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国内不同民族的无产阶级的同化是进步的


反对乌克兰人谋求解放的愿望的是大俄罗斯和波兰的地主阶—级以及这两个民族的资产阶级。什么社会力量能够抗拒这些阶级呢?二十世纪的头十年已经提供了一个实际的回答:只有率领民主农民的工人阶级才是这样的力量。真正的民主力量如果获得胜利,民族暴行就不可能存在,而尤尔凯维奇既力求分裂并以此削弱这种真正的民主力量,因此他不仅出卖了一般民主的利益,而且出卖了自己祖国乌克兰的利益。只有大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无产者统一行动,才可能有自由的乌克兰,没有这种统一行动,就根本谈不上这一点。

然而,马克思主义者是不受资产阶级民族观点限制的。南部的即乌克兰的更为迅速的经济发展过程的完全确定已经有几十年了,乌克兰把大俄罗斯几万几十万农民和工人吸引到资本主义农庄、吸引到矿山和城市中去了。在这方面,大俄罗斯的无产阶级和乌克兰的无产阶级“同化”的事实是毫无疑问的。而这一事实无疑是进步的。资本主义把大俄罗斯或乌克兰的愚蠢、落后、定居和极不开化的农民变为流动的无产者,这些无产者的生活条件既破坏了大俄罗斯的也破坏了乌克兰的独特的民族狭隘性。假定说,大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以后会出现国家疆界,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大俄罗斯工人和乌克兰工人“同化”的历史进步性也是不容置疑的,这和美国的民族界限的磨灭具有进步性一样。乌克兰和大俄罗斯愈自由,资本主义的发展就会愈广泛愈迅速,到那时资本主义将会更加有力地把国内各区域和各邻国(如果俄罗斯和乌克兰成了邻国)中所有民族的工人即劳动群众吸收到城市、矿山和工厂里去。

列宁:《关于民族问题的批评意见》(1913 年 10 月 12 月),《列宁全集》第 20卷第 13 一 14 页。


工人阶级的利益要求一个国家内各民族的工人在统一的无产阶级组织,如政治组织,工会组织,合作社和教育组织等等中融合起来。

列宁 :《1913 年有党的工作人员参加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夏季会议的决议》(1913 年 9 月),《列宁全集》第 19 卷第 425—427 页。


谁没有陷入民族主义偏见的泥坑,谁就不能不看到资本主义同化民族的这一过程包含着极大的历史进步作用,谁就不能不看到各个偏僻角落,特别是像俄国这样的落后国家中的民族保守状态破坏的事实。

就拿俄国和大俄罗斯人对乌克兰人的态度来说吧。自然,任何一个民主主义者,更不用说马克思主义者了,都会坚决反对对乌克兰人的那种骇人听闻的侮辱,都会要求使他们完全平等。但是,如果削弱乌克兰无产阶级同大俄罗斯无产阶级现有的在一国范围内的联系和联盟,那就是直接背叛社会主义,甚至从乌克兰人的资产阶级的“民族任务”来看,这也是愚蠢的政策。

列宁:《关于民族问题的批评意见》(1913 年 10 月—12 月),《列宁全集》第20 卷第 12—I3 页。


无产阶级不能赞同任何巩固民族主义的做法,相反地,它赞同一切帮助消除民族差别、打破民族壁垒的东西,赞同一切促使各民族之间的联系日益紧密和促使各民族溶合的东西。

列宁:《关干民族问题的批评意见》(1913 年 10 月 12 月),《列宁全集》第 20卷第 18—19 页。


二、自觉的工人反对一切民族压迫和民族特权


自觉的工人反对一切民族压迫和一切氏族特权,但是他们并不以此为限。他们在同一切民族主义、甚至是最精致的民族主义作斗争的同时,不仅要坚持在同反动派和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进行的斗争中使各民族的工人团结起来,而且还要坚持使他们融合起来。我们的任务不是使各个民族分开,而是使一切民族的工人团结起来。写在我们旗帜上的不是“民族文化”,而是国际主义(国际)文化,因为这种文化能使一切民族在高度的社会主义团结中融合起来,现在这种文化已经由于国际资本的联合而形成起来。

