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在党内发展无产阶级的民主


不实现民主,社会主义就不能实现,这包括两个意思:(1)无产阶级如果不在民主斗争中为社会主义革命做好准备,也就不能实现这个革命,(2)胜利了的社会主义如果不实行充分的民主,它就不能保持它所取得的胜利,引导人类走向国家的消亡。

列宁:《论对马克思主义的讽刺和“帝国主义经济主义”》(1916 年 8 月 10 月),《列宁全集》第 23 卷第 70 页。


但是,为了“吸收”千百万群众,就必须在工人阶级的一切群众性组织里,首先在党内发扬无产阶级的民主。缺少这个条件,自我批评就等于零,就等于空谈,就等于废话。

我们需要的不是任何自我批评。我们需要的是能够提高工人阶级的文化水平、发扬他们的战斗精神、巩固他们的胜利信心、加强他们的力量并帮助他们成为国家的真正主人的自我批评。

有些人说:既然有了自我批评,就不需要劳动纪律,就可以丢开工作,光来胡扯乱谈。这不是自我批评,而是对工人阶级的嘲弄。我们需要自我批评不是为了破坏劳动纪律,而是为了巩固劳动纪律,为了使劳动纪律成为能够抵制小资产阶级松懈现象的自觉的纪律。

另外一些人说:既然有了自我批评,就不再需要领导,就可以离开船舵,一切“听其自然”。这不是自我批评,而是耻辱。我们需要自我批评不是为了削弱领导,而是为了加强领导,为了使它从纸上的和威信不高的领导变成有生命力的和真正有威信的领导。

但是也有另外一种“自我批评”,它会破坏党性,破坏苏维埃政权的威信,削弱我们的建设工作,腐蚀经济工作干部,解除工人阶级的武装,产生关于蜕化的空谈。托洛茨基反对派昨天叫我们进行的正是这种“自我批评”。不用说,党和这种“自我批评”是毫不相干的。不用说,党将用一切力量,用一切办法来反对这种“自我批评”。

必须把这种与我们背道而驰的、具有破坏性的反布尔什维克的“自我批评”和捌门的、布尔什维克的自我批评严格地区别开来。我们的自我批评的目的是增强党性,巩固苏维埃政权,改进我们的建设工作,加强我们的经济工作干部,武装工人阶级。

斯大林:《反对把自我批评口号庸俗化》(1928 年 6 月),《斯大林全集》第 11卷第 116—117 页。


根据三次革命的经验,我们知道一百个没有经过集体审查和修改的个人决定中,大约有九十个是片面的。

斯大林:《和德国怍家艾米尔.路德维希的谈话》(1932 年 4 月),《斯大林全集》第 13 卷第 95 页。


自我批评的目的在于揭露并消灭我们的错误和弱点,因此,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自我批评只能有利于布尔什维主义同工人阶级的敌人作斗争,这难道还不明显吗?

……

结论只有一个:没有自我批评,就没有对党、对阶级、对群众的正确教育,而没有对党、对阶级、对群众的正确教育,就没有布尔什维主义。

斯大林:《反对把自我批评口号庸俗化》(1928 年 6 月),《斯大林全集》第 11卷第 112—113 页。


马克思说过,无产阶级革命和任何其他革命的一个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它自己批评自己并靠批评自己而壮大起来。这是马克思的一个很重要的指示。如果我们这些无产阶级革命的代表者不正视我们自己的缺点,而用私人情面来处理问题,互相包庇错误,让脓疮在我们党的机体内部蔓延滋长,那末谁来纠正这些错误和缺点呢?

斯大林:《联共(布)第十五次代表大会》(1927 年 12 月),《斯大林全集》第 10 卷第 283 页。


自我批评口号不能看做是一种暂时的、瞬息即逝的东西。自我批评是一种以革命发展的精神教育党的干部和整个工人阶级的特殊方法,布尔什维克的方法。

马克思早就说过,自我批评是巩固无产阶级革命的一种方法。至于我们党内的自我批评,它在布尔什维主义在我国开始出现的时候,在布尔什维主义一开始成为工人运动中一个特别的革命派别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斯大林:《反对把自我批评口号庸俗化》(1928 年 6 月),《斯大林全集》第 11卷第 111 页。


我们期待干自我批评口号的首先是什么呢?如果自我批评口号得到正确的和诚实的执行,那末它会给我们产生什么结果呢?它至少会产生两个结果。第一、它会提高工人阶级的警惕性,加强他们对我们缺点的注意,使这些缺点容易纠正,使我们的建设工作不可能发生任何“意外”。第二,它会提高工人阶级的政治水平,培养他们的国家主人翁感,使他们容易学会管理国家。

斯大林:《关于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四月联席会议的工作》(1928 年4 月),《斯大林全集》第 11 卷第 31 页。


