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解中国尘肺病农民工生存现状,推动国家出台尘肺病公共法律法规政策,解决尘肺病相关问题,大爱清尘于2019年6月至8月在青海、辽宁、福建、陕西、甘肃、湖南、广西、重庆、山西等9地开展中国尘肺病农民工生存现状调研。7月23日至7月30日,大爱清尘调研团来到福建,途径泉州市、安溪县、惠安县等地,入户探访,填写问卷·······他们克服种种困难,了解尘肺病患者的工作环境、生活环境,获得更准确的调研数据。

以下是调研团的成员们在调研结束后所写的调研手记。

福建调研手记:被再多人拒绝,也要让更多人知道尘肺病-激流网配图:林志晖

精美工艺品的背后,是粉尘满肺的代价

罗金鑫

尘肺病,在我来泉州之前,仅是书本或新闻中的词汇。这次调研,他们以直接而又现实的方式出现在我眼前,发人深省。

车子行驶在山路上,随处可见开采到一半的山石和外观不错的房屋。可是,当我们真正走入到这些看似条件不错的房子后,粗糙的墙、凹凸不平的地、一桌、一凳、两个年幼的孩子,一位卧病在床的妻子,还有患了矽肺走几步就喘的丈夫,这是家庭的全部。作为顶梁柱的丈夫带着深深的无奈:“我离不开药啊……”此刻,难以言喻的无力感弥漫在我心头,这家庭的生活重担该落在何处?

福建调研手记:被再多人拒绝,也要让更多人知道尘肺病-激流网配图:林志晖

在做调研问卷过程中,提及是否了解尘肺病、是否明白粉尘的危害时,大家的回答都是肯定的。那为何还要做与粉尘相关的工作?这一切都离不开生活二字。

在入户探访过程中,我们遇到三十来岁的李小鹿大哥。难以想象李大哥已经在矿场上工作了近20年。我们问他现在还在矿上吗?李大哥很坚定的说 “那必须得做啊,我没文化,只有体力,我不打石头,家里的老老少少该怎么办啊。”明知这样不应该却仍然坚持,身患尘肺病的他带着其他的并发症,在生活的巨大压力下选择了妥协,这大概是一份难以动摇的责任……

就这样,我们走访一户户尘肺病患者家庭,心情渐渐沉重。

福建调研手记:被再多人拒绝,也要让更多人知道尘肺病-激流网供图:方晓星

面对他们,我们能做什么?作为当代新青年的我们,更多的是用我们所学,尽我们所能的广泛宣传,让社会关注到这群人,重视尘肺病。

福建调研手记:被再多人拒绝,也要让更多人知道尘肺病-激流网配图:林志晖

如果说患者带给我震撼,那么石材加工厂的经历则让我心疼与无奈。我们在惠安调研,主要是石材厂的预防问卷。在进石材加工厂之前,我以为现在市面上精美绝伦的工艺品是机器加工而成,结果它是在匠人们独一无二的手艺中慢慢呈现。漫天的白色粉尘迎面扑来,巨大的噪音持续不断,工人们的头发上、身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灰,这就是工艺品被雕刻的地方。

带了防尘口罩的工人们向我们表示,他们吸入大量粉尘,喉咙不适,更遑论那些不带口罩的工人们,肯定更难受。

福建调研手记:被再多人拒绝,也要让更多人知道尘肺病-激流网配图:林志晖

第一天的调研还算顺利,第二天的调研却打击了我的自信心。我们在加工厂采访工人时,他突然拒绝采访并要求我们出示相关证件。这样的情况是我们第一次遇到,后来即使我们出示了学生证,也没取得他的信任。我们最终无奈、沮丧的离开。

福建调研手记:被再多人拒绝,也要让更多人知道尘肺病-激流网配图:林志晖

这次调研,我更清楚地认识到石雕手艺固然可贵,但保护身体更为重要。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最大程度的宣传尘肺病,让更多农民工在工作时,做好通风工作,配置防尘口罩,广泛运用新技术、新材料或者新工艺,预防尘肺病的发生。

福建调研手记:被再多人拒绝,也要让更多人知道尘肺病-激流网配图:林志晖

“出入医院最多的调研”

黄可鉴

在福建泉州探访的这段时间里,大概是我近来出入医院次数最多的时候吧。

首次进医院的契机是一位尘肺病患者主动联系我们,让我们去医院了解他的情况。在进医院之前,我预设了很多场景:该如何和他交谈,要注意哪些地方才能不冒犯他……等我们真正见到他,才发现他和其他尘肺病患者一样,四肢消瘦,吸氧机不离身。我们交谈的很顺利,他告诉我们他想活下去,想肺移植,可是缺钱。

福建调研手记:被再多人拒绝,也要让更多人知道尘肺病-激流网配图:林志晖

在医院调研的过程中,我见过病情严重到无法转院治疗的尘肺病患者,也见过刚刚查出病情,还是一期二期的尘肺病患者。有的尘肺病患者对生活充满希望,有的则很悲观,认为能活一时是一时。据我了解,他们多是因为石雕雕刻而患病,很多是家族式雕刻,最终家族式患病。有一位尘肺病患者说:我哥哥因为尘肺病而去世,我现在也是尘肺病。

这些尘肺病患者,为了生活不得已拿健康去交换,然而没有健康又何来的生活呢?

