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无产阶级同农民之间利益的异同


工人民主派坚持阶级斗争的观点。雇佣工人在现代社会中是一个固定的阶级。

这个阶级的状况与小业主、农民阶级的状况根本不同。因此谈不到把二者结成一个政党。

工人的目的是通过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来废除雇佣奴隶制。农民的目的是要实现民主要求,这些要求能够消灭农奴制及其一切社会基础和表现,但是根本不能触动资产阶级的统治。

工人和农民的共同任务正在使目前俄国的农民民主派和工人民主派互相接近起来,他们虽然不能不分道扬镳,但是为了取得胜利,是能够采取也应该采取一致行动来反对一切违反民主主义的现象的。如果这种一致行动或共同行动不能突现,如果农民民主派不能摆脱自由派(立宪民主党人)的监护,那就谈不上俄国真正的民主改革。

列宁:《劳动派和工人民主派》(1912 年 5 月 8 日—9 日),《列宁全集》第 18卷第 21 一 22 页。


法国农民的仇恨正在集中到地主议员、砦堡领主、榨取十亿赔偿金的那些人以及以土地所有主面目出现的城市资本家身上。这些人对农民的侵夺在第二帝国下进展得空前迅速,这种情况一部分是国家的人为措施所促成的,一部分是现代农业发展本身的自然结果。地主议员们知道,法兰西的公社共和国的三个月统治,可能成为农民和农业无产阶级举行反对他们的起义的信号。因此他们疯狂地仇恨公社!农民的解放对他们来说甚至比城市无产阶级的解放更加可怕。农民会很快欣然接受城市无产阶级为他们自己的领导者和老大哥。当然,在法国,像在绝大多数的欧洲大陆国家一样,在城市生产者和农村生产者之间、在工业无产阶级和农民之间是存在着深刻的矛盾的。大规模的有组织的劳动,生产资料的集中,这是无产阶级追求的希望,也是无产阶级运动的物质基础,尽管目前劳动的组织是专制武的,生产资料不仅作为生产手段,而且作为剥削和奴役生产者的手段集中在垄断者的手中,无产阶级要做的事就是改变这种有组织的劳动和这些集中的劳动资料目前所具有的资本主义性质,把它们从阶级统治和阶级剥削的手段改变为自由联合的劳动形式和社会的生产资料。另一方面,农民的劳动则是孤立的,他们的生产资料是零星分散的。在这些经济差异的基础上,作为上层建筑,建立起来了一整套迥然不同的社会政治观点。但是这种农民所有制早已越过自己发展的正常阶段,即它还是一种现实存在,还是符合于社会经济需要的、使农村生产者本身处于正常生活条件中的那种生产方式和财产形式的阶段。它已经进入了自己的没落时期。一方面,从它里面已经成长起来了一支巨大的、与城市雇佣工人利益完全一致的 Proletariat foncier(农村无产阶级)。

马克思:《<法兰西内战>草稿 》(1871 年 4 月—5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7 卷第 596—597 页。


只有资本的瓦解,才能使农民地位提高,只有反资本主义的、无产阶级的政府,才能结束他们在经济上的贫困和社会地位的低落。

马克思:《1848 年至 1850 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1850 年 1 月—11 月 1 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 1 卷第 474 页。


革命将由人民来完成,而人民就是无产阶级和农民。显然,无产阶级和农民应当担负起把革命进行到底、制裁反动势力、武装人民等等的责任。为此,无产阶级和农民在临时政府中就需要有保护自己利益的人。无产阶级和农民将在街头占统治地位,他们将流血牺牲,自然他们在临时政府中也应当占统治地位。

有人向我们说:这都是对的,可是无产阶级和农民有什么共同点呢?

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憎恨农奴制的残余,他们都在和沙皇政府进行决死的斗争,他们都希望建立民主共和国。

然而这并不能使我们忘记一个真理,即他们之间的差别比他们的共同点要大得多。

这代差别在哪里呢?

