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名堂书社出版了老共产党员、诗人陈志昂编选的《红诗三百篇》,以诗叙事,以诗呈史,记载了中国共产党的百年革命历程,走过的艰辛与曲折,执着与忠贞。收入了从新民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何叔衡、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和鲁迅、郭沫若、艾青、田间、郭小川、魏巍、贺敬之,以及改开以来李成瑞、王学忠等174位诗人创作的305首反映时代真情,人民心声的红色诗篇。

红船启航  乘风破浪

1921年7月,毛泽东、董必武、陈谭秋、何叔衡等13人,代表全国50多名党员,在上海嘉兴南湖的一艘红船上召开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确定了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政党的性质和消灭所有制、建立一个没有人剥削人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奋斗目标。

从此,一艘任重道远,满载饥寒交迫人们希冀的红船开始扬帆远航。《红诗三百篇》所选诗歌就见证了这百年间风雨历程,走过的激流、险滩,以及取得的辉煌成就。

私有制是万恶之源,是历代统治者掠夺劳动人民财富的魔障,是劳动人民世代贫穷的根源。因此,从共产党提出消灭私有制那天起,便赢得了民心。毛主席在《新民主主义论》中作了这样的阐明:“共产主义是无产阶级的整个思想体系,同时又是一种新的社会制度。这种思想体系和社会制度,是区别于任何别的思想体系和任何别的社会制度的,是自有人类历史以来,最完全最进步最革命最合理的”。回顾以往,自产生国家以来的任何社会制度,皆是为了统治集团自己的利益,唯有共产党建立的新的社会制度,是首先解放全人类,最后解放自己,是最完全最进步最革命最合理的。因此,参加到这一队伍里来的,不仅有饥寒交迫的穷人,还有许多早已富起来的豪绅子弟。1920年,何叔衡在写给夏明翰的一首诗里写道:“神州遍地起风雷,投身革命有作为。家法纵严难锁志,天高海阔任鸟飞。”(《赠夏明翰》)诗中既写了全国风起云涌的革命浪潮,也写了共产党员夏明翰冲破阻挠,与剥削阶级家庭决裂毅然投身革命。在当时入党的党员中,像夏明翰一样出身豪绅家庭的还有周恩来、彭湃、韦拔群、赵一曼等等。也可以说他们入党、走上革命道路的目的,不是想自己富起来,一部分人富起来,而是要彻底消灭不平等的私有制,是为了普天下受苦人都过上没有剥削压迫的幸福生活。

然而,并非所有习惯了享受荣华富贵的富人、精英们,都愿意顺应历史潮流,与劳动人民一起平等生活,他们还会作最后的挣扎,用最残酷的手段镇压和阻止劳动人民起来革命。毛主席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写道:“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红诗三百篇》所选诗篇,记载了在这一暴烈行动中一幕幕殊死搏杀的场景:“漫天皆白,雪里行军情更迫。头上高山,风卷红旗过大关。此行何去?赣江风雪迷漫处。命令昨颁,十万工农下吉安。”(《毛泽东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毛泽东的另一首《忆秦娥·娄山关》写得更激烈、悲壮:“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漫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似血。”

陈毅《三十五岁生日寄怀》,写的是在赣南五岭山脉一带作战的情景:“大军西去气如虹,一局南天战又重。半壁河山沉血海,几多知友化沙虫。日搜夜剿人犹在,万死千伤鬼亦雄。物到极时终必变,天翻地覆五洲红。”为了实现劳动人民翻身做主人的红色伟业,他们不但拿起了枪杆子,还身先士卒,与战士一起战斗在枪林弹雨中。

陈辉《为祖国而歌》一诗中,抒发了他作为一名战士的坚定信念:“也许明天,/我会倒下,/也许/在砍杀之际,/敌人的枪尖,/戳穿了我的肚皮;/也许吧,/我将无言地死在绞架上,/或者被敌人扔进狗场。”为了人们盼望向往的红色事业,千千万万劳苦大众都过上没有剥削压迫的幸福生活,从参加革命第一天起,他便把生死置之度外:“在敌人的屠刀下,/我不会滴一滴眼泪”。田间《给战斗者》,也表达了同样的情怀:“战士的坟场/比奴隶主的庄园/更温暖、更美丽”。为了消灭私有制、新的社会制度的建立,他们不惜用自己的鲜血染红共和国的土地。

