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阶级组织的最高形式


党是工人阶级的先进部队。党首先应当是工人阶级的先进部队。党应当把工人阶级的一切优秀分子,把他们的经验、他们的革命性、他们对无产阶级事业无限忠诚的精神都吸收进来。但是要成为真正的先进部队,党应当用革命理论,用运动规律的知识,用革命规律的知识把自己武装起来。否则它就不能领导无产阶级的斗争,就不能引导无产阶级。如果党只限于记录工人阶级群众的感觉和思想,如果它做了自发运动的尾巴,如果它不善于克服自发运动的因循习惯和政治上的漠不关心,如果它不善于超出无产阶级的一时的利益,如果它不善于把群众的水平提高到认识无产阶级的阶级利益,那末它就不能成为真正的党。党应当站在工人阶级的前面,应当比工人阶级看得远些,应当引导无产阶级,而不应当做自发运动的尾巴。鼓吹“尾巴主义”的第二国际各党是资产阶级政策的传播者,而这个政策是要把无产阶级变成资产阶级手中的工具。只有采取无产阶级先进部队的观点、能够把群众的水平提高到认识无产阶级的阶级利益的党才能使工人阶级离开工联主义的道路,使它变成独立的政治力量。

党是工人阶级的政治领袖。

斯大林:《论列宁主义基础》(1924 年 4 月),《斯大林全集》第 8 卷第 149 一150 页。


党是无产阶级阶级组织的最高形式。党是工人阶级的有组织的部队。可是,党并不是工人阶级的唯一组织。无产阶级还有其他许多为顺利地进行反对资本的斗争所绝对必需的组织,如工会、合作社、工厂组织、议会党团、非党妇女团体、出版机关、文化教育组织、共青团、革命战斗组织(在公开的革命发动时期)以及作为国家组织形式的代表苏维埃(当无产阶级执掌政权时)等等。这些组织极大多数都是非党的,其中只有某一部分直接接近党或者是党的支脉。所有这些组织,在某种条件下都是工人阶级所绝对必需的,因为如果没有这些组织,就不能巩固无产阶级在各种斗争中的阶级阵地,因为如果没有这些组织,就不能锻炼无产阶级这个负有以社会主义制度代替资产阶级制度的使命的力量。可是,既然有这样多的组织,怎样实现统一的领导呢?怎样才能保证领导上不会因为有很多组织而发生各自为政的现象呢?有人会说,这些组织各在自己的特别范围内进行工作,因此不会互相妨碍。这当然是对的。可是还有一点也是对的,即所有这些组织都应当按照一个方向进行工作,因为它们都是为一个阶级,即为无产者阶级服务的。试问:谁来决定这一切组织在进行工作时所必须遵循的路线,即总方向呢?

哪里有这样一个中央组织,它不仅因为有必要的经验而能制定这条总路线,并且因为有充分的威信而能推动这一切组织去实现这条路线,以达到领导上的统一,排除发生不协调现象的可能呢?

这样的组织就是无产阶级的党。

党具备为此所必需的一切条件,第一、因为党是工人阶级优秀分子的集合点,这些分子和无产阶级的非党组织有直接联系,并经常领导它们;第二、因为党既是工人阶级优秀分子的集合点,所以它是培养能够领导本阶级各种组织的工人阶级领袖的最好的学校,第三、因为党既是培养工人阶级领袖的最好的学校,所以按其经验和威信来说,它是能把无产阶级斗争的领导集中起来的唯一组织,因而也就是能把工人阶级所有一切非党组织都变成使党跟本阶级联结起来的服务机关和引带的唯一组织。

