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件3II争取妇女解放-激流网旧金山湾区革命联盟

红色文件2

争取妇女解放

妇女和家庭

全国各地的妇女正在觉醒,妇女小组加入到工会组织中,要求同工同酬和平等就业的机会。女学生聚在一起形成了妇女解放组织,家庭主妇组织起来要求为她们孩子建立托儿中心。罢工者的妻子正同她们的丈夫站在同一游行的队伍中。黑人,有色人种和白人妇女同我们的兄弟们一起游行,抗议如数百名黑豹党党员遭到谋杀和入狱等对革命者的袭击事件。

妇女所说的我们的“地方”不再局限于“家”

男女之间原有分工——妇女生育孩子的生物学事实——不会改变,但我们仍然有机会表达不同意见。

妇女在这个国家和世界各地的资本主义社会中都受到男权的压迫——在工作,学校和公共场所普遍存在着对妇女的歧视。大男子主义——即根植于这种歧视的态度。但不是所有妇女都受到同等程度的压迫,例如白人统治阶级妇女与工人阶级妇女的情况就大不相同。

现在杰基·肯尼迪·奥纳西斯身边雇佣的管家跟女仆一样多。纳尔逊·洛克菲勒和他的妻子哈普拥有半个委内瑞拉的土地,在他们享受其收益时委内瑞拉人民正在挨饿。哈普并不是为那些在那里挨饿的女性哭泣,而是为男性哭泣。

这种压迫存在多种形式,来自工人家庭的玛丽莲梦露在好莱坞成名,因为无法达到自己的期望而自杀,她被作为性感符号出售,但没有人可以成为一个永不过时的、没有皱纹的、愚蠢的金发女郎,而不因此发疯。


统治阶级的形象

现代流行杂志——《生活》,《瞭望》,《时代周刊》和日报已经开始关注“女性解放”,就像他们已经接受“革命”并用其来包装营销产品赚取利润那样。现代女性可以购买时尚广告中“解放女性”所穿的衣服,可实际上,时装模特是所有女性中最受压迫的女性之一——被时尚形象所束缚。

垄断利润的人也是制造欺骗的人能把任何东西转化为资本利润——除非它真的有助于工人摆脱老板的控制。

夏洛特·福特·尼克科斯,亨利福特生活奢靡的女儿,可以扔掉她的胸罩,用从福特工厂每个工人口袋里赚来的钱购买最新的“解放”时装,去参加“解放”的鸡尾酒会(我梦见穿着透明衬衫参加鸡尾酒会)。在1970年3月8日国际妇女节,湾区举行了两个集会。第二天,旧金山纪事报刊登了伯克利集会上一位民谣歌手“在小调中不断重复‘我们不需要男人......除了偶尔’。”纪事报没有向读者报道海湾对面的教会区旧金山黑豹党妇女、Los Siete (当地拉丁裔组织)妇女、亚裔联合妇女和女高中生、工薪阶级白人妇女、医院工作的妇女们说:我们联合起来,妇女解放是所有劳动人民解放的一部分。

如果报纸、杂志上的故事和广告可以使妇女运动显得很愚蠢,显得反对男女工人群众的利益,那么这些男女都不会想要了解妇女解放究竟意味着什么。

对许多人而言,“妇女解放”这个词指女性反对男性的运动。许多女性听到“妇女解放”时会提到他们听说的女性虐待他们丈夫的例子,她们说不论怎样也不应该如此对待男人。一些人担心,如果妇女被“解放”,那么女性和男性的区别就消失了。其她女性好像喜欢关于妇女解放的错误观念,因为它给这些女性提供了更多用来维持与丈夫争斗的弹药。

如果我们不能通过实践证明妇女解放对劳动人民的利益至关重要,那么男性和女性都将继续受到男权沙文主义和男权至上主义的影响:男女互相争斗,女工抢夺男工的饭碗,男人殴打女人,丈夫和妻子互相欺骗。两性矛盾将继续阻碍劳动人民对抗资产阶级的斗争。


生活的真相

既然福特的女继承人坐着私人喷气机,那么一个福特汽车工人的妻子适合在待在图景中的什么位置呢?福特和其它所有公司的拥有者都通过她和她丈夫的工作获利。家庭主妇的工作——无论她是否在家庭之外工作——承担养育下一代的福特工人和通过烹饪,洗涤,打扫维持现有劳动力。没有她们做这些事情,资本家将难以保持稳定的劳动力,也无法放心未来几十年的劳动力供给。