差别就在于:无产阶级是私有制的敌人,仇恨资产阶级制度,他们之所以需要民主共和国只是为了聚集力量,然后推翻资产阶级制度,农民对私有制却恋恋不舍,拥护资产阶级制度,他们之所以需要民主共和国则是为了巩固资产阶级制度的基础。

不用说,只是在无产阶级想要消灭私有制的时候,农民才会反对无产阶级。

另一方面,同样很明显,只是在无产阶级想要推翻专制制度的时候,农民才会拥护无产阶级。目前的革命是资产阶级革命,就是说,它不触犯私有制,因而农民今天没有任何理由掉转自己的武器来反对无产阶级。况且今天的革命是要根本推翻沙皇政权,所以农民愿意坚决向无产阶级这个先进的革命力量靠拢。很明显,无产阶级同样也愿意援助农民,愿意同农民一起反对共同的敌人——沙皇政府。无怪乎伟大的恩格斯说:在民主革命胜利以前, 无产阶级应当同小资产阶级一起反对现存的制度。如果在革命的敌人还没有被完全制裁以前,我们的胜利不能称为胜利,如果制裁敌人和武装人民是临时政府的责任,如果临时政府应当负起完成胜利的责任,那就不言而喻,除了小资产阶级利益的保护者应当参加临时政府而外,作为无产阶级利益的保护者的无产阶级代表也应当参加临时政府。假如负责领导革命的无产阶级让小资产阶级单独地将革命进行到底,那就太不明智,那就是背叛自己。只是不要忘记:反对私有制的无产阶级必须有自己的政党,并且一分钟也不应当走偏了路。

斯大林:《临时革命政府和社会民主党》(1905 年 8 月),《斯大林全集》第 1卷第 126 一 127 页。


……有一匹马的农民有一半已经不是业主了,这一半变成了雇佣工人、无产者。因此,这样的农民就称为半无产者。他们也是城市工人的亲兄弟,因为各种业主也在用各种方法剥削他们。他们除了同社会民主党人联合在一起去反对一切富人,反对一切业主外,也同样没有出路,没有生路。修铁路的是谁?工头掠夺的是谁?砍伐和浮运木材的是谁?做雇农的是谁?做短工的是谁?在城市里和码头上当粗工的是谁?都是农村贫民。都是没有马的和只有1匹马的农民。都是农村无产者和半无产者。这样的人在俄国可真多啊!有人算过,全俄国(高加索和西伯利亚除外)每年发出八百万张有时九百万张身份证。这些都是季节工人。他们名义上是农民,实际上是雇佣工人。他们都应该同城市工人结成一个联盟;而投入农村的每一线光明和每一点知识,都会加强和巩固这个联盟。

列宁:《给农村贫民》(1903 年 8 月),《列宁全集》第 8 卷第 350 页。


在雇佣工人中常常有这样的情形:一部分雇佣工人同自己的业主联合起来反对整个的雇佣工人阶级。但这也只是阶级的一部分同自己的敌人联合起来反对本阶级。群众的福利不提高,群众同统治现社会的资本、同整个资本家阶级的对抗不尖锐化,决不能设想作为一个阶级的雇佣工人的状况会得到改善。相反,作为一个阶级的小农的状况有所改善,正是小农和地主联合在一起,共同向社会索取高额的地租,同全部或主要靠出卖劳动力过活的无产者和半无产者群众处于对抗地位的结果,这却是完全可以设想的,而且这也是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典型现象。

列宁:《关于农业中资本主义发展规律的新材料》(1915 年),《列宁全集》第22 卷第 85—86 页。


进城的乡下人,现在已经好奇和关心地注视着他所不了解的工人斗争,并且把斗争的消息带到一些穷乡僻壤去。我们能够而且应当使这些旁观者不是好奇,而是了解(即使不是完全了解,至少也要模糊地了解)工人是为全体人民的利益而斗争的,使他们变得日益同情工人的斗争。到那时候,革命的工人政党战胜警察政府的日子就会到来,而且会快得出乎我们意料之外。

列宁:《工人政党和农民》(1901 年 2 月),《列宁全集》第 4 卷第 381—383页。


我们认为先谈一谈有条件地“支持”农民是很必要的,因为一般说来无产阶级不能而且也不应该保护小有产者阶级的利益;无产阶级只是在这个阶级具有革命性的条件下才给以支持。既然现在专制制度体现着俄国的一切落后现象,体现着农奴制、无权地位和“宗法制”压迫的一切残余,那末就必须指出,工人政党支持农民,只是因为农民能够同专制制度进行革命斗争。这一论点看来好像是同“劳动解放社”草案的论点抵触的,该草案说:“专制制度最主要的支柱是农民不问政治和思想落后。”但是这不是理论上的矛盾,而是生活本身的矛盾,因为农民的特点就是具有两重性(小有产者阶级一般都是如此)。

