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害赵瑞龙的嫌犯自称“正当防卫”!-激流网苑刚

苑刚被杀案庭审仍在继续,据当地媒体报道,昨天的庭审现场,赵力称之所以杀害苑刚,是因为其提出要与自己的女儿结婚,称苑刚是个禽兽,他女朋友众多且经常虐待她们。

赵力称,他与苑刚本是合作伙伴,事发当天他带着一笔枪支生意来找苑刚,希望说服对方投资。没想到,苑刚听完这笔生意后,竟说:如果你把女儿嫁给我,那我就购买你50%的股份。这让赵利十分恼火:他女朋友多得不得了,而且他脾气出了名的差劲,经常虐待那些女人,打骂她们。赵利承认,起初他还以为是玩笑,可苑刚又再次提出,那时候他有些愤怒了,并大骂苑刚是禽兽。

这句辱骂让矛盾升级,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他打了我,我后退几步,顺手操起了旁边的榔头,”赵力称苑刚威胁要打死他,对方甚至试图跑向存放枪支的地方,“他还没有拿到枪的时候,我就在他头上打了一锤,他很强壮,我们为了争夺榔头又打在一起”。

赵利因此辩称自己杀害苑刚属于正当防卫。但是一个杀人案,尸体被分成一百多块,还能被算作正当防卫吗?

她也不知道家里正在发生什么。大约二十个小时后,位于温哥华乔治王路963号赵一铭的家里,爆发一场激烈的冲突。赵一铭的父亲赵利,开枪杀死了她的表舅,随后残忍地将尸体肢解为上百块

赵一铭穿着紧身低胸T恤,仿旧牛仔裤,背着Prada的背包走进电梯。这是2015年5月2日的广州,她以设计师的身份来参加春季广交会。虽然疲惫,感觉腿都走断了,但看起来她心情不错,光亮如镜的电梯门将她的身材映了出来。她举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上微博:“穿得这么吊丝就来广交会了……还好我这样子,家里人不知道。”

一个富二代的浮华梦,忽然被这场惨案惊醒了。而深藏在这栋豪宅里复杂的财产关系,也逐渐浮出水面。

杀害赵瑞龙的嫌犯自称“正当防卫”!-激流网分尸案

963号豪宅的邻居听到冲突声,很快报警。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随即赶到并封锁了现场。第二天,当警察依法进入豪宅调查时,发现了苑刚被分割的尸体。54岁的赵利仍在家中,随即被捕。

赵一铭5月5日才离开广州,离开前,还在微博上晒了自己和闺蜜的合影,笑容甜美。此时,她还并不知道家中发生的情况。十几个小时后,当她赶回家中,赵利已经出庭受审,被控以二级谋杀和亵渎遗体罪。

赵一铭常住的乔治王路963号,是一幢拥有豪华室内泳池、桑拿房和10个以上卧房的豪华宅邸,2015年的估价是655万加元(约3297万人民币)。它的名义业主是赵利,但实际上出资购买者却是苑刚。

苑刚的弟弟苑强也赶到当地,作为死者家属处理相关案件。根据苑强的说法,赵利一家是典型的恩将仇报:赵一铭显然并非真正的“富二代”。虽然移民较早,但赵利一家在温哥华混得很一般,生活甚至有些窘迫。2007年苑刚移民后,出于亲戚之情,慷慨施援。

杀害赵瑞龙的嫌犯自称“正当防卫”!-激流网赵利庭审现场速写

尽管传闻中赵利替苑刚打理全部财产之说,已被多位知情人否认,但苑刚旗下一家公司,确实曾交由赵利经营,只是赵利经营不善,与合作伙伴发生纠纷,公司遭对方索赔60万加元,苑刚这才收回公司的经营权。但他对赵利依然十分关照,不但让赵利一家住在乔治王路963号的豪宅里,更委托他办理其它一些财务上的事,也帮助赵一铭去米兰学习设计,甚至在2013年,苑刚还借给赵利200万加元(约1006万人民币)炒股,结果,赵利一下赔掉180万加元。

正是借着苑刚的势头,赵利和苑刚一样,很快进入温哥华地区的名流圈。

苑刚是2007年移民加拿大的,后来成为加拿大华人联合总会(华联会)副会长。该会是温哥华地区较大规模的中国大陆背景侨团,由几十个集体会员组成,副会长人数也很多。

除了乔治王路963号的豪宅外,苑刚还在温哥华地区拥有多处不动产及其它资产,比如赵一铭带《公主我最大》剧组参观的那座私人岛屿。此外,他还通过与数家农业公司合作,在加拿大内地农业省份经营、管理约7520英亩土地,承包种植亚麻籽、油菜和春小麦。据当地媒体报道,苑刚的账面身家高达5000万加元以上(约2.5亿元人民币),实际财富可能更多。

赵利很快也成为温哥华地区华人圈里小有名气的人物。他热衷赌博,酷爱打猎,是圈内鼎鼎大名的猎熊好手,且交际广泛,出手大方,口碑也不错。

赵一铭则靠着《公主我最大》,以炫富之名,成为新晋网红。而且,正如她在节目中所说,自己想成为一名设计师的梦想,也有了不错的开始。尽管这档真人秀至今未能在任何正规电视台落地,只能在YouTube等平台播放,却因为炒作卖力、题材敏感而被全球华人圈广泛议论。

可以说,若非苑刚,赵利一家不会过上如此奢侈的生活。

苑刚是谁?

