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央视热播的《伟大的转折》中有一段毛泽东笑怼博古和李德的剧情特别精彩。

1935年1月15日的遵义会议上,博古作为当时中共临时中央的负责人,在作关于第五次反围剿及突围转移以来军事指挥上的经验和教训的报告时没有认识到自己和三人团在军事指挥上的错误,而是把失败的原因归结为:

1、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力量过于强大;

2、白区反帝反蒋运动没有进步,党对白区的工作领导没有显著进步。因此,瓦解敌军工作做得很差,游击战争开展的不够,各根据地互相配合不默契、没有那么密切、后勤补给工作没有做好;

3、红军突围进行战略大转移后,发生了严重的无组织无纪律行为,正是这种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行为,破坏了整个大转移的战略计划。

博古的意思就是他作为负责人是没有错误的,错误都在于别人没有积极配合,失败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敌人力量太强大和队友配合的不好。在场的刘伯承说当时甚至只要给博古提建议就会被他说成是对战争的动摇、机会主义甚至是反革命。

了解第五次反围剿历史的朋友一看博古这段报告一定很气愤,第五次反围剿出现那么大的错误竟然被博古这么轻描淡写的讲了出来。以至于彭德怀怒骂:崽卖爷田心不疼!

毛泽东把他们的错误归纳为了三个”主义“:

1、进攻时的冒险主义,要夺取一省或几省的胜利;

2、防守时的保守主义,与强大的敌人打阵地战、堡垒站、持久战、叫花子和龙王比宝,怎么能不输呢?

3、突围时的逃跑主义,打了败仗就惊慌失措、仓促出逃、什么没用的东西都带上了。

彭德怀说:”什么御敌与大门之外,不放弃苏区每一寸土地、硬逼着我们跟敌人硬碰硬、拼消耗。仅仅一个广昌战役,三军团就损失了三分之一,过湘江的时候又损失了一半多。一万多人的一个军团呀、现在就只剩下几千人了,你们这就不难受吗?“

毛泽东说:”看到战士倒在湘江里,我的心在滴血。“

要想取得一件事情的成功,就要知道这件事情的发展规律和性质,将它放到和周围事物关联的具体环境中去考察。而博古和李德却不懂得中国革命战争的发展规律。

犯错并不可怕,只要能勇敢地面对、勇敢地改正。面对李德的顽固,毛泽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李德,就像你一样,旁边有个炭盆,如果你没有火柴的话,你一定会想到用炭来点燃你的香烟。但你点烟的同时,一定会离炭很远,为什么?因为炭会烧着你嘛!

可是你明知道跟敌人硬碰硬,会失败、会伤亡、为什么还固执的执行呢?就这一点,你是有责任的!

当然李德也不是想故意破坏中国革命,想让红军战士牺牲,只是对中国国情不了解。”

李德听了哑口无言。

山沟里学马列的毛泽东在这次会议上取得了军事领导权。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敌人是强大的,红军是弱小的。但弱小并不可怕,就像水一样,水可能是天下最软弱的,最柔弱的物质,可是它有什么功能?首先,它能灭火,威力够强大吧,第二,水可以穿石。

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充分站在了一个弱者的角度去想问题,把马列主义这一原则,放在每一场具体的战斗中,放在每一个微小的事件当中去,寻找到了真正属于中国革命自己的道路。只有这样,才有可能以弱制强,在这个过程中,找到机会取得最后的胜利。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遵义会议上的交锋-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遵义会议上的交锋-激流网(作者:何思齐。编辑:赫贫。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