《红诗三百篇》还记录了那些不幸被捕的共产党人,在狱中与敌人进行不屈不饶斗争的情景:毒刑拷打算得了什么?死亡也无法让他们投降、屈服,背叛革命信仰。恽代英在《狱中诗》里写道:“浪迹江湖忆旧游,故人生死各千秋。已摈忧患寻常事,留得豪情作楚囚。”陈然的《自白书》里也写道:“任脚下响着沉重的脚镣,/任你把皮鞭举得高高,/我不需要什么自白,/哪怕胸口对着带血的刺刀!”既有了抉择,就义无反顾,何况他们的信仰是一个没有人剥削人的社会主义新社会、是人类历史以来最完全最进步最革命最合理?任何阻止的企图,都是螳臂当车。

朱德1946年60岁生日时,借一首《和董必武同志》的小诗,写出了在陕甘宁边区红色根据地那个新社会的雏形:“两年征战未解鞍,赢得边区老少安。耕者有田风俗厚,仁人施政法刑宽。实行民主真行宪,只见公仆不见官。陕北齐声歌解放,丰衣足食万家欢。”尽管那个新的社会,只是一个雏形、一种尝试,但其“只见公仆不见官”“丰衣足食万家欢”的幸福图景,足以让人激动不已,向往、期待!

王学忠:红船 · 红诗 · 红心——简评陈志昂编选《红诗三百篇》-激流网

红歌嘹亮  走向富强

经过千辛万苦、千难万险,和无数先烈的流血牺牲,终于在1949年10月,中国共产党和他领导的千千万万的穷苦人翻身做了主人,建立了自己的共和国,“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一切生产资料归全体劳动者所有,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新社会。

张爱萍在《开国大典》一诗中,记下了那历史性的一幕:“灿烂阳光神州喜,五星红旗天安门升起。三座大山齐倒地,万代宏业奠基礼。屈辱百年尽洗涤,五亿人民从兹顶天立。花鼓礼炮乾坤震,万众欢呼毛主席。”“万众欢呼毛主席”,那一刻,举国欢庆,语笑喧阗。中国共产党经历了一次次失败,最终,由于选择了毛泽东的智慧、毛泽东思想而获得了胜利。

其他众多诗人写的诗歌也都给予了佐证:“火树银花不夜天,弟兄姊妹舞翩跹。歌声唱彻月儿圆。不是一人能领导,哪容百族共骈阗?良宵胜会喜空前!”(柳亚子《浣溪沙》)倘若不是1935年3月的遵义会议确定了毛泽东的领导地位,也许中国革命至今仍在黑暗中摸索。

艾青的《毛泽东》,也表达了同样的感情:“毛泽东在哪里出现,/哪里就沸腾着鼓掌声——//‘人民的领袖’不是一句空虚的颂词,/他以对人民的爱博得人民的信仰;//他生根于古老而庞大的中国,/把历史的重载驮在自己的身上;/他的脸常覆盖着忧愁,/眼瞳里映着人民的苦难”。毛泽东是一位心系天下苍生的领袖、穷人的领袖、他从不信邪,也不攀龙附骥、恃强凌弱。始终一身正气、虎气,为了给人民谋幸福,敢把皇帝拉下马!他创立的新的社会制度,开天辟地把昔日的父母官改为人民公仆,无论职务高低,都是人民的勤务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人民服务。

那是一个崭新的社会,没有贫富、不分贵贱,官民一家亲、干群心连心,人人都是大家庭中的一员,都是社会主义的建设者。贺敬之《雷锋之歌》,以雷锋作为典型,讴歌了那个社会的一个普通建设者:“在我们革命的/万能机床上,/雷锋——/你是一个,/平凡的,但却/伟大的——/永不生锈的/螺丝钉!//哪里需要?/看雷锋的/飞快的/脚步!/哪里缺少?/看雷锋的/忙碌的/身影/……//呵,马上去/给大娘浇地——/现在/麦苗正要返青……/呵,立刻把/自己省下的存款/寄给公社——/支援/受灾的农民弟兄——”以社为家,以厂为家,以国为家,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如果说雷锋只是那个新社会、新的风尚的个体,贺敬之另一首《西去列车的窗口》,写的则是一组群雕:“他啊,塔里木垦区派出的带队人——/三五九旅的老战士、南泥湾的突击手。//他们,上海青年参加边疆建设的大队——/军垦农场即将报到的新战友。//几天前,第一次相见——/是在霓虹灯下,那红旗飘扬的街头。//几天后,并肩拉手——/在西去列车上,这不平静的窗口。”一群新的社会的建设者,战友、同志,劲往一处使、汗往一处流,有一分热、就要发一分光,工农商学兵,东西南北中,拧成一股绳,铸成钢铁长城:“呵,大渡河的流水呵,流进了扬子江口,/沸腾的热血呵,汇流在几代人的心头!//你讲的第一个故事:‘当我参加红军那天’;/你们的第一张决心书:‘当祖国需要的时候……’//“呵,指导员牺牲前告诉我:/‘想到呵——十年后……百年后……‘”//呵,我们对母亲说:/‘我们永远跟党走!——’”。我们永远跟党走,为了建设好无数先烈盼望、向往的红色事业,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黄声孝的一首《我是一个装卸工》,把工人阶级的冲天干劲写得气吞山河:“我是一个装卸工,/威镇长江万里程,/左手搬来上海市,/右手送走重庆城。//我是一个装卸工,/劳动干劲顶破天,/太阳装了千千万,/月亮卸了万万千。//我是一个装卸工,/生产战斗在江中,/钢铁下舱一声吼,/龙王吓倒在水晶宫。//我是一个装卸工,/生产积极打冲锋,/要把英国甩后面,/快装快卸快如风!”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能有幸成为其中一分子者,是何等的光荣和自豪!

