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一人在台上):今天我给大家表演一个节目,说段相声。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敝姓郎,名四季,是德云社的编外弟子,还没有哪位师傅愿意认我。相声讲究说学逗唱四门功课,哪一门功课我也不行。来点什么好呢?

乙(走上台):郎司机,郎司机。

甲:谁叫我?(扭头看乙)什么事?

乙:什么事?车呢?怎么还不开过来?

甲:什么车?

乙:宝马车啊!顾总说了,他会派一个姓郎的司机开宝马车过来接我。

甲:不好意思,我不是你说的那个司机,也不认识什么顾总。刚才听错了。

乙:你真的不是司机?看起来真像。

甲:不是。

乙:那你是干什么的?

甲:说相声的。

乙:没出息,还不如开车呢!

甲:怎么说话呢,你是干什么的?

乙:我?你不认识吗?拿你的笔记本来,我给你签个名。

甲:干嘛?

乙:笔记本没带吗?那我在你衣服上签个名。(掏笔做签名状)

甲:(推搡)别弄脏了我的衣服。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乙:演双簧的。

甲:那还不如相声呢。

乙:谁说的,我可以德云社大名鼎鼎的郭德纲

甲:啊?

乙:的师弟。

甲:好嘛,这位大喘气。

乙:我好歹也是德字辈的。

甲:那你叫?

乙:张德软。

甲:德软,这名不怎么样。不是德纲的个。

乙:没办法。小时候老受他欺负。

甲:他怎么欺负你啊?

乙:老师问我问题,他抢答。

甲:什么问题?

乙:如果1个人可以在10天之内建造一所小房子,那么2个人建造需要多少天?

甲:5天。

乙:郭德纲跟我同班,也这么抢答。

甲:正确答案。

乙:错。1万个人挤在一块小地上建小房子,1亿年也建不出来。

甲:这挨得上吗?

乙:我不答,老师嫌我笨,让我留级。

甲:该。

乙:后来我长大,留不住我了,我就小学毕业了。

甲:可以上初中。

乙:郭德纲这时都上到高中了,我哪能上初中,我得上大学。

甲:大学能要你吗?

乙:国内不要,我到国外去。上大学,专攻双簧。

甲:上得了吗?

乙:上了。我遇到一个大学老师,看上我,把我招了。

甲:哪个老师?

乙:老诺。

甲:老诺?

乙:得了诺贝尔奖的那位。

甲:原来这么个老诺。

乙:老诺说了,这孩子数学好,我要了。

甲:你还数学好呢?

乙:老诺说了,十二减十大于三。我说是,别人说不。老诺就看上我了。

甲:就这个啊。

乙:你别小瞧这个。老诺凭这个拿了诺贝尔奖。

甲:啊?

乙:你别不信。你可以打听打听。老诺说,如果你种地成本是十块钱,收入是十二块钱。这时来了个牛倌,放牛吃你的麦子。你不让吃。老诺说,吃你麦子是牛倌的产权,不让吃,你得赔牛倌三块钱。

甲:凭什么啊?

乙:老诺说了,这样才能达到社会的最佳目标。十二减十大于三,你也赔得起嘛。

甲:就这种十二减十大于三,也能拿诺贝尔奖?

乙:当然能拿。诺贝尔奖是双簧最高奖。你在台上高喊和平,在台下打砸抢烧,就能拿奖。

甲:老诺也打砸抢烧了?

乙:那倒没有。他是因为跟牛倌的双簧唱得好得的奖。

甲:你学的是这个双簧啊。

乙:是啊。入学没两天,我就自来熟了。我老师也就不留我了。

甲:赶你出来了?

乙:让我毕业回国了。

甲:啊?

乙:老诺说了,我跟他是两个天才,呆在一起太浪费,让我回国好好表现表现。为此,还把我包装了一下。

甲:托运回国?

乙:什么呀。这都不懂。把我的名字改了,换成了一个响亮的名字。

甲:改叫什么了?

乙:张德缺。

甲:缺德啊?还不如原来那个呢!

乙:我现在也算是精英分子了。

甲:你是精粉?难怪说缺呢,缺维生素A。

乙:什么精粉,还细粮呢。

甲:细粮啊,来二斤。(伸出手)

乙:去,去。什么呀,我是经济学家。

甲:经济学家?

乙:而且是海归。

甲:海王八啊。

乙:什么王八不王八的。我是海外归国,简称海归。

甲:我怎么听说是海带啊。

乙:那是回国找不到工作的。

甲:好象还有什么海苔?。

乙:海苔是海外淘汰,不要的。

甲:你是?

乙:海马。

甲:海马?

乙:回国后马上就找到工作,马上就得到教授职称,马上就当上系主任、院长。学问不比国内那些人多,官升得比他们快得到,资源占得比他们多得多。

甲:凭什么啊?

乙:就凭双簧演得好。大老板和老总们都是我们的搭档。

甲:怎么个搭档?

乙:我们坐在前面,挡住他们在后面的动作。替他们遮遮掩掩。

甲:原来如此。能不能给我们表演一下。

乙:比如说,你们家几口人?

甲:五口人,我父母、我们夫妇,还有一个小孩。

乙:你们住在一起?

甲:是啊。

乙:房子是谁的?

甲:是我们共有的。

乙:共有的?产权不明晰。

甲:啊?

乙:你们家肯定很脏。

甲:不会啊。我们经常打扫啊。

乙:我是经济学家。我说脏就是脏。

甲:凭什么啊。

乙:讲道理啊,对不对?房屋共有,就意味着所有者缺位,就没有人会在乎房屋的状况,所以房屋就脏。

甲:可事实上不脏啊。不是说实践是检验真理          的标准吗?

乙:不争论,懂不懂吗?争论都谈不上,哪里还谈得上实践的检验。

甲:啊?

乙:这样吧,我提议由我的搭档顾总到你们家当保姆,打扫卫生。

甲:那敢情好,可是我们付不起保姆费。

乙:不用付。

甲:那太好了。

乙:只要把你们家房屋产权私有化到保姆顾总名下就行。

甲:啊?

乙:怎么样,产权明晰后,房屋就干净了吧。

甲:干净是干净,可还是我们打扫的。顾总只下命令,不打扫。

乙:好啊,顾总的企业家才能令人敬佩。

甲:顾总还要我们交高额房租。

乙:好啊,价高者得,没有浪费。

甲:我们交不起房租被顾总赶出来了。

乙:好啊,不养懒汉。

甲:还好啊?我踢你。(作踢状)

乙: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太无耻了。我不跟无耻的人动手。

甲:去你的。

(本文作者:余斌。欢迎关注公众号:余斌老师读原著。)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