如果她不需要为了维持开支而工作,那么家庭主妇的大部分时间都用于在家里照看3或4个孩子和打扫小公寓、小出租屋或者他们从银行租的小房子上。(房契说他们拥有房子,但在20年或更长时间里银行真正拥有它,直到房贷被全部还清为止。如果他们没有还上月付,谁得到房子?银行还是家庭?)对于富人或中产阶级,婚姻为妻子提供经济保障,确保她的财产权。但对于这个国家里与普通工人结婚的女性来说,婚姻并没有提供这样的经济保障,因为她的丈夫一无所有。

据说工人有足够的收入维持一个家庭,但他的工作越来越难以做到这一点。许多男人每周工作50-60小时,只是为了维持收支平衡。如果他们的妻子也工作,为了生存一个家庭可能每周要进行80-100小时的工作。

工人通常会轮班次工作,起码可以说那会带来“不便”。妻子必须围绕这些计划她的生活。当她的丈夫白天想睡觉,而孩子们正在玩闹时,她很紧张——被他训斥,或训斥他们。当他没有睡觉时,他可能变得紧张,因为他背负着沉重的负担和糟糕的工作——糟糕不是因为它沉闷乏味(虽然也确实如此),而是因为在美国制造产品并不令人满意。他非常清楚,他正在制造的产品——比如一辆汽车——在设计上注定会在短时间内损坏。


与社会隔绝

妇女在家中的工作是完全以家庭为中心的。除非她有外出工作,不然她就几乎完全与其他成年人隔绝,一遍又一遍做着重复的劳动。如果她丈夫长时间工作,她也几乎看不到他。她从事的家务劳动使她无法同家人以外的任何人联系。因此,当她的丈夫疲惫和发怒的时候,当孩子又哭又闹的时候,似乎她的整个世界都崩溃了,除了家庭她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东西。看起来她没有离开他们生活的理由。如果她不开心,那一定是因为她没有辜负那个理想的妻子和母亲的形象,她“应当”:对孩子们有耐心,对丈夫性感而热情,对访客从容而迷人。

在孩子们上学之前,她每时每刻都被他们的需要束缚着。只有母亲才知道做母亲意味着什么。人类是唯一孩子需要这样照顾的生物——他们可能从床上滚下来,打破脆弱的头骨,他们几个月不能走路,甚至不能爬行,他们必须被观察以确保他们不会窒息。孩子们对她的需要让她的生活有了一些意义,但也让她的神经紧张,所以她经常对他们大喊大叫。有时她会打他们,即使她真的爱他们,并不想伤害他们。最近的统计数字显示,在这个国家,每年有成千上万的儿童死于殴打和虐待儿童。

如果妻子和她的丈夫很幸运,他们结婚是因为他们喜欢和对方在一起,那他们结婚后有一些时间为孩子做准备,甚至可能有时间省下一点钱。如果他们因怀孕而结婚,这会增加两者的挫败感。“我们结婚时我已经怀孕了,他忙前忙后”这是许多婚姻常见的故事。无论什么情况下,他们都爱自己的孩子,即使他们生活在一起可能不太幸福,他也会努力让他们全都吃饱穿暖、安置妥当,她会日复一日地操持着家务。

如果她是白人,他可能接受过高中教育,如果她是黑人或有色人种,她可能在九年级或十年级后离开高中。她阅读杂志,但可能不喜欢阅读别的东西,因为学校教育工人阶级的孩子,他们的聪明程度仅仅只够得上找到一份低薪工作或做一名家庭主妇。


美国梦

换句话说,我们大多数人都相信我们不应该被期待太多,因为我们不会走得太远。然而,男人或女人都大声或默默地梦想着“美国梦”梦想成真。我们被教导“成功”——赚很多钱——造就人,所以他为成功而努力。

我们被教导女人应该会穿着打扮,因此她购买了各种各样的化妆品和尽可能多的衣服并把头上出现的每根白发都染掉。此外,家庭主妇被要求购买最新的地板蜡,肥皂粉和家具光亮剂,这样她的寓所或就会像广告里所说的那样闪耀。

重要的是她想让家成为一个体面的地方,她知道对丈夫而言养家的压力很重。他经常被保险销售提醒,例如——他对妻子和孩子的“义务”,他知道任何一场大病医疗都将是一次财务灾难。

由于他们的生活开支总是处在他们收入所能应付的边缘。罢工成为一种威胁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她的工作是照顾家人的日常需要,任何会让它变得更艰难的东西都是对家庭安全的真正威胁。如果她的丈夫没有时间解释在商店和工会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可能会反对变革,而不是冒一次风险。因而她继续照顾她的丈夫和孩子,也许期望有一个改变,并希望事情不会变的更糟。