由于赵一铭的网红身份,分尸案东窗事发后,温哥华当地华文媒体开始尝试从赵一铭的炫富方面挖料,当地网络更流传着种种流言蜚语,甚至暗示赵一铭和其表舅间有些说不清楚。但这些信息并无证据。

今年2月,苑刚案再度开庭聆讯,网红花边已少有人提,取而代之的是不断出现的绯闻女友。一名女子声称自己与苑刚育有一女,要求其女儿有权独享苑刚遗产。

苑刚确实很有女人缘。据公开报道,苑刚的死讯公开后,有人在天堂纪念网上设立了悼念网站。诸多红颜知己留言悼念。亦有人回忆,外表光鲜的苑刚,为了赚钱赔上自己的健康,不仅有高血压,肠胃也不好,刚从医院出来就奔向酒桌,这名女性网友说,苑刚生前不爱喝水,每天只喝特定品牌的苏打水。微博上,也有苑刚的红颜知己称:一个人走了,现在连生活在一座城市的勇气都没有。愿你早登极乐,不会像我这么辛苦。

前述悼念网站上,标注的苑刚身份为大唐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董事。在该公司的工商资料中,董事苑刚的身份仍然在列。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人民币,是大唐电信集团旗下专事资本运作和基金管理的国有控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杀害赵瑞龙的嫌犯自称“正当防卫”!-激流网案发地温哥华乔治王路963号

该公司在苑刚遇害几天后便在官网上发出声明,称苑刚为该公司股东之一,北京酷游星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派出的董事。声明指出:公司(大唐)成立于2009年6月。目前,公司股东之一北京酷游星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占公司总股本10.36%,其中苑刚先生是酷游星空派出的董事,不属于公司雇员,不参与公司日常经营活动;且公司从未向苑刚先生提供任何费用及薪酬。

2015年,云南红河州的一纸判决书却透露了另外的信息。判决书的对象是原云南国土资源厅的副厅长林耘埜,他最终因滥用职权罪和受贿罪被判了十七年。据判决书所述,2010年上半年,北京大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某丙与该公司董事苑某,一起到云南找林耘埜商谈整合曲靖市丕得煤矿之事,当天下午,在昆明鸿基酒楼吃饭时,赵某丙将苑某准备好的一根金条交给林耘埜,上面印有1000G的字样。而大唐投资公示的董事名单里,只有苑刚姓苑。

本刊记者经过调查发现,苑刚正是由矿业和能源行业起家。他原是黑龙江省海伦市人,这里素有粮仓之称,工业并不发达。苑刚后来依靠自己的关系接触到了冀东油田。他的户籍也从从海伦落户河北唐山。

2003年,苑刚拥有了自己的公司——唐山市华锋实业有限公司,公司主要提供石油专项机械维修、地质勘探采集等产品和服务。工商资料显示,这段时间,苑刚还有过一个被吊销的执照——承德县华锋矿业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05年,经营矿石、铁精粉收购销售等。在公司注册信息上,苑刚留下的地址为唐山市路北区冀东油田集体宿舍。

这两家公司的注册资本并不太多。承德华锋为50万,唐山华锋为500万。但凭借在能源领域的资源,苑刚的财富也急剧膨胀。2008年,苑刚在北京六里屯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注册资本已经翻了十倍,高达五千万元。在网上还能查到,他以该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出席2011年中国民营经济国际合作商会成立大会的新闻。随着业务的扩展,他的人脉也在不断扩张。

在与苑刚相识的友人口中,他热心慷慨、仗义疏财。更有人提到,他常年在一家餐厅里有专用包房,只要看见认识的人在同家餐厅吃饭,一定会帮人埋单。

在国内时,苑刚与赵利一家关系并不密切。但苑刚移民加拿大后,因为特殊的原因,使得两家越走越近,甚至好到同住一个屋檐下,连钱带房子都不分彼此的地步。

财富游戏

苑刚到底有多富?照知情人的说法谁也不知道。赵利、他唯一成年且来往较密切的非婚生女儿,以及其他一些财务合作伙伴,所了解的都只是冰山之一角,且还不是同一个角。

杀害赵瑞龙的嫌犯自称“正当防卫”!-激流网苑刚的海外宅第

苑刚的财产,绝大多数都在他人名下。这是加拿大,尤其是华人富豪圈非常独特的一种情况。对于加拿大这个高福利高税收国家而言,一个人随财产总量上升,个人所得税率也会累积上升。将财产分散到不同人头,则可避免税率提高。

