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子弟在这个社会还有机会吗?这个问题应该是时代之问。

近些日子,《人民的名义》热映,引发了多方的关注,由于片中大量的警察是负面形象,甚至让北京市公安局的微博@平安北京向公安部微博@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吐槽。实际上,这部春日大戏,确实是随着春风解冻,人气温度也和气温一样呼呼往上蹿,但是其中反映出的问题,也让非常多的人感同身受,对电视剧中出现的阶层固化、底层平民在社会的上升通道已经基本堵死也是非常的无奈和愤怒。

像公安厅长祁同伟最喜欢和他老师说的“我想进步”,反映了不知道多少中国人的心态,尤其是中下阶层子弟那种迫切的意愿,但是,他们能“进步”吗?

宋阳标:以《人民的名义》——平民子弟还有“进步”机会吗?-激流网    绝大多数人在起跑线上就已经输了

人民这个词,在中国是一个具有丰富内涵的词,与英语的 the people 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人民,在它被创造出来时,确实和群众、百姓这些词意思基本一致。但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人民这个词汇被赋予了特殊的含义——人民,特指那些推动历史进步的人群。这样,人民这个词汇和百姓、群众、公民这些词都区别了开来。当今社会,很多人并没有真正了解到人民这个词的真正内涵,它的强烈的政治色彩。所以毛泽东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

宋阳标:以《人民的名义》——平民子弟还有“进步”机会吗?-激流网  人民,其范畴包括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也就是我们国旗——五星红旗上的四颗小星。

然而,这四颗星有两颗已经被打入社会最底层,另外两颗也摇摇欲坠,基本上四颗小星都要坠入社会最底层,接受新的权贵阶层的统治和剥削。他们想挤进上升的通道,几乎是天方夜谭。

《人民的名义》所反映的社会现实就是现在我们身边活生生的现实,人民,在这部电视里包括哪些人呢?除了侯亮平、陈海这些抓捕腐败分子的检察官,大风服装厂的那些职工算不算呢?显然他们是,他们为我们这个社会生产了丰富多彩的服装,保障了众多人的着装需要,显然对社会进步具有推动作用。像常成虎、程度那样的,也显然不是人民的范畴,他们是人民的对立面,是人民的敌人。

宋阳标:以《人民的名义》——平民子弟还有“进步”机会吗?-激流网   但是,可悲的是向大风服装厂的职工那样,千千万万的中国普通的工人阶级,对历史进步起着根本推动作用的人,在这个社会里却一直处于社会的最底层,过着做牛做马的生活。郑西坡的老婆因为下岗,推三轮车卖了很多年的早餐,结果为了躲城管被汽车撞死了。大风厂职工王文革为了保护工厂,保护自己的利益,被意外的火灾烧成重伤,老婆也想借三轮车去卖早点维持生活。工厂被拆迁,那么多工人下岗,只能去摆地摊,还要时刻防备城管。

宋阳标:以《人民的名义》——平民子弟还有“进步”机会吗?-激流网    而我们看另外一面,省委书记沙瑞金的父亲是老革命,虽然牺牲得比较早,省法院吴庭长的女儿是省检察院反贪局一处处长,省检察院老副院长的儿子是省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公安厅长的老丈人是原省会市委书记,公安厅长、反贪局长都是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的学生……

上层的重要位置都已经被官二代卡位,底层的老百姓想上去怎么办?一般的途径基本被堵死,这些官员自然有自己的圈子,互相把二代送到对方的部门去卡位,就像中国青年报刚刚报道的那样,市广电局局长的女儿,通过各种不正常手段,拿到很多不该拿到的荣誉,最后混进省委组织部,还拿着一张记者证。普通的工人、农民子弟怎么办?像于连那样,就是祁同伟那样的人,厚着脸皮追领导的女儿,在领导的祖坟前嚎哭。农民的子弟大多数没什么好的下场,赵德汉被抓了,祁同伟自杀了。

宋阳标:以《人民的名义》——平民子弟还有“进步”机会吗?-激流网    我在十来年前就发现一个现象,我把他称作25岁现象,很多大学毕业生,工作两三年后因为贪污或者挪用公款被抓。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我后来总结了一下,发现大多数这样的人都是农村子弟,家庭比较贫困,大学毕业后想方设法留在了城市。但是,在工作一年后,很多问题就来了,父母供读大学,欠了不少债务,要还钱,或者是父母觉得你工作了,要支持一下家里,或者支持弟弟妹妹继续读书;还有的就是工作了,要谈恋爱,缺钱,又必须要花钱;还有的就是爱慕虚荣,花钱花得厉害。这几方面加起来,有很多人手就伸向了不该伸的地方。最后锒铛入狱,悔不当初,有什么用呢?

但是官二代、商二代都没这个问题,他们有的是钱,所以谈人品来说,肯定比农二代、工二代强啊。请客吃饭,自己掏钱,说掏就掏,请女孩子,想要什么给什么。工农二代除了有张嘴,还有什么?这就是祁同伟的悲哀,长得帅没用,除非你做于连,要不你成绩再好,脸蛋再招人喜欢,谁要你?好的工作岗位早就提前被安排好了。前几年不是有报道说了吗,有的官二代六七岁就开始吃空饷。绝大多数中国农民,六七十岁了也没饷可拿吧。

宋阳标:以《人民的名义》——平民子弟还有“进步”机会吗?-激流网   你想一想,你奋斗有用吗?《人民的名义》里面郑西坡那帮老头老太起来二次创业,咱们就说说,如果在现实中,这样有可能吗?这几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搞废了多少年轻人,掏空了多少所谓的中产阶级(小资产阶级)。这些早已与社会主流脱节的老同志们,在投机大潮中能挣到钱?能把企业做大?没有陈岩石那样的有省委书记做后台的人做后台,谁会给他们订单?他们的眼光能让今天的年轻人接受吗?想想都不可能,所以那就是电视剧而已。

想想,你经商,没资本,想做官,没资本,搞学术,没资本,经商的钱和做官的人脉,搞学术也是要投入的,除非你是美女,出卖色相,工农子弟一个也不占,你还有可能吗?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都在苦苦挣扎,何况什么资本都没有的工农子弟。

宋阳标:以《人民的名义》——平民子弟还有“进步”机会吗?-激流网    想想毕业就失业,找个女朋友被别人撬走,有女朋友买不起房散伙,拼死拼活每天跑几十里、花四五小时在路上上班,父母还在老家眼巴巴着等着你出息。想想,就死的心都有了,你还想进步?还想爬到上面去?

这辈子你是没机会了,因为平民百姓就是侯亮平天天挂在嘴上的输在起跑线上的人,除非你有推倒重来的机会。

(作者:宋阳标。来源:微信公众号“时事前沿”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