,如果追究行贿人的刑事责任,那行贿人就不会开口承认行贿,案子就很难办,受贿官员就很难定罪。为了让行贿官员配合办案,不得不让他们成为“污点证人”,对行贿者从轻处理或者免予处理。

但是,只抓受贿的不抓行贿,结果就是受贿官员入狱坐牢去了而行贿官员继续当官甚至被提拔,这样的导向势必使得行贿者觉得行贿的风险小、代价低,不仅不会收敛反而会变本加厉。如此一来,受贿官员就是抓万万个,行贿官员也不会减少,就永远会有官员被围猎。

大概是这种恶劣的社会导向已经受到重视,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将贿赂犯罪的治理策略从“重受贿轻行贿”、“打击行贿服务于查处受贿”等政策调整为“惩办行贿与惩办受贿并重”的政策,监察法第二十二条也规定“对涉嫌行贿犯罪或者共同职务犯罪的涉案人员,监察机关可以依照前款规定采取留置措施”,让人感觉到行贿者的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受到的打击会越来越重。

去年夏天,山西大同市因“谋取个人人事利益,给予他人财物”处分了7名官员:阳高县委原副书记、县长邢斌,给予留党察看二年、政务撤职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大同市原人事局党组书记、局长李生甡,给予留党察看二年处分,按副处级非领导职务确定退休待遇;大同市原南郊区委副书记、区长李广林,给予留党察看一年、政务撤职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大同市新荣区委原副书记、区长解廷师,给予留党察看一年、政务撤职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大同市环保局原党组书记、局长赵晓宁,给予留党察看一年、政务撤职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大同市公安局原南郊分局党委书记、局长赵武官,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大同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池忠慧,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为谋取人事利益,给予他人财物”,这句话翻译一下就是行贿买官。当时,我对山西大同此举给予了赞赏,早该这么办这些行贿官员了。

可到了陕西子洲县,县委书记行贿、县长行贿都安然无恙,就让人纳闷了。

在明确“惩办行贿与惩办受贿并重”的大环境下,方虎城、叶庆隆都平安无事,难道是因为有别的原因?在现行的法律政策框架下,只有一种情形可以让他们免于刑事处罚免予纪律处分,那就是他们是被胡志强索贿被迫送的钱且主动配合办案单位。但是,陕西官方至今没有公开作出这样的定论平息社会疑问。

方虎城和叶庆隆的名字都在行贿名单之列,又都还在位,这种情况下子洲县的官员们难免会议论纷纷。8月17日,子洲县官方发布消息,15日方虎城主持召开脱贫攻坚领导会议,做出了大量的要求、指示,叶庆隆也做了工作部署。

陕西子洲花钱买官的县委书记和县长都还在-激流网

行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为何不被处分,该有一个说法,一县的党政两个主官都曾花钱试图买官,受贿的市委书记落马了,他们两个居然都还在同一个县里一起主持工作,开会的时候坐在台下的其它官员恐怕都不服。

2019年8月21日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陕西子洲花钱买官的县委书记和县长都还在-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陕西子洲花钱买官的县委书记和县长都还在-激流网(作者:褚朝新。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