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上的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就像个预言家”-激流网

本文摘自:1974.04.11《人民日报》

1974年4月,邓小平副总理率中国代表团出席联合国大会第六次特别会议。他在会上发言阐述了毛泽东主席提出的划分“三个世界”的理论和中国对外关系的原则。(据外交部网站)

新华社联合国一九七四年四月十日电出席联合国大会第六届特别会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团长、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四月十日在大会一般性辩论中发言。发言全文如下:

主席先生:

联合国大会关于原料和发展问题的特别会议,在阿尔及利亚民主人民共和国革命委员会布迈丁主席的倡议下,在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支持下,顺利召开了。联合国成立二十九年来,举行专门会议讨论反对帝国主义剥削和掠夺、改造国际经济关系的重大问题,还是第一次。这反映了国际局势的深刻变化。中国政府热烈祝贺这次会议的召开。中国政府希望会议将为加强发展中国家的团结、维护民族经济权益,为促进各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特别是霸权主义的斗争,作出积极的贡献。

当前国际形势对发展中国家和世界各国人民非常有利。建立在殖民主义、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基础上的旧秩序,遭到了日益深刻的破坏和冲击。国际关系激烈变化。整个世界动荡不安。这种状况用中国的话说,就是“天下大乱”。这个“乱”是当代世界各种基本矛盾日益激化的表现。它加剧了腐朽的反动势力的瓦解和没落,促进了新生的人民力量的觉醒和壮大。

在“天下大乱”的形势下,世界上各种政治力量经过长期的较量和斗争,发生了急剧的分化和改组。一系列亚非拉国家纷纷取得独立,在国际事务中起着愈来愈大的作用。在战后一个时期内曾经存在的社会主义阵营,因为出现了社会帝国主义,现已不复存在。由于资本主义发展不平衡的规律,西方帝国主义集团,也已四分五裂。从国际关系的变化看,现在的世界实际上存在着互相联系又互相矛盾着的三个方面、三个世界。美国、苏联是第一世界。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和其他地区的发展中国家,是第三世界。处于这两者之间的发达国家是第二世界。

美国和苏联两个超级大国,妄图称霸世界。它们用不同的方式都想把亚非拉的发展中国家置于它们各自的控制之下,同时还要欺负那些实力不如它们的发达国家。

两个超级大国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和压迫者,是新的世界战争的策源地。它们两家都拥有大量核武器。它们进行激烈的军备竞赛,在国外派驻重兵,到处搞军事基地,威胁着所有国家的独立和安全。它们都不断对其他国家进行控制、颠覆、干涉和侵略。它们都对别国进行经济剥削,掠夺别国的财富,攫取别国的资源。在欺负人方面,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超级大国尤为恶劣。它出兵占领自己的“盟国”捷克斯洛伐克,它策动战争,肢解巴基斯坦;它说了话不算,毫无信义,唯利是图,不择手段。

处于超级大国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发达国家的情况是复杂的。它们当中的一些国家,至今还对第三世界国家保持着各种不同形态的殖民主义的关系;象葡萄牙这样的国家,甚至还在继续野蛮的殖民统治。这种情况应当结束。同时,所有这些发达国家,都在不同程度上受着这个或那个超级大国的控制、威胁或欺负,其中有些国家在所谓“大家庭”的幌子下,实际上被超级大国置于附庸的地位。这些国家都在不同程度上具有摆脱超级大国的奴役或控制,维护国家独立和主权完整的要求。

广大的发展中国家,长期遭受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压迫和剥削。它们取得了政治上的独立,但都还面临着肃清殖民主义残余势力,发展民族经济,巩固民族独立的历史任务。这些国家地域辽阔,人口众多,资源丰富。这些国家受的压迫最深,反对压迫、谋求解放和发展的要求最为强烈。它们在争取民族解放和国家独立的斗争中,显示了无比巨大的威力,不断地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它们是推动世界历史车轮前进的革命动力,是反对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特别是超级大国的主要力量。