列宁:《再论按民族分校》(1913 年 12 月 17 日),《列宁全集》第 19 卷第 552—553 页。


资产阶级唆使一个民族的工人反对另一个民族的工人,千方百计地分裂他们。

觉悟的工人懂得,消除资本主义所造成的各民族间的隔阂是不可避免的,是具有进步意义的,因此他们竭力去启发落后国家的同志,帮助他们组织起来。

列宁:《资本主义与工人移民》(1913 年 10 月 29 日),《列宁全集》第 19 卷第 456 页。


如果历史解决问题是有利于大俄罗斯大国资本主义的,那末,可以得出结论说:大俄罗斯无产阶级(资本主义所引起的共产主义革命的主要推动者)的社会主义作用将更加巨大。为了进行无产阶级革命,必须长期地用民族完全平等和友爱的精神来教育工人。因此,正是从大俄罗斯无产阶级的利益上看,必须长期教育群众,使他们以最坚决、最彻底、最勇敢、最革命的态度来坚持一切受大俄罗斯人压迫的民族享有完全平等和自决的权利。大俄罗斯人的民族自豪感(不是奴隶心目中的那种自豪感)的利益是同大俄罗斯(以及其他一切民族)无产者的社会主义利益一致的。马克思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在英国住了几十年,已经成了半个英国人,他为了英国工人社会主义运动的利益,仍然要求保障爱尔兰的自由和民族独立。

我们俄国土生土长的社会沙文主义者,普列汉诺夫及其他一些人,在我们所谈的第二种假定的情况下,不仅会成为自己祖国的叛徒,自由民主的大俄罗斯的叛徒,而且会背弃俄国各民族无产阶级的兄弟团结,即成为社会主义事业的叛徒。

列宁:《论大俄罗斯人的民族自豪感》(1914 年 12 月 12 日),《列宁全集》第21 卷第 86—87 页。


在一些文明国家里,我们看到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只是在整个国家结构和国家管理方面最大限度地实行民主制(瑞士)的条件下才有的那种同民族和平十分近似(比较地说)的局面。彻底民主制(如共和国、民警、人民选举官吏等等)的口号,正在把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以及每个民族的一切先进分子联合起来,为争取彻底消除民族特权的条件而斗争,而“民族文化自治”的口号则在教育(或者一般“文化”)事业上宣扬民族的隔绝,但隔绝是同保持一切(其中包括民族)特权的基础完全符合的。

彻底民主主义的口号可以把无产阶级和各民族的先进民主派(那些不要求隔绝,而要求在一切事业上,其中包括在教育事业上各民族民主分子联合起来的分子)融为一体,而民族文化自治的口号则分裂各民族的无产阶级,把它同各个民族的反动分子和资产阶级分子联系起来。

列宁:《民族问题提纲》(1913 年 6 月),《列宁全集》第 19 卷第 241 页。


三、不同国家的工人实行最密切的亲近和融合


每一个头脑清醒的工人都会“想一想”:正是这位皮.基也夫斯基教我们工人喊“从殖民地滚出去”的。就是说,我们大俄罗斯工人应当要求本国政府滚出蒙古、土尔克斯坦和波斯,英国工人应当要求英国政府滚出埃及、印度和波斯等等。但是,难道这就意味我们无产者要同埃及的工人农民,同蒙古、土尔克斯坦或印度的工人农民实行分离吗?难道这就意味我们要劝告殖民地的劳动群众去同觉悟的欧洲无产阶级实行“分离”吗?完全不是这样的。我们无论在过去、现在或将来,一贯主张各先进国家的觉悟工人应当同一切被压迫国家的工人、农民和奴隶实行最密切的亲近和融合。我们无论在过去或将来,总是忠告一切被压迫国家(包括殖民地)的一切被压迫阶级不要同我们分离,而要尽可能地同我们亲近和融合起来。

列宁:《论对马克思主义的讽刺和“帝国主义经济主义”》,(1915 年 8 月—10月)《列宁全集》第 23 卷第 61 页。


各国的政府和资产阶级愈是拚命分裂工人,挑拨工人自相残杀,愈是为了这个崇高目的疯狂地采用戒严和战时书报检查制度(甚至目前在战争时期,对“国内”敌人的迫害也远比对国外敌人的迫害厉害得多),觉悟的无产阶级就愈要负起责任,反对各国资产阶级“爱国主义”匪帮的沙文主义叫嚣,维护自己的阶级团结,捍卫自己的国际主义,巩固自己的社会主义信念。觉悟的工人放弃这项任务,就是放弃自己的一切解放的和民主的要求,更谈不到坚持社会主义的要求了。

