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没有工人阶级的团结、联合和统一,就不可能有工人阶级斗争的胜利


鉴于:

工人阶级的解放应该由工人阶级自己去争取,工人阶级的解放斗争不是要争取阶级特权和垄断权,而是要争取平等的权利和义务,并消灭任何阶级统治,

劳动者在经济上受劳动资料即生活源泉的垄断者的支配,是一切形式的奴役即一切社会贫困、精神屈辱和政治依附的基础,

因而工人阶级的经济解放是一切政治运动都应该作为手段服从于它的伟大目标;

为达到这个伟大目标所做的一切努力至今没有收到效果,是由于每个国家里各个不同劳动部门的工人彼此间不够团结,由于各国工人阶级彼此间缺乏亲密的联合;

劳动的解放既不是一个地方的问题,也不是一个民族的问题,而是涉及存在有现代社会的一切国家的社会问题,它的解决有赖于最先进各国在实践上和理论上的合作;

马克思:《国际工人协会的共同章程和组织条例》(1871 年 10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7 卷第 475 页。


公民们,让我们回忆一下国际的一个基本原则——团结。如果我们能够在一切国家的一切工人中间牢牢地巩固这个富有生气的原则,我们就一定会达到我们所向往的伟大目标。革命应当是团结的,巴黎公社的伟大经验这样教导我们。巴黎公社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在一切主要中心,如柏林、马德里以及其他地方,没有同时爆发同巴黎无产阶级斗争的高水平相适应的伟大的革命运动。

马克思:《关于海牙代表大会》(1872 年 9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筹 17卷第 180 页。


既然每个国家的工人运动的成功只能靠团结和联合的力量来保证,而总委员会的行动愈少分散,它的活动才能愈有成效,所以,国际协会的会员应该竭力使每一个国家中的地方性的分部联合成由中央委员会来代表的全国性组织。但是,不言而喻,在运用这一条时,要考虑每一国家法律的特点,不管是否存在法律造成的障碍,并不排斥地方性团体同总委员会发生直接的联系。

马克思:《国际工人协会章程和条例》(1866 年 9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6 卷第 601 页。


国际一方面让各国工人阶级的运动和意愿享有充分的自由,同时它又能够把工人阶级团结成一个统一的整体,第一次使统治阶级及其政府感觉到了无产阶级的国际威力。统治阶级及其政府承认了这个事实,于是便集中一切力量来攻击我们全协会的执行机关——总委员会。自从巴黎公社覆灭以来,这种攻击日益变本加厉。同盟分子正好选择了这个时刻来对总委员会公开宣战!他们断言,国际手中的强有力的武器——总委员会的威望——无非是反对国际本身的武器而已。他们说,这种威望不是在反对国际的敌人的斗争中赢得的,而是在反对国际本身的斗争中赢得的。用他们的话说,总委员会的权力欲战胜了各支部和各国联合会的自治。为了拯救自治,除了使国际失去领导以外,没有其他任何办法。

马克思和恩格斯:《社会主义民主同盟和国际工人协会》(1873 年 4 月—7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8 卷第 484 页。


如果我们回顾一下 1848 年时期,工人阶级在没有国际组织时和有了国际时的区别就显得特别明显。要使工人阶级自己认识到 1848 年六月起义是它自己的先进战士的事业,曾经需要很长的岁月。而巴黎公社却立即受到了整个国际无产阶级欢欣鼓舞的声援。

马克思:《总委员会向在海牙举行的国际工人协会第五次年度代表大会的报告》(1872 年 8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8 卷第 152 页。


大工业把大批互不相识的人们聚集起来。竞争把他们的利害关系分开。但是维护工资这一对付老板的共同利益,使他们在一个共同的思想(反抗、组织同盟)下联合起来。因此,同盟总是具有双重目的:消灭工人之间的竞争,以便同心协力地同资本家竞争。反抗的最初目的只是为了维护工资,后来,随着资本家为了压制工人而逐渐联合起来,原来孤立的同盟就组成为集团,工人们为抵制经常联合的资本而维护自己的联盟,就比维护工资更为必要。下面这个事实就确切地说明了这一点:使英国经济学家异常吃惊的是,工人们献出相当大一部分工资支援经济学家认为是单只为了工资而建立的联盟。在这一斗争(真正的内战)中,未来战斗的一切要素在聚集和发展着。达到这一点,同盟就具有政治性质。