闻捷《我为什么思念北京》,用浓烈的情感写出了那种巨大力量的来源:“我为什么如此得思念北京?/那儿升起了幅射光与热的恒星!/他庄严的诗句叩开世界人民的心扉,/豪迈地宣布新中国从严峻的战斗里诞生;//……啊,北京啊,北京!/……阶级的大脑,党的核心,/祖国建设的枢纽,人类和平的后盾,/人民觉醒时代进军旧世界的大纛,/觉醒人民心上的北斗七星……”北京,新中国的首都,那里居住着我们伟大的领袖毛泽东、社会主义建设的带头人,阶级的大脑,党的核心。他,登高一呼,众山响应。

那是一个让每个人,都可以大显身手、大有作为的时代,天时、地利、人和,社会主义建设怎能不一日千里,日新月异?熊炬《东风第一枝·春到南街村》,写出了翻天覆地的辉煌成就:“流光溢彩,/花园里,农民别墅;/绿丛中,工厂高矗。/集体共荣富。//齐奋斗,送穷远去。/勤劳动,迎富长驻。/亦工亦商亦农,/似凤似龙似虎。”毛泽东《介绍一个合作社》一文,对全国蓬勃掀起的大干社会主义的热潮给予了赞扬和肯定:“人多议论多,热情高,干劲大。从来也没有看见人民群众像现在这样精神振奋,斗志昂扬,意气风发。”并且断言:“社会主义制度终究要代替资本主义制度,这是一个不以人们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不管国内外反动派怎样企图破坏、捣乱、阻止,我们的红色事业,一定会取得胜利。

红心闪亮  志坚如钢

常言说:“通往美好的道路漫长又陡峭。”无数先烈为之奋斗、牺牲的红色事业也不例外。二十世纪末,风云突变,前苏联、东欧等国的红色旗帜多米诺骨牌般倒在布热津斯基的颜色革命中。与此同时的华夏大地,早被新中国埋进坟墓里的私有制也蠢蠢欲动,山东“陈送光”、江苏“仇卖光”等等各地的“送光”“卖光”们,在改开的掩护下,一夜间将人民的财产占为己有,大批大批的工人下岗,国企改民营,主人变雇佣。私风猎猎,农村也不例外,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纷纷平地而起。

资本重新复活,正如马克思所言:“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淌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于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死的危险。”李成瑞《千人断指叹》,窥一斑可知全豹,写了浙江省永康县一些五金企业,为追求利润的最大化,不肯在机器上按照防护罩,致使上千名工人手指被砸断。诗中写道:“铿当复铿当,机床冲压忙。人随机械动,节拍须准当。右手喂铁料,左手取件放。一秒一往复,秒秒皆紧张。三万六千秒,每天十时长。”超时间、超负荷的劳动,使工人精力、体力严重透支,工伤事故频频发生:“日久渐麻木,千钧落指上。筋骨成烂泥,鲜血溅屋墙。”今日复活之资本,已非两百年前的欧洲初期,有“政策”保驾护航,官商沆瀣一气,更为肆无忌惮:“曾闻挖煤者,处境更凄惶。风洞久不修,瓦斯把命戕。……亡者尸弃野,肉躯饲贪狼。”

