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摘要:白天上班,深夜在快递中转站兼职开叉车,这是一个31岁男子的北京生活,确诊新冠后,他的轨迹得到披露,令很多人感慨生活不易。 很多人不知道,正是庞大的兼职者撑起...
  •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沿海地区工业的发展,吸引着一批又一批农民进城打工。 对于老一辈农民工来说,在城市里打拼,透支掉自己的青春之后,便会回到农村老家养老。他们只是...
  • 2020年,打工人快速成为席卷互联网的热词,岁末年关之际,我们找到了一群“95后”打工人,试图从他们的身上,找到一些关于年轻一代打工人对于生活、工作和未来的答案。 ...
  • 2020年,恐怕没有一个劳动者可以说,我的工作生活毫无变化。 新冠病毒肆虐,有人经历了停工停产,有人前所未有的忙碌,还有人悄无声息失去了工作。6月底,国际劳工组织...
  • 2014年9月30日下午近两点,九零后诗人许立志来到深圳龙华一座大厦的十七层,他疾步走到窗前,向外眺望了五分钟之后,纵身一跃,一个年轻的生命就此陨落。年仅24岁的许立志...
  • 攀枝花渡口大桥劳动力市场,年轻的求职者。2010年1月 摘要:黝黑皲裂的皮肤,硕大的指关节托着消瘦的下巴,空洞的目光,在王子怡的镜头中,川南青年民工的形象令人难忘。 ...
  • 一名第五次离开富士康的工人,没过多久,又重新回到了流水线。 在富士康,来回进出几趟算不得稀奇,李方进厂不满两个月,最初同行的工友已走完离职、找工作、再次进...
  • 曾经的造型夸张的杀马特青年们如今早已在大众视野中淡去。 最近,话题#杀马特为何消失了#又勾起了大家对杀马特的怀念。 这次被大家关注是因为艺术...
  • 原编按:距离“双11”第二波资本收割还有两天。原为自我嘲讽和讨论如何摆脱“光棍”状态的“光棍节”,从2009年11月11日开始就被商家彻底抢走,逐渐演变成犒赏自己的大型网络购物...
  • 原编按:社区剧场有专业的戏剧从业者和素人(通常是较为弱势的群体)参与,通过两方的合作让社区民众获得“实质性收获”和一种赋权。本是关乎两方的协同合作,但在各大媒体报道中,关于专业...
  • “蚁族”是高校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的别称,是我国城市化、人口结构转变、劳动力市场转型、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等一系列结构性因素的综合作用下产生的新兴弱势群体,近两年因在北京、上海等一...
  • 1991年,小韩出生在中国的一个农村。这一年,中国的决策层还在酝酿着改革的方向。1992年,总设计师南巡,中国私营企业自此突飞猛进。 1998年,小韩被父母送到村...
  • 当我们谈起“工人”时,脑海里会浮现出一个怎样的形象呢?是春运返乡的农民工,是富士康的车间女工,是每天与尘土打交道的建筑工、环卫工,还是刚进城的月嫂?他们会不会经常和“吃苦耐劳”...
  • 9月8日,《人物》杂志发表的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燃起了新一轮围绕骑手的热论。 有这样大的反响,不难理解。《外卖骑手》一文中详尽地描述了工人们如何被算法裹...
  • 新冠疫情全球持续蔓延已逾半年,我们所熟悉的世界和生活已被其彻底改变。我国目前虽仍有零星爆发,但大体上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然而,疫情防控的代价是极为惨痛的,疫情对经济和民生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