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秘书长助理,9958总监王昱清空了自己的微博。

9958是儿慈会自己的项目,旨在紧急救助需要帮助的儿童,取谐音“救救我吧”。

《新京报》发现2016年的5月到10月王昱团队已经外出团建了4次,总计26天。最长的一次团建,长达11天。

《新京报》的记者跑去问王昱,你们怎么拿着善款到处玩?王昱反问:

我们那么大个平台救助那么多小孩,不允许有团建是吧?

这篇报道没掀起什么风浪,不久之后,王昱在微博上晒出了上班时间让员工用杂粮、鸡蛋、橄榄油、金枪鱼、鸡肉罐头给自己的狗做有机狗食的照片:

憨豆们太幸福了,全都吃了个精光。

憨豆是她的狗。

2018年全年,9958的15个员工,花在培训、会议、物流、差旅等方面的费用为195万,平均每人:

13万。

乃悟翻了翻另外一家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的报告,同样捐赠在亿元级别的“春蕾计划”和“安康计划”在此项目上的花费分别为10万元和76万元。

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郝大星说,他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加入9958,和大家一起快乐的慢慢变老。

如果不是这周一,贵州23岁女孩儿吴花燕离世,这个快乐的团队应该还在计划2020年团建去哪儿的问题。

吴花燕身世凄惨,父母双亡,两个弟弟,一个失联,一个身患重病。吴花燕本人长期营养不良,去年10月13日入院时身高1.35米,体重43斤……

入院后,在病友们的劝说下,她和家人联系上了儿慈会。10月25日,双方签订了救助申请表,进入救助流程:

筹款100万元。

媒体关注和网友的眼泪给善款筹集带来了很大效果,水滴筹60万元筹满后的没几天,微公益上的后续两期也迅速启动并完结。

那几天,还有很多没有资质的组织,比如浙江广播电视集团官方抖音号“喜欢听新闻”也在努力。他们在抖音上发起“护燕行动”,一天时间就筹集了45万元。他们说:

爱心款已亲自交至吴花燕。

吴花燕去世后,多个信源证明,吴家人并没有拿浙江广电的这笔捐款。

募捐时承诺筹款“及时拨付”儿慈会9958也被揪住了,他们不但在拿到百万巨款后抽取6%的管理费,还只给了吴家:

两万。

装了ETC卡的车主们,在过收费站时可以享受95折优惠,9958可能受了他们的启发。

网友们彻底愤怒了。大家认为,正是因为慈善组织没有及时把善款交给吴家人,吴花燕因此被:

耽误病情甚至饿死。

昨天,9958告诉大家,是乡政府和家人提出留到手术和后期使用,停止筹款也是因为乡政府告知,孩子将由政府负责。

但当地政府委婉否认了这个说法。

《中国青年报》说,截至2019年10月30日,网络众筹平台收到了超过80万元善款,爱心人士给花燕微信转账合计7万多元,弟弟的支付宝收到了直接转账捐款15.59万元,学校和师生捐助了超过两万元现金,老家的乡政府组织干部职工和村民亲友捐了38000多元,县民政局送来了两万元紧急救助,老家乡里的微信公众号也收到了3643元爱心款。

也就是说,即便拿不到9958和浙江广电的钱,吴花燕从其他渠道获得的善款也是够治疗和生活费用的。

此外,《中国青年报》还说,医生对吴花燕的诊断一步步指向了早老综合征(HGPS),这是一种先天性遗传性疾病,目前没有有效的办法治愈这种疾病。

但这和善款去哪儿了,是两个问题。

乃悟看了一下儿慈会2018年工作报告,成立9年的中华儿慈会募款总额20亿。这其中,用于购买各类投资理财产品的资金总计13.27亿元,现在还有超过4亿元的各种理财产品。

中国《慈善法》的规定,投资收益必须全部用于慈善目的。王昱显然不是这么想的,她点赞过这样一条微博:

商业是一个不断突破想象的过程。

在她的团队给吴花燕拟写的募捐文案里,乃悟对一句话印象深刻:

吴花燕的梦想是拿到初级会计证,将来想找一份审计的工作,能赚钱养活自己自又能主持社会正义。

不能总是用吴花燕他们的生命,来揭慈善组织的盖子,代价太大了。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评价慈善-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评价慈善-激流网(作者:杨乃悟。来源:星球商业评论。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