马克思:《哲学的贫困》(1847 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4 卷第 196 页。


资产阶级的统治正是建筑在工人彼此间的竞争上,即建筑在无产阶级的不团结上,建筑在一些工人和另一些工人的对立上。……当工人之间的竞争停止的时候,当所有的工人都下了决心,再也不让资产阶级来剥削自己的时候,私有制王国的末日就来临了。

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44 年 9 月—1845 年 8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 卷第 507 页。


在工人中间,我们绝不容许有不肯把自己一些人的利益同全体工农的利益结合起来的利己主义者。

列宁:《在全俄矿工第一次代表大会上的讲话》(1920 年 8 月 1 日),《列宁全集》第 30 卷第 458 页。


资产者阶级赖以生存和统治的基本条件,是财富积累在私人手里,是资本的形成和增殖。资本的生存条件是雇佣劳动制。雇佣劳动制是全靠工人们的白相竞争来支持的。但是,资产阶级所无意造成而又无力抵抗的工业的进步,却使工人们因成立团体而达到的革命团结,代替了他们因相互竞争而引起的分散状态。于是,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资产阶级借以生产和占有产品的基础本身,也就从它的脚底下抽掉了。

马克思和恩格斯:(《共产党宣言》(1847 年 12 月—1848 年 1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4 卷第 478—479 页。


工人的经济和政治斗争越发展,他们就越迫切地感到统一的必要。没有工人阶级的统一,就不可能有工人阶级斗争的胜利。

列宁:《拉脱维亚边区社会民主党第四次代表大会纲领草案》(1913 年 5 月),《列宁全集》第 19 卷第 96 页。


我们要完成的是国际工人的事业:使各民族工人为了统一的共同的工作而团结起来,联合起来,融合起来。

列宁:《“编辑部”对奥克先.洛拉的“告乌克兰工人书”的评论》(1914 年 6月 29 日)《列宁全集》第 20 卷第 500 页。


统一是工人阶级所必需的。但是,只有统一的组织才能实现统一,而一切觉悟工人正在全心全意地执行着这个统一的组织的决议。探讨问题,发表和倾听各种意见,了解大多数组织起来的马克思主义者的观点,在缺席通过的决议中把这种观点反映出来,真诚地执行这个决议,——所有这些在全世界任何地方,在一切有理智的人中间都被称之为统一。而这样的统一对于工人阶级则是无限宝贵的,无限重要的。涣散的工人什么也谈不到,联合起来的工人什么都能做到。

列宁:《谈谈工人的统一》(1913 年 12 月 8 日),《列宁全集》第 19 卷第 520页。


工人阶级的利益要求俄国各民族工人成立统一的无产阶级组织,统一的政治组织、工会组织、合作社组织,教育组织等等。只有各民族工人成立这种统一的组织,无产阶级才有可能胜利地进行反对国际资本,反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斗争。

列宁:《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四月代表会议)》(1917年 6 月),《列宁全集》第 24 卷第 270 页。


经济斗争是一种职业性的斗争,因此它需要按工人的职业而不只是按工人的工作地点联合起来。我国的企业主愈是迅速地联合成为各种公司和辛迪加,工人的这种职业性的联合也就愈加迫切必要。我们的分散状态和手工业方式直接妨碍着这种联合,因为这种联合需要有能够领导全俄一切职业工会的全俄统一的革命家组织。

列宁:《怎么办?》(1902 年 8 月),《列宁全集》第 5 卷第 460—461 页。


工人们被资产阶级报纸上无数这样的谎言包围着,他们必须为真理而斗争,必须学习辨别谎言,抛弃谎言。对取消派的错误观点工人党应当心平气和地进行反驳。但是,对于无耻地腐蚀工人的、大言不惭的、诺兹德烈夫式的谎言,就应当加以痛斥,并且把那些撒谎者从工人中间驱逐出去。

工人要求行动一致。工人是正确的。没有行动的一致,工人就不可能得到解脱。

列宁:《谈谈总结和事实》(1913 年 4 月 23 日),《列宁全集》第 19 卷第 45 页。


只有有组织的和觉悟的无产阶级的力量才能把它摧毁,因为只有本身受到剥削的无产阶级,才能提高一切比自己更低的人,使这些人感到自己是人和公民,向他们指出摆脱一切剥削的道路。只有无产阶级才能够造就一支强大的革命大军的核心,这支军队之所以强大是由于自己的理想,自己的纪律,自己的组织,自己在斗争中的英雄主义,在这一切面前任何万第都是站不住脚的。