列宁:《我们党的纲领草案》(1899 年),《列宁全集》第 4 卷第 215 页。


无产阶级能够成为全体人民的领袖,把农民吸引到自己方面来,因为农民除了遭受压迫和暴力外,从专制制度方面得不到任何其他东西,而从人民的朋友资产阶级那里也只能得到背叛和出卖。无产阶级由于它在现代社会中的阶级地位,使它能够比一切其他阶级更早了解到,伟大的历史问题最终只有用强力解决,不经受巨大的牺牲自由是得不到的,沙皇制度的武装抵抗应当用武力粉碎和击溃。否则我们就会得不到自由,否则俄国就会遭到土耳其一样的命运——经受长期的衰落和瓦解的痛苦,这对所有的劳动群众和被压迫群众是更加痛苦的。让资产阶级去低首下心,奴颜婢膝,讨价还价,乞求恩典以取得可怜的、滑稽可笑的自由罢。无产阶级要进行战斗,率领受尽最卑鄙和无可忍受的农奴制度及愚弄政策蹂躏的农民前进,争取完全的自由,这种自由只有武装起来的人民凭借革命政权才能保卫得住。

列宁:《无产阶级的斗争和资产阶级的奴颜婢膝》(1905 年 7 月 8 日),《列宁全集》第 8 卷第 506 页。


觉悟的无产阶级全力支持农民争取全部土地和充分自由的斗争,但是他警告农民不要存任何妄想。农民在无产阶级的帮助下能够推翻地主的整个政权,能够完全消灭地主土地所有制和地主官僚制的国家。农民甚至能够消灭一般的土地私有制。所有这些办法都会给农民、工人阶级以及全体人民带来很大的好处。工人阶级的利益要求最齐心协力地支持农民的斗争。但是,就是最彻底地推翻地主和官僚的政权,也丝毫不会破坏资本的权力。只有在没有地主和官僚政权的社会中,才能解决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最后的伟大斗争,即争取社会主义制度的斗争。

列宁:《土地问题和争取自由的斗争》(1906 年 6 月 1 日),《列宁全集》第 10卷第 407 页。


俄国无产者的先进部队一一产业工人工会的最伟大的义不容辞的责任,就是帮助自己的弟兄农业工人。组织农业工人有很大的困难,这是很明显的,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的经验也都证实了这一点。

列宁:《论建立俄国农业工人工会的必要性》(1917 年 7 月 7 日)。《列宁全集》第 25 第 109 页。


只要商品经济在发展,我国的农民也同任何小生产者一样,是属于小资产者范畴的:他们分化出少数的企业主和大批的无产阶级,这种无产阶级通过半工人和半业主的许多过渡阶段(这种过渡形式在一切资本主义国家和一切工业部门都存在着)同“小业主”保持着联系。

列宁:《社会革命党人所复活的庸俗社会主义和民粹主义》(1902 年 11 月 1日)。《列宁全集》第 6 卷第 236 贾。


二、只有农村无产阶级和城市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共同斗争,才能导向社会主义革命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作为觉悟的无产阶级的政党,力求把所有劳动者从一切剥削下完全解救出来并支持反对现代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一切革命运动。所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也最坚决地支持现在的农民运动,拥护能够改善农民状况的一切革命措施,直到为了这些目的剥夺地主的土地。同时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作为无产阶级的阶级政党,一贯力求成立农村无产阶级的独立阶级组织,而且要时刻记住向农村无产阶级说明它的利益和农民资产阶级的利益是敌对的,向它说明,只有农村无产阶级和城市无产阶级反对整个资产阶级社会的共同斗争,才能导向社会主义革命,而唯有社会主义革命才能够把全体农村贫民从贫困和剥削下真正解救出来。

列宁:《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1905 年 5 月),《列宁全集》第8 卷第 371—372 页。


所有这些阶层的,即全体农民的总的特点无疑也会使整个农民运动成为民主主义的,不管它们的这种或那种不自觉性和反动性有多么大。我们的任务是永远不要离开阶级观点和组织城市无产阶级与农村无产阶级的最亲密的联盟。我们的任务是要向自己和人民阐明要求“土地和自由”的普遍的,然而是模糊的意向后面所隐藏的真正民主的和革命的内容。因此,我们的任务是最坚决地支持这种意向和推动这种意向,同时也在农村中培养为社会主义而斗争的因素。