党是无产阶级阶级组织的最高形式。

斯大林:《论列宁主义基础》(1924 年 4 月),《斯大林全集》第 8 卷第 155 一156 页。


党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党是无产阶级组织的最高形式。党是无产者阶级内部和无产者阶级各个组织中的主要的领导基础。可是由此决不能得出绪论说,可以把党看做目的本身,看做至高无上的力量。党不仅是无产者的阶级联合的最高形式,而且又是无产阶级手中用来争得专政(当无产阶级还没有争得专政时)、用来巩固并扩大专政(当无产阶级已经争得专政时)的工具。如果政权问题没有摆在无产阶级的面前,如果帝国主义的条件、战争的不可避免以及危机的存在没有要求把无产阶级的一切力量集中到一点,把革命运动的一切线索集中在一个地方,以便推翻资产阶级而争得无产阶级专政,那末党的作用就不能提得这样高,党就不能超过无产阶级的其他一切组织。无产阶级所以需要党,首先因为党是无产阶级顺利夺取政权所必需的战斗司令部。几乎用不着证明,如果没有一个能够把无产阶级的群众组织集合在自己的周围、在斗争进程中把整个运动的领导都集中起来的党,那末俄国无产阶级就不能实现自己的革命专政。可是,无产阶级所以需要党,不仅是为了争得专政,而且更是为了保持专政,为了巩固专政并扩大专政,以求取得社会主义的完全胜利。

斯大林:《论列宁主义基础》(1924 年 4 月),《斯大林全集》第 5 卷第 156—157 页。


二、党是工人阶级的觉悟的、先进的阶层


党是阶级的觉悟的,先进的阶层,是阶级的先锋队。这个先锋队的力量比它的人数大十倍,一百倍或者更多。

列宁:《维.查苏利奇在怎样伤害取消主义》(1913 年 9 月),《列宁全集》第19 卷第 407 页。


我们容纳真正的社会民主党人的党组织愈坚强,党内的动摇性和不坚定性愈少,则党对于在它周围的、受它领导的工人群众的影响,也就会愈加广泛、全面、巨大和有效。显然绝对不能把作为工人阶级先进部队的党和整个阶级混为一谈。

列宁:《进一步,退两步》(1904 年 2 月—5 月),《列宁全集》第 7 卷第 247页。


(1)否定或贬低觉悟的无产阶级及其先锋队,即社会民主工党的坚固组织的思想,会使工人运动变成资产阶级民主派的尾巴。

(2)恶意贬低觉悟的社会民主党对无产阶级自发运动的影响,从理论上把马克思主义加以庸俗化的解释,也会导致同样的结果。这种解释取消革命主动性和社会民主党的先进任务。

列宁:《第三次代表大会决议提纲》(1905 年 2 月),《列宁全集》第 8 卷第 163页。


我把党比做先锋队,把工人阶级比做党的军队来谈。这样比较,有人可能认为这里的关系和军事方面一样,就是说,党发布命令,用电报传达口号,而军队即工人阶级执行这些命令。这种看法是根本不对的。政治方面的情况要复杂得多。

因为在军事方面是指挥人员自己建立军队,自己编制军队。而在这里,在政治方面,党不是自己建立军队,而是找到自己的军队即工人阶级。第二个区别是:在军事方面,指挥人员不仅要建立军队,而且还要供给军队给养、被服和鞋袜。在政治方面就不是这样了。党不供给自己的军队即工人阶级给养、被服和鞋袜。正因为如此,政治方面的情况要复杂得多。正因为如此,在政治方面不是阶级依靠党,而是党依靠阶级。正因为如此,在政治方面要实现阶级先锋队即党的领导,就必须在党的周围建立广大的群众性的非党机关网,这些机关是党的触角,依靠它们党就能把自己的意志传达给工人阶级,而工人阶级也就能从分散的群众变成党的军队。

斯大林:《俄共(布)第十二次代表大会》(1923 年 4 月)。《斯大林全集》第5 卷第 161—162 页。


无产者大军已经走上了斗争舞台。如果说任何一支大军都要有自己的先头部队,那末无产者大军也应有这样一个部队。因此,就出现了无产阶级领导者集团,即我国社会民主工党。这个党既然是一定的大军的先头部队,第一、它就应当用自己的纲领、策略和组织原则武装起来;第二、它就应当是一个团结一致的组织。如果要问究竟应当把什么人称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党员,那末这个党只能给一个回答:只有承认党纲、在物质上帮助党并在党的一个组织中工作的人,才能称为本党党员。

