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资本家再也无法处理“多余”产品,死期便到来了-激流网

资本主义社会内部不断产生着灭绝自己的因素,当它再也无法处理掉“多余”的产品,死期也便到来了……


在股份制公司内部,每年的分红都是按各股东的出资额进行分配,谁出得资本多,在分红时谁就拿大头。而就整个社会来说,在每年新创造的总利润的瓜分过程中,原则上也是按照出资额进行分配,不同的是,它比股份制公司内部的分红复杂得多。

为什么说社会总利润原则上也是按照出资额去进行瓜分呢?就拿纺织部门和汽车部门来说吧,当在纺织部门投资10万,经过一年的周转之后,它有5万块钱的利润。而当在汽车部门投资10万,一年后,它就有7万块钱利润,相比于纺织部门,这2万块钱的差额已经构成了超额利润。由于资本的逐利性,作为资本人格化的资本家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这样就会有越来越多的资本不去投资纺织部门选择投向汽车领域。

由于纺织部门的投资减少,纺织品变得供不应求,价格就会上涨,而由于汽车部门的投资增多,产品变得供过于求,价格就会下降。因此,我们可以得到这样一个结论,原则上,超额利润不可能长期保持在一个部门,随着资本在各部门间的流动,它势必要在社会范围内参与利润的平均化,这样各部门间的利润率基本上可以趋于一致。

那么,在部门内部呢?当一个企业采用了新技术,在短期内,它确实可以获得超额利润,但随着这种技术的普遍使用,这种超额利润也就保持不下去了。也许有人会问,每个部门都是有门槛的,而且资本要从一个部门转移到另一个部门又谈何容易?

当资本家再也无法处理“多余”产品,死期便到来了-激流网

在大工业之前,由于当时的社会条件和技术条件,产业资本在各部门间的自由转移确实很困难,而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信用制度的产生和科学技术的提高为资本在不同部门间的转移提供了必要的社会条件和技术条件。还是原来那个例子,当一个纺织工厂的老板发现汽车部门存在超额利润时,他并不一定非要把资本从纺织部门撤出来,他也可以选择向银行贷款,最后以利息的形式从得到的超额利润中让渡一部分利润给银行。

原则上社会的总利润是按照出资额进行分配,但真实的情况并不仅仅如此,是什么使它变得更为复杂呢?我觉得有两个因素,一个是土地私有权的垄断,一个是垄断资本的存在。先说一下前者,在资本主义社会,商品交换是必须要符合价值规律的,也就是商品的价值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所决定,而商品交换以价值为基础进行。可是具体到房子这种商品时,我们仿佛就看不到价值规律的影子了。

当资本家再也无法处理“多余”产品,死期便到来了-激流网


房地产内消费欲望的生产


在我们看来,房价远远高于它的价值。而且在房地产领域,它的利润率远远高于其它部门,这也不符合各部门利润率趋于一致的原则。那么,我们就对房价做一个分析,如果撇开利息不考虑的话,房价是七十年房租的总和,而房租由两部分组成,一个是房子等固定资产的折旧费和修理费,一个是地租。前者是符合价值规律的,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地租。

由于土地是有限的,当一个资本家垄断着一个地区繁华地段的土地的经营权时,其它的资本家就不可能涌入进去,在这里,它把竞争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接下来,可以像垄断资本一样,可以完全根据购买者的购买需求和购买能力定价,从而得到垄断利润。

其实,在这里,价值规律同样在起作用,自从人类进入大工业以后,生产的社会化性质就愈加明显,而价值规律也不再在单个部门内发生作用了,而在更加广阔的范围内发生作用。对于每个想定居在城市里的年轻人来说,买房是大部分人的选择。

可是房价太高,很多年轻人都得省吃俭用好一阵子才能凑够一栋房子的首付。然而,省吃俭用的生活习惯岂不是和当下盛行的消费主义的风气发生了矛盾。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其中一个表现是生产无限扩大的趋势和劳动人民有支付能力的需求相对缩小之间的矛盾,而为了缓解这个矛盾,很多资产阶级经济学家自然就会想到生产不仅仅是产品的生产,而且也应该是消费欲望的生产和消费激情的生产即消费者的生产。

当资本家再也无法处理“多余”产品,死期便到来了-激流网

可是目前的情况是房子卡在中间,许多人毕生积蓄都用来买房子,致使房地产的利润率虚高,而由于对其它部门的产品的有支付能力的需求大大降低,其它部门的利润率自然就会降低,也就是每年社会新创造的总利润总要先减掉房地产这块的超额利润才能在其它资本家间进行平均化,而就整个社会来看,社会产品的总价值和总价格基本上是一致的,只不过利润在各资本家间的瓜分有多有少罢了。

之前说,在每年创造的总利润中,房地产领域总要占据一块大头,那么剩下的利润是不是可以在其它部门的企业之间平均化呢?不是的,因为有垄断资本的存在。资本具有逐利性,它不仅仅是因为作为资本人格化的代表资本家对利润的贪婪是无限的,还因为资本家之间存在竞争,因此,只有尽可能得抢在其它资本家之前取得超额利润,最后廉价地出卖商品,才能把其它资本家从市场上挤出去。


怎样才能获得超额利润呢?


