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出租车见识的人——平民的官僚主义-激流网

乘客中的官僚

乘客:“哇!你不认路的吗?”

“认路?我得先知道你去哪”

乘客:“少费话,去八中,开快点……你还搞导航吗?不用了,不用了,我指你路……一看就是个顶班的,你听我说,桥下左转,过鹅岭公园,上坡后下坡,下坡后过高榜山,过高榜山后往西站直走……”

乘客:“前面红绿灯直走……哇,直走哦!直走哦”

“是的,我这就直走”

乘客:“唉,是左转弯,左转弯过去不就是直走吗?……你这不忽悠人吗,叫你直走,你以为我不认路是不是?”

……

乘客:“算了算了,不去八中了,就在前面下吧!不认路你开什么出租车呢?”

车门被重重的关上,终于结束了这个十块大洋都没有的行程。

紧接着上车的是一个喝醉了的。他一路上都在打电话:

“想用自己的美色来实现阶级翻身,我搞死她,就象捏死一只蚊子”

“她有视频,我也有视频”

打电话停下后,就把头转向我:“你一直在往效区开啊?”

“我一直在朝你说的酒店开”

“怎么会呢,感觉越来越远”

“不瞒你说,我早想回家睡觉了,根本不想绕,你给钱让我绕我还得考虑绕不绕。”

“往下开”

我见路窄,就停下来看了看到底能不能下去,下去是否能回来。

醉鬼见我停下,用尽各种粗俗恶毒的语言对我咒骂。

我没有说话,他没给钱就下车,关上车门,继续咒骂。

我还是没有说话,我把车往后倒,然后对着他开了过去。只见醉鬼转身朝小巷里跑了进去……

在机场睡了一觉后,上来三个人,他们不愿意打计程表,五十公里只愿意给一百三十元,我想,不打表就不用听指责我绕路、拖时间的话。雨很大,可以盖住乘客的吵闹。这样很好,驾驶安全些。

没想到,雨下得很大,视线非常不好,又是夜间的情况下,还是有一个人拼命叫我开快些。我好说歹说他就认为我技术有问题。

我只好把车靠右停在路边,问他到底开多快,明确告诉他不想坐可以就此下车。

一路上也没叫我开快了,不过他们的话题总是自己开什么豪车有多快。

临下车的时候,我说:“你们那真不算快,有个叫令什么的不知什么官,听说他的儿子开车才算快”。

司机中的官僚

雨下得很大,在机场排队,我正好在车上休息。这样的大雨,关上门窗都不会觉得闷热了,没有乘客更好,我可以睡一觉,蒙胧中我似乎听到自己的鼾声。也能时隐时现地听到外面司机的聊天。

“……走在半路,我问他多要50元,他也只好答应多给了”

“实打实的跑车,怎么挣得了钱”

语气透出的是对老实人的轻视。

“这飞机表,靠的就是反应”(小编注:飞机表指里程上升比实际更快的出租车计程器。)

“你得看人来摁,那种精明的乘客,你就不能摁飞机表了,得碰到那种老实的乘客”

“我有一次忘记关掉,在红绿灯前表还在呼呼呼往上飞,可把我吓坏了……”

“我每天至多只跑20公里,就稳赚500多元”

“我有一次载了两个乘客,走出机场路,让她们加100元,她们不加,就载回来了,让她们给起步费,她们还去投诉,投诉也没有用的……”

雨哗啦啦地从车窗上往下流,航站楼,路灯,人声越来越远了。司机们可真勤奋,这是勤奋最好的时刻,交通局、机场值班员都不见了。他们打着雨伞,航班一到,穿梭在航站楼前和公路上,不停地倒卖乘客。收取那些不用排队的车辆和黑车的介绍费。

