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都说,河城是一座欣欣向荣的城市。一天深夜,一个出租车司机满含羡慕地对我说,河城真好,你看这个小区,不到十分钟,多少豪车出入。那天,他的破出租车没电了,停在江边的一个小区的大门口等人救援。

我来河城最初是寻找我男朋友的。我的男友是我高中同学,我们相约考同一所大学,我们还真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可临到最后,他不去了,他说他要去寻找一个说人话的地方,他觉得好多人都没有说人话。

确切地说,或者按现在的标准来说,他也不能算是我男朋友。文科班女生多男生少,我坐最前面,他坐最后面。我们班男生都很闷的,都不喜欢说话。有一天下课,我正在看一本书。他从我旁边走过。

“嗬!看的什么书?”他边说边合上我的书看看封面。

我只用眼睛盯着他,没说话。他见我没说话,接着自言自语道:“正是我想看的书,借我看一下。”

我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我也不知道他是从我的什么表情看出来我答应借给他的,看他把书拿走的样子,就仿佛是我已经答应借了一样。后来他曾说过:“你就算是生气,眼里还是流露出一种治病救人的气魄。”我有点无语,我跟他好上纯粹觉得他有点怪异。

他到了河城后写过几封信,说过关于教育的问题,后面几封还说过黑社会的问题,有封信还说伟大的爱情都是带有悲剧色彩的。也许有的话还真不能说,你一说,他便实现了,我们还真成为了伟大的爱情,不但没有再见过面,甚至于书信、电话的精神交流也彻底的结束了,他似乎从地球上消失了。

河城的男人总是天生的带着一股冲气。就说你买瓶水吧,小店里肥都都的老板总是带着嘲讽的表情,先是左右撸撸袖子,很自负的拿水,很自负的往柜台上一放,然后莫妙其妙地开心的大笑。摩托车主和豪车车主对打、小区保安和那些上流社会的对打之事是时有发生的。还有一个人和公安局打几年官司拿到一元钱赔偿的事。

要不是我一不小心从某部门被开除了,我还会固执地认为河城的人们一直在说着人话。被开除后,我看谁都像小姐。卖菜的、教书的、开出租车的、唱歌的…都带着一副小姐的面孔。我后来就干脆地去做了小姐,我索性告诉世人我就是小姐,这个旧社会富贵人家千金的专有名词,现在也飞入了寻常百姓家。这是一个沧桑巨变的进步,书记官变成了大官,老总、经理满天飞。

我每天都会见识形形色色的男人,业界的老兵告诉我,千万不能对这些男人产生感情。出卖肉体总是感觉到轻松的,过去出卖精神的那段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甚至有些陶醉于这样的日子了。撕下面具,真实做人,诚实交易。

我的客人形形色色,有特别萧洒,风度翩翩的,有猥琐不堪的,他们都一式的说着人话。

酒店的生意越来越差,老板说,他都好几个月没见着钱了。免费的午餐没有了,后来上厕所的纸也要自带。

每天我们都聚在休息室,无聊地讲着段子,空气里的香水味道总是让人窒息。“用这么多香水,得有多臭”,我常常会想起《邪不压正》里的台词,我也因此常常不用香水,我自认为我还是挺香的。

据一个性学家研究,做小姐和做鸭子的人都是人类里的精英,其理由是他们每天都要面对自己喜欢与不喜欢的人,而且还能表现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常常会想起我之前的领导,他衣冠楚楚,每天说着人话。我也会想起大学里我的那些教授,他们知识流溢,风范儒雅,也是每天都说着人话。可是那时我却不时的感觉到了恐惧。

这里的姐妹每个都有着千差万别的过去,有的是下岗女工、有的过去是教师、还有曾经如我一样的大学生、公务员。每一个人都有一段优美的故事。每一个人都碰到过不可克服的坎坷,每一个人都曾经有着诗意和远方的理想。

时间长了,我越来越觉得他们可爱,我后来认为她们每一个人都是一部未完成的长篇小说。一个姐妹说,她碰到过一个战士,她看过那个战士的笔记本,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用“何时、何地、何人、何因和结果”这个新闻的五要素记录着他找过的每一个小姐。后来,这个战士被开除军籍的时候还专门来找过她一次。他们都哭了,他差一点就对这个已抹掉从军记录的人产生了感情。一个姐妹自嘲地说:“像我这样丑的人,领导也想潜规则,他们有的人真是饥不择食了。”

夜晚的酒店,是一片灯火辉煌下的宁静。今夜尤其静得可怕,大野茫茫,只听得见风声的那种静。

我们都没有心思聊天,各自想着心事,有的人坐着或半躺在沙发上打起了呼噜。沉闷和窒息中,我偷偷打开了一扇窗户透气。好家伙,只见几束大车的前照灯照亮酒店的停车场过后,几辆大巴车刷刷地停了下来,车上啪啪啪地下来了无数身着黑衣的人,接着是扑扑扑的脚步声。酒店被瞬间包围了起来。

口令声响彻夜空,闪光灯咔嚓咔嚓地闪动,照得每个姐妹的脸上都带着几分诡异。我们被带到一个足球场上,一个一个尿检,他们只关心有没有吸毒,不关心我们是否有病的。

事后我知道,这是新年前的“零点行动”。奇怪,我被认为是吸过毒的,随着大巴车去了某所。脱衣服,换衣服,我的姓名被取消了,变成了某仓(监仓)17号。

在这里睡了几天好觉后,我开始看报,某所发行的小报上每一篇说的都是人话,即便是像我一样的被关押人员写的文章,也一式的说着人话,我得知这里是文明监所。我想起我进来被拍照的时候,一个工作人员很诡谜的看着我,我也偷偷看了他,他太像我的男朋友了。据说他是来这里视察工作的,我越来越觉得他就是我的男朋友。我不认识这里的一个人,却有人打招呼要某仓的人员对我进行特殊的照顾。

吃饭、睡觉、上课、学习,每天生活也蛮规律,一周过去了,在学习园地金色的包边条中,我看见我变得精神了,我似乎变得白了很多。教室可容纳好几百人,一个上课的领导曾经是我的客人,他滔滔不绝地讲着传统文化,讲着道德与法律,讲着做人与处事。他有着教会牧师的的风范,他是萧洒的,他的动作是指点江山的,他的理论是不容质疑的。他说:“归根到底,要转变,要改错,我们这里是一所特殊学校,我们这里是文明监所…”。

一天下午,我正在看报,一个工作人员走到窗边叫道:“17号,你收拾东西,你被提前释放了。”

通常其他释放人员都是自己走,但我坐上了一台黑色的轿车,被送到一个空气清新,风景优美的地方。我被带到一幢别墅里,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人坐在沙发上,伟光正的形象充满了整个屋子,他在烟缸里灭了烟,匆匆地走上来跟我握手。那一瞬间,我觉得他就是我要找的男朋友。但声音又不像。

“你被安排在某部门去工作了,有编制的。”他满怀期望和祝福地说着。

“啊!我有吸毒史、卖淫史…”

“没错,这些痕迹也是可以取消的嘛”他不无自信地说。

“我…我…”

“任命书在这里,你的档案在这里”一个巨大的文件袋摆在我的面前。

“我…我…”。

“先吃饭,吃完饭有车送你去。”他指了指旁边坐着的一个疑似他下级的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说:“他送你去。”

“我…我…”。

“先喝杯茶吧”。

……

“我不要去哪里,我不要去那个像人一样说话的地方”,我歇斯底里地叫着。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小说:像人一样说话-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小说:像人一样说话-激流网(作者:茅草。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