列宁:《无产阶级和农民》(1905 年 8 月 23 日),《列宁全集》第 8 卷第 209页。


觉悟的无产阶级的整个任务在于,一方面,决不放弃支持资产阶级劳动农民的进步的和革命的要求,另一方面,要向农村无产者说明反对这种农民的未来的斗争的必然性,要向他们说明,真正的社会主义的目的不同于资产阶级民主主义关于平均使用的幻想。与资产阶级农民一起反对农奴制残余,反对专制制度、神甫、地主,与城市无产阶级一起反对整个资产阶级,特别是资产阶级农民——这是农村无产者的唯一正确的口号,这是当前俄国社会民主党的唯一正确的土地纲领。

列宁:《从民粹主义到马克思主义》(1905 年 1 月 24 日),(《列宁全集》第 8卷第 66—67 页。


在没有进行完全的社会主义变革之前,不论是什么是激进的和最革命的土地改革的措施,都不能消灭农业雇佣工人阶级。幻想把所有的人都变成小资产者的念头,既反动又庸俗。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在现在努力发展农业雇佣工人的阶级自觉,使他们建立独立的阶级组织。城市罢工的浪潮能够也应该波及农村,农村不仅应该有农民起义,而且也应该有真正的工人罢工;特别是在除草和收割之前。纲领中我们的工人部分的要求,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城市工人对他们老板的要求,这些要求也应该根据不同的生活条件作相应的改变,成为农业工人的要求。

俄国暂时还没有什么特别法律(如果不算擅自离职法的话)来降低农业工人的地位以别于城市工人,这一点应当加以利用。应当关心使无产阶级高涨的浪潮在雇农和短工中产生出真正的无产阶级情绪和无产阶级的斗争方法。

列宁:《自由派的土地纲领》(1905 年 4 月 7 日),《列宁全集》第 8 卷第 290页。


十月革命证明,只要无产阶级能够使中间阶层首先是农民脱离资产阶级,能够使这些阶层由资本的后备力量变为无产阶级的后备力量,它就能够夺取政权并保持政权。

斯大林:《十月革命和中间阶层问题》(1923 年 11 月),《斯大林全集》第 5卷第 281 页。


无论在什么情形下,我们的第一个任务,我们的主要的和一定要完成的任务总是:巩固农村无产者和半无产者同城市无产者的联盟。为了这个联盟,我们要马上使人民得到完全的政治自由,使农民得到完全的平等权利和消灭农奴制盘剥。

而当这个联盟建立和巩固起来的时候,我们就能很容易地戳穿资产阶级用来诱骗中农的各种东西,那时候我们就能很容易而且很快地从反对整个资产阶级,反对政府一切势力而往前走第二步、第三步,直到最后一步,那时候我们就能一直往前走,走向胜利,并且会很快地争得全体劳动人民的完全解放。

列宁:《给农村贫民》(1903 年 8 月),《列宁全集》第 6 卷第 383 页。


总之,要消灭农奴制度的残余,就必须没收全部的地主的士地,这些土地应由农民收归己有,并按照本身利益来自行分配。

党的土地纲领应当建立在这个基础上。

有人会向我们说:这一切都是和农民有关的,可是你们对农村无产者打算怎么办呢?我们回答他们说:如果农民所需要的是民主主义的土地纲领,那末对于农村和城市的无产者则有反映其阶级利益的社会主义的纲领,他们的日常利益则在最低纲领讲到改善劳动条件的十六条中照顾到了(见第二次代表大会通过的党纲)。至于目前我党所进行的直接的社会主义工作,其具体表现是党在农村无产者中间进行社会主义的宣传,把他们团结到自己的社会主义组织里,并使他们和城市无产者结成一个单独的政党。党经常和这一部分农民发生关系, 并向他们说:你们既然实行民主革命,就要和战斗的农民保持联系,反对地主,你们既然向社会主义前进,就要坚决地联合城市无产者,无情地反对一切资产者,不管他们是农民或是贵族。和农民一起为民主共和国而奋斗!和工人一起为社会主义而奋斗!——这就是党对农村无产者所说的话。

如果无产者的运动和无产者的社会主义纲领会煽起阶级斗争的火焰,藉以永远消灭一切阶级性,那末农民运动及其民主主义的土地纲领就会在农村煽起等级斗争的火焰,藉以根本消灭一切等级性。

斯大林:《土地问题》(1906 年 8 月),《斯大林全集》第 1 卷第 204—205 页。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农民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最主要的同盟军(1)-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农民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最主要的同盟军(1)-激流网来源:《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