列宁:《两次会战之间》(1905 年 11 月 25 日)。《列宁全集》第 9 卷第 451 页。


英国工人和爱尔兰工人间的民族对抗,在英国至今还是横在争取工人阶级解放的一切运动的道路上的主要障碍之一,因而也是英国和爱尔兰的阶级统治的主要支柱之一。

马克思:《爱尔兰的警察恐怖》(1872 年 4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8 卷第 711 页。


而最重要的是:英国所有的工商业中心的工人阶级现在都分裂为英国无产者和爱尔兰无产者这样两个敌对阵营。普通的英国工人憎恨爱尔兰工人,把他们看作会使自己的生活水平降低的竞争者。英国工人觉得自己对爱尔兰工人来说是统治民族的一分子,正因为如此,他们就变成了本民族的贵族和资本家用来反对爱尔兰的工具,从而巩固了贵族和资本家对他们自己的统治。他们对爱尔兰工人怀着宗教、社会和民族的偏见。他们对待爱尔兰工人的态度大致像以前美国各蓄奴州的自种贫民对待黑人的态度。而爱尔兰人则以同样的态度加倍地报复英国工人。同时他们把英国工人看作英国对爱尔兰的统治的同谋者和盲目的工具。

报刊、教堂讲坛、滑稽书刊,总之,统治阶级所掌握的一切工具则人为地保持和加深这种对立。这种对立就是英国工人阶级虽有自己的组织但没有力量的秘密所在。这就是资本家阶级能够保存它的势力的秘密所在。这一点资本家阶级自己是非常清楚的。

祸害还不止于此。它还越过了大洋。英国人和爱尔兰人之间的对立是美国和英国之间的冲突的隐蔽的基础。它使两国工人阶级之间不可能有任何认真的和诚意的合作。它使两国政府能在它们认为合适的时候,用互相恐吓的手段,在必要时用两国之间的战争去缓和社会冲突。

马克思:《致齐.迈耶尔和奥.福格特》(1870 年 4 月 9 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32 卷第 655—656 页。


工人应当万众一心地来反对所有靠别人劳动养活的人,工人自己应当联合起来并把一切无产者联合成一个工人阶级,联合成一个无产阶级。对工人阶级说来,斗争并不是容易的,可是在这个斗争中最后胜利的一定是工人,因为资产阶级,或者说靠别人劳动养活的人是人民中的极少一部分。而工人阶级是人民中的绝大多数。工人反对业主,就是几百万人反对几千人。

为了进行这个伟大的斗争,俄国的工人已经开始联合成一个社会民主工党。不论这种秘密的、避开警察耳目的联合怎样困难,但是它还是在巩固和发展起来。只要俄国人民争得了政治自由,工人阶级联合的事业,社会主义的事业,会进展得无比迅速,比德国工人的这种事业进展得还要迅速。

列宁:《给农村贫民》(1903 年 8 月),(《列宁全集》第 8 卷第 339 页。


农业工人联合会对于心惊胆战的土地占有者和农场主,就像国际对于欧洲的那些反动政府一样,是一个可怕的幽灵,只要一提它的名字就会使他们丧魂落魄。他们同联合会进行了斗争,但是徒劳无益,联合会由于有产业工人抵抗团体出主意、提供经验这些帮助,就更加巩固了,并且一天一天壮大起来了,甚至还受到了资产阶级舆论的支持。资产阶级尽管和贵族结成了政治联盟,但经常同贵族进行某种小规模的经济战;由于当时工业蓬勃发展,需要大量工人,因此,几乎所有罢工的农业工人都转入城市就业,在那里他们挣的工资比他们在农业中可能得到的要多。因此,罢工进行得非常顺利,整个英国的土地占有者和农场主都自动地把自己工人的工资提高 25—30%。首次取得的这个巨大胜利在农村无产阶级的精神生活和社会生活中开辟了一个新纪元,大批农村无产者投入了城市无产者反对资本压迫的运动。

恩格斯:《伦敦来信》(1872 年 4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8 卷第 82 页。