两个超级大国既然要争夺世界的霸权,就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不是你压倒我,就是我压倒你。它们之间的妥协和勾结,只能是局部的,暂时的,相对的,而它们之间的争夺则是全面的,长期的,绝对的。什么“均衡裁军”,什么“限制战略核武器”,到头来都是一句空话,实际上,既没有“均衡”,也不可能“限制”。它们可能达成某些协议,但是这种协议只不过是表面的和骗人的东西,骨子里是为了进行更大、更剧烈的争夺。超级大国的争夺遍及全球。欧洲是它们争夺的战略重点,处在长期紧张对峙之中。它们在中东、地中海、波斯湾、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角逐正在加剧。它们天天讲裁军,实际上天天在扩军。它们天天讲“缓和”,实际上天天在搞紧张。它们争夺到那里,那里就出现动乱。只要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存在一天,这个世界就决不会安宁,就决不会有什么持久和平,不是它们相互之间打起来,就是人民起来革命。正如毛泽东主席所阐明的那样,新的世界大战的危险依然存在,各国人民必须有所准备。但是,当前世界的主要倾向是革命。

两个超级大国为自己设置了对立面。它们以大欺小、以强凌弱、以富压贫,激起了第三世界和全世界人民的强烈反抗。亚非拉人民反对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特别是霸权主义的斗争不断取得新的胜利。印度支那各国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继续前进。阿拉伯各国人民和巴勒斯坦人民,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冲破了两个超级大国的控制和“不战不和”的局面,取得了反对以色列侵略者的巨大胜利。非洲人民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种族歧视的斗争深入发展。几内亚(比绍)共和国在武装斗争的烈火中光荣诞生。莫三鼻给、安哥拉、津巴布韦、纳米比亚和阿扎尼亚人民反对葡萄牙殖民统治和南非、南罗白人种族主义的武装斗争和群众运动蓬勃发展。拉丁美洲国家带头兴起的维护海洋权的斗争,已发展成为世界规模的反对两个超级大国海洋霸权的斗争。第十届非洲国家首脑会议、第四次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阿拉伯国家首脑会议和伊斯兰国家首脑会议,一次又一次地强烈谴责帝国主义、新老殖民主义、霸权主义、犹太复国主义和种族主义,表达了发展中国家加强团结、相互支援、同仇敌忾的坚强意志和决心。亚非拉国家和人民前赴后继的斗争,戳穿了帝国主义、特别是超级大国外强中干的虚弱本质,沉重地打击了它们妄图统治世界的野心。

两个超级大国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也激起了第二世界发达国家的强烈不满。这些国家反对超级大国的控制、干涉、威胁、剥削和转嫁经济危机的斗争,日益发展。它们的斗争,也对国际形势的发展产生重要的影响。

无数事实说明,一切过高估计两霸力量,过低估计人民力量的观点,都是没有根据的。真正有力量的不是一两个超级大国,而是团结起来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第三世界和各国人民。广大的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既然能够通过长期斗争取得自己的政治独立,就一定也能够在这个基础上,加强团结,联合受到超级大国欺负的国家,联合包含美国人民和苏联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通过持续不断的斗争,彻底改变建立在不平等、控制和剥削的基础上的国际经济关系,为独立自主地发展民族经济创造必不可少的条件。

主席先生:

原料和发展问题的实质,就是发展中国家维护国家主权,发展民族经济,反对帝国主义、特别是超级大国的掠夺和控制的问题。这是当前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反殖、反帝、反霸斗争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大家知道,在过去几个世纪里,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对亚非拉人民进行了肆无忌惮的奴役和掠夺。它们利用当地人民的廉价劳动力和丰富的自然资源,推行畸形的单一经济,攫取廉价的农矿产品,倾销自己的工业产品,扼杀民族工业,进行不等价交换,榨取超额利润。发达国家的富和发展中国家的穷,是殖民主义、帝国主义掠夺政策造成的结果。

许多亚非拉国家在取得政治上的独立之后,殖民主义、帝国主义依然在不同程度上控制着这些国家的经济命脉,旧的经济结构并没有根本改变。帝国主义、特别是超级大国采用了新殖民主义形式,变本加厉地继续对发展中国家进行剥削和掠夺。它们向发展中国家输出资本,通过“跨国公司”这样的国际垄断组织,建立“国中之国”,在经济上进行掠夺,在政治上进行干涉。它们利用在国际市场上的垄断地位,提高它们自己的产品的出口价格,压低发展中国家原料价格,牟取暴利。随着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危机的加深和它们相互间竞争的激化,它们还用转嫁经济、货币危机的办法,加剧对发展中国家的掠夺。

