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是为所有人的美好生活而战,无论其性别,种族或收入如何。但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我们无法实现这一目标。


为什么资本主义和女权主义不能共存-激流网上世纪30年代,一家毛纺厂的纺织工人操作大型织机。

以下是雅各宾编辑委员会成员妮可·阿斯克夫(Nicole Aschoff)上周在华盛顿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一次辩论中发表的讲话略微编辑后的版本。主题为:资本主义对女性来说是好是坏?

资本主义是否对妇女有益这一问题是女权主义者和非女权主义者长期争论的问题。但是,对这个问题的每一次关注的增长都是在特定的条件下产生的。那么,目前促进这种运动的条件是什么呢?

首先,资本主义正处于危机之中。这种危机不一定代表着资本主义的全面衰退。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了政府实行了十多年的刺激措施,以防止投资者集体坠入深渊。这些措施包括中央银行为资本家提供的数万亿美元的救助,多年的定量货币宽松政策,以及政府制定的长期的低利率。

尽管有这些措施,劳动者的工资和经济增长都仍然停滞不前。与实体投资相比,公司似乎更愿意在股市上投资。同时,在过去四十年维持现状的规范、思想和政策的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正遭受着严重的合法性危机。人们对政府的信任普遍丧失,对资本主义的信心逐渐减弱,左派和右派民粹主义再度抬头。

第二个点是过去十年来,女权主义在美国和全球范围内的复兴。这种复兴以多种形式出现,包含了关于如何最好地推行女权主义的一系列观点。但最近的Me Too运动才让女权主义作为一个持续的公共话题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

在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合法性危机的背景下,希拉里·克林顿的失败,使新自由主义女权主义的主导模式,即女权主义者的目标最好由每个妇女争取在资本主义中取得权力和成功这一观念受到质疑。越来越多的妇女,尤其是年轻妇女,正在呼吁一种不同的女权主义,这种女权主义往往带有反资本主义的底蕴或色彩。民意调查发现,大约一半的年轻人喜欢社会主义胜过资本主义,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统计,伯尼·桑德斯支持者中有53%是女性。

这种危机对我们而言并不是崩溃,而是一种变革的机会。我们期待并询问女权主义者应该如何确定其立场和斗争的方向。

要有意识地向前看。现在既要思考来之不易的胜利,又要制定战略,使所有妇女都能够真正享受这些胜利,并推动实现女权主义的新的、具体的要求。


1.资本主义的蔓延对妇女来说是好还是坏?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这些年在预期寿命、识字率和妇女自主权方面的改善是否比大规模屠杀土著妇女和儿童、在奴隶贩卖中遭受酷刑的妇女的绝望生活、在血汗工厂辛勤劳作的妇女的毁容和早逝更重要?

很难计算。但是,如果我们尝试这样做,我们不得不用严峻的现实来给全球资本主义最近取得的功绩降降温:20多亿人营养不良;全世界60%的底层人民错过了收入增长的95%;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贫困人口增加了10亿。

我同意马克思的说法:资本主义比封建主义更好。我们还可以通过数据表明资本主义的进步。例如,在预期寿命,死亡率和教育方面实现了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如今,世界上许多中上层阶级妇女享有享有的权利是一个半世纪前同样的女性所羡慕的。

我们应该庆祝这些成就。但同时,我们必须谨慎对待它们背后的原因。尽管其中一些进步可归因于资本主义发展和合理化,但这些进步中的许多是坚持不懈的政治斗争而不是资本主义本身所争取到的。

禁止歧视的法律和规范、不成为属于我们丈夫财产的权利、投票权、能够保护自己和我们的孩子免受家庭暴力的权利——这些以及许多其他权利并不是资本家们自上而下赋予的。这些权利是通过社会运动赢得的,其中许多运动是由奋战不息,在取得胜利的路上屡遭失败的社会主义者和女权主义者领导的。

但是,在当前,我认为重要的是要向前看。即使承认资本主义对女性实际上是有利的(我并不认同这一点),但更重要的是要问资本主义在未来是否会带来好处。

女权主义不仅仅是消除基于性别的歧视。它的目标是为每个人争取和创造平等、美好生活,不论他们的性别、种族、种族、教育、收入、宗教或居住在哪里。这就是女权主义的伟大之处——这就是为什么我是女权主义者。

简而言之,我们无法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实现这些目标。

本周是气候大罢工,让我们以气候变化为例来说明这个问题。没有什么比即将到来的气候灾难更能说明所谓自由市场的失败了。虽然资本主义对个人来说可能是理性的,但在系统层面上却是高度不理性的。由上层集团和政府授权的个人资本家不顾一切地追求利润,已经造成了全球变暖的巨大问题,还有资源枯竭和栖息地被破坏。