列宁:《战争和俄国社会民主党》(1911 年 10 月 11 日以前),《列宁全集》第21 卷第 11 一 12 页。


俄国工人阶级已经开始从人民群众所处的那种政治上受压迫和愚昧无知的状态中挣脱出来。因此,一切觉悟的工人就有责任全力起来反对那些挑拨民族仇恨和使劳动人民的注意力离开其真正敌人的人们。沙皇政府在中国的政策是一种犯罪的政策,它更使人民破产,更使人民腐败和受压迫。沙皇政府不仅使我国人民变成奴隶,而且还派他们去镇压那些不愿做奴隶的别国人民(如 1849 年,俄国军队曾镇压匈牙利革命)。它不仅帮助俄国资本家剥削本国工人,把工人的双手捆起来,使他们不能团结自卫,而且还为了一小撮富人和显贵的利益出兵掠夺别国人民。要想打碎战争强加在劳动人民身上的新的枷锁,唯一的办法就是召开人民代表大会,以结束政府的专制统治,迫使政府不光是照顾宫廷狗党的利益。

列宁:《中国的战争》(1900 年 12 月),《列宁全集》第 4 卷第 338 页。


四、反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


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和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这是两个不可调和的敌对的口号,它们同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两大阶级营垒相适应,代表着民族问题上的两种政策(也是两种世界观)。崩得分子既然坚持民族文化的口号,并且想根据这个口号制定一个所谓“民族文化自治”的完整计划和实际纲领,那末他们事实上就是把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思想传播到工人中间去。

列宁:《关于民族问题的批评意见》(1913 年 10 月—12 月),《列宁全集》第20 卷第 9 页。


地主和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力图借攻击“异族人”来离间和腐蚀工人阶级,以便于麻醉工人阶级。觉悟工人对这一点的回答是:在实践中坚持各族工人的完全平等和团结。

民族主义者先生们在宣布白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是异族人的时候,忘记补充一句,大俄罗斯人(唯一的非“异族人”)在俄国至多只占人口总数的百分之四十三。这就是说,“异族人”占多数!少数不给这个多数好处,不给这个多数实现政治自由、民族平等,地方自治和区域自治的好处,怎么能控制多数呢?

民族主义者攻击乌克兰人和其他民族,说他们实行“分离主义”,说他们力求分离,企图这样来捍卫大俄罗斯地主与大俄罗斯资产阶级对“自己”国家的特权。

工人阶级是反对任何特权的,因此工人阶级捍卫民族自决权。

觉悟的工人并不宣传分离;他们知道大国的好处和广大工人群众团结起来的好处。但是,只有在各民族真正完全平等的情况下,大国才可能是民主的,而要有这样的平等,就必须有分离权。

反对民族压迫和反对民族特权的斗争,是同捍卫分离权密切联系着的。

列宁:《再论“民族主义”》(1914 年 2 月 20 日),《列宁全集》第 20 卷第 98一 99 页。


对于无产者重要而且极其必要的,是保证在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中取得异族人最大的信任。那末需要什么呢?不仅需要形式上的平等,而且需要这样或那样用自己对待异族人的态度或让步来抵偿“大国”民族的政府在过去历史上给他们带来的那种不信任、那种猜疑、那种侮辱。

我想,对于布尔什维克,对于共产党员,这是用不着多作详细解释的。我想,在这里,在对待格鲁吉亚民族方面,我们有了一个典型的例子,说明我们要是以真正无产阶级的态度处理问题,就必须非常谨慎,必须采取关心和让步的态度。如果一个格鲁吉亚人蔑视事情的这一方面,轻蔑地滥用“社会民族主义”这个指责(其实他自己不仅是真正道地的“社会民族主义者”,而且是粗暴的大俄罗斯的杰尔治摩尔达),这个格鲁吉亚人就在实质上破坏了无产阶级的阶级团结的利益,因为没有什么比对待民族不公平更能阻挠无产阶级阶级团结的发展和巩固的了,因为“受侮辱”的民族的人对平等感、对自己的无产阶级同志破坏这一平等(哪怕是出于无心或由于开玩笑)是最敏感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对少数民族多让步一些,多温和一些,比让步不够、温和不够要好些。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无产阶级团结的根本利益,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根本利益,要求我们无论何时都不要形式地对待民族问题,而要估计到被压迫民族(或小民族)的无产者在对待压迫民族(或大民族)的态度上的必然有的差别。

列宁:《关于民族或“自治化”问题》(1922 年 12 月 31 日,《列宁全集》第36 卷第 631—632 页


任何自由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都会在工人中间起极大的腐蚀作用,都会使争取自由的事业和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事业遭受极大的损失。

列宁《关于民族问题的批评意见》(1931 年 10 月—12 月),《列宁全集》第20 卷第 5 页。


帝国主义是少数“大”国不断加紧压迫世界各民族的时代,因此不承认民族自决权,就不会进行争取反对帝国主义的国际社会主义革命的斗争。“压迫其他民族的民族是不能自由的。”(马克思恩格斯语)无产阶级哪怕容许“本”民族对其他民族采取一点点暴力行为,它就不成其为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