当资本家再也无法处理“多余”产品,死期便到来了-激流网

要想获得超额利润,就必须提高劳动生产率,使企业的个别劳动时间低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而要提高劳动生产率,就要进一步分工和采用新的机器,由此可见,生产方式和生产资料总是不断变更,不断革命化;“分工必然要引起更进一步的分工;机器的采用必然要引起机器的更广泛的采用;大规模的生产必然要引起更大规模的生产。”

直到在各个部门都出现了垄断企业。这时,小资本家已经无力在其它部门经营,要么在大资本的排挤下苟延残喘地生存下去,要么就把资本投向适合小规模生产的部门。由于小资本家的利润率比较低,所以他们的所得更多地是来自工人工资的扣除部分,当然,他们提供给工人们的劳动条件和生活条件都是非常恶劣的,这也可以为他们降低一大波成本,所以为什么说小厂一般都是黑厂呢。


有哪些部门适合小规模生产呢?


在资本主义社会,它主要存在三个主体,一个是资本家,一个是土地占有者,一个是无产者。当小资本家被大资本家压的喘不过气来时,他们也可以选择和土地占有者发生关系。就像在繁华的地段或学校旁边开个店铺之类的,由于土地经营权的垄断,资本在这里流动就比较困难,虽然不可避免得还存在竞争,但远没有在社会范围内的竞争激烈。

当资本家再也无法处理“多余”产品,死期便到来了-激流网

在繁华的地段或学校每天的人流量比较大,店铺不仅可以卖出一大批商品,而且也可以省掉一大笔流通费用。而这都是土地的位置优势给卖家带来的好处,因此由此得到的超额利润必须以地租的形式归土地占有者所有,而卖家只能得到平均利润的那一部分。由于大多数店铺老板都是从其它部门中排挤出来才从事这一行业的,所以地租中可能还存在着平均利润的扣除部分。

那么是不是社会总利润减去土地占有者独占的利润后的剩余利润能长期被垄断企业把持呢?不是的。垄断并没有消除竞争,反而使竞争变得更为激烈了。虽然在这个时候,各垄断企业为防止相互竞争而元气大伤签订了同盟协议,但是每个资本家仍然各怀鬼胎,垄断必然造成进一步垄断。

当资本家再也无法处理“多余”产品,死期便到来了-激流网

当竞争加剧了,资本家不得不采用新技术,用机器去取代人力,可是,随着生产力的普遍提高,平均利润率也在下降,而这却是整个资产阶级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随着机器的广泛使用,参与生产领域的人的比重就会大大降低,自然,资本家投资在机器上的资本的比重在加大,这对资本家是很不利的,因为机器的价值只能以折旧的方式一部分一部分地转移到产品当中去,而并不能实现价值的增值。当然,平均利润率下降的趋势并不意味着利润的绝对量在减少,当资本家在不断扩大投资时,尽管平均利润率在降低,但是它的基数却在增大,最后它的绝对量也可能增大。

当资本家再也无法处理“多余”产品,死期便到来了-激流网

可是,这个时候,市场已经趋于饱和了,大资本家扩大投资的结果是以小资本家的不断排挤为前提的,直到小资本家破产而沦为无产者为止,接下来,大资本家们只能把斗争的矛头指向他们自己了。当平均利润率在下降时,资本家们自然会竭尽全力地阻挠平均利润率下降的趋势。

由于机器不断地把工人从工厂里排挤出去,形成了日益庞大的产业后备军,这为资本家压低工资和更加残酷地压榨工人提供了条件。毕竟,在资本主义社会,劳动力是作为商品而存在,那么它也得符合商品交换的特点。

当资本家再也无法处理“多余”产品,死期便到来了-激流网

当供过于求时,商品的价格下降,劳动力也一样。因此,在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日益发展,劳动人们的生活就愈加贫困,而愈是大规模的生产,劳动人们有支付能力的需求就日益地缩小。

接下来,就像斯大林所说的,如果一种经济制度竟不知道怎样来处置自己生产出来的‘多余’产品,而在群众普遍遭到贫困、失业、饥饿和破产的时候却不得不把它们焚毁掉,那么这种经济制度本身就给自己宣判了死刑。

当资本家再也无法处理“多余”产品,死期便到来了-激流网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当资本家再也无法处理“多余”产品,死期便到来了-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当资本家再也无法处理“多余”产品,死期便到来了-激流网(作者:三秦学子君。来源:公众号  三秦学子君。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