但是,对于这个国家的大多数劳动人民而言,情况正在恶化:生活成本越来越高,税收越来越高,催促,裁员,更多工薪阶层被派往战场(过去只是越南,现在是越南和老挝,很快就会是泰国和柬埔寨)。与此同时失业人数不断加剧,女性受到的打击甚至比男性更严重,对黑人和有色人种女性的打击最为严重。将更多的女性和男性推向极度贫困。越来越多的人依赖救济金,与此同时政府正在削减福利计划。

现代工业使广大妇女有可能参加劳动,并从事有益于整个社会的工作;但在目前的私人资本利润体系下,工人们仍在被迫为公司所有人和经营企业的银行家工作,而非将整个国家伟大的技术进步用来为人民服务。技术被用来制造小玩意,让人们购买那些会散架的东西,并继续为那些旨在让大公司经营下去的新型“国防”武器纳税买单。

为了解放我们自己和我们从这个罪恶的制度中所发展出来的技术,我们必须将每一个被它打败的人团结起来,从而使社会由劳动人民管理,并让它为我们的利益而运转。但是如果不从现在开始在男女之间实现联合,我们就无法建立这种团结。

必须鼓励妇女走出家庭参加工作,与其他妇女和男性并肩战斗。如果男性对他们妻子能够在平等基础上参加斗争感到是一种威胁,我们就必须确保男性理解妇女解放的意义。在我们的工作中,我们会犯错误,如果我们从错误中吸取教训,那么即便是失败也可以成为迈向胜利的第一步。妇女解放是在具体层面上处理起来最困难的事情之一。但它在每个斗争领域中都是最重要的和基本的。

有时候男性欢迎妇女参加他们的游行队伍,只要女人是其他男人的妻子或学生。他们劝阻自己的妻子参加游行队伍。他们不鼓励或阻止自己的妻子去游行,他们知道一旦妻子开始对改变现状感兴趣,他们与妻子的关系将会改变。婚姻关系变化具有威胁性,因为我们从来不知道改变之后会怎样?但很显然,任何关系都不会保持静止不变——无论进步还是倒退。平等的关系是进步而不是倒退的坚实基础。

我们发现电影《大地之盐》所展现的涉及女性在支持丈夫罢工方面的作用,帮助许多男人打破了对他们妻子参加斗争的抗拒。尽管存在关于妇女解放的友好争论,工人阶级的男人可以赢得胜利,并且是作为争取妇女平等的斗士赢得胜利。一个喜欢在这个问题上拿俄国人开玩笑的工人,他参加罢工队伍并对男人们说在那儿所有女人都在食堂等着男人们。我们不应该错误地认为工人们希望他们的妻子成为过于依赖他人的人,我们听很多人说他们想要他们的妻子走出家门,参与社会活动。显然,如果妇女可以在斗争中获得自由发展,许多不稳定的工人阶级婚姻就会得到巩固,而不是破碎。

这里重要的在于,我们这些自认为对妇女解放意味着什么有很好理解的人不能两手空空地陷入我们没有调查过的情况。妇女解放初看起来对男女双方而言都是一种威胁,直到他们解决这个问题。但我们至少知道一点,丈夫通过对自己的大男子主义有了新的认识能够挽救婚姻。

这个社会的婚姻通常是不稳定的。一夫一妻制——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被一些人批评为“独占”,一些所谓的革命者甚至说,“不结婚,不要孩子”。但很显然,目前客观情况是数百万男女工人结婚生子,而且婚姻和子女与我们日常生活密不可分。基于资本主义竞争社会中关系的不稳定性,人们发展出的这种生活方式可能是所有方式中最好的一种。也许有一天在一个更美好的社会中,人们彼此间可以如此轻松自由地相处——不用害怕被彼此伤害——在一夫一妻之外的其它基础上发展深层次关系是可能的。但我们要处理的是现实问题,我们有着普遍的一夫一妻制关系对很多人来说具有重要意义。当你没有孩子但生活富裕时,拥有性“自由”是一回事,而当你有了孩子却没有多少钱时,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我们必须小心地尊重其他人的个人关系。例如,来自学生运动并且“独立”而不被丈夫和家人“束缚”的女性,必须谨慎不要威胁其她女性的私人关系。这意味着不要跟别的妇女的丈夫眉来眼去,这意味着在聚会中尽量跟女性交谈,在罢工游行中尽可能和男人一样。妇女解放运动被认为意味着性解放。我们必须通过我们的行动和言论来反击这一观念。共产党人有特殊的责任劝阻其他男性不要将女性视为性对象,不要发表贬低女性的言论。