总的说来,瑞士比四十年代初迈进了很大的一步。但是,任何一个阶级的变化都不像工人阶级那样显著。在资产阶级中间,特别是在古老的贵族家庭中,几乎仍然完全笼罩着旧的狭隘的地方精神,最多只是采取了比较现代的形式,而瑞士的工人却有了巨大的进步。过去他们同德国人不相往来,荒谬地炫耀自己“自由瑞士”的民族傲慢,怨恨“外国坏蛋”,并且不参加当前的运动。现在,这一切都变了。自从劳动条件恶化以来,自从瑞士民主化以来,特别是自从像巴黎六月战斗和维也纳十月战斗这样的欧洲革命和搏斗代替了微小的骚动以来,瑞士工人愈来愈多地参加了政治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他们开始把外国工人,特别是德国工人看作自己的弟兄,再不以自己的“自由瑞士精神”而妄自尊大了。在瑞士法语区以及在瑞士德语区的许多地方,德国人和操德语的瑞士人亲密无间地组成统一的工人联合会,同时,瑞士人占绝大多数的一些联合会决定同还在筹备中的以及一部分已经成立起来的德意志民主联合会的组织合并。

恩格斯:《新的代表机构——瑞士运动的成绩》(1848 年 11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6 卷第 12—13 页。


工人代表机构本身的形式也是极其不健全的。工人被分散了,被分成各个等级;关于究竟如何划分工人等级的条例,同关于按照新法令组织代表机构的所有一切条例一样,要由省长批准。厂主和警察局能够,而且一定会千方百计地把等级规定得使工人难于团结和联合,不仅在不同行业、不同行会的工人中间,而且在不同民族、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不同技术水平、不同工资以及其他等等的工人中间,制造和煽起纷争。只有工人团结一致,工人代表机构才可能有利于工人,而且有些地方事实也正是这样的,因为受压制、受压迫、受工作压抑的我国文明的雇佣奴隶的力量的唯一泉源,就在于他们的联合、他们的组织性、他们的团结精神。沙皇专制制度想使工人在这样的条件下建立这样的代表机构,就是为了竭力瓦解工人,从而削弱工人的力量。

列宁:《改革的时代》(1903 年 8 月 15 日),《列宁全集》第 6 卷第 465—466页。


总之,罚款在人世间出现并不太久,它是随着大工厂,随着巨大的资本主义,随着富豪的厂主和流浪的工人的断然分裂而出现的。罚款是资本主义充分发展和工人充分受奴役的结果。

但是大工厂的发展和厂主压迫的加强还引起了另一个后果。在厂主面前显得十分软弱无力的工人开始懂得,如果他们再不联合起来,就要彻底毁灭和贫困不堪。工人开始懂得,要免于饿死,要摆脱资本主义给他们带来的堕落的危险,他们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联合起来和厂主斗争,争取较高的工资和较好的生活条件。

列宁:《对工厂工人罚款法的解释》(1895 年),《列宁全集》第 2 卷第 51 页。


不管旧的工厂制度多么丑恶,只要工人还没有以暴动来反对它们,只要愤怒的工人还没有捣毁工厂和机器,还没有焚烧货物和原料,还没有殴打管理人员和厂主,当局是根本不会做什么来让工人松口气的。只有工人这么做了之后,政府才吓慌了,才让步的。对于减轻罚款的事情,工人应该感谢的不是当局,而是那些出力争取而且争取到取消丑恶的暴虐行为的自己的同伴。

1885 年的大混乱向我们表明,工人团结一致的反抗具有多么巨大的力量。不过必须努力更有意识地运用这种力量,不要让它白白地浪费在对个别厂主的报复上,浪费在捣毁某家可恨的工厂上,而要努力引导这种愤怒和仇恨所化成的力量去反对全体厂主,反对整个厂主阶级,与他们进行不断的顽强的斗争。

列宁:《对工厂工人罚款法的解释》(1895 年),《列宁全集》第 2 卷第 21 页。


每个工人都知道,控诉,特别是控诉视察员,在他们几乎是根本办不到的。当然,我们并不是说工人不应该提起控诉,相反地,只要有一点可能,就一定要控诉,因为只有这样工人才会懂得自己的权利,并且明白工厂法是为了谁的利益而定的。我们只想说明一点,靠控诉并不能使工人的境况得到较重大、较普遍的改善。要达到这一点只有一条路——工人们联合起来保卫自己的权利,反对老板的暴虐行为,争取比较过得去的工资和比较短的工作日。