斯大林,《无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政党》(1905 年 1 月),《斯大林全集》第 1 卷第 63—64 页。


在各资本主义国家中,除了无产阶级,或除了无产阶级中已意识到自己的革命任务并能为实现这些任务而斗争的那一部分人以外,还有人数众多的没有觉悟的无产阶级、半无产阶级和半小资产阶级劳动阶层,他们跟资产阶级走,跟资产阶级民主派(其中包括第二国际的“社会主义者”)走,受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欺骗,因而不相信自己的力量,或者不相信无产阶级的力量,没有认识到靠剥夺剥削者来满足自己最迫切的需要的可能性。

有了这些被剥削的劳动阶层,就使无产阶级先锋队有了同盟者,无产阶级先锋队和这些同盟者加在一起,就在居民中巩固地占了多数,但是,无产阶级只有用国家政权这个工具,即只有在推翻了资产阶级并打坏了它的国家机关之后,才能争取到这些同盟者。

在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中,无产阶级的力量, 要比无产阶级在人口总数中所占的比重大得多。这是因为无产阶级在经济上控制着整个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中心和神经,同时还因为无产阶级在经济上和政治上代表资本主义制度下绝大多数劳动者的真正利益。因此,甚至当无产阶级占少数人口时(或者当觉悟的和真正革命的无产阶级先锋队占少数人口时),它也能推翻资产阶级,然后从半无产阶级群众和小资产阶级群众中吸收许多同盟者到自己方面来,但是这些群众始终不会预先拥护无产阶级统治,不会懂得无产阶级统治的条件和任务,而只是根据自己以后的经验才确信无产阶级专政是必然的、正确的和合乎规律的。

列宁:《立宪会议选举和无产阶级专政》(1919 年 12 月 16 日),《列宁全集》第 30 卷第 242—243 页。


的确,在资本主义时代,在工人群众不断遭受剥削而不能发展人的才能的时代,工人政党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它只能包括本阶级的少数。政党所能联合的只是本阶级的少数,因为在任何资本主义社会里,真正觉悟的工人都只占全体工人的少数。所以我们必须承认,只有这觉悟的少数才能领导广大工人群众,引导他们前进。

列宁:《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1920 年 7 月 23 日),《列宁全集》第 31卷第 206 页。


亲爱的同志们,为了“进行讨论”,实在是用不着写决议的,因为没有决议,我们就已经讨论很久了。但要知道工人的政党不是知识分子进行“讨论”的俱乐部,而是战斗的无产阶级组织。讨论毕竟是讨论,而我们迫切需要的却是实践和行动。

列宁:《气得昏头昏脑》(1907 年 4 月),《列宁全集》第 12 卷第 313 页。


请看这又是一种可以说明“不带遮眼罩”的材料!马尔托夫同志的草案上的条文甚至完全没有讲到党对于组织的关系,而我几乎在代表大会一年以前就已经说过,一部分组织应该加入党,另一部分组织不应该加入党。在“给一位同志的信”里已经很明确地提出我在代表大会上所辩护的那些思想。这一点可以具体表述如下。一般按照各组织的组织程度,尤其是按照它们的秘密程度来说,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种:(1)革命家组织,(2)尽量广泛和多种多样的工人组织(我只说到工人阶级,当然也认为其他阶级中某些分子在一定条件下会参加这些工人组织的)。这两种组织就构成为党。其次,(3)靠近党的工人组织,(4)不靠近党,但是事实上服从党的监督和领导的工人组织;(5)工人阶级中无组织的分子,其中一部分——至少在阶级斗争的重大事件中——也悬服从社会民主党的领导的。在我看来,情况大致就是这样。相反地,从马尔托夫同志的观点看来,党的界限是极不明确的,因为“每个罢工者”都可以“宣布自己是党员”。试问,界限不清有什么好处呢?不过是使“称号”广泛散布而已。它的害处却能够造成一种把党和阶级混为一谈的涣散组织的思想。