应该指出的是,一个号称社会主义的超级大国在进行新殖民主义的经济掠夺方面,并不逊色。它在自己那个“大家庭”中以所谓“经济合作”和“国际分工”的名义,采用高压手段,榨取超额利润,其损人利己的程度,在其他帝国主义国家中也不常见。它打着“援助”、“支持”的旗号,在一些国家中搞的联合企业,实质上就是“跨国公司”的翻版。它惯于利用陈旧设备和报废武器,标高价格,换取发展中国家的战略原料和农产品。它大做军火买卖,成了世界军火商。它经常乘人之危,进行逼债。在这次中东战争中,它用贩卖军火赚取大量外汇,用低价买进阿拉伯石油,再用高价出售,转瞬之间大发横财。它还鼓吹什么“有限主权论”,什么发展中国家的资源是国际财产,它竟然说,“发展中国家对自然资源的主权,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工业对这些资源的利用能力”。这是赤裸裸的帝国主义理论。它比另一个超级大国所标榜的名为“相互依存”,实则维持剥削与被剥削关系的论调,更加露骨。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理应遵循国际主义的原则,真诚地支援被压迫的国家和民族,帮助人家发展民族经济,而这个超级大国却反其道而行之。这就更加证明它是口头上的社会主义,实际上的帝国主义。

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特别是超级大国的掠夺和剥削,使得贫国愈贫,富国愈富,贫国和富国的差距越来越大。帝国主义是发展中国家解放和进步的最大障碍。发展中国家打破它们在经济上的垄断和掠夺,扫除这些障碍,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来保护国家的经济资源和其他权益,这是完全正当的。

帝国主义、特别是超级大国的所作所为,阻止不了发展中国家在争取经济解放的道路上胜利前进。最近在中东战争中,阿拉伯国家团结一致,用石油作为武器,狠狠地打击了犹太复国主义及其支持者。这件事做得好,做得对。这是发展中国家在反帝斗争中的一个创举。它大长了第三世界人民的志气,大灭了帝国主义的威风。它冲破了帝国主义长期以来垄断国际经济的局面,也充分显示了发展中国家团结起来进行战斗的巨大威力。既然帝国主义垄断资本可以勾结在一起,任意操纵市场,严重地危害发展中国家的切身利益,那么发展中国家又为什么不可以团结起来,冲破帝国主义的垄断,维护自己的经济权益呢?石油斗争打开了人们的眼界。在石油斗争上已经做到的事情,在其他原料问题上也应该、而且能够做到。

还应当指出:发展中国家捍卫自己的自然资源的意义,绝不仅限于经济方面。超级大国为了扩军备战、争霸世界,必然要疯狂地掠夺第三世界的资源。发展中国家掌握和保护自己的资源,不仅对于巩固政治独立、发展民族经济是必要的,而且对于反对超级大国扩军备战、制止它们发动侵略战争,也是必要的。

主席先生:

我们认为,第三世界的国家要发展自己的经济,首要的前提是维护政治独立。一个国家的人民取得政治独立,还只是走了第一步,还必须巩固这个独立,因为在国内还存在殖民主义的残余势力,还存在着帝国主义、霸权主义进行颠覆和侵略的危险。巩固政治独立必须经历一个反复斗争的过程。归根结底,政治独立和经济独立是不可分的。没有政治独立,就不可能获得经济独立;而没有经济独立,一个国家的独立就是不完全、不巩固的。

发展中国家在独立发展经济方面拥有巨大的潜力。只要各国根据自己的特点和条件,沿着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道路进行坚持不懈的努力,完全有可能在工农业现代化方面逐步地达到我们的前人所没有达到的高度生产水平。帝国主义对发展中国家发展问题所散布的一切悲观失望、无所作为的论调,都是毫无根据的,别有用心的。

我们说的自力更生,就是主要依靠本国人民的力量和智慧,掌握本国的经济命脉,充分利用本国的资源,努力增加粮食生产,有计划地、逐步地发展本国的民族经济。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决不是脱离本国实际,而是要根据各国的具体条件,区别不同情况,确定各国自己的自力更生的途径。在现阶级,发展中国家要发展民族经济,首先必须掌握自己的自然资源,并且逐步地摆脱外国资本的控制。原料生产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国民经济中,占较大的比重。如果这些国家能够把原料的生产、使用、销售、储存、运输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通过平等的贸易关系,以合理的价格出售原料,换取较多的为它们发展工农业生产所必需的产品,它们就有可能逐步解决面临的困难,为早日摆脱贫穷落后状态,铺平道路。