王学忠:红船 · 红诗 · 红心——简评陈志昂编选《红诗三百篇》-激流网

如果说李成瑞的这首诗源于读了《中国改革报》上的一篇报道。下面几首诗的作者则是主人变雇佣的亲历者、受害者,郑小琼《打工一个沧桑的词》写道:”我必须把自己/浸在没有休息日的加班 确切地体味/上班15个小时的滋味/……在这个词里我不止一次看到/受伤的手指 流血的躯体 失重的生命/卑微的灵魂 还有白眼”八小时工作制被无端改革,应有的劳保福利也遭肆意免除,工人成为了一台台廉价的机器,

王学忠的《呼唤铁人》,在写出其悲惨境遇的同时,也写了对过去曾经主人生活的怀念:“ 几个工友兄弟/一腔愁绪/怀揣沉甸甸的失业证/和难言的委屈/来到铁人墓地//往事不堪回忆/遭遗弃的日子/犹如一颗颗石头蛋儿/被清出路基/抛在旷野的荒凉里//小商贩儿罚款单上的泪滴/三轮车夫疲惫里的惊悸/跑堂汉子苦涩的笑容/若不凋谢的菊花/开在寂寥的四季//最悲惨的是没挪窝的小李/主人变雇佣/一条残腿/记载了利欲熏心的老板/良心的缺失//天空云很低/一伙失业兄弟/来到铁人墓地/呼唤一个倒下的阶级/从坟墓中站起……”

痛定思痛,孙青华《路在哪儿》给迷惘中的人们似乎找到了出路:“问先烈/路到底在什么地方?/先烈用行动告诉我们:/“路就在脚下”!//不要担心我们的人数太少,/山间的小溪/总能汇成大海的洪涛!//不要怀疑我们的力量有多大,/黑压压的云层/堆积在一起,/必有雷霆爆发!”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梁彦选的《雷声》,便是觉醒者的呼吁、呐喊:“匍匐于地的人们啊/站起来/用我们的生命蘸着沸腾的热血/抒写一个新纪元/前进/还犹豫什么呢?/我们的厂子我们的机器/我们的劳动我们的权力……/我们的一切一切/都随着拍卖者的锤声与我们分离/等下去/只会助长罪恶者的行径。”西方资产阶级巨额财富的积累,用了两百年的时间,而中国新兴资产阶级则是一夜暴富,拍卖,只是众多敛财手段中的一种。

目睹公有改私有,工人、农民再次沦为雇佣劳动者。魏巍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写在汨罗江畔》借缅怀屈原,抒发了心中的忧虑和对党的事业的忠贞不渝:“可敬的诗人哟早已为故国陨身,/我仿佛看见他仍在披发行吟//……诗人哟,你的诗篇像日月峥嵘,/我要学你那金石般的坚贞。//诗人哟,我虽然不敢比你的高深,/对人民我也有一颗燃烧的心。//我一生随红旗冲过烟尘,/怎敢忘自己的同志自己的人民。//……我们的红旗哟曾何等鲜艳,/我怎忍看见她颜色暗淡?//我们的红旗哟像灿烂的早霞,/我怎能看见她无声地落下?//……他们用糖裹的毒药欺骗人民,/把神圣的信念变成一缕烟云。”作为一个过来人,亲历了自己的战友为了消灭私有制血洒疆场,如今红旗落地,怎能不落泪伤心?:“想到这里我止不住泪洒大地,/解放了的人民怎能再当雇佣奴隶?”两千多年前的仕大夫屈原不能实现报国之志时,选择了逃避,只身跳入江中。而受过党数十年培养教育的共产党员魏巍,绝不会步其后尘:“诗人哟,我将不效你投身清流,/我将同人民一起再一次战斗!”

李鉴钊《致欧仁·鲍狄埃》,也写出了自己的痛心和忠贞:“工人阶级高举马列红旗,/唱着您的歌曲奋力拼搏,/定能将旧世界彻底埋葬,/建设起红彤彤地上天国!”毛泽东曾在新中国建立伊始,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用坚定的自信讲道:“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任何力量也攻不破的……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消灭私有制,建立一个没有人剥削人的社会主义新社会,是历史的必然,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最后摘录《红诗三百篇》选编者,陈志昂《遗憾》中的两句作为结束语:“历史的巨澜,/将不可遏止地滚滚向前,/腐朽的残渣将涤荡一空”。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王学忠:红船 · 红诗 · 红心——简评陈志昂编选《红诗三百篇》-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王学忠:红船 · 红诗 · 红心——简评陈志昂编选《红诗三百篇》-激流网(作者:王学忠。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