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春草

我的舅舅是一名知名爱国者。身为小镇做题青年的我,只要一想起舅舅的大别墅和智慧,也不由自主地挺起胸膛——,这是我们家族的荣耀。

不过我现在失业了,该死的资本家。我得去舅舅家取取经,让他教教我怎么在资本横行的时代,既能赚大钱,又能打击资本,我相信道路是曲折的,未来是光明的。

到了舅舅家,舅舅正在录制节目,我在舅舅家女仆的安排下在会客室等候,由于隔音太好,我只能依稀听见舅舅在说什么“提高科学家待遇,要把钱捐给科学家……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绝不能让美帝和资本毁了中国……”。真不愧是我的舅舅,就是这么的仗义执言。

舅舅录完节目,就朝我这走来。毕竟求人帮忙,总得先夸人两句,我急忙站起身来,说道:“舅舅,你说的太对啦!我就是生物专业的,之前在的生物科技公司天天996,工资也只能勉强糊口,一定要提高科研人员的待遇,才能科技强国。今天正好来您这,想求您教教我怎么像您一样挣钱,就当您给我这个科研人员捐钱了。”

没想到舅舅脸色阴沉了下来,“我的钱是辛辛苦苦勤劳获得的,你怎么可以道德绑架呢?我的外甥,你不能不劳而获,不思进取啊,你要勤奋一点。”

舅舅的话,使我深思,不过我还是有点疑惑,问到:“舅舅,但是我看那些大国工匠,既勤劳又聪明,住的房子还没您的好,您能分享您的赚钱经验吗?”

舅舅站了起来,我不得不仰望着他,他背过身说到:“我的侄子,这就是资本呐,只想着赚钱,而不考虑我们民族的利益。至于我怎么发的家,我就是为民请命,敢于直言,使得群众信任我,给我打赏替他们发声。”

“可是舅舅,我之前也想着为民请命,说了两句,就被禁言了您是怎么能发出来的?”我弱弱的问到。

“和资本斗要掌握方式方法,都什么年代,还在传统直言不讳,你说说你讲了些什么”

“就XXX银行和宝岛的事。”

舅舅突然转过身来,面目狰狞,大声的说到,“你懂什么!这些事你调查清楚了吗?你没有发言权。舅舅我能说,是因为舅舅我顾全大局,懂得尺寸。你不要被美帝收买水军带节奏,你这不叫为民请命,这叫造谣!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才需要我们这种人呐。咱们家这么欣欣向荣,你XX大学毕业,你表弟今年去哈佛,你有什么不满的呢?饭都吃上了,还关心这个干嘛。”

“可是舅舅,我今年失业了。”

“那你饭都没吃上,关心这个干嘛。”

舅舅的逻辑令我折服,看着舅舅愤怒的眼神,我虽然想反驳两句,但说不出口,只能赶忙转移话题,“那舅舅,您说说您是怎么和平台斗争的吧,您在资本家的平台上仗义执言,恐怕不容易吧。”

这时,舅舅默默拿起香烟,我赶忙给舅舅点上火。舅舅满意地点了点头,“是啊,就算是舅舅我也不得不讲究方式方法,遵守一些平台的规矩,避免合同违约,还得和评论区的水军、50W斗争,能发声很不容易。”

一想到连舅舅如此不容易,我联想到整个社会,不得不悲叹,“唉,我看上头有些账号也入住平台,上头是不是也和您一样要避免违约呐?”

“胡说什么呢!你以为上头和你一样吗。你想想平台公司的用电是从哪来的,网络服务商是谁提供的,企业贷款是谁提供的,你能想到的,国家想不到?国家怎么会向资本低头呢!”

“那上头,为啥不直接……”

“国家这么大,怎么可能面面俱到,上面的本意是好的,下面没执行好,国家有时候也不得不向资本低头。”

舅舅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和我说,“你呀,看起来不适合干舅舅这一行,缺乏辩证的思想,舅舅也帮不了你。你这么老实一个人,不如学门技术,当个蓝领,为国家做贡献。顺便多看看你舅舅的视频,提升自我,舅舅我今天下午还有一趟去美国的飞机,差不多该走了,你要没啥事,我送你出去吧。”

就这样,还在沉迷舅舅辩证逻辑里的我,迷糊着被舅舅领着出了门,直到之前一直啃食的狗叼起空吊盘的狗叫唤了两声,才把我惊醒。看着舅舅坐上前往机场的汽车,我跑上去敲了敲车门,问了最后一个问题,“舅舅,美国这么乱,你咋去美国啊,你真的爱国吗?我觉得现在真不如以前公平呐。”

舅舅摇下车窗,微笑的对我说,“舅舅要去哈佛看你表弟呐,没办法。我当然爱国了,不爱这个国家,我怎么赚钱把你表弟送到哈佛呢?你呀,就是太容易被骗,不要被那些极端分子骗了。他们没吃到现在的红利,就开始怀念过去,他们是过去的受益者。他们现在不属于这个国家,国家现在是属于我们这些爱国者的。”

舅舅的车逐渐远去,掀起的尘土拍在脸上。我……回想起过去的历史和舅舅的话语,突然明白了感到:这片土地十分陌生,而我找不到回家的路。这片土地不属于我,而我也没有祖国。

请关注激流新号“纪卓阳”,旧号一直关禁闭!

我的爱国者舅舅-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我的爱国者舅舅-激流网

(作者:春草。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穆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