我没有带伞,继续在车上闭上眼睛做“中国梦”。终于排到第一个,我下车的瞬间,一个司机从我对面走来,他笑了笑说:“没人呢,没人呢”,他怕我不相信,又重复了一句,真的没人呢?我知道人都被他们卖了,不想说话,点燃一只烟,看看烟雾中的“中国梦”和梦中的“中国梦”有什么不一样。

过了几分钟,一个司机带了一对夫妇过来。司机说,我给你找了乘客。我问他们去那里,他们说去附近宾馆。我说那给五十块钱吧。他说你不打表是不是。

“我排了几个小时的队,你看着办吧”。

“我投诉你”

他一面往后退,一面不停地说我投诉你,拿出手机投诉我。

……

官僚中的官僚

在航站楼下了一个乘客后,一个女乘客想上我车。心想,秩序已被搞得乱七八糟,我也不想排队了,排队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车才停下来,就被交通局值班员拦下了。

“这里不准上客的,把车开出去,接受处罚”

平时我还真不用很大的声音和人说话,但这次我都有些不认识我自己了。

我用最大的声音说“不能上,不能上你们就得先把秩序管好”。

交通局一名执法人员上了我车,让我把车开到机场空军部队一个办公点去,我把车开得一会飞起来,一会慢得如蜗牛。

到了办公点坐了几分钟。

“秩序很混乱,我才在那里载人的,我排队根本就走不了”。

“不管怎么说,你违法了,就要接受处罚”

“怎么处罚?”

“第一次罚款两百”

“我一天还没赚两百,你们先把秩序管好,我就接受罚款”

这时候进来一个人,可能是他们的领导,他对我说:“好了,好了,走吧,第一次,你回公司写检查吧!”

排队就排队吧,我慢慢往前挪,排到第二的时候已经花了至少三个小时。这时候,公司在机场管理出租车的车队长叫我挪车,我看前面的车都开出去了,我让车队长叫保安过来我才挪。他说没事的没事的。我问他到底什么事要我挪车,他的回答是后面一台车有事,不载人就要回去了。我回头看,车里明明载了人的。

排队时间长有点晕乎,加之看了前面的车都已经开出去了,就没加思索往外开了。后面的车走了后,我正要往回倒,这时候,一个不认识的司机带了一个乘客过来,他说不用倒了,叫我载上人就走。倒车过程中都差点把别人车撞了,我又不假思索让那人上了我车。

一日无事,第二天早上,交通局一领导见到我就说,不要走了,不要走,你走不了了。他说昨天我插队拉客的过程被机场保安全程记录了。

在交通局的一个办公点,我把事情经过全说了,公司车队长也坐在我旁边,证明我说的属实。这时候,他把视频给我们看,他说“机场、交通局、公安局三方在机场联合开会了,这事是典型的老乡之间的相互拉客”。

“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我们不是老乡”

“不是老乡也没关系,你们是一个公司的,公安局说了,你们公司这车队长就可能是黑社会头,一个公司的相互配客,想当成黑社会来打也可以,这是看别人想怎么说”。

我心想,这么严肃的事不重证据,倒是看嘴巴怎么说。我也相信他们嘴巴很厉害的,对这方面我倒是从来没有怀疑过。于是我就开始保持沉默,任由他们怎么说。要处罚也要做简单的笔录吧。这时候我就等着他们做笔录了,如果做笔录,我只能照实还原当天的事情,视频记录的只是一个片段,没有还原全部,如果不如实记录,我就不签字。

黄纪苏先生曾说过他做编缉的经历,他说一个编缉告诉他,看了无数文章,只看出了几个字“我最了不起”。我沉默中听他们说了几个小时的话,也可以用这几个字来概括,无非就是“我最了不起”,“我真不得了”。

我出去上了厕所回来,他们话锋一转,直入正题,告诉我由公司辞退我,不扣我的违约金了。但后来由公司辞退变成了“被辞职”,违约金被扣了一半。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开出租车见识的人——平民的官僚主义-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开出租车见识的人——平民的官僚主义-激流网   (作者:茅草。编辑:赫贫。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