列宁:《对工厂工人罚款法的解释》(1895 年),《列宁全集》第 2 卷第 35 页。


政府竭力想把全部工人的生活都降低到粗工的地位,所以有觉悟的无产者可由此得出一个教训,即只有全体工人和全体粗工紧密地团结在一起才能形成一支能够摧毁资本家的贪欲的力量。

列宁:《关于发给遭受不幸事故的工人恤金的法令》(1903 年 9 月 1 日),《列宁文稿》第 1 卷第 129 页。


最后,工人将认识到,只要工人对资本家的依赖关系还存在,法律根本不会改善工人的处境,因为法律总是偏袒厂主资本家的,因为厂主总会想出一些诡计来规避法律。

工人既懂得了这一点,也就会明白,他们只有一种自卫的方法,就是联合起来反对厂主,反对法律所规定的那些不合理的制度。

列宁:《对工广工人罚款法的解释》(1895 年),《列宁全集》第 2 卷第 52 页。


由工人的劳动所创造的资本反转来压迫工人,使小业主破产,造成失业大军。大生产在工业中能够取得胜利是十分明显的,在农业中也可以看到同样的现象:大规模资本主义农业日益占优势,使用机器的范围日益扩大,农民经济日益陷入货币资本的绞索,由于技术落后而日益衰败和破产。在农业方面,小生产的衰败的形式虽然不同,但是它的衰败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资本打击着小生产,同时使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造成了大资本家同盟的垄断地位。生产本身日益社会化,使几十万以至几百万工人联结成一个有条不紊的经济机体,而共同劳动的产物却归一小撮资本家所有。生产的无政府状态愈来愈严重,危机日益加深,争夺市场的斗争愈来愈疯狂,人民群众的生活愈来愈没有保障。

资本主义制度在使工人愈来愈依赖资本的同时,也造成联合劳动的伟大力量。

列宁:《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1913 年 8 月),《列宁全集》第 19 卷第 8 页。


被《斗争》杂志的调和派分子叫作统一的,就是这种为了让取消派取得平等的地位而破坏大多数工人已经清楚表现出来的意志的行为。

但这不是统一,而是对统一和工人意志的嘲弄。

工人马克思主义者不是这样理解统一的。

同自由派工人政客,同工人运动的瓦解者,同大多数工人意志的破坏者根本不可能实现联邦制的或其他任何形式的统一。不管取消派怎样,一切彻底的马克思主义者,一切维护马克思主义者整体和不折不扣的口号的人,是能够而且应该实现统一的。

统一,这是伟大的事业和伟大的口号!但是,工人事业所需要的是马克思主义者的统一,而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同反对和歪曲马克思主义的人的统一。

我们必须问每一个谈论统一的人:同谁统一?同取消派吗?那我们没有必要在一起。

如果说的是真正马克思主义的统一,那我们就要说:从真理派的报纸创刊那天起,我们就号召把一切马克思主义的力量团结起来,号召从下面实现统一,号召在实际工作中实现统一。

我们决不向取消派讨好,决不同破坏整体的小集团进行外交式的谈判,我们要竭尽全力把工人马克思主义者团结在马克思主义的口号和马克思主义者整体的周围。觉悟工人会把强迫他们接受取消派意志的任何企图看作犯罪的行为,也会把分裂真正马克思主义者的力量的做法看作犯罪的行为。

因为统一的基础是阶级纪律,是承认大多数人的意志,是同大多数人在一起步调一致地齐心协力地工作。我们将始终不渝地号召全体工人实现这样的统一,遵守这样的纪律,齐心协力地进行这样的工作。