你们应当知道,工人有时对于我们工作中的缺点有点怕说实话。他们害怕,不只是因为怕说了会“挨揍”,而且也是因为怕批评得不全面会遭到“嘲笑”。普通工人或普通农民虽然亲身感觉到我们的工作和我们的计划有缺点,但他们哪里能够头头是道地论证自己的批评呢?如果你们要求他们的批评百分之百的正确,那你们就会取消任何自下而上的批评的可能性,任何自我批评的可能性。正因为如此,我认为即使批评只有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的真理,也应该欢迎,应该仔细听取,并考虑到它的好的地方。再说一遍,否则你们就一定会把成千上万忠实于苏维埃事业的人们的嘴巴堵住,他们虽然还不大善于批评,但他们说的却是真理。

斯大林:《关于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四月联席会议的工作》(1928 年4 月),《斯大林全集》第 11 卷第 30 页。


二、党的纪律


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地从原则上给工人政党的纪律的意义和概念下了定义。行动一致,讨论自由和批评自由——这就是我们的定义。只有这样的纪律才是先进阶级的民主政党所应有的纪律。工人阶级的力量就在于组织。不组织群众,无产阶级就一事无成。组织起来的无产阶级就无所不能。组织性就是行动一致,实际的活动一致。当然,任何行动和活动之所以重要,唯一的原因就是它们能使人前进而不是后退,它们能从思想上团结和提高无产阶级,而不是降低、腐蚀、削弱无产阶级。没有思想原则的组织性是毫无意义的,它实际上把工人变成了资产阶级政权的可怜仆从。所以,没有讨论自由和批评自由,无产阶级就不能承认行动的一致。所以,觉悟的工人始终不应当忘记,严重违反原则就一定会破坏一切组织关系。

列宁:《对立宪民主党化的社会民主党人的斗争和党的纪律》(1906 年 11 月23 日),《列宁全集》第 11 卷第 301—302 页。


列宁主义教导我们说,无产阶级的政党必须是统一的和团结一致的党,必须是没有派别组织和派别组织中央而只有一个统一的党中央和统一的意志的党。列宁主义教导我们说,无产阶级政党的利益要求自觉地讨论党的政策问题,要求党员群众自觉地对待党的领导,批评党的缺点,批评党的错误。但列宁主义同时又要求全体党员在党的决议既已通过并经党的领导机关批准之后,就必须无条件地执行。

托洛茨基主义对这个问题有另一种看法。在托洛茨基主义看来,党是一种各有派别组织中央的一些派别集团的联盟。在托洛茨基主义看来,党的无产阶级纪律是不堪忍受的。托洛茨基主义不能忍受党内的无产阶级制度。托洛茨基主义不了解,没有党的铁的纪律,就不能实行无产阶级专政。

斯大林:《联共(布)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联席会议》(1927 年 7 月)《斯大林全集》第 10 卷第 73 页。


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纪律是依靠什么来维持的?是依靠什么来检验、来加强的?第一、是依靠无产阶级先锋队的觉悟,它对革命的忠诚,它的坚韧性,它的自我牺牲精神,它的英勇精神;第二、是依靠它善于与广大劳动群众,首先是与无产者劳动群众,但同样也与非无产者劳动群众密切联系、接近,甚至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同他们打成一片,第三、是依靠这个先锋队的政治领导正确,它的战略与策略正确,而且要使广大群众根据切身经验也确信其正确。没有这些条件,革命政党的纪律,真正能够领导先进阶级推翻资产阶级并且改造整个社会的这个政党的纪律,就不可能建立起来。没有这些条件而企图建立纪律,这种企图只能变成空谈和矫揉造作。

列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1920 年 5 月 12 日),《列宁全集》第 31 卷第 6—7 页。


三、在工人阶级取得政权前后对党员不同成分的要求


1917 年十月革命以后,党在国内的状况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在前两个时期,党是破坏旧制度和推翻俄国资本的杠杆。而现在,在第三个时期则相反,它已由在俄国内部实行变革的党变成了建设的党,变成了创造新的经济形式的党。从前党吸收优秀工人是为了冲击旧制度,现在党吸收他们是为了做好粮食、运输和各基本工业部门的工作。从前党吸引农民中的革命分子是为了打倒地主,现在党吸收他们是为了改善农业,巩固劳动农民和执政的无产阶级之间的联盟。从前党吸收各落后民族中的优秀分子是为了同资本作斗争,现在党吸收他们是为了根据同俄罗斯无产阶级合作的原则来安排这些民族中劳动者的生活。从前党摧毁军队,摧毁旧的将军的军队,现在党必须建立为保卫革命成果免受外敌侵犯所必需的新的工农军队。

斯大林:《党在取得政救以前和以后》(1921 年 8 月),《斯大林全集》第 5 卷第 85 页。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党的组织原则(2)-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党的组织原则(2)-激流网来源:《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