这种人头避税的做法最早是被香港移民带入温哥华地区的,近年来被大陆等地富裕移民发扬光大,因此弄出了不少匪夷所思的笑话。如华裔新移民涌入比例最高的列治文市,在当地有小解放区之称。该市是公认豪车云集、地价飞涨、消费水平令人咋舌的富豪乐园,但官方统计却显示,这里的居民、尤其新移民收入水平低下,不少人无业、低收入,开着豪车、享受低收入家庭的免费游泳、滑冰福利成了列治文社区中心的一景。

今年5月,华裔学生周天宇斥资3110万加元购买温哥华豪宅,许多业内人士推测也是人头避税。此人一度被传闻是天朝某高官的儿子,后经媒体调查,证实系乌龙,实为一个娱乐圈人士,跟天朝高官没有一毛钱关系。

因为周天宇购买这栋豪宅,采用了意味深长的合资购房手段:周天宇控股99%,登记拥有2560万加元身家的商人冯翠控股1%。业内人士指出,这种手段的奥妙在于,既可以用无业无收入人士周天宇的人头压低业主身家,实现合法避税,又可以借有钱有身家的冯翠个人资信申请商业房贷。

反观苑刚位于乔治王路963号的豪宅,采用了赵利独担人头的做法,好处是可以将避税优势最大化,坏处则是可能申请不到商业房贷,意味着苑刚需要采用现金支付之类方式全额付款。

倘若苑刚与赵利之间关系真是如此,那么苑刚并非赵利的恩公,两人更像是生意伙伴。在北美社会,即便父子、母女、夫妻间的财产也会亲兄弟、明算账,亲属间相互雇用甚至替代理财并不罕见,但一般都会明码实价,签约公证,一如普通代理人之间的合作形式,以免日后发生纠葛,连亲戚都做不成。

这种温哥华华人富豪圈常见的、见不得光的人头合作,带有很大的风险性。加拿大政府正在不断加大打击海外逃税、黑钱和洗钱的力度,这意味着一旦东窗事发,苑刚就可能面临破财之险,甚至牢狱之灾。

此外,既然人头避税见不得光,真正业主和人头间的合作,就只能基于君子协定、私下契约,或者亲情、友情之类纽带,但这种无法寻求法律或正规契约保护的合作,很容易因为人头的欲求不满而发生冲突。

或许正因如此,赵利家人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索取且意犹未尽。而苑刚与赵利最后的冲突,是否因为这个问题而起?苑刚的代理律师约翰逊曾对外透露,赵利是因为欠苑刚债务过多,才起杀机,希望借此能抹掉债务,同时也能侵占对方财产。但这个说法遭到赵利律师的否认,而该案尚未结案,法院并未透露赵利行凶的真正动机。

生活继续

2015年6月3日,华裔女子杨璇来到审理苑刚案的法院,提交资料,要求法庭下令参与此案的法医服务处或警方保存苑刚的遗传基因(DNA)。因为这是证明自己女儿是苑刚生女的重要证据。

杨璇原本在美国,孩子也在美国出生。据她介绍,她曾经和处理案件的苑刚弟弟苑强沟通,希望能做DNA鉴定。但她随后通过律师向这家检验中心查询,证实检验中心获得的DNA比较样本不是来自法医服务处而是由苑强提供。随后,杨璇又被告知,苑刚的遗体已经被火化。在她看来,法医服务处保留的苑刚DNA样本,成了最重要的证据。杨璇担心,如没有其他子女与死者证实亲子关系,苑强会继承所有资产。

律师汤普森否认了苑强有侵吞财产的嫌疑。据汤普森透露,苑刚没有妻子,但至少有一个子女,最多可能有5个。

而为了保护苑刚财产,苑刚账面上5000万加元已经被纳入遗产账户。这个账户由包括苑强在内的两名苑刚直系亲属管理,但他们无权随意支取,超过10000加元都需法庭批准。

由于苑刚中年意外丧生,尚未留下遗嘱,因此这部分财产如无意外,将由其所有身份确定的子女均分,而苑刚的其他直系亲属,如苑强,以及人头赵利一家,则恐无法获得其中的好处。

但由于案件仍未审结,苑刚是否仍有其他人头代管财产,仍未可知。

苑刚案的发生一度给温哥华地区华人富豪圈带来不小震动,不少人开始担心人头模式的风险。但时过境迁,这种担心很快就被合法避税的巨大诱惑冲淡、抵消。

2016年春节后,加拿大华联会进行了换届改选,现场觥筹交错,喜气洋洋,苑刚案这种触霉头的旧案,自然也无人再提及。而一些新的人头避税传说,又已在圈中不胫而走——最牛学生周天宇购房事件,便是一例。

而曾经的富二代赵一铭,也似乎逐渐从悲伤和震惊中恢复过来。在她的微博上、Facebook上,又开始晒豪车、晒自拍,一切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杀害赵瑞龙的嫌犯自称“正当防卫”!-激流网

(作者:佚名。来源:环球经济评论。责编:畢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