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街村最近又火了。一群80、90后青年来到南街村集团下属某公司打工,他们签定了劳动合同,在工作了将近一年之后,由于工资不高,工作时间过长,工作强度太大,在要求公司改善劳动条件无果后,他们一群三十多人集体申请劳动仲裁,要求所在公司按照国家相关法律补偿加班工资。双方劳动关系、加班时长证据确凿,讨薪合理合法。然而,公司一方却并没有妥协,反倒申请当地相关部门,要求这群学生赔偿一千多万的损失。于是乎,事情就闹大了,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

南街村:理想与现实的碰撞之后-激流网

南街村是改革开放以来为数不多坚持集体经济、没有走分田单干的村庄,因为“坚持集体化道路,对村民实行高福利制度”而出名,荣获“全国十大名村”的称号。在分田单干的浪潮下,南街村的领导层顶住压力,将南街村引向了集体经济的方向,它使得南街村没有从社会化的集体经济倒退到个体化的小农经济。南街村实行了高福利制度,没有“新三座大山”的压力:村集体建住房,所有权归村集体,由村党支部统一分配给村民免费使用,家具齐全,水电全免;村民小病在村里就能解决,大病上市里省里,费用除国家农村合作医疗报销外全部由村集体出;村里有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学校,学费全免,孩子上大学学费由村里提供。南街村的高福利制度是中国农村的典范。而以王宏斌为首的南街村干部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提倡吃苦在前、享乐在后,信仰坚定,目光远大,抛弃个人发财享受的机会,用集体主义精神带领全村干部群众前进,更不愧为当代共产党人的典范。在三农问题异常严重的今天,南街村能做到这点,实属不易,对比始终富裕不起来的小岗村,南街村有着巨大的旗帜效应。

南街村若只是从它光鲜亮丽的一面来看,确实会羡煞无数在“富士康”奋斗的劳动者。但是,南街村毕竟是存在于今日的中国大地,存在于市场力量已经主导一切的环境下。最近的“南街村讨薪事件”既是偶然发生的,也可以说是必然发生的。这起事件,让我们看到了南街村的另一面,看到了鲜为人知的南街村外来打工者的现状。外来工被南街村雇佣,得到的不过是与一般资本主义工厂差不多的工资待遇;他们的劳动强度、劳动环境、劳动时间也和一般资本主义工厂没有太大差别。可以说,南街村是一个“集体资本主义”的经济体,虽然它宣扬的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口号,但是,我们看到它对内高福利,很大程度是建立在对外剥削的基础之上,即南街村所自称的“外圆内方”。如果我们对南街村的“共产主义”不能客观理性地看待,那难免会使一些天真的朋友受到麻痹。对于南街村的“集体资本主义”性质,一些去南街做过调研的学者其实是早有结论的,但是,没有象这次一样引起大范围的讨论。从这个角度讲,这起事件,为我们认真思考南街村问题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契机。

这些与南街村对簿公堂的青年,不是一般的青年,他们是一群受过高等教育的、有理想,立志于“为人民服务”的青年,他们抱着“深入基层,融入群众,扎根锻炼,立志为人民干实事”的信念一头扎进了南街村,去建设他们的“共产主义小社区”去了。但是“理想”太过于高远,被现实无情地践踏了一回。

南街村:理想与现实的碰撞之后-激流网

在一个资本的汪洋大海里建设所谓的“共产主义小社区”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二百年前,空想社会主义者罗伯特•欧文就用他的全部财产这样干过。1824年欧文在美国印第安纳州买下1214公顷土地建立“新和谐”公社进行“共产主义小社区”的实验,企图用典型示范自己改造社会的计划是可行的,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实验最终以失败告终。

欧文的“新和谐”公社失败了,但是南街村却取得了相对的成功了。但是,它不是空想社会主义的成功,而是现实主义的成功。南街村的领导人王宏斌虽然标榜自己要建设“共产主义小社区”,但王宏斌的实际行动却是现实的。南街村的现实性体现在:为了在一片资本主义的汪洋大海之下得以发展,非常务实的采用了雇佣劳动制度,把它建成了“集体资本主义”村庄。王宏斌虽然怀有共产主义的理想,但不空想。最典型的体现就是南街村的“外圆内方”,内外有别。王宏斌在回答中国青年网记者南街村的教训是什么时说:“在决策上,不能搞‘一言堂’,要集体决策,才能够更科学;在管理上,不能独断专行,要体现民主管理、群防群治。从我自身来讲,这两个方面的教训是很深刻的。什么时候搞‘一言堂’,什么时候就会给南街村带来大的损失;什么时候在管理上不依靠群众,什么时候就会在管理上出问题、碰钉子。实践证明: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群众只要觉悟起来,完全能够把自身的问题解决好。” 王宏斌走了群众(村民)路线,实事求是,因此,南街村就能够不断克服危机,发展壮大起来。

南街村:理想与现实的碰撞之后-激流网

空想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不成熟的产物,在一定历史条件下具有非常进步的意义,它对资本主义矛盾的揭示和弊端的揭露,启发了成长中的无产阶级的觉悟,它的消灭阶级对立、建立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新社会的见解,是科学社会主义宝贵的思想源泉。但是,空想社会主义反对无产阶级的政治斗争,相信只要通过少数先进人物的和平奋斗就可以实现社会变革,因此,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成熟,就越来越走向了它的对立面。正如马克思所说:“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意义,是同历史的发展成反比的。阶级斗争越发展和越具有确定的形式,这种超乎阶级斗争的幻想,这种反对阶级斗争的幻想,就越失去任何实践意义和任何理论根据。所以,虽然这些体系的创始人在许多方面是革命的,但是他们的信徒总是组成一些反动的宗派。这些信徒无视无产阶级的历史进展,还是死守着老师们的旧观点。”

空想社会主义早以被马克思批判的继承了其积极的因素而将其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但是这些被批判的垃圾总是会被人翻出来倒卖。这群青年人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正是人生精力最旺盛的时候,可是,当他们用宝贵的青春去寻找一个在现实中根本不存在的乌托邦时,当他们的理想主义和南街村的现实主义相碰撞时,难免会产生巨大的落差与不适感。但是,我们看到,在这巨大的落差与不适面前,他们会成长起来,会进行反思:一方面反思他们对南街村的认识有何不足,反思他们的错误认知来源于何处,为什么当初会一腔热血而来,对于为他们指路的全能先知型的“老师”应如何看;另一方面反思他们的青春应在何处挥洒,人生之路应如何走,社会主义之路在何方?从这点来说,这次既偶然又必然事件,谁赢谁输已不重要,它的爆发本身就是有意义的。

抛却这起事件背后的各种动机不谈,在当前这样一个实用主义世界观、个人主义价值观的社会里,在利己主义盛行的教育里,青年人尤其是有理想的青年他们能够摆脱主流意识,立志于“为人民服务”,这是难能可贵的。我们相信,那些坚守理想信念的小伙伴们能够走出困境,获得新生。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与年轻的朋友们共勉!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南街村:理想与现实的碰撞之后-激流网(作者:罗敏。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