列宁:《进一步,退两步》(1904 年 2 月—5 月),《列宁全集》第 7 卷第 253—254 页。


三、判断一个党是不是真正的工人政党的依据


一个党是不是真正的工人政党,不仅要看它是不是由工人组成的,而且要看是谁领导它以及它的行动和政治策略的内容如何。只有根据后者,才能确定这个党是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政党。

列宁:《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1920 年 8 月 6 日),《列宁全集》第 31卷第 225 页。


为了雇佣工人的利益,我们要求实行“保护他们免于在体力上和精神上衰退和提高他们斗争能力”的改革,为了农民的利益,我们只要求实行有助于“肃清旧农奴制残余,使农村阶级斗争自由发展”的改造。由此可见,我们为农民提出的要求狭隘得多,这些要求的条件也低得多,仅限于比较狭窄的范围。对于雇佣工人,我们有责任维护他们作为现代社会一个阶级的利益,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我们认为他们的阶级运动是唯一真正革命的运动(参看纲领的原则部分关于工人阶级对待其他阶级的态度的那一段),我们力求组织、指导和用社会主义意识来启发的正是这个运动。但是对于农民,我们决没有责任维护他们作为现代社会的小土地所有者和小土地经营者阶级的利益。这里不可同日而语。“工人阶级的解放只能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事业”,所以社会民主党(直接地和完全地)代表的只是无产阶级一个阶级的利益,只是力求同它的阶级运动融合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现代社会的其他一切阶级都主张保存现行经济制度的基础,所以社会民主党只是在某种情况下,在某种特定的条件下,才能维护这些阶级的利益。

列宁:《俄国社会民主党的土地纲领》(1902 年 2 月—8 月),《列宁全集》第6 卷第 90 一 92 页。


为了更清楚起见,我们拿英国“工党”来做例子。大家知道,英国存在着一个依靠工人和职员的工会组织的特别的工人政党。称这个党为工人政党是谁也不怀疑的。不仅在英国的而且在共他国家的马克思主义著作中,也都是这样称它的。

但是能不能说这个政党是真正的工人政党,是把自己和资产阶级对立起来的工人的阶级政党呢?能不能说它事实上是一个阶级即工人阶级的政党,而不是两个阶级的政党呢?不,不能说。事实上英国工党是工人和城市小资产阶级联盟的政党。事实上这个政党是两个阶级联盟的政党,如果说到在这个党内谁的影响大,是把自己和资产阶级对立起来的工人的影响大,还是小资产阶级的影响大,那末应该说小资产阶级的影响在这个党内是占优势的。

其实,这一点也就说明英国工党事实上是自由资产阶级政党的附属品。然而在马克思主义著作中却把它叫做工人政党。怎样来解释这个“矛盾”呢?可以这样来解释:在确定这个政党为工人政党的时候,通常指的不是这个政党现在的实际状况,而是工人政党的结构形式,由于这种形式,在某种条件下,这个政党将来一定会变成和资产阶级世界相对立的工人的真正的阶级政党。这并不排斥事实上这个党暂时是工人和城市小资产阶级联盟的政党这一事实,相反地,而是以这一事实为前提的。

斯大林:《和中山大学学生的谈话》(1927 年 5 月),《斯大林全集》第 9 卷第225—226 页。


在欧洲各国,工人阶级经历了许多年才完全相信,他们构成了现代社会的一个特殊的、在现存社会关系下是固定的阶级,又经历了好多年,这种阶级意识才引导他们把自己组织成为一个特殊的,独立于统治阶级各种派别所组织的一切旧政党并且同这些政党对立的政党。美国没有中世纪的废墟挡路,而且在一开始有历史的时候已经有了十七世纪形成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因素,在这个较为良好的土地上,工人阶级在十个月中就经历了本身发展的这两个阶段。但是,这一切还只是一个开始。工人群众感觉到他们的悲惨状况的共同性和他们的利益的共同性,感觉到同其他一切阶级对立的阶级团结,他们为了表达这种感觉并把它变成行动,已经把每个自由国家里为这种目的而预备的政治机器开动了起来, ——这仅仅是第一步。下一步是要找到一剂医治这些共同苦难的共同药物,并且把它体现在新的工人政党的纲领中。而整个运动中最重要最困难的这一步,在美国尚待完成。

