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夫诗画丨观斗——杨文医生被杀事件有感-激流网

医宰患兮患杀医,

红刀白刃血淋漓。

可知沙场围栏后,

谁在拍手看斗鸡?

“生在有阶级的社会里而要做超阶级的作家,生在战斗的时代而要离开战斗而独立,生在现在而要做给与今后的作品,如此的人,实在也是一个心造的幻影。在现实世界是没有的,要做如此的人,恰如用自己的手拔着头发,要离开地球一样。”(鲁迅《论第三种人》)

近一百年过去了,鲁迅先生批判的“第三种人”,“为文艺而文艺的人”,依旧阴魂不散。他们借尸还魂,占据各大文艺期刊,名为高雅文艺。可惜我这个匆匆行走的穷人,再高雅的文艺我也是无法欣赏的。针对现实,为人生,并改造这人生的作品,却如沙滩中的一粒金子,是极难淘到的。

与此同时,带着无产阶级情感温度的文艺也“在今天和明天之交发生,在诬蔑和压迫之中滋长。”纤夫的画作就是最好的证明,不但在艺术的必备要素“美感和情感”等方面具有很强的感染力,更重要的是把对现实的思考,把与无产阶级共同的命运溶入艺术之中。纤夫的这首古体诗与他的画作一脉相承,是对他书画作品最好的阐释。

“医宰患兮患杀医,红刀白刃血淋漓。可知沙场围栏后,谁在拍手看斗鸡?”。这首诗直击现实。医患矛盾愈演愈烈,以至于红刀白刃来相见的极端情况并不鲜见。然而医生和患者本身也是阶级兄弟,这从他们把脉时的身体接触可以看出来,这从还有胡大一、覃秦东这样遵守医道的医生可以看出来。还有那些工作过程中猝死的医生,更加证明了医生与普通的劳苦大众也有着同一样的命运。医患之间并没有一堵高墙,这堵高墙在医患之外。医患同处于“沙场”,在“沙场”的围栏背后,是一些悠闲自在的高等华人,他们制定着游戏规则,站在“围栏”背后欣赏血腥的“斗鸡游戏”,这是阶级兄弟用血来演绎的一场“斗鸡游戏”。 要结束这一场残酷的“斗鸡游戏”,只有医患之间真正的携起手来,共同拆掉这个“围栏”。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纤夫诗画丨观斗——杨文医生被杀事件有感-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纤夫诗画丨观斗——杨文医生被杀事件有感-激流网(诗画:纤夫。文:茅草。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