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跟大家说说我读马恩列斯毛的故事。

导师之所以是导师,因为他们的学说有长久的价值,大可以改变世界,小可以改变一个人。我无力改变世界,也没有那么远大的志向,但是改变了自己,也或多或少改变了身边的一些人。

我是三十年前开始读马克思的,那时候我小学五年级。当时我有许多疑问,这些疑问都指向一个问题:马克思主义是不是正确的?我觉得别人的意见都不可靠,要自己判断。如何判断呢?我觉得二手书籍也不可靠,最可靠的就是读原著。

那个时候,很多人家都还能翻出一两本七十年代出版的马克思来。我家里只有一本,是《哥达纲领批判》。这本书我反复读了一年,从1989年读到1990年。

我怎么学习起马列来-激流网

读这本书的好处很大。这本书篇幅不大,内容也不难读,语言也生动。如果我一上来就读《资本论》或者《德意志意识形态》那种,估计就死翘翘了。我反复读了一年,把书中内容大体上都理解了。当然,理解的深度是谈不上的,但是字面意思都理解了。我忽然发现,马克思的书不难读,比起很多教科书、哲学书都要容易理解得多,表述也清晰得多。这就给我以后继续学习马克思提供了信心。

到了6年级,开始阅读《马克思恩格斯选集》。这也不难找,麻烦的是尽管很多人家都有,但是谁家也不全。后来一个同学说他家里有全套,偷偷摸摸地拿给我,我找个本子匆匆忙忙做摘录。但是嫌累,摘录的东西也不多。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读《共产党宣言》,头天晚上把所有序言都读完后,心情激动,竟然无法继续看下去。等到第二天,才去看了正文。

六年级阅读《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也就两三个月,囫囵吞枣,很多东西没看仔细,看到的多数东西也消化不掉。升初中之前的那个暑假,我在新华书店买了三本书,《反杜林论》,《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这些都是70年代的版本,是1991年的县新华书店门市部仅存的几本。又在我奶奶家搜了五十年代的《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七十年代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国家与革命》。

由于多次搬家,这些书都没了。有些版本很少见,还是有些收藏价值的。比如那本《国家与革命》,我依稀记得是解放军哪个出版社翻印的,黄色书皮,我在旧书网上从没看到过。

通过对这些著作的持续学习,使我初步掌握了马列主义的理论体系,特别是科学社会主义这一部分。哲学那部分,我之前借助辅导书比较系统学习过辩证法,所以《反杜林论》和《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就够了。初中又从同学家里搞来过大部头的忘了哪里出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这种书,所以问题也不大。不仅初步掌握了,而且也能做一些应用了。

但是经济学则不然。《反杜林论》中的经济学部分看得晕晕乎乎,因为恩格斯以反驳为主,正面论述不多,而且不系统。《帝国主义论》倒是系统,但是也不涉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础理论。我先是找了本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材,学习了资本主义部分,多少上了点路,然后一直战战兢兢要不要读《资本论》。我觉得《资本论》这一关早晚要过,但是迟迟不敢去过。这有两个原因:

首先,马克思的书并不难找,但是想找全不容易。《资本论》有三卷,我最早遇到的是第二卷,也是六年级;1993年和1994年的时候买了第三卷和一本《剩余价值理论》,也是翻翻就算了,看着特费事;偏偏是第一卷,一直到1996年我才在旧书摊上找到。《剩余价值理论》买全了,要等到我工作之后了。

其次,《资本论》难懂。六年级看到第二卷,一翻开头就晕了,根本看不懂。第三卷有些东西当时以为看懂了,后来才知道自己根本只看了个皮毛。有了第一卷,我又快高考了,所以第一卷也是快速浏览,只求了解内容,不求深入了解,更谈不上掌握。

所以,我是上了大学后,才下定决心去攻《资本论》的。刚刚有点眉目,大二学了西方经济学,脑子里顿时一片浆糊。明明白白的知道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的方法、立场和观点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想不通西方经济学错在哪里,马克思主义又对在哪里。乍看起来好像这两种理论都对,就如同中医和西医一样。这反过来促使我重读《资本论》,这才真正开始入了经济学的门。

几年之后,我梳理思路,明白了为什么学习西方经济学有助于学习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资本论》是对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发展、对庸俗政治经济学的批判,当代西方经济学是庸俗政治经济学的后续,学习了西方经济学,有助于理解马克思到底是在批判什么,为什么这么批判;作为对照物,也有助于理解马克思的经济学理论为什么是这样的,它的特点到底是什么,它的优势在哪里。在学习西方经济学之前,我记得的只是马克思的许多观点;学习了之后,我真正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和方法。这个时候再读《资本论》,就能看出许多之前看不出的东西来了。

由于历史唯物主义是马克思对政治经济学研究的结果,所以这个时候我对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解也深刻得多了。

三卷《资本论》光通读,大概就有五六遍吧。读了《资本论》之后,又找了列宁的一些经济学著作,受益匪浅。列宁的经济学著作《帝国主义论》最著名,但是并不是写得最好的。列宁许多好的著作和文章并没有收录在《列宁选集》之中,单行本种类也不多,所以读列宁的书最好是读《列宁全集》。

我在1994年就买了全套四卷70年代版的《列宁选集》,人民币8元,崭新的一套,新华书店书库里翻出来的。1996年起又陆续买了若干卷《全集》,主要是十月革命前后的。我想在1997年十月革命80周年的时候写篇《列宁论无产阶级民主》,但是20多年过去了,也没有动笔。

这套8块钱的《列宁选集》倒是一直还在。有好几次我都想挂到孔夫子网上卖了算了,因为我已经集齐了全部《列宁全集》(除了书信部分),但是还是有点舍不得。况且也卖不了几个钱。除了《列宁选集》,两卷本的《斯大林选集》我也有。斯大林的著作看这两本选集也就差不多了,该有的都有了。斯大林的著述有些有意思的地方,也许以后有机会专门说说,这里就不扯远了。

其实,论起来,看得最早的还不是马克思的《哥达纲领批判》,而是毛主席的东西。80年代,《毛主席语录》还很常见,很多人家都能翻出来。偏偏我们家没有,我从邻居家拿了一本。我已经有二十多年没见过纸质的《毛主席语录》了,直到前两年有次偶然在上海外文书店看到了英文版的。这是卖给洋人的。2015年英国工党影子财政大臣麦克唐纳在议会上掏出红宝书,读起语录,“不懂就是不懂,不要装懂”。看来到现在洋人还有人在读。

我大约在1992年读《毛选》,后来自己也买了一套。不过这套毛选现在只剩一本了。其余的哪里去了,我也不知道。虽然很久不读《毛选》了,但是基本的掌握还是有的。前几年有人和我辩论,说毛在《新民主主义论》中反对金融资本,我不禁“呵呵”。亏得这些人还自称毛的派。

回首三十年来,为了学习马列主义,真是费了不少心。首先找书就麻烦得要死,哪像现在,网上各种资源都有。而我居然也慢慢积累了不少书,特别是现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和《列宁全集》在书架上浩浩泱泱的几大排,看上去漂亮得很。而且除了装潢门面,总还算“学有所成”,也没白费那些心思。

最重要的,是通过阅读和学习,明白了很多道理。这些道理激励着我,让我从一个懵懂少年到中年油腻男,但是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也始终没有改变作人的原则。这也算是我的“不忘初心”吧。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我怎么学习起马列来-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我怎么学习起马列来-激流网(作者:马宁。来源:公众号  科学的历史观。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