自力更生决不是“闭关自守”,拒绝外援。我们一向认为,各国在尊重国家主权、平等互利、互通有无的条件下,开展经济技术交流,取长补短,对于发展民族经济,是有利的和必要的。

这里,我们要着重指出,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经济合作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第三世界国家过去有着共同的遭遇,今天都面临着反对新老殖民主义和大国霸权主义,发展民族经济,建设各自国家的共同任务。我们有一切理由进一步团结起来,而没有任何理由互相疏远。帝国主义特别是超级大国,正在利用我们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某些暂时分歧,进行挑拨文化,破坏团结,以达到它们继续操纵、控制和掠夺的目的。我们应当保持充分警惕。我们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某些分歧,完全可以而且应当在有关发展中国家内部,通过协商,求得解决。在石油问题上,有关的发展中国家,正在做出积极努力,寻求适当途径,谋求问题的合理解决,对此我们感到高兴。我们发展中国家不仅在政治上应该互相支持,在经济上也应该互相帮助。我们之间的合作是真正平等的合作,是具有广阔的前景的。

主席先生:

第三世界国家强烈要求改变目前这种极不平等的国际经济关系,并且提出了许多合理的改革建议。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热烈赞同并坚决支持第三世界国家提出的一切正义主张。

我们主张,国家之间的政治和经济关系都应当建立在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我们反对任何国家违背这些原则,在任何地区建立霸权和势力范围。

我们主张,各国的事务应当由各国人民自己来管。发展中国家人民有权自行选择和决定他们自己的社会、经济制度。我们支持发展中国家对自己的自然资源享有和行使永久主权。我们支持发展中国家对一切外国资本特别是“跨国公司”进行控制和管理,直到把它们收归国有。我们支持发展中国家“各别地或集体地自力更生”发展民族经济的主张。

我们主张,国家不论大小,不论贫富,应该一律平等,国际经济事务应该由世界各国共同来管,而不应当由一、两个超级大国来垄断。我们支持占世界人口绝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享有参与有关国际贸易、货币、航运等一切决定的充分权利。

我们主张,国际贸易应当建立在平等互利、互通有无的原则基础上。我们支持发展中国家改善它们的原料、初级产品、半制成品和制成品的贸易条件。扩大销售市场,确定公正有利的价格等迫切要求。我们支持发展中国家建立各种原料输出国组织,进行反殖、反帝、反霸的联合斗争。

我们主张,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援助,应当严格尊重受援国的主权,不附带任何政治、军事条件,不要求任何特权或借机牟取暴利。对发展中国家提供的贷款应当是无息或低息的,必要时可以延期还本付息,甚至减免债务负担。我们反对假借援助对发展中国家进行高利盘剥和敲诈勒索。

我们主张,对发展中国家的技术转让必须实用、有效、廉价、方便,派往受援国的专家和人员有责任向受援国人民认真传授技术,尊重受援国的法令和民族习惯,而不应当要求特殊待遇,更不得进行非法活动。

主席先生:

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也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中国属于第三世界。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一贯遵循毛主席的教导,坚决支持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发展民族经济,反对殖民主义、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斗争,这是我们应尽的国际主义义务。中国现在不是,将来也不做超级大国。什么叫超级大国?超级大国就是到处对别国进行侵略、干涉、控制、颠覆和掠夺,谋求世界霸权的帝国主义国家。一个社会主义大国如果出现资本主义复辟,必然会变成超级大国。过去几年内,在中国进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目前正在全国展开的批林批孔运动,都是为了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保证中国的社会主义江山永不变色,保证中国永远站在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一边。如果中国有朝一日变了颜色,变成一个超级大国,也在世界上称王称霸,到处欺负人家,侵略人家,剥削人家,那么,世界人民就应当给中国戴上一顶社会帝国主义的帽子,就应当揭露它,反对它,并且同中国人民一道,打倒它。

主席先生:

历史在斗争中发展,世界在动荡中前进。帝国主义、特别是超级大国困难重重,日益衰败没落。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我们相信,只要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加强团结,并且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坚持长期斗争,就一定能够不断地取得新的胜利。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人民日报上的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就像个预言家”-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人民日报上的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就像个预言家”-激流网(作者:邓小平。来源:1974.04.11《人民日报》。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