福建调研手记:被再多人拒绝,也要让更多人知道尘肺病-激流网供图:方晓星

在医院调研的过程中,我们还去了安溪县医院、镇安镇医院等医院,这里大部分的患者相信我们,配合调研,也有患者可能是受骗过,无论我们怎么解释,他们都不相信我们,拒绝访问。

面对这些患者时,我希望我可以更多的为他们做些什么,可我发现我能做的事情是微乎其微。但我明白了大爱清尘的存在到底是为了什么。就像晓星姐姐说的:“经历过这次调研的人已经比中国百分之八十的人了解尘肺病了。”对于这些挣血汗钱的人来说,没有人关注他们,他们就像是黑夜中的一抹影子,连自己都看不见,又有谁能看见呢?所以我们要照亮他们,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帮助他们。

福建调研手记:被再多人拒绝,也要让更多人知道尘肺病-激流网供图:陈小丹

生活的苦难令人悲痛,但还是要继续生活

周梦

七月的泉州,湛蓝的天空里镶嵌着洁白的云朵,古朴的红砖建筑映衬着浓密的绿荫,悉悉索索的虫鸣和着流水声在空气中飘荡。这样的泉州,是最适合旅游的季节,但我是为当地尘肺病人的生存状况和尘肺病预防状况的调研而来。

在安溪县深山小村里,尘肺三期的陈圳坡咳嗽不止,“医生给判的死刑啦!”他这样形容他的病,脸上透着无奈却从没有放下过笑容。

曾从事石雕工作,现在在泉州住院的大哥才三十多岁,目前,有工作时他给电信公司做安装工作,闲暇时坐在病床上玩手机游戏,他说再也不会做石雕了,就想好好保养,好好生活下去。

福建调研手记:被再多人拒绝,也要让更多人知道尘肺病-激流网供图:徐建杭

对一个生活平顺的普通人来说,热爱生活是理所应当,但对一群饱受病痛折磨,耗尽家财,无人伸援的尘肺病人来说,活下去就需要巨大的毅力。

我们在泉州遇见的这些病人,尘肺病让他们呼吸困难,行动不便甚至危在旦夕,但是他们仍旧以笑容接待我们,向我们讲述他们曾经的经历并且勇敢而坚强的活下去。在我看来这便是真正的英雄主义,认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它。

福建调研手记:被再多人拒绝,也要让更多人知道尘肺病-激流网配图:林志晖

涉尘农民工调研,“技能”多端的闭门羹

梁欣贤

调研期间,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做尘肺病患者问卷调研,也有做过涉尘农民工问卷调研。短短一下午的涉尘农民工问卷调研,让我对多天坚持做这方面问卷调研的团队成员佩服不已。

涉尘农民工调研,多数是去的石雕厂。这里粉尘多,噪声大,还经常吃闭门羹。阿姨和老板是成功路上的重大“阻碍”。

单单一个下午,我们就碰上两个阿姨和三四个老板,用不同的“技能”阻止我们调研。

福建调研手记:被再多人拒绝,也要让更多人知道尘肺病-激流网供图:方晓星

阿姨的“技能”是,只要她们一出现,不论是叔叔还是哥哥都会默默地走开。那天,我们遇上了在休息的几位阿姨和一位工人。等我们一靠近,那位工人就无声地离开了。我们出来时,再次发现了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找他填写调查问卷,一位阿姨登场了。阿姨对他说,你有个电话去接一下。这位工人就再次离开了。然后阿姨就坐在我们对面笑着看我们,我们只能以“干笑”回应。场面一度十分尴尬。许久之后,阿姨这才向我们表明身份,说这是他们自家的工厂。

福建调研手记:被再多人拒绝,也要让更多人知道尘肺病-激流网配图:林志晖

老板的“技能”就比较丰富了,例如假装不是老板、关闭大门、来自老板的“死亡凝视”等。有位老板的“死亡凝视”就给我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那时我们在调研中发现一片石雕厂,正在拍照存档,就发现一位老板背着手凝视着我们,缓慢地前进。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们转身拐进小路与其他伙伴会合。一会儿,这位老板骑着小电驴缓慢地经过小路的路口,目光直直地“钉”在我们身上。几分钟后,那位老板又以同样的姿态骑着小电驴回来,继续用他炽热的目光凝视我们。他的眼神,我应该能记得很久。

福建调研手记:被再多人拒绝,也要让更多人知道尘肺病-激流网配图:林志晖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福建调研手记:被再多人拒绝,也要让更多人知道尘肺病-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福建调研手记:被再多人拒绝,也要让更多人知道尘肺病-激流网 (作者:大爱清尘福建调研。来源:大爱清尘基金 。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