新的党必须有一个明确的积极的纲领,这个纲领在细节上可以因环境的改变和党本身的发展而改动,但是在每一个时期内都必须为全党所赞同。只要这种纲领还没有制订出来或是还处于萌芽状态,新的党本身也将处于萌芽状态,它可以作为地方性的党存在,但还不能作为全国性的党存在,它将是一个潜在的党,而不是一个实在的党。

这个纲领,无论它最初的形式如何,但必须朝着预先可以确定的方向发展。

在工人阶级和资本家阶级之间造成鸿沟的原因,在美国和在欧洲是一样的;消除这种鸿沟的手段到处也都是相同的。因此,美国无产阶级的纲领在最终目的上,归根到底一定会同经过了六十年的分歧和争论才成为欧洲战斗的无产阶级广大群众公认的纲领相一致。这个纲领将宣布,最终目的是工人阶级夺取政权以便实现整个社会对一切生产资料——土地、铁路、矿山、机器等等——的直接占有,供全体为了全体利益而共同利用。

恩格斯:《美国工人运动》(1887 年 1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1 卷第385—386 页。


共产党人同一般无产者的关系是怎样的呢?

共产党人并不是同其他工人政党相对立的一个特殊政党。他们并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他们并不提出什么想用以限制无产阶级运动的特殊的原共产党人同其他无产阶级政党不同的地方,只是:一方面,在各国无产者的斗争中,共产党人特别重视和坚持整个无产阶级的不分民族的共同利益;另一方面,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着整个运动的利益。

所以,在实践方面,共产党人是世界各国工人政党中最坚决的、始终鼓舞大家前进的一部分,在理论方面,他们比其余的无产阶级群众更善于了解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

共产党人的最近目的是和其余一切无产阶级政党的最近目的一样的:使无产阶级形成为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

共产党人的理论原理,决不是以某一个世界改革家所臆想或发现的思想或原则为根据的。

这些原理不过是当前进行着的阶级斗争的真实关系的总的表述,不过是现在我们眼前进行着的历史运动的表现。消灭先前存在的所有制关系,并不是共产主义所独具的特征。

一切所有制关系都遭到了经常发生的历史的更替,都遭到了经常发生的历史的变更。

例如, 法国革命废除了封建的所有制,而代以资产阶级的所有制。

共产主义的特征,并不是要废除一般的所有制,而是要废除资产阶级的所有制。

但是,现代的资产阶级的私人所有制是那种建筑在阶级对抗上面,即建筑在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剥削上面的生产和产品占有方式的最后而又最完备的表现。

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用一句话表示出来:消灭私有制。

马克思和恩格斯:《共产党宣言》(1847 年 12 月—1848 年 1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4 卷第 479-480 页。


四、“社会民主党”这个名称在科学上是不正确的


“社会民主党”这个名称在科学上是不正确的,马克思曾经屡次——例如在1875 年的《哥达纲领批判》中——指出这一点,恩格斯在 1894 年又更通俗地重复过这一点。人类从资本主义只能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即过渡到生产资料公有和按劳分配。我们党看得更远些:社会主义必然会渐渐成长为共产主义,而在共产主义的旗帜上写的是:“各尽所能,按需分配”。这就是我的第一个论据。

第二个论据:我们党的名称(社会民主)的后半部,在科学上也是不正确的。

民主制是一种国家形式,而我们马克思主义者是反对一切国家的。

列宁:《无产阶级在我国革命中的任务》(1917 年 5 月 28 日),《列宁选集》第 8 卷第 62 页一 63 页。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激流网来源:《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