列宁:《社会主义与战争》(1915 年 7 月—8 月),《列宁全集》第 21 卷第 296页。


压迫民族的无产阶级不能只用笼统的、千篇一律的、为一切和平主义的资产者所重复的空谈去反对兼并和赞成民族平等。对帝国主义资产阶级感到特别“不愉快的”问题,即以民族压迫为基础的国界问题,无产阶级不能默不作声。无产阶级不能不反对把被压迫民族强制地留在某国疆界以内,这也就是说,要为自决权而斗争。无产阶级应当要求受“它的”民族压迫的殖民地和民族有政治分离的自由。不这样,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就仍然是一句空话……

列宁:《社会主义革命和民族自决权》(1916 年 1 月—2 月),《列宁全集》第22 卷第 141 页。


从民族问题的角度看来,压迫民族工人和被压迫民族工人的实际地位是不是一样的呢?

不,是不一样的。

(1)在经济上有区别。压迫民族的资产者用一贯加倍盘剥被压迫民族工人的办法掠取超额利润,压迫国家的工人阶级有一部分人可以从中分享一点残羹剩饭。

此外,经济资料表明,压迫民族工人当“工头”的百分数要比被压迫民族工人当“工头”的百分数高,压迫民族工人升为工人阶级贵族的百分数也大。这是事实。压迫民族工人在一定程度上参加了本国资产阶级掠夺被压迫民族工人(和人民群众)的勾当。

(2)在政治上有区别。与被压迫民族工人比较,压迫民族工人在许多政治生活方面都占特权地位。

(3)在思想上或精神上有区别。压迫民族工人无论在学校中或在实际生活中,总是受着一种轻视或蔑视被压迫民族工人的教育的。例如,凡是在大俄罗斯人中间受过教育或生活过的大俄罗斯人,都会体验到这一点。

列宁:《论对马克思主义的讽刺和“帝国主义经济主义”》(1916 年 8 月 10 日),《列宁全集》第 23 卷第 48—49 页。


谁想为无产阶级服务,谁就应当把各民族的工人联合起来,不屈不挠地同“本民族的”和其他民族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作斗争。谁拥护民族文化的口号,谁就只能站在民族主义市侩的行列里,不能站在马克思主义者的行列里。

列宁:《关于民族问题的批评意见》(1931 年 10 月—12 月),《列宁全集》第20 卷第 8 页


把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这两个互相矛盾的任务结合起来,是法国社会主义者的致命错误。早在 1870 年 9 月,在国际的宣言中,马克思就警告过法国无产阶级不要迷恋于虚伪的民族思想,因为自大革命以来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阶级矛盾已经尖锐化了,从前产向全欧洲反动势力作斗争的任务团结了整个革命的民族,而现在,无产阶级已经不能把自己的利益同其他敌对阶级的利益结合在一起了;让资产阶级去对民族屈辱负责吧,无产阶级的事业是使劳动摆脱资产阶级的桎梏,争取社会主义的解放。

列宁:《公社的教训》(1908 年 8 月 23 日),《列宁全集》第 13 卷第 453—454页。


压迫民族的社会主义者如果否认被压迫民族的自决权,就会变成沙文主义者,就会支持本国的资产阶级。俄国社会主义者应当竭力争取使被压迫民族有分离的自由,被压迫民族的社会主义者则应当拥护联合的自由,双方都应当通过形式上不同的(实质上相同的)途径达到同一个目的:按国际主义精神把无产阶级组织起来。那些说民族问题在资产阶级秩序的范围内已经解决的人们,忘记了以下事实:这个问题仅仅在西欧已经解决(也不是到处),那里居民中的民族单一程度达百分之九十,但不是在东欧,那里居民中的民族单一程度仅仅为百分之四十三。

芬兰的例子证明,民族问题实际上已经摆到日程上了,并且必须在支持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和履行国际团结的义务二者之间作出抉择,而不允许对被压迫民族的意志施加压力。孟什维克建议芬兰社会民主党人“等待”立宪会议并同它共同解决自治问题,他们实际上是在按俄国帝国主义者的调子说话。

列宁:《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四月代表会议)》(1917年 5 月 2 目),《列宁文稿》第 2 卷第 342—343 页。


爱尔兰是英国政府维持庞大的常备军的唯一借口,一旦需要,正像已经发生过的那样,就把这支在爱尔兰受过军阀主义教育的军队用来对付英国工人。最后,目前在英国正重复着在古罗马到处都能看到的事件。奴役其他民族的民族是在为自身锻造镣铐。

马克思:《机密通知》(1870 年 8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6 卷第 474页。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人阶级和民族问题-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人阶级和民族问题-激流网(来源:《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