这个国家的统治阶级需要工人阶级家庭扮演一个保守的角色,让工人保持克制,并对老板们丢下的面包屑心存感激。如果工人阶级家庭团结一致,如果女人和男人在一起工作。家庭可以成为打败帝国主义制度的重要武器。同志们正在研究同彼此的孩子一起工作的方法,让孩子和父母的朋友在一起就像在家里一样。年轻的同志们正在和家里较大的孩子一起工作,这样父母的政见就成为我们孩子的现实,并促成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同志关系日益密切。

妇女通过她们自己的会议——有助于打破我们一直以来被教导的彼此之间的相互竞争。为了做一些具体的事情来帮助参与其中的妇女,这些会议不能仅仅是发牢骚的会议,而是必须组织起务实的一致行动。例如,某个小组的妇女们在一起度过这么一天,而后在丈夫下班回家前一个个地把寓所打扫干净。这是社会主义社会全面发展的社会化家务劳动优势的生动体现。

我们必须帮助妇女培养对自己的信心,使她们相信自己能做的不仅仅是抚养孩子和做家务。为此,仅仅聚在一起谈话是不够的。妇女必须积极策划并为了共同目标而工作,通过这种方式培养我们的技巧与组织能力。在策划活动中,我们必须注意影响妇女的问题,尤其是那些影响全体工人阶级的问题。

让丈夫和妻子在影响他们一起工作的问题上达成共识,并以具体的方式推进妇女解放。一位妇女说,大多数已婚夫妇没有共同的活动,如果两个人都在干同样的事情,将有助于巩固他们的关系。在一个地区,工人们和靠救济金生活的人正在组织一个租户协会。妇女们非常踊跃,并且是其中最好的组织者。但她们有小孩需要照看,因此为了解放这些妇女,必须建立一个儿童看护中心。许多人正在组织让男人和妇女平等分担厨房工作的儿童早餐计划,低收入地区正在建立免费的衣食住行和免费的医疗诊所。

医疗保健问题是影响着每一个贫困者和工人的问题,特别是妇女。在社会主义社会里,工人掌握社会资源,医院和卫生保健机构将为人民服务。现在我们必须朝着这个方向前进,因为人们正在生病和死亡,而他们拥有健康生活的基本权利。我们需要照顾好所有分娩前和分娩后的母亲以及她们的婴儿。现在,只有富人才负担得起良好的产科护理。通常也只有有钱的人才能合法或非法地堕胎。医院和诊所应该提供免费的节育信息,堕胎手术应该合法、免费、易于获得。与此同时必须停止强迫贫困妇女绝育,应该向所有想要孩子的妇女提供免费医疗。我们必须揭露利用虚假的“人口爆炸”理论强迫妇女实施节育。人们挨饿的真正原因是——食物和资源分配的不平等,大公司囤积居奇——这才是问题的答案。

所谓饥饿是由于世界上人口太多造成的——这种“人口爆炸”观点只是资本家的另一种伎俩。我们知道人们正在挨饿,但原因是少数富人垄断食物供应,并以此赚取利润。在革命前的中国,每年有数百万人饿死,比现在印度每年饿死的人还要多;食品堆在铁路车厢里腐烂;就像现在的印度一样,人们因为饥饿试图获得那些食物而被枪杀。而现在中国养活了所有人,甚至还出口了一些食物。

人口恐慌只是另一种煽动我们互相攻击的方式,让我们把对方视为敌人,为在越南以及最后会在国内发生的种族灭绝辩护。与此相反,我们需要将精力投入到彼此帮助,一个由健康并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们控制财富和技术的社会将能够弄清楚我们应该拥有多少孩子。

我们现在必须着手做的另一件事是为我们的孩子们建立良好的儿童保育中心。母亲不能在外面做任何事情,除非她们有一个照看孩子的好地方。儿童保育中心应该是一个孩子们从小就可以和各种各样人在一块做各种各样事的地方。

不幸的是,用来做这些事的钱如今掌握在官僚们的手里——那些大资本家的代理人——他们把我们大部分税金花在了战争以及他们在国内日益增加的警察安保开支上。因此我们必须团结起来,要求他们在家长督管下为儿童保育中心买单。我们要把我们的孩子培养成维护人民权利的坚强战士。不必害怕孩子会把我们赶出去,他们应被珍爱,因为他们是我们所有人的未来。

我们中许多人最初行动起来始于认识到我们政府的体制、我们交的税款被用来在越南烧死母亲和她们的孩子掠夺他们的财产。当我们意识到他们的斗争即是我们的斗争时,我们便成为了革命者——越南妇女拿起枪与男人一起打败了我们同样必须与之战斗的敌人。正是因为这一点,我们所遇到的困难不会使我们气馁,我们将继续战斗,直到所有妇女和男性获得解放。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红色文件3II争取妇女解放-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红色文件3II争取妇女解放-激流网(来源:公众号  红色文献翻译。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