但是,过去四十年来,集团和企业主一直坚持要依靠自由市场的自我调整力量,而不是直接解决这个我们几十年前就已经大致了解的问题。他们认为,市场是自然的,是自发秩序的一部分,拥有完善信息的理性个人会创造最佳结果,而外部干预收效甚微。

我们知道需要做些什么,然而,盈利的迫切性和精英们根深蒂固的特权阻止了各国本应采取的项目和方案。这些方案可以使我们自己摆脱以矿物燃料为基础的破坏性经济,用发展和可持续的解决方法满足我们的需要。

只有一个以从贪婪的公司夺回我们的地球为目标,团结与合作的集体,才能为我们提供改变当前轨迹的战斗机会。


2.资本主义是一个与压迫女性密切相关,生来就具有剥削性、压迫性和父权制的经济体系吗?


我们来分析一下。资本主义是剥削性的吗?在政治经济学中,剥削指的是一种关系,即有人把他的劳动力卖给其他拥有生产资料的人,拥有生产资料的人通过支付给工人低于其生产价值的工资来获利。因此,大多数人包括妇女在这个意义上都是被剥削的。因此他们只能为工资工作,否则他们将无法购买食物以及支付房租。

这种剥削是压迫性的吗?这意味着它构成了残忍或不公正的待遇吗?那要看情况了。例如,在美国,并非所有的妇女都受到压迫。有女权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会对这一评价犹豫不决。尽管如此,我不认为那些在工作生活方面有尊严、安全感和自主权的高薪白人妇女受到了压迫——或者至少没有被压迫到足以让我走上街头为她们而战。

问题是,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全球,这种幸福的情景并不能描述绝大多数妇女的处境。为最低工资而全职工作的妇女,负担不起去看病、买菜或付房租的钱,她们是受压迫的。一位深陷助学贷款泥潭的大学毕业生,每周都为一家科技初创公司工作60多个小时,领着糟糕的薪水,只能在休息室里用免费啤酒和足球桌打发时间。这是受压迫的。

这种压迫的很大一部分与父权制有关,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性别歧视。曾经人们可以想象出一个没有性别歧视或种族歧视的资本主义模式。但是,资本主义是一种现实生活中组织社会规范、优先事项、结构和活动的方式,这些社会活动是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变化而发展的。

性别歧视和种族主义一直是资本主义积累战略的核心部分。性别歧视使妇女在家庭中的无偿劳动(对社会至关重要)显得自然而然,它把这种劳动包装为一种爱的劳动。对资本家而言,性别歧视和种族主义仍然继续是极为方便的工具。资本家将这些工具用于分裂和压迫工人,压制工人对更高薪资和福利的需求,或者阻碍工人们建立工会。


3.资本主义是否有助于赋予妇女权力,提高其物质幸福并促进性别平等?


与其将我们的问题和答案摆在“非此即彼”的位置上,不如选择更加细微地讨论其两面性。正如我之前说的,妇女在资本主义中获得了权力。一方面,我们应谨慎对待,不要混淆因果关系,我们应牢记妇女运动,民权运动,劳工运动和环境运动等为我们带来的改变。但另一方面,市场的确可以赋予某些妇女权力。

金钱等于力量。如果今天的美国女性很幸运能够拥有富裕的父母,或者天生具有非凡的能力或才智,使她们能够从事高薪,有成就感的工作,那么她们将获得权力。除此之外,他们还能够将这些权力赋予自己身边的其他人,例如自己的孩子。

但是,观察到某些妇女在资本主义中获得了相当大的权力,并不意味着这条道路已经铺设好了。这并不意味着只要我们遵循它,就可以实现女权主义的目标。顶层相对少数人的惊人财富不是偶然的,也不是人们过上美好生活的健康底层的无害高峰。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有利于市场的改革使少数人(大多数是男性)变得难以想象地富有,而绝大多数人的生活停滞不前,机会减少。

过去四十年中令人难以置信的技术和科学进步本可以用于显著减少贫困、改善医疗保健成果和我们生产过程的生态可持续性,以及确保清洁水、营养食品和足足住房的供应和分配安全。这些是所有人都重视的东西。这些也将极大地增强那些因缺乏这些东西而遭受更多痛苦的妇女的权力。

我们拥有极大地改善世界妇女以及所有人生活的工具。但是,我们还没有将我们的资源、知识和精力用于实现这一目标。为什么?因为资本主义的目标不是改善世界,而是为了牟利。

妮可·阿斯克夫:《雅各宾》的编辑委员会成员,也是《资本的新预言家》的作者。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为什么资本主义和女权主义不能共存-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为什么资本主义和女权主义不能共存-激流网(作者:妮可·阿斯克夫。来源:公众号  proletrans。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