列宁:《统一》(1914 年 4 月 12 日),《列宁全集》第 20 卷第 226—227 页。


最近时期,我们的运动特别引人注意的主要特点,就是运动的分散状态即手工业(如果可以这样说的话)性质:地方小组的产生和活动,与其他地方的小组,甚至(这一点尤其严重)与同一中心一直在同时活动的小组,几乎毫无联系;没有树立传统和继承性,地方书刊也完全反映出这种分散状态,反映出同俄国社会民主党已经建立的东西缺乏联系。我们之所以认为目前时期是紧要关头,是因为运动的发展已超出这种手工业方式和分散状态,它坚决要求过渡到更高级的、更统一的、更好的和更有组织的形式,我们认为,我们有责任为建立这种形式而努力。自然,在运动的一定时期,即在运动的初期,这种分散状态是完全不可避免的,运动在长时期的革命沉寂以后极其迅速和普遍地发展起来,在这种情况下缺乏继承性也是十分自然的。各地条件的多样性,各地区工人阶级状况的差别,以及各地活动家的看法的特点,无疑地是会永远存在的,而这种多样性恰巧证明运动是有生命力的,它的发展是健康的。这都是事实,但是分散和无组织的状态决不是这种多样性的必然结果。保持运动的继承性,使运动统一起来,绝不排斥多样性,相反地这样作甚至可以为多样性创造更广阔更自由的活动场所。在运动的现阶段,分散状态甚至已经开始暴露出一种危害作用,而且有把运动引上狭隘的实利主义歧途的危险。狭隘的实利主义不从理论上来阐明整个运动,它只会破坏社会主义和俄国革命运动的联系,只会破坏社会主义和自发的工人运动的联系。

列宁 :《<火星报>和<曙光>杂志编辑部声明草案》(1900 年春),《列宁全集》第 4 卷第 284 页。


二、工人和大学生在斗争中的互相支援


工人阶级不断受到现在同大学生发生激烈冲突的警察专制制度的更大压迫和侮辱。工人阶级已经为自己的解放展开了斗争。工人阶级必须懂得,这个伟大的斗争使他们担负起了伟大的任务,如果他们不把全体人民从专制制度下解放出来,他们就不能解放自己,他们必须首先大力响应一切政治性的抗议并且给以一切援助。在我国知识界的优秀人物中,有成千上万的革命者惨遭政府毒手,他们的鲜血证明他们能够抖掉也决心抖掉自己脚上资产阶级社会的灰尘,走到社会主义者的行列里来。如果一个工人眼看政府派军队去镇压青年学生而无动于衷,那他就不配称为社会主义者。大学生曾经帮助过工人,工人也必须帮助大学生。政府想欺骗人民,把提出政治抗议说成是十足的胡闹。工人必须公开向广大群众说明:这是谎话,暴力的真正来源,胡作非为和横行霸道的真正来源,是俄国专制政府,是警察和官僚的专制统治。

列宁 :《183 个大学生被进去当兵》(1901 年 1 月),《列宁全集》第 4 卷第 374 一 375 页。


对于大学生说来,去年的经验不是没有作用的。他们看到,只有人民的支持,主要是工人的支持,才能保证他们的胜利。……

工人们!你们对于侮辱俄国人民的敌人的力量了解得最清楚。这种敌人的力量,在你们日常同老板的斗争中,在争取改善生活、维护人的尊严的斗争中,束缚住了你们的手脚。这种敌人的力量夺走了你们成千上万的好同志,把他们关进监狱或发配流放;而且诬蔑他们是“品行恶劣的人”。这种敌人的力量在 5 月 7日枪击彼得堡奥布霍夫工厂工人,只是因为他们高呼“我们需要自由!”;接着还安排了一出审判的滑稽剧,把那些没有中弹的英雄判处苦役。这种敌人的力量今天毒打大学生,明天就会更加野蛮地毒打你们工人。不要错过时机了!你们要记住,你们应当支持任何反对专制政府杀人强盗的抗议和斗争!你们要想尽一切办法同示威的大学生联络合作,你们要建立迅速传播消息和散发传单的小组,你们要向每一个人说明你们起来斗争是为了争取全体人民的自由。

列宁:《示威游行开始了》(1901 年 12 月 20 日),《列宁全集》第 5 卷第 290—292 页。


三、国家的分裂将是工人运动的障碍


为了充分开展自己的政治活动,工人阶级需要比目前四分五裂的德国的各邦更加广阔得多的舞台。国家的分裂状态将是无产阶级运动的障碍,它在无产阶级心目中永远不会获得存在的权利,并且永远不会是无产阶级认真考虑的对像。

恩格斯:《普鲁士军事问题和德国工人政党》(1865 年 1 月—2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6 卷第 74 页。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人运动发展的条件(2)-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人运动发